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866 讓你干爹來

^
  
  這是過家家嗎?
  
  從密以修打到弗羅修撒,陣亡過萬,阿羅拉自裁,將士們的尸體還漂流在多倫河之上,亡靈們仍在暗黑的夜里低聲哭泣,這個女人一句話,就結束了?
  
  她以為胡爾是在外面胡亂干了壞事的小孩嗎?
  
  這是戰爭!
  
  流著血的戰爭!
  
  楚云升輕輕地笑著,笑得很冷。
  
  輕蔑的笑容,似是陰沉天空下的一柄利劍,帶著寒霜,刺起公主驕傲的紅袍,將華麗云蓋扯地呼呼作響。
  
  胡爾王子邁出一步,攔在公主的憤怒侍衛們身前,道:“七王姐,您,回去吧。”
  
  火紅的公主冷傲地抬起一雙冰眸,閃過一絲寒意,忽然仰起手,“啪”地一聲,眾目睽睽之下,重重地打了胡爾一記耳光!
  
  一道纖細的手印頓時凸顯在胡爾的面頰上,它沒有躲,仍抬著頭,直視那對大陸國中無人敢視的冰眸。
  
  但這一巴掌卻扇得三軍震動,楚云升亦是心中一跳。
  
  “你就那么想當皇帝嗎?”冰冷的公主微微抖動著手,冷冷地道:“我向你說過多少次!?不要想做皇帝,想都不要想,那不是什么好東西,為什么不聽?”
  
  胡爾咬唇道:“七王姐……”
  
  火紅的公主冷聲追逼:“為什么!”
  
  胡爾的情緒忽然激動起來,提高了聲音道:“為什么?你知道為什么!”
  
  七公主冰冷道:“我已經給你安排好封地,老四與王庭都同意了,你去封地吧。”
  
  胡爾冷笑道:“封地?他會嗎?他不會讓我活著的。”
  
  七公主目光冰沉,道:“十四弟,你知道為什么你的母親出身高貴,但太陽城的貴族們卻不支持你而支持老四嗎?”
  
  胡爾不屑道:“我沒他那么討人喜歡。”
  
  七公主冷笑:“所以你當不了皇帝,他比你更合適!別以為沒人能看穿你的內心,你深埋心中的不安份,正是太陽城貴族們所懼怕的東西。”
  
  胡爾挑釁道:“難道任由他們”
  
  七公主冷聲厲叱道:“你以為你是誰?你知道你母親是怎么死的嗎?你知道皇帝為什么意志消沉嗎?你什么都不知道!幼稚!”
  
  胡爾微微一頓:“七王姐……”
  
  七公主道:“我一直以為老四想得太多,你怎么會是他的敵人?但今天,事實證明他是對的,他的眼光狠毒精準,但他也沒做錯……跟我回去吧,去你母親的封地,永遠不要再回太陽城。”
  
  胡爾淡淡一笑,望著城頭下密布的營帳,搖頭道:“七王姐,您還不明白么,我已經回不去了!”
  
  七公主冷笑,指著楚云升:“就因為它?它蠱惑人心,妖言惑眾,讓你心中的那份不安得到發泄?你太幼稚了!你忘了我們卡旦族人是神靈的子民,我們與神靈立下過契約,世世代代守衛大陸,當魔鬼再來的時候,神靈才會歸來拯救我們!”
  
  胡爾道:“這和神靈沒有關系。”
  
  七公主冰怒道:“你已經被這個地球人迷住了雙眼,根本就什么都不懂!魔鬼再來的時候,你想憑借可笑的畸形人擊退它們!?這件事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不要再說了!要么馬上跟我回去,要么你就和這群骯臟的畸形人一起走向死亡!”
  
  胡爾忽然沉默,楚云升知道它已經沒辦法說服這位冷傲的公主,到了這個地步,基本是完全撕破臉了,便冷笑一聲道:“是嗎?我雖然不知道你說的魔鬼是什么,但我知道它們已經來了,你們的神靈又在哪里?”
  
  “波得支,把這個骯臟的畸形人立即帶走!我不想再看到它。”七公主根本不想和楚云升再說第二句話,從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深深的厭惡,仿佛發自靈魂的深處。
  
  她身后一名高大的侍衛,身穿紫金色的鎧甲,胸前銘刻著與所有大陸騎士都不同的神圣銘文,當即繞開胡爾,直奔楚云升而來。
  
  但就在這時候,大殿中,剎那間,毫無征兆地唰唰地出現了無數只燃燒的利劍,一柄接著一柄漂浮在空中,犀利鋒銳,將驕傲的公主以及她的隨從們團團圍住,每一個人的周圍,都從上到下懸刺著幾十柄熔巖般的火劍,最近的劍鋒只距離它們的鼻子不到半厘米!
  
  “我不管你是七公主還是七格格,也不管你們什么四王子還是四阿哥。”楚云升站在百劍叢中,冰沉道:“你要搞清楚,你有一個樞機老頭干爹,我也有個八域巡天二大爺的身份,按照你的邏輯,論資格,讓你干爹來,它才配和我說話!”
  
  火紅的公主被氣得渾身發抖,但她并不敢真的亂動,沒人知道這些劍是怎么來的,沒有一絲能量的波動就憑空出現了,而且紋絲不動,仿佛只在等待它們的主人一聲令下,便一起絞殺死劍鋒所指的任何人。
  
  “拿大神官的劍來!”公主終究是驕傲的,冰冷地向身后下令道。
  
  一名侍衛毫不猶豫地就要沖出火劍圍指去取劍,楚云升立即道:“我勸你們最好不要亂動,你只要敢亂跑,我保證你們這位嬌滴滴的公主上會被戳出幾十個洞!”
  
  “取劍!”驕傲的公主豈會受此威脅,馬上再次提高聲音呵斥道。
  
  唰地一聲,大殿中,數百只火劍立即掉頭,放開其他人,全都來到七公主周圍,燃燒的劍身,將她火紅的衣服映照地如同最鮮艷的霞云。
  
  這一下,那名取劍的侍衛周圍安全了,卻反而不敢動了,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么辦。
  
  楚云升也是沒辦法,用操控力量弄出的火元劍群看起來神秘莫測,威風凜凜,囂張至極,實際上其火能量戰斗力形同于渣渣,中看不中用,還不如流火刀裸砍一擊,萬一被為了七公主可以豁出命不要的侍衛們發覺,還不如全部集中起來,點在“七公主”這個死穴上,讓所有人都不敢妄動,更不敢試其虛實。
  
  “楚,快放開七王姐。”胡爾大驚失色地朝楚云升喊道。
  
  “胡爾王子!”楚云升冷聲道:“不是我放不放開她,是她總要抓我不放!”
  
  “不管怎樣,你先放開七王姐,楚,我和你說過的,你忘了?”胡爾真是急了,頻頻向楚云升暗示。
  
  “你放心,我比你了解那些老不死的。”接著,楚云升用僅僅大殿平臺上的人剛好能聽到的低沉但很堅決地聲音道:“胡爾王子,我必須提醒你一句,她當著三軍面前打了您一巴掌!”
  
  此言一出,不僅胡爾驚呆了,就連七公主也一臉的不敢置信,旋即雙眼猶如噴出怒火一般死死盯著楚云升,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其他人更是一片嘩然,這個狂妄的畸形人想干什么?它瘋了嗎?難道不知道七公主是誰!?
  
  別說扇胡爾,就是扇四王子,也不會有人多說半句閑話!
  
  氣得發抖的七公主,嚴重地刺激了眾侍衛們的忠心,在大殿平臺之上,三軍陣前,鏗鏘交鳴地抽出重劍,亮出明晃晃的劍鋒。
  
  胡爾的紫金親衛們當時就猶豫了一下,卻馬上聽到楚云升的“親衛”們布特妮等人那邊,毫不猶豫地發出一連串長劍出鞘的肅殺之音,不由得地感到一絲羞愧。
  
  “楚行走!”胡爾心臟怦怦直跳,無視了紫金親衛們向它征求命令的眼神,趕緊拉住楚云升。
  
  但沒等它說出來,楚云升突然向前邁步,向殿外、向三軍陣前,沉聲喝道:
  
  “奉!王、子、殿、下、令!”
  
  他每走向前一步,火元劍群若潮水般向兩邊散開一道,讓開一條火光交錯的通道,來到根本不敢相信的七公主面前。
  
  當著呆如木雞的胡爾,當著目光如殺人一般卻不敢亂動的公主侍衛們,當著靜若深海的三軍將士,背起右手,朝著那張嬌艷欲滴的臉蛋,猛地向外揮去……
  
  啪!
  
  火元劍群散開,火紅的公主如同一片樹葉般向后飛去。
  
  趁著所有人都未能反應過來,楚云升跨出人群,一步來到大殿平臺邊緣,拔出流火刀,指著如海洋般的軍隊,高聲道:
  
  “王子殿下會回去,會回到太陽城,但只有一個方式,那就是君臨天下!”
  
  隨著他的話音,火元劍群一字排開,如同一條巨龍一般,射向南方的天空,破云而去。
  
  一秒鐘,兩秒鐘……足足十秒鐘后,楚云升刀鋒下的三軍將士,海嘯般爆發出震天動地的齊齊誓言:
  
  “君、臨天下!”
  
  “君、臨天下!”
  
  “君、臨天下!”
  
  ……
  
  楚云升收起流火刀,回過身,冷傲的七公主蒼白的小臉上鮮紅的掌印尚未消除,猛地推開想要攙扶著她的內官侍從,手里拿著一柄紫金色的利劍,冷冷地望著他。
  
   但已經無關緊要了,此刻,平臺上,大殿里,任何人,任何聲音,都淹沒在鋪天蓋地響徹云霄的三軍高呼聲中。
  
  公主忠誠的侍衛們除了跪求她趕緊離開外,已經緊張了極點,生怕軍隊立即會失控。
  
  楚云升心頭一動,想把她手里那柄金色的利劍搶來研究一下,但想想還是算了,到目前為止,太陽城神殿里的那位大神官也沒有什么動靜,就不要刺激它了。
  
  它要真的一怒,平臺下的軍隊就是喊破了嗓子,也不夠殺。
  
  楚云升完成任務,繼續回去喝他的水,剩下的臉要留給胡爾去露了,殘局也得靠它收拾,至此,它已經完全沒有了退路。
  
  憤怒的七公主在侍衛們一片的哀求聲中,終于收回了紫金利劍,冷恨地看了楚云升一眼,卷起火紅的長袍,和她下車時一樣,一言不發地冷漠地登上車轅。
  
  胡爾望著她,眼神復雜道:“七王姐。”
  
  七公主轉過頭,望著陰沉沉地天空,語氣淡漠道:“十四王,你以為我不遠萬里趕來這里,是為了你嗎?
  
  十幾年前,我只有七歲,大公主病死的時候,我在她榻前哭了三天三夜,發誓一定要查出真兇,她卻拉著我的手說,她認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這個親弟弟。
  
  那些年,我寸步不敢離開你,睡同寢,食同桌,要不然,你根本活不到現在。你或許早記不得了,即使這樣,你仍因為我去神殿不在的時候,一共落水七次,中毒十一次,被火困六次……”
  
  “對不起。”胡爾微微動容,尤其是在聽到七公主以冰冷的語氣稱呼它為“十四王”時,眼底深處閃過一抹痛苦,但它最終仰起頭,勉強笑道:“有些事,總要做過才知道是對還是不對。”
  
  七公主頭也不回地走入華麗云蓋之下,飄來一句蕭瑟落寞的話:“我會完成大公主逝世前的唯一遺愿將你的尸體埋在她身邊。”
  
  鮮艷如火一般的華麗云蓋在三只雪白長著長長羽翅的飛獸的嘶鳴聲中,猶如火流星一般越過千軍萬馬的頭頂,貫空而去,消失在茫茫天際之中。
  
  來自多倫河峽谷的輕風,吹起了胡爾飄零的長發,眼角流出兩行淚水,在風中,它緩緩地頭盔戴上,壓下并藏起飛舞的發梢,拔出腰間的重劍,向著南方,向著七公主消失的地方,冰冷道:
  
  “出發!”
  
  ……
  
  群山峻嶺漸漸拋在身后,另一個更大的沙漠漸漸出現視線的邊緣。
  
  楚云升坐在戰馬上,用望遠鏡看著前方,等他回過身來,再尋找多倫河的蹤跡,才發現身后遠處巍峨的山巒太過筆直陡峭,甚至邊緣的有一處,像是濺起的水花凝固在天地間。
  
  一身重裝的胡爾落寞地說道:
  
  “傳說在眾神的時代,次神阿修斯背著天神與魔鬼談判,天神得知后,震怒不已,找到了它藏身的弗羅修撒,從天空中斬下一刀,地下的熔漿飛濺出來,飚上蒼穹,阿修斯以為必死無疑了,臨死前悲憤地發出世間最惡毒的詛咒,卻沒想到暮餌,阿修斯的姐姐,為它擋了這一刀,身體斷為兩截,落向大地,阿修斯的詛咒也不幸地落在暮餌身上,她斷開的身體化作了兩片沙漠,令她死后的靈魂也要受盡無窮的折磨,痛苦不已的阿修斯悲愴萬分,望著天空絕望自殺,試圖用自己死后的身體化作草原,將兩片沙漠連接在一起,將暮餌從詛咒地獄中解救出來,這就是弗羅修撒的由來。”
  
  楚云升心中莫名地一跳,胡爾描述的這一幕,去除神話因素,他仿佛在哪里見過,七公主的那一抹紅云,像是一個噩夢般揮之不去。
  
  ***
  
  不要被章節名騙了,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唉。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