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851 睥睨天下的一箭

^
  
  楚云升最終還是見到了這個世界的戰爭方式。
  
  奔騰的踏騎震動著地面沖過了一道澗溪,對面的叢林鉆出無數披甲金士,整整齊齊地邁著步伐走向溪邊,嚴整隊列,謠唱著不知名的渾厚之曲,身體上散發出點點的金光,飄散出來,在半空中匯聚到一起。
  
  一名穿著與金甲武士騎士都不同,華麗甲胄上銘刻精致花紋的大陸國人,在一股力量下緩緩拱托升起,雙臂張開,揮舞手中的光滑金屬長棒,口中大聲地說著復雜拗口的話音,時而喝斥,時而低沉似念叨。
  
  楚云升和胡爾王子大車就在它的腳下急速穿過,進入叢林,期間,楚云升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那個人已經升到點點金光匯聚的中心,全身似包裹在光芒之中一般刺眼,隨著它每揮一次金色長棒,點點金光便流矢般射了出去,化作無數箭林槍雨,將海嘯般撲過來的海水中生物一一射殺。
  
  沒有慘叫聲,也沒有呼喊聲,仿佛殺的不是人,而是一個個無意義的東西。
  
  這道預先埋伏的防線人數很多,楚云升穿過由它們組成的厚厚人墻時,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人抬頭看一眼與它們交錯而去的“逃兵”。
  
  正如胡爾所說,它們的存在,仿佛就是為了體現此刻的價值,是天地恒在定律,逃走的人沒有慚愧,赴死的人沒有抱怨。
  
  為了阻止滔滔的海水,后排層層的金甲武士們不知道投擲出了什么,在半空中呼嘯穿梭,落在澗溪的對面,整整齊齊地如磚塊一般飛速堆砌成一道道金光閃閃的高墻。
  
  緊接著,不用領官們呼喊,金甲武士們迅速向長長的陣線上相間等同的一個個點上集中,依靠身上的金甲,熟練地飛攀組合在一起,不到一會的時間便在澗溪之南用人甲之軀組合一個個高高聳立的金甲之塔。
  
  兇猛的海水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沖擊澗溪之北堆的金光長墻,海國生物無視那名華麗金甲人帶來的鋪天蓋地之射殺,悍不畏死地反復沖上掀起的浪濤之尖,沖擊阻長墻,沖擊天空,一道道箭刺一般的海水拔地而起,射向天空,射落來不及遠飛的直升機。
  
  這個時候,楚云升和胡爾王子等人已經“逃”到了叢林后的一處小山丘上,回馬再望時,洶涌的海水已經沖垮金光長墻,沖翻小小的澗溪,淹沒一個個碉堡般的人軀金甲之塔,從楚云升的角度上看,位于海水之下的金塔武士遲早集體溺亡,但卻以它們死亡后的身體,支撐著緊密相連密不透風的金甲塔,穩穩地立在在海濤中毅然不潰,好讓水面上的金甲武士在一座座金塔之間來回對射長槍,密集刺殺穿梭的槍雨如同一張攔截大網,由無數金塔連接在一起,將海水中所有試圖沖過去的生物瘋狂地絞殺著……
  
  “別看了,這是他們的榮譽!”胡爾王子松開手中的劍柄,示意從天空早就掉下來的鮑爾去翻譯。
  
  得益于楚云升,鮑爾安然無恙地被紫金騎士接住,并坐在這名金甲騎士的身后,與胡爾王子的大車相靠甚近。
  
  聽他驚魂未定的語氣混亂的翻譯,楚云升點點頭,沒有說破他已經不需要翻譯,留點機會給圖頓去向胡爾“高密”,讓它取得胡爾信任,大家方能相安無事。
  
  再翻過這座小山丘,身后的海水再兇猛,也要被嚴重地阻攔一下,畢竟是潮水漫過陸地,不可能無休止地席卷整個叢林,除非海國的樞機親自出手,那反而倒是楚云升最想見到的事情。
  
  樞機之間打得越兇,他就越安全。
  
  數了數自己人,楚云升給布特妮一個眼神,示意她帶著十二血騎不要離開自己太遠,跟緊一點,便轉過身拍動戰馬,準備翻過山丘,卻猝然聽到一聲刺耳的聲音從身后貫空而來。
  
  遠距偷襲?
  
  楚云升唰地拔出戰刀,回身,收聚目光,緊急搜尋來襲聲音的源頭軌跡。
  
  “保護王子殿下!”
  
  領首紫金騎士重喝一聲,整隊的紫金騎士馬上分成兩撥,一撥以自己的身體重重疊疊擋在華麗大車之前,一撥縱騎而出,向著聲音來襲的方向沖去,鎧甲上迸發出的金光在它們沖擊的前方形成一道道排列整齊的金色盾牌。
  
  破空之聲轉眼及至,是一道海水之箭,呼嘯的聲音將叢林的植物震得東倒西歪,如同狂風襲過,掀起每個人的頭發與衣角,盡顯凜冽之勢。
  
  速度非常快!
  
  轉瞬之間,淡藍色的水箭便一口氣擊破紫金騎士迸發出的十幾道層疊的金光盾牌,越過它們的頭頂,筆直射向胡爾王子,一連飚起一串串鮮血,射穿四五個紫金騎士,才消散在胡爾王子的腳下,在大車上留下一個深深的孔痕。
  
  胡爾王子面色鐵青,死死望著浪濤翻起的頂端一名持著綠色長弓的“妖怪”,一言不發。
  
  之所以說是“妖怪”,是因為楚云升覺得實在沒辦法用人來形容了,從望遠鏡中,可以看到它首先是一個雌性,因為有胸,其次它身體很妙曼,但卻沒有穿衣服,再其次它上身似乎光滑下身卻布滿鱗甲,末端隱于水中看不見。
  
  胡爾王子的部下沒有反擊,楚云升猜想,估計沒人能射這么遠,在犧牲一個重傷死亡四個紫金騎士的代價下,胡爾王子目露兇光,也只能趕緊加速翻過山丘,遠遠地逃離。
  
  楚云升放下望遠鏡,也準備趕緊走遠,卻感覺好像那個死人妖對自己笑了一下,便下意識地又舉起望遠鏡看了一眼,但它卻消失了。
  
  “讓它把弓借給我。”
  
  楚云升馬上來到鮑爾身邊,看了一看他身前的紫金騎士,示意道。
  
  胡爾王子的部下射不到那么遠,他卻能!
  
  那死人妖不會莫名其妙地對自己笑,難保下一箭遠距偷襲仍射胡爾王子不射他,還是拿著弓箭保險一點,他對自己的箭術很自信,危急時刻大不了長空對射,看看誰更狠!
  
  那名紫金騎士要帶著鮑爾,基本也沒有什么機會開弓了,加上楚云升地位特殊,也沒有多想,立即解下交給楚云升。
  
  握著金色材質的沉重金弓,楚云升放出火元氣,在弓身在延展開來,再收回,感覺還可以,起碼能容納火元氣。
  
  前輩獨創的箭術戰技,沒有元氣作為動力源泉,是施展不了的。
  
  那個死人妖如果真敢偷襲射他,他就不信一箭嘯云射不穿它!
  
  翻過山丘,后面的海水頓時小了很多,果然海國軍隊也不可能無休止淹沒叢林陸地,胡爾王子也說過,大概是它們最后一波沖擊。
  
  但楚云升總覺得不落實,不僅是他,胡爾王子本人似乎也感覺到了,一路上就很明顯的心思重重,一句話也不多說。
  
  一路向南狂奔,很快便追上了大部隊,人聲鼎沸地擁堵在一起。
  
  胡爾的華麗大車一到,維持秩序的美國軍隊和專門運送巨人碎尸塊的金甲騎士團,一起急忙給它讓開一條路來。
  
  跟隨胡爾到了人擠人的人堆前,楚云升發現不是這些人要堵在這里,而是他們沒辦法再往前了。
  
  橫亙在楚云升等人眼前的是一條波濤洶涌的大江,怒濤滾滾,湃不息,仿佛就是一根鵝毛也休想飄過來!
  
  “我記得這里原本沒有河的?”楚云升轉身向鮑爾求證,存疑道。
  
  他是從沙漠來到叢林的,從來沒有遇到過一條這么大的江河,一眼看不到源頭,也望不到流向的盡頭,如同橫貫整個叢林陸地,他和血騎不可能繞過去而沒有看見。
  
  “它們竟然從海神殿里借來圣物,將一條條小溪流橫空打穿沖成出海入海的長河大江,就是想要將我攔在這里殺掉嗎?那個人究竟向海國許諾了什么好處,讓它們如此賣力賣命?”胡爾王子陰冷冷地坐了下來,眉頭緊鎖。
  
  “它給我們的條件,是你永遠給你不了的。”奔騰的江水中,突然鉆出一個“人”來,笑盈盈地說道。
  
  紫金騎士們急忙重重圍聚在大車前,警惕地望著江水中的“人”。
  
  楚云升瞳孔一縮,好像是那個死人妖,怎么這么快就跑到這里來了?難道還有其他水路?此刻不容多想,立即伸手取出金弓,做好隨時動手的準備。
  
  胡爾王子揮了揮手,卻沒有站起來,冷冷道:“想不到連你也出動了,阿西俄,你也知道這條河堅持不了多久,你們攔不住我的。”
  
  站在江水中的“人”,仍笑盈盈地說道:“它不需要堅持多久,你現在過不去,過一會,也就沒機會過去了。”
  
  它的話引發一陣騷動,楚云升迅速回頭,果然看見剛剛翻過的山丘上漫起霧氣蒙蒙,要不了多久,相信就能淹沒下來,雖然已經失去了持續的海嘯般推動力,但只要最后的這一推讓海水漫過山丘,它就能順著地勢而下沖垮一切。
  
  胡爾面色鐵青,陰沉道:“我要是死在這里,你們就是不是簡單的撕毀條約問題了,無論那個人怎么得勢,一個帝國王子的死亡,大陸帝國上層震動,戰爭必將升級,你們不過也是被它利用而已。”
  
  楚云升感到奇怪,胡爾王子多么驕傲的一個人,怎么會用這種“我要是死了你們也要倒霉”的語氣說話?在洞穴深底,自己也曾一直沖到它跟前,它雖然緊張,但始終面不改色,怎么在這個死人妖面前就示弱了呢?
  
  “這個叫阿西俄的人妖是誰?”楚云升捅了捅身邊的鮑爾,看著怒江,低聲問道。
  
  讓他有些失望,鮑爾無奈地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江水中“人”,此刻依舊笑盈盈地正說著:“……哼哼,有什么大不了的,這么多年了,又不是沒有全面開戰過,你真以為我會在意這個?不過……所以嘛,剛才一箭嚇唬嚇唬你罷了,也沒想殺死你,要不然,你以為就你能擋得住我的深海痕箭嗎!”
  
  胡爾王子的身體明顯地僵硬了一下,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恐懼,但掩飾的很好,馬上恢復如常,雙眼深邃道:“你剛才已經說了,我給不了你們想要的。”
  
  江水中“人”妙曼地揚起身體,微微搖頭道:“胡爾殿下,請不要再侮辱我的智商,你已經知道我想要什么了,這么說話,你不覺很沒意思么?是,你給不了我們想要的條件,但你可以給得了我想要的東西。提醒你,你的時間不多哦!”
  
  胡爾王子冷哼一聲,沒有絲毫遲疑地揮了揮手道:“那就來戰一場吧,我不會答應的!你們海國人不是也說過嗎,畏懼死亡便永遠征服不了大海!”
  
  另外一邊,和鮑爾同乘一騎的紫金騎士,小聲地向鮑爾與楚云升道:“你們畸、、、地球人不知道,她可不是什么誰!她是天地間最接近樞機的人,據說,沒有人可以躲過她的痕箭,除非殿宇中的樞機大人們。”
  
  鮑爾急忙翻譯,楚云升卻早已沉起了眉頭,最接近樞機的人?那就是最需要契約的人!而如今,誰手里最可能有契約?
  
  胡爾和死人妖的“啞謎”,立即昭然若白。
  
  楚云升看了胡爾一眼,這位王子殿下表現得很堅決,絲毫沒有“出賣”自己的意思,這可不是死要面子的時候,“來戰一場”不比之前的軍隊大戰,如果那個死人妖的確是天底下最接近樞機的人,是會真要它胡爾王子的命的!
  
  胡爾王子沒有反水的跡象,楚云升也手握金弓紋絲不動,他可不想在遠射死人妖的時候,被胡爾極其手下莫名其妙的偷襲了,天下第一接近樞機的大帽子還是很能嚇人的。
  
  死人妖擺動在浪濤上,卻也不惱怒,笑嘻嘻地說道:“哦,差點忘了告訴你一個消息,聽說你們的老皇帝前幾天病情加重,好像已經完全糊涂了,駕崩大概也就是這幾天的事情了。”
  
  胡爾王子猛地一驚,從椅子上站起來,腳步明顯地慌亂,眼神急切而責問地看向大車下的幾名大陸國官員。
  
  死人妖笑耶耶地嬌滴滴地道:“胡爾、殿、下,你也不用看他們,太陽城的那位早就對你們這些在外的王子們封鎖了消息,如果你還在大陸國境內,說不定還能收到一點點消息,在這里,你就是個聾子瞎子,什么都聽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你早就中了人家的詭計啦,要不然能給你兵權北征?”
  
  胡爾王子站在車沿,目光越來越陰沉,握住劍柄的手嘎吱吱作響。
  
  死人妖很赤裸地繼續道:“你們大陸國的事情,我們沒什么興趣,再告訴你一個以你的王子次序地位還沒有資格聽到的消息,各國神殿宇都有消息傳出來,眾神就要回歸了,所以太陽城的那位答應下來的條件在我眼里真的什么都不是,只要你把那個地球人交給妹妹我,我可以當于天地之間向海之神靈立下重誓,傾我海國之力,助你登上皇位!”
  
  話音傳到胡爾軍陣中,頓時掀起一片嘩然,尤其胡爾大車附近,諸多大陸貴族們紛紛轉而望向胡爾,眼神中極為熱切,悄悄看向楚云升和血騎的目光都變了味……
  
  死人妖笑靨如花,血騎如臨大敵,胡爾手握劍柄,匯聚所有目光于一身,緩緩地抽出從未見過它拔出的利劍,劍鋒遙指江水,冰寒如鐵道:
  
  “殺!”
  
  在眾多貴族失望的眼神中,胡爾王子的親衛紫金騎士率領剩下的所有金甲騎士團,傾瀉而出,如同奔騰的金甲洪流,殺聲震天,一往無回地沖向風云頓怒的江水浪濤。
  
  楚云升策馬從胡爾身邊走過,淡淡道:“你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然后,拔出流火刀,回頭向他的血騎們擊刀而下,血騎紛紛重重扣下面具,拔劍,喝斥,一騎騎血化戰馬箭矢般跟隨他的兩翼射出,揚踢奔影,甲葉交錯鏗鳴,人身起伏,馬首相爭,穿過一個個被海人射落于地垂死掙扎的金甲騎士,流矢如梭,進襲的道路上留下一道道濺起的塵煙,王旗前傾,所向之處,驚天浪濤,如雨海箭,統統一片冰封,紋絲不動!
  
  戰局變化的太快,許多人包括胡爾的貴族們都跟不上節奏,剛剛開始,便已驚心動魄。
  
  洪水從背后的山丘上決堤般宣泄而下,飛速撲來,眾人的目光在身后的洪水于身前的戰場上頻繁切換時,馳騁在戰馬上的楚云升已經松開馬韁,身體高高地被拋向后方騰空飛起。
  
  帶著鮑爾的那位紫金騎士和鮑爾兩人都驚愕地發現,楚云升踩著冰封的浪尖,飛速攀升,越升越高,最終一步騰躍在空中,拉開他借來的金色強弓,炙熱的光芒讓人無法逼視,灼燒的熱浪蒸騰江水,霧氣繚繞。
  
  那一箭,直指嬉笑于巨大漩渦中箭勢待發的阿西俄,同樣,睥睨天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