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847 靈魂之鏡

^
  
  見楚云升眼角微微一跳,布特妮加快了語速繼續道:“這件事她事先與我溝通過,基本上我是贊同的,她是普通人類,不是血族和退化族人,但兼有中美兩國的身份,沒必要和我們一樣被困在這里,她在外面更有利于局勢,我們也需要得到外界的情報渠道,我相信她沒有背棄我們。”
  
  楚云升沉默片刻,沒有認同,也沒有不認同,只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我知道了。”
  
  大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生氣,是不高興,還是無所謂,統統不知道,也就不敢再亂說什么,萬一說錯話了,為一個和自己關系不大的人讓楚云升對自己有了什么不好的看法,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楚云升和拔異剛剛回來,而且是活著回來,不管是血騎,還是退化人,心底還是很高興的,起碼如釋重負,他們已是無根之人,跨過火線之后便無路可走,這桿王旗,對這只奇怪組合的隊伍中所有的人而言,不論是有一番雄心的,還是打算混日子的,都是萬萬不能倒的。
  
  既然如此,還不如說點高興的事情,有人知道楚云升愛聽什么,便當即說出他們這幾天雖然困在這里,可練習的事情一直都沒有丟下,提高了不少。
  
  楚云升也只是笑笑,這種場面的話,他要信了,他就是個傻子了,他和拔異生死未卜,整只隊伍前途飄搖,不排除真有人能沉下心來堅持修煉,但這種人不會很多,絕大部分應該心焦如焚,度日如年,哪里還有心思修什么練?
  
  當然,楚云升也不會揭穿,他和拔異活著回來,大家都很興奮,說出來的話也是為了表達一種情緒而已,換做他自己也是一樣。
  
  不過,他也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說,有兩件事情他都沒有表態,不是他學會了洞穴口那些王子殿下官員們的“智慧”,故意高深莫測,他不屑這樣做,也不想這樣做,可他現在不得不沉默,不在當場表態。
  
  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打不過就該跑,尤其是在情況不明的形勢下,無意義的死拼無疑是愚蠢的行為,他贊同布特妮的做法,既然注定打不過又跑不掉,不如當機立斷地選擇不反抗的投降,既避免了無謂的傷亡,又保存了實力,以完整的力量等待時機的到來。
  
  現在他回來了,血騎們精神立即抖擻,既然原也不是真正的投降,那么馬上就可以進行戰斗,而反觀格魯等人,人人帶傷,有的甚至躺在床上不能動彈,整體戰斗力大大下降,別說跟隨他出去戰斗,怕是連撤退都要費一番周折。
  
  其中誰做的對,誰又做的錯,自然不明而喻了。
  
  但事實上,卻遠非這么簡單,以他有限的經驗都知道,此時此刻,當著所有人的面,他絕不能夸贊布特妮做得對,否則不僅打擊了退化人的血性,對血騎們的影響也是深遠的,不能只看到血騎們實力完好的眼前好處,更要看到贊許不戰而降之后,將給每個人心理帶來的潛移默化的影響。
  
  不是每個人都分得清什么情況下適合保存實力,什么情況下要死拼的,即便分得清,有了第一次之后,也會找各種理由來往這上面靠,漸漸丟失死戰不屈的意志,將來如果遇到血腥苦戰,必然要出大事。
  
  同樣,他也沒辦法去夸贊格魯等人,違他本心就不說了,一旦贊揚了格魯等人的盲目死拼精神,給予血騎們的壓力就是巨大的,立即就會變成摘不掉的恥辱,往后,如果又遇到完全不必要且毫無意義的死戰時,他們或許就會迫于這種壓力而枉死,白白浪費辛苦訓練出來的大陣基石。
  
  有的時候,他真的很羨慕丁顏,面對這些問題,丁顏一樣的人可以處理的游刃有余,說不定還樂在其中,而他只能用自己的郁悶辦法,暫時什么也不說,等安排好撤退事宜后,他想找布特妮與拔異分別的單獨談談,把麻煩交給這兩人去處理,相信會比他處理得更好,而且也最合適。
  
  拔異和他目前的關系狀態就不用說了,好歹也同生共死了一翻,關鍵是一直堅定不移地跟著自己,雖然目的不明,但大局觀非常得好,比他綽綽有余,更遠超“戰斗型”的布特妮,否則在飛船里,拔異也不會寧自己死也要保住他活著回去。
  
  退化人那邊,交給拔異必然能處理好,但布特妮,楚云升卻拿捏不住,有時候,她似乎特別厲害,像是個冷艷高貴的貴族,有時候又仿佛特別脆弱,像是個小女孩,在這方面的能力更是忽上忽下,讓人提心吊膽。
  
  這時候,他便想起文蘿的好來,這個女孩是一定要抓住的,用她來配合布特妮再好不過了。
  
  和拔異比起來,文蘿更加敏銳與智慧,能以最小的代價做到最大的事情,在復雜紛亂的局勢中往往能一針見血,如果拔異天生就是一個氣質逼人的領導者,那么她天生就是為領導者而生。
  
  但拔異和文蘿合不到一起去,這個沒辦法,珠聯璧合就不要想了,楚云升仔細地觀察過,拔異和她基本上沒有多少話,不知道拔異因為退化人的緣故排斥外人,還是文蘿對退化人有根生地固的恐懼與芥蒂,總之尿不到一個壺里去。
  
  而楚云升自己也沒辦法用文蘿,他天生就不是一個領導者,文蘿要是為了配合他,恐怕累死也未必有什么效果,除此之外,他還總覺得文蘿和他說話的時候似乎很曖昧,常常弄得兩人都冷場無法正經說話,以目前緊張的局勢,這種談話的氛圍壓根就是什么事也談不好,白白耽誤大事。
  
  盡管各種頭疼,楚云升還是不相信文蘿會背棄布特妮和格魯等人的,縱然格魯等人的表情變化和布特妮相反,楚云升也是這樣認為的。
  
  這個女孩那么聰明,即便在如今的局勢下有很正常的“跳槽”想法,在自己“死訊”未得到確認前,也不會自斷退路。
  
  但同上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楚云升也不好當眾說什么,原因也是一樣,處理不好,以后,要么沒人再敢聰明地脫身“打入敵人內部”,要么有人就會以此為理由實則紛紛暗地尋找退路,如鳥獸散。
  
  楚云升不是不相信血騎與退化人,人心總在變,不管多么強大多么睿智,都沒人可以保證誰誰誰會對自己忠誠不朽,除非你死了變成尸體躺在那里,不值錢的忠誠的確可以永垂不朽了,說不定還可以變成大家行事的堂皇借口。
  
  裝就裝一回吧,比起上一個問題,文蘿的事情還是很好處理的,他自己就能辦好。
  
  不過,令楚云升沒想到的是,在他活著回來后,第一個跑過來表“忠心”的人,既不是文蘿,也不是自覺當狗腿子的胖子鄭又艇,而是他的印度老朋友阿米爾。
  
  叢林分別之后,楚云升就沒再見到過他,還以為他已經死在了路上,沒成想,居然還堅強地活著,而且終于到了中國大營。
  
  看他臟兮兮的落魄樣,就知道他現在混得很不好,可以說很慘,尤其是在看到他妻子只拉著一個女兒后,楚云升便知道,他剩下的那個小兒子大概也沒了,叢林很殘酷,每天都在死人,區別僅僅在于輪沒有輪到自己倒霉。
  
  大約是將楚云升見到他的驚訝理解了疑惑,阿米爾嘆息一聲,竟說出了一番楚云升對他的思維再次感到愕然的話:“當時只能救一個人,只好放棄了小艾米,我們已經落魄了,兒子只會拖累這個家庭,女兒長大了說不定可以為這個家庭再次帶來好運。”
  
  楚云升以他有限的國外知識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們印度人不是嫁女兒要倒貼嗎,怎么?”
  
  他從不認為兒子比女兒重要,相反他自己就是一個女兒,為此可以拼出性命,他愕然且不能理解的是阿米爾在選擇女兒還是兒子活下來的時候,竟然如此的簡單,僅僅就是為了家庭的未來,讓他想起黃山腳下親眼見到另外一對凄慘的姐弟,悲劇從開始到結束,他都親眼見證了。
  
  阿米爾搖頭苦澀地笑道:“那是普通平民賤民的習俗,而且,現在形勢不同了,我們至少還有貴族的姓氏和血統,所以……”
  
  他的話似乎促動了妻子的心弦,低聲地哭泣起來,帶著她的女兒也驚恐地哭著。
  
  楚云升沒時間和他多說,從拔異帶回來的鋁鍋里,拿出幾個饅頭,遞給他道:“我們馬上要撤離,北面洞穴附近很快就要打起來了,是這顆星球兩個國度之間的戰爭,你們也不要留在這里了,要跟著我們撤退就盡快準備,我會安排幾個騎兵帶上你們,但你的其他親戚印度人我就愛莫能助了。”
  
  阿米爾似乎很感動,他來找楚云升,也只是為了想讓楚云升幫他說幾句話,能提高他目前在營地里的處境待遇,沒想到楚云升竟然愿意帶他一起走,握著雪白饅頭的臟黑手指用力掐入進去,微微抖動著,一時竟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楚云升的確曾經殺死過他一個兒子,但他從來沒有把楚云升當成殺子仇人,不是因為他兒子該殺,哪怕再垃圾的兒子也是自己的骨肉,最早是因為局勢的利益,而現在,這個世道死人已然成了家常便飯,到了如今,誰家還能沒死個人,都是奇跡了!
  
  他也知道楚云升這個層面的強人,壓根就不擔心他會不會報仇,所以他有沒有把楚云升當成仇人,人家根本不需要知道,可他真的想不到楚云升會帶他一家撤退,雖然申明了只會帶他一家,其他人不會有任何機會,也讓他感慨萬分,他真的不知道楚云升在圖什么?僅僅是因為在叢林里對他的配合而許下的諾?那也太可笑了,在強者眼里,這種約定隨時都可以撕毀的。
  
  他其實真的想多了,楚云升壓根就沒想那么復雜,更沒那個功夫圖什么,就是順嘴一說,走就帶著,不走他也懶得管,和其他熟人一樣,胖子要走,他也會帶著,畢竟前線有胡爾王子大氣磅礴地準備陣亡全軍去抵擋,他們一行基本上沒有危險,就當讓他們搭個車罷了,否則,要是生死逃亡,那可是拼了命的速度,誰也不會帶。
  
  遠處,文蘿的身影已經出現了,旁邊似乎還有一個似曾熟悉的影子,楚云升心中咯噔一下,不是因為在那個似曾熟悉的影子旁邊又看到阮曉紅,而是那個影子本身從這個距離上喚起了他封存太久的記憶,而這個記憶的本身又觸及到他在這顆星球除了樞機之外最為擔心的事情,他望向拔異,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如果在退化人散布出去以后,萬一真的遇到那個和他長得很像的人,該如何處置?
  
  就在楚云升頭疼萬分的當口,阿米爾突然拉住他,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不是為了不值錢的感動,而是很現實地為了體現他自己的價值,咽了口吐沫道:
  
  “楚先生,有一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了,否則以目前的形勢,最終也將落入異族的手里。
  
  迪爾親王為沙爾曼將軍提供庇護,并非真的是因為世代之交的友誼,這個世界,沒有實實在在的利益誰還會記得幾百年前的破事?
  
  真正的原因是沙爾曼將軍手里有一件從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哈拉帕城遺址中挖掘出來的文物,哈拉帕文化是整個印度傳說的起源,而那個文物據說是這個傳說的核心靈魂轉世的不死之說,您應該也知道這也是我們整個印度人信仰的核心。
  
  我知道迪爾親王他們一直想得到這個傳說中的東西來復活他們的不死之王,但沙爾曼將軍也不是笨蛋,知道自己把這個東西拿出來后,就是失去庇護之日,所以一直與迪爾親王虛假應付著,迪爾王子也不敢殺他,否則就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沙爾曼將軍將它藏在了什么地方。
  
  這個東西看起來是一面普通的印度河流域古文明時期的銅鏡,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它的材質絕不是銅,而是我們無法理解的東西,由于傳說的原因,再根據遺址上圖案,這個東西便被稱之為靈魂之境,據說得到它的人,即便是凡人,也可以借助靈魂轉世,甚至是再生肉體,成為真正永生的幽靈,和神一樣不死不朽!
  
  本來也只是個傳說,除了材質沒有其他任何特別的地方,大概也只有迪爾王子相信,但在幾天前,應該就是這里出現巨人的那天,大約是在巨人死后的那段時間,烏云散去,那個文物,仿佛終于吸收到了某種神秘的能量,燁燁發光,七彩斑斕,如同魔幻一般,一下子暴露了沙爾曼將軍當時臨時藏匿它的地方,如果您想要的話,我可以找人把它偷出來,沙爾曼將軍的一個親信和我以前關系很好,可以買通他一起動手。
  
  其實也不一定用偷,迪爾王子離開后就再也沒有回來,血族們不要這東西了,這東西就一文不值,現在沙爾曼將軍大概也就想憑著它那天的異狀賣個好價錢,不管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誰出的價高就賣給誰,最后還得落在大陸國和天羽國的手里。”
  
  ******
  
  第二更,印度的伏筆終于今晚加班寫出來了,阿米爾可以去領飯盒了,呵呵,開個玩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