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864 如日中天

將部分前因后果告訴她們,是楚云升考慮已久的,尤其是到今天的局面,再不讓她們知道,反而對自己越加的不利。
  
  很多事情,敵人都知道了,自己人還蒙在鼓里,如何齊心迎敵?
  
  道克拉克給楚云升安排的房間里有幾張寬大類似沙發的舒適座椅,造型和顏色有些曖昧,也顧不了那么多了,關上門,讓布特妮與文蘿分別坐下。
  
  “一說起來,就很遠了,讓我想想。”
  
  楚云升倒了杯水,坐在兩人對面,一邊吃著蛋炒飯,一邊回憶斟酌著緩緩道:“我個人的個別私事不說了,就從那場決死之戰說起吧……”
  
  房間中很安靜,楚云升緩緩道來的聲音不大,但很清晰,布特妮與文蘿都是第一次聽到楚云升講述他的來歷與經歷,都顯得格外的聚精會神,坐在椅子上的身體微微前傾,撫落在腿上的手稍稍繃緊,當然也有不同之處,布特妮的眼神里充滿了興奮與期待,而文蘿則心事重重。
  
  從古書講到神位,從蟲子講到五族,從黃山講到北極,從仇恨講到無奈,從絕望講到心灰意冷,從偽碑講到無盡輪回,從掙扎講到求死,從刺神一槍講到滅絕萬物,從失魂落魄講到麻木,從尸橫遍野講到飄零一人,從節點講到欺騙,從七紀講到守護者,從恩怨情仇講到雨中一拜,從新世界講到影人,從神戰講到即將到來的戰爭,從滿懷希望講到輸到一無所有,從一個墳頭講到了另一個墳頭……
  
  蛋炒飯不多,楚云升卻未能吃完。
  
  他以為時至今日再講起這些事來,會面帶微笑,風輕云淡,卻沒想到講著講著,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他緊抿著嘴,握住筷子,看著飯粒,一動不動地沉默了很久,心中默默流淌著那些悲傷澎湃的情緒……最終用力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還是努力地擠出了一個笑容,卻發現對面的兩人,用手捂著嘴,不知何時,早已淚流滿面。
  
  “沒事,說出來我心里舒服多了,這么多年了……”他強笑著說道,卻戛然而止,因為那盒沒吃完的蛋炒飯,沒來由地鼻子一酸,嘆了口氣。
  
  “王,對不起,我沒想到……”布特妮松開手,帶著沉重的鼻音道:“您這一生,太,太……,和您比起來,我之前的行為,實在是太可笑了。”
  
  說著,她站起來,給楚云升行了一個血族最高的禮儀。
  
  文蘿也跟著她站起來,鞠了一躬,看向楚云升的眼神少了一絲畏懼,多了一抹感動:“我也沒想到您的經歷過,,,那么多可怕如噩夢般的事情,對不起,我不該追問你這些傷心的過去。”
  
  “不是,我說這些不是讓你倆可憐同情我的。”楚云升擺了擺手,揮走了情緒,示意她倆坐下來,嚴肅說道:“是讓你們明白我們的處境,了解來龍去脈,再出什么事,心里有底,不會慌亂,能應對得住。不過,拔異不在,艾希兒叛了,暫時就你們兩人知道就行了,不要傳出去,以免造成下面血騎們思維混亂,等你倆消化了,再有選擇地把大概情況告訴他們。”
  
  文蘿首先平靜下來,皺起眉頭道:“這么說來,我大致明白我是怎么回事了,您是第六紀的人,我和布特妮都是第七紀的人,那前五紀的人呢?會不會也有與我們搞混的?”
  
  楚云升搖頭道:“我不知道,不過,按照守護者的說法,前五紀都是正常逃出地球,時間上,和我們每隔一紀向前推進一千年左右,不會有重疊,按照道理,第七紀也應該是千年之后才會離開地球,中途出了岔子,才會發生今天的重疊。”
  
  文蘿思索片刻,眼神一動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根據我自己的情況,我有一個擔心,大人,您從明天起,出現在外人面前還是帶著盔甲面具吧,不要讓別人看到你的真實面容了。”
  
  楚云升模糊地想到了一些,但不確切:“為什么?”
  
  文蘿重新站起來道:“第六紀與第七紀時間上重合,你在節點中的模樣就會被很多像我這樣被歸還記憶信息的人所知道,并且仍活著,雖然記憶模糊混亂,但看到你真容時難保不會想起來什么,他們雖然不知道是節點的緣故,但這樣反而更可怕,會以為你是碎片中的魔鬼,是冥冥中的啟示,帶著神性色彩,將加強這種心理確認,當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對方竟然也有同感時,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楚云升也沉思起來,文蘿說的情況的確真有可能,自己差點疏忽了,不禁苦笑道:“這都要怪一鏡那個老神棍!你倆呢?你們覺得我是不是魔嬰?”
  
  文蘿淡淡一笑:“不是。”
  
  布特妮冷冷道:“是我們也不在乎。”
  
  “要真是,也就算了,至少最后還能撈到魔嬰該有的好處吧,就怕不是,被當成冤大頭替人家擋災擋刀,最后什么也撈不著,空惹一身”
  
  楚云升突然語氣一頓,目光直勾勾地看著文蘿,再看向布特妮,從她們也隨之而變化的目光中,頓時感覺到背后涼颼颼的。
  
  文蘿點點頭,布特妮也點點頭。
  
  楚云升很平靜,冷笑一聲:“想讓我這個冤大頭也不是那么好當的!走著瞧吧!”
  
  文蘿忽然道:“我們不如將計就計……”
  
  布特妮眉頭一跳,再次驚愕地看著文蘿。
  
  這一回,和上一次提出策反胡爾不同了,文蘿立即閉上了嘴巴。
  
  楚云升也是心中一跳,這個想法太狠毒了,而且文蘿反應也太快了,剛剛就敏銳地發現記憶碎片歸還所帶來的隱患,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文蘿,我覺得你可以考慮一下做第七紀的紀子,我也不瞞你,紀子意就在我這里。”
  
  呼吸一下,楚云升答非所問地說道。
  
  講述的時候,他保留了一些重要的東西沒有說出來,都是零維中最為機密的事情,不是說要防著布特妮和文蘿,而是擔心流傳出去會被五國樞機刺探到。
  
  文蘿急忙搖著小手道:“我不行,也不想當,您還是留給更適合的人吧。”
  
  楚云升追著道:“我就覺得你很適合。”
  
  文蘿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急得要哭了一般向布特妮求救,誰知布特妮紋絲不動,只好硬著頭皮說道:“大人,我就是有點小聰明,真沒有那么大的能耐,而且還是個普通人類,您可能不這么認為,但我了解我自己,知道自己適合做什么不適合做什么,也知道自己喜歡做什么不喜歡做什么,您讓我做紀子,我肯定沒那個號召力和魅力,您見過幾個大國的最高領導人是女性?當然不是說女人能力不夠,關鍵是地球人的民眾心理更愿意傾向于男性,這是社會歷史原因,一時很難有大的變化,所以,不但做不好,我也不喜歡,反而痛苦,我以前最大的理想,就是畢業后,按照自己的理念,輔助一家公司在商業的競爭中成為全球100強企業。”
  
  楚云升笑了笑:“你這個理想可比我當年牛多了,我的最高理想也就是能有兩套房子,住一套租一套,你要還能給我年薪三四十萬,打死我也不會辭職,端茶倒水什么的都行,以布特妮的身家,都可以買斷我幾十輩子,但現在,我都能成神之行走,你為什么就不能做紀子?”
  
  布特妮這時插話,認真道:“王,我不會那么做的,那是對您一生的侮辱。”
  
  楚云升道:“我是舉個例子,中國式的比喻,你和拔異,都不懂的。”
  
  這一打岔,文蘿得到喘息的機會,整理了一下散亂的頭發,也認真地說道:“我覺得第七紀的紀子最好不要由您身邊的人來做,您也說過,你猜測七位紀子為爭奪最高權力,必有一戰,到時候,您幫著那一邊呢?就算你兩邊不幫,敗的一方必死無疑,您是救還是不救?另外,大陸國已經風起云涌,紀子在你身邊,光芒仍會被您奪去,也是名存實亡,而且各方大小勢力也會不服氣,紀子失去本來的意義,所以,還是按照先前的策略比較好,等胡爾起兵奪嫡,讓拔異昭告各方,先入城者王天下!”
  
  楚云升沒想到他已經把來龍去脈說清楚了,文蘿仍舊這么堅決不肯做紀子,便有些興意闌珊,就此作罷。
  
  “大人,胡爾王子遣人請你去議廳。”門外傳來肖納的聲音。
  
  胡爾挺到現在才讓他去,估計是等不下去了,外面的形勢肯定糟糕透頂,他在這里都已能聽到亂哄哄的人潮聲。
  
  布特妮與文蘿都需要時間消化他講述的內容,他便不再在這里磨蹭,打開門,見到和肖納站在一起的,除了做好了新炒飯等候著的廚子老王,還有一個紫金騎士,鎧甲眼熟,是接住鮑爾的那位。
  
  “行走大人,請!”紫金騎士恭敬地行了一禮。
  
  見到胡爾,議廳的人早已被支開,只有他和胡爾兩人,肯定是要說些機密的事情。
  
  “我不同意突圍!”楚云升聽完胡爾的安排,當即搖頭道:“王子殿下,突圍是下策,如今正是最好的機會,相信不用我說,以你的智慧也能預想的到!”
  
  胡爾靜靜地看著楚云升,起碼三分鐘之后,才嘆了一口氣道:“就怕七王姐……”
  
  楚云升奇道:“奪嫡的大舉,關她一個格格什么事?”
  
  胡爾楞道:“什么格格?”
  
  楚云升重新說道:“就是七公主。”
  
  胡爾搖頭道:“你不知道,帝國之內,七王姐的意思有時候比皇帝的旨意還管用。”
  
  楚云升知道宮廷里的淫亂,也不好明說,只點著問道:“是皇帝的?還是樞機的?”
  
  胡爾沉默片刻,壓低聲音道:“樞機!”
  
  “那還好。”楚云升暗想要是皇帝,這事還真難以接受,但當即反應過來,驚訝道:“你們大陸國的樞機年紀很老了吧,還能幸七公主?”
  
  胡爾先是一愣,隨即勃然大怒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七王姐是他老人家的私生女,最受溺愛,千萬不要再亂說!”
  
  楚云升這才恍然大悟,難怪這位格格在眾王子心中地位超越,敢情是哪個妃子給老皇帝帶的綠帽子,說不得還是老皇帝主動懇求才戴上的。
  
  帝都果然淫亂!
  
  胡爾說的一點都沒錯。
  
  “你放心,我敢確定樞機大老爺一時三刻顧不上你們爭奪皇位。”楚云升確定地說。
  
  胡爾沉聲道:“理由?”
  
  楚云升道:“還記得在過江之后遇到的那件事嗎,就是你說的魔嬰,那塊石碑是個超級大麻煩,也是一個超級大誘餌,這個層次上的事情,你可能不太清楚,我略知一二,如果沒有特別意外的話,現在五國樞機的目光都會被它吸引去,誰都想將它占為己有,哪里還有精力顧得上你們爭奪皇位,反正肉爛在鍋里,都是你們王族一脈的人。”
  
  胡爾冷靜道:“你確定!?”
  
  楚云升斬釘截鐵道:“確定!要不然你以為我會拿自己的命和你一起去冒險?”
  
  這句話等于告訴胡爾,只要它起兵,他楚云升必定全力支持!
  
  胡爾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來道:“好!”
  
  胡爾的動作很快,等到回到房間,整個城堡都亂成了一團,到處都是紫金騎士追著人砍殺,不出一會兒,曾經逃跑一般離開他房間的侍姬們,甚至包括那個男侍從,也顧不上什么底線了,都驚慌失措地拼命地跑向他的房間,在他的門口,肖納緊張的長劍下,跪了一地,苦苦地哀求庇護。
  
  楚云升這才知道,胡爾首先拿道克拉格開刀了,但凡道克拉格的家眷家屬親近,一律處死,尸體隨即掉在城頭之上,向所有平民展示,以示道克拉格受王庭亂臣賊子的偽命,殺嬰而蹂躪地方,罪大惡極,全族盡斬!
  
  這一夜,密以修如沸騰的海洋。
  
  這一夜,鎮中百姓奔走呼號,痛哭流涕。
  
  這一夜,胡爾王子的英名如日中天!
  
  ……
  
  這一夜,戰爭開始了。
  
  ******
  
  為了第二更,我還是熬夜了,兄弟們的推薦票呢?(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