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868 我送它們上西天

^
  
  美國大兵傻傻地點了點頭,又馬上搖了搖頭,一臉的錯愕與茫然。
  
  霸王龍是錯了不的,龐大的腦袋,有力的下巴,短小的前肢,巨大的雙腿,和博物館里復原的模像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它正在朝著四散奔逃的赤裸士兵噴出長長的火焰。
  
  楚云升一下子想到很多,第六次天黑時那只巨大的拳鋒,六千四百萬年前……
  
  胡爾緊吸了一口氣,喃喃道:“……它們乘著星星而來,趁著天神沉睡,在夜間,悄然降落大地……”
  
  “別說那些沒用的!”楚云升勒起韁繩,果斷道:“下令全軍左轉,繞過去!”
  
  胡爾深深地看著楚云升,道:“你就不擔心嗎?”
  
  楚云升冷笑一聲:“擔心個屁!我這一輩子什么沒見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位于一側的布特妮伸開手,虛張在空氣中,突然道:“好像起風了。”
  
  楚云升眉頭一皺,心中頓沉道:“不是風,是天地元氣劇烈擾動!”
  
  他丟下被霸王龍踐踏的赤裸士兵,急調戰馬馳騁回身后的另一處沙坡,舉眼望去,北面黑沉沉的一片,分不清天空與大地的界限,狂風卷著沙石暴虐在黑壓壓的漩渦中,像是魔鬼的怒吼。
  
  鮑爾跌跌撞撞地跑來,氣喘吁吁地焦急道:“后面走不通了,龍卷風,是龍卷風!”
  
  胡爾手下的紫金騎士也一路煙塵地奔來,肅聲道:“殿下,左路不通,到處是狂風走石,進去就沒影!”
  
  最后出現的文蘿,臉色發白道:“右路我看過了,流沙漩渦,不通!”
  
  胡爾沉沉的目光朝巨大綠洲望去,像是要令它絕掉念頭一般,一只翼龍般巨大的陰影再次從綠洲里飛掠出來,龐大的身軀遮蔽陽光,拖著長長的尾巴,發出尖銳的吼叫,沖向天穹,再高速俯沖下來,向地面上四散奔逃的前軍士兵噴射出一道道滾燙翻滾的烈焰,將人體與沙子一起熾燒為灼熱的熔漿。
  
  “Dragon!”鮑爾望著天空,雙腿發軟,失聲顫抖道。
  
  后有足以擾動天地元氣的狂風飛石,前有魔鬼般的惡魔擋道,左右不通,胡爾文蘿等人饒是智商絕頂,一時之間猛地陷入絕境,竟一下子全都不知所措!
  
  一陣旋風從他們身后沖來,文蘿驚叫一聲,身體被一雙手提起來,扔到布特妮戰馬上。
  
  眾人同時一驚,才發現是沖回來的楚云升。
  
  “楞在這么干什么?找死嗎!?”楚云升抽出流火戰刀,狠狠道:“兩害相權取其輕,這點道理都不懂!?傳令各軍,人上馬,獸放足,丟掉盔甲負重,全速從綠洲中間強行穿過去!立即,馬上,快!”
  
  文蘿急道:“輜重怎么辦?”
  
  楚云升斬釘截鐵道:“不要了!”
  
  鮑爾忙道:“直升機怎么辦?”
  
  楚云升干凈利索道:“不要了!”
  
  紫金騎士搶道:“食物怎么辦?”
  
  楚云升喝斥道:“不要!全都不要!”
  
  胡爾怒道:“什么都不要,還要什么?”
  
  楚云升冷冷道:“要命!”
  
  眾人像是第一次認識楚云升一樣看著他,仿佛此刻的楚云升透著一絲凌厲的狠意,為了活命,可以舍棄一切,沒有瞻前顧后,沒有這個舍不得那個要考慮,只有無情的當即決斷!
  
  在這一刻,文蘿才真正有一點點明白楚云升是怎樣從哪些驚心動魄的危機之下活下來的。
  
  “布特妮,跟著我。”
  
  楚云升與剛才蹲在大車前牢騷判若兩人,沉靜如水,冷峻如山,分秒不停,當先騎出沙丘,踏出一道沙塵,馳入混亂的前軍千人之中。
  
  號令此起彼伏由中軍向后翻滾傳遞,一柄柄旗幟跟隨楚云升沖向綠洲的影子如潮水般地涌動。
  
  兩百血騎一邊狂奔,一邊丟棄一切重甲,加速向肖納手中的王旗圍攏,身邊四散奔逃的前軍如影般飛掠。
  
  “六甲之陣!”
  
  楚云升揚起流火戰刀筆直指向小山一般龐大的霸王龍,厲聲大喝。
  
  “赫!”
  
  兩百血騎利箭般飛馳中,轟然散開,馬蹄下濺起一道道復雜的圖案塵煙,再聚攏收回,楚云升的刀尖上閃動著陣封的光芒,起伏間,耀眼地爆炸開。
  
  嘭地一聲。
  
  席卷起天地元氣無數匯聚,幾乎抽干空間,暴戾的霸王龍口中的火焰也為止一頓。
  
  一面面元氣盾籠罩飛馳的血騎,陽光下,閃爍著燁燁的淡紅色透明光芒,各種神秘符文隱約浮現其間。
  
  六甲符陣成形!戰馬的體力與速度成倍提升!
  
  “沖過去!”
  
  楚云升下壓刀尖,六甲之陣匯聚兩百血騎的力量,在他的前方,戰刀頂刺的地方,形成一道飛灑光芒的銳矢之鋒,巨大而如傘尖。
  
  !
  
  一聲轟鳴耳膜的震天之響,奔向天空與四野。
  
  緊隨其后的紫金騎士們震駭地看到楚云升帶著他的兩百血騎,迎著一個小角度的傾斜,踏空而上,加速飛馳,踩著正在砰然倒下的噴火惡魔紛踏越過,猶如踏平一座巨山。
  
  它們想剎住胯下的坐騎也來不及了,只得瘋狂地催動騎獸,跟在血騎后面,從倒地的噴火惡魔身上轟鳴地踐踏過去。
  
  再緊接著,是萬獸奔騰的中軍洪流,十幾萬只獸蹄從它身上橫掃踏過。
  
  之后,是后軍……
  
  天空上的“Dragon”仍在屠殺著大陸國的騎兵,但已經沒人關心,比起身后黑壓壓猶如深淵般的龍卷風,它殺人的速度實在太慢了。
  
  萬獸奔過之后,倒地眩暈過去的霸王龍竟然還沒有死,渾身帶血地吼叫著,強悍地爬起來,邁起巨大的步伐,追趕徹底激怒它的騎獸。
  
  “火兵之陣!”
  
  楚云升處在整只洪流的最前端,一頭扎入綠洲的高大叢林,當即變換陣型。
  
  兩百血騎再次散開,合攏,一道道浮光扭曲如箭芒般穿梭陣中,匯聚向楚云升手中的戰刀,刀光猶如流火般四射而出。
  
  成百上千的火焰刀影橫斬出去,筆直地在蒼天巨木中劈開一條平坦的道路。
  
  沿著這條人工開辟出來的通道,胡爾以及它的騎兵大軍蜂擁而入,在這一刻,幾乎所有人,不論是同乘在騎獸上的地球人,還是胡爾之下最尊貴的貴族,腦袋中暫時只有一個念頭
  
  跟上!跟上!
  
  跟上楚云升身后那一柄獵獵的王旗!
  
  “布特妮,封冰之陣!”
  
  急速奔馳中的楚云升下令變陣,封冰之陣是三階之陣,暫時只有十二血騎可以辦到。
  
  在他前方是一片碧綠的湖泊,也是前軍所看見的那個湖泊。
  
  湖泊中隱約可以看見一只只巨大的身影游弋水面與湖底,身軀之龐大,比起海國的海獸也不逞多讓。
  
  楚云升幾乎不假思索地就要強行冒險地沖過去的命令,讓所有人,包括血騎們也心驚膽顫,他們很少有人像楚云升那般經過太多驚險萬分的境地。
  
  能夠保持心跳平穩的人,此刻寥寥無幾。
  
  急凍起來的冰面如前方劈開的綠林通道一樣,筆直地延伸向巨大湖泊的中央。
  
  楚云升仍然疾馳在最前端,他很清楚,此時此刻,自己稍露出一絲的猶豫或膽怯,后面的大軍就會徹底混亂,一旦停下來,前后遭到夾擊就是死路一條。
  
  胡爾的大陸異族人死活和他關系還不深,但這兩百血騎他是一定要帶著活著出去的。
  
  現在,所有人都是屏著這一口氣往前沖。
  
  已經死了多少人,他不會回頭去看,他的前方更加的兇險。
  
  冰封是蔓延出去的,天地元氣的狂亂令深不見底的湖泊驚動起來,一條條巨大的幽暗身影從湖底掀翻出來,露出一個個巨大的腦袋,張開血盆大口,迎著楚云升飛馳的方向咬來。
  
  那如房子一樣的血腥巨口,咬碎冰塊,距離最前端,距離楚云升,有時候不足十幾米的距離,在高速的相對飛進中,相遇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nbs;跟隨在他身后的騎兵大軍,包括血騎,心臟一次次都差點跳出了嗓子眼,直到極度的寒氣在最后一刻覆蓋住張開的巨口,楚云升驚險萬分地與它擦肩而過,但稍稍落下的心臟馬上又被另外一張撲上了的血嘴提了起來。
  
  此刻,速度就是生命!
  
  跟不上的人最終被撞碎冰路的巨獸擋住,撲騰掙扎在湖泊冰渣的寒水中,等待著的只有死亡。
  
  如果說驚險的話,橫穿過湖泊,來到一片平原上,才是真正的開始。
  
  一只只巨大的食草性恐龍,身軀龐大的令人揚起脖子似乎也見不到頂端,只能看到一根根粗壯的巨腿,樹林般的密集。
  
  相較之下,渺小如老鼠一般的騎兵們,騰挪躲閃地穿梭在它們那足以將連人帶馬踩著肉醬的巨腿之間,和悠閑的恐龍們交錯在一起,一快一慢,在胯下間隙交錯,足以讓人心驚膽顫。
  
  此時被驚動的食肉性恐龍越來越多,尤其是掠食性的速龍,速度與楚云升等人不相上下,并同樣是成群結隊,猶如另外一道洪流。
  
  楚云升一邊暗罵這些活化石是從哪里突然冒出來的?一邊要絞盡腦汁想著如何擺脫雙腿發達的速龍。
  
  霸王龍雖強大,但那是爆發力,速度加上耐力就比不上了騎獸們了,天空上那只討厭的火龍和聞著血腥味趕來的翼龍數量加起來也不是太多,一路上掉隊倒霉的人留下的尸體已經吸引了它們,麻煩的就只剩下這群數目驚人的速龍了。
  
  時間不等他多思考,當機立斷下,他便想轉向朝著另外一道奔騰的恐龍隊伍中撞去,那些恐龍他說不出來名字,但看數量和模樣應該不是肉食性的,和它們相撞在一起,劈開一條道路,雖然也要死很多人,但總比全部覆滅在速龍嘴里強。
  
  這群畜生太強悍了,仿佛天生就是為暗能量而生的一般。
  
  這時候,終于有比它更加當機立斷的人出現了,在中軍中,分出一道騎獸洪流,送死一般迎上銜尾追擊并越來越近的速龍群。
  
  濃郁的血腥味飄散出來,聽不到慘叫,仿佛是一群沉默的送死者,為大部隊的逃離用生命爭取一線的時間。
  
  楚云升依舊沒有回頭去看它們的慘烈,但他知道,必然是出自胡爾的命令。
  
  剩下活著的人,仍在全速的前進,與迎面而來的食草性恐龍群擦肩而過,就像兩列對開的高速火車,讓人驚心動魄。
  
  叢林、湖泊、平原、淺灘、樹林、灌木……
  
  長長的隊伍丟下一路的尸體,紫金騎士在俯沖而下又飛起的翼龍嘴里尖叫,送死的金甲騎士分出了一道又一道,血騎中也出現了大量的傷亡,人數看得見地減少,戰馬的腹部都跑出了血……
  
  終于,在一個小時后,全體帶傷的楚云升等人橫貫沖出綠洲,奔入沙漠,龍卷風彌漫在綠洲上空,被阻擋住停滯不前。
  
  “拿弓來!”
  
  楚云升勒住戰馬,向路過的紫金騎士們沉聲道:
  
  “弓都給我留下!”
  
  他望著天空中那只盤旋的火龍,冷冷道:“這畜生追了我們一路,我送它們上西天!”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