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843 先入敵都者王天下

^
  
  糟糕,是不是吹過頭了?帽子搞得太大了?
  
  楚云升心里面咯噔一下,面上雖看不出什么不妥,腦袋中卻飛快地思索起自己這句話到底哪里出問題了?怎么一個個反應這么大?
  
  和戰斗時的急智不同,戰斗是他熟悉的領域,在了解對方實力與能力后,他能盡最大限度發揮自己的優勢,快刀斬亂麻,最終只要取死敵人即可一切平定,不會有其他延伸的復雜問題,現在是要靠一張嘴來洗清自己,時間又極為緊迫,委實不是他的強項。
  
  估計就是讓文蘿來“編”,也比他自己好上幾倍。
  
  但任憑他怎么思維飛轉,片刻之內,也沒辦法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從一眾各色人等的表情上來分辨出一些細微之處。
  
  比如拔異的錯愕和洛紗胡爾王子的臉色大變是不同的,再比如鮑爾與林雙宜的表情也與其他人都不同,似是吃驚又帶一絲失望。
  
  當真是千奇百怪了,偏偏他又不好去問,只能硬著頭皮將“天下第一行走”的大帽子繼續戴著裝下去,這會兒,稍稍有一些露相或心虛,后果可不是簡單說錯話了可以含混過去的,眼前的這些人一個個可都是能夠在不久后將今天所有的話直達“天聽”的主。
  
  楚云升索性把心一橫,大不了放出死氣,借助它的掩飾,再次逃之夭夭,隱匿于叢林與沙漠之中罷了,只是可惜了費盡了心機編個計劃,到頭來什么也沒搞定,反倒直接暴露了自己,連血騎們也帶不走,符文大陣更是要泡湯了。
  
  在他做好萬全的準備,左手悄悄重新壓下流火刀柄的時候,站在華麗大車上的胡爾王子突然大聲形如脫口般道:“前段時間,傳聞在沙漠里數百年來終于出現一個沖擊樞機的生命,是你!?”
  
  它說的是南方大陸帝國語,在鮑爾未翻譯前,能聽懂的只有金甲武士以及部分的天羽族人,一聲落下,楚云升便見一陣稀里嘩啦地退后、退后、再退后!
  
  所有人頓時露出極為戒備甚至惶恐的神色,距離他最近的洛紗都可以清楚看見她緊張之極的手微微顫抖。
  
  細密的汗珠從她晶瑩的鼻尖上浸出來,身體卻僵硬無比,仿佛只有動作一大就會招致楚云升狂風暴雨的絕殺她實在距離楚云升太近了,別人能退,她怎么也不能亂動亂走。
  
  顯然從楚云升的最后一句話中,她也想到了和胡爾王子一樣的事情,雖然她對楚云升有陰影,和楚云升面對面時心理上總處于弱勢,但和胡爾王子一樣,以殿下的身份能活到現在,都不是笨蛋,即便想到了楚云升可能就是沖擊樞機的人,她卻是不能說出來的,說出來就是找殺,她距離太近了!而胡爾王子太陰險,一句話便把她逼送入了絕境!
  
  她沒時間去思考楚云升怎么會將這個驚天的秘密毫無顧忌地自己提示出來,五大樞機同時出手斬殺搜索那名沖擊樞機生命的事情,在上層已經不是秘密,如今連底層都有各種各樣傳言,所有人都在談論最近接連爆發的沖突源頭,仿佛世界大戰就要來臨了一般滿城風雨,而作為被五大樞機追殺的對象,沒有任何理由不當場將這里所有的生命,包括地球人在內,全部斬絕滅口!
  
  洛紗在楚云升的目光下,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她非常得清楚,自己絕不是這個地球畸形人的對手。
  
  怎么辦?自己該怎么辦?不反抗等死,還是掙扎一下?
  
  一時間,她的腦袋難以鎮定,急促起來。
  
  另外一邊的鮑爾自從隨軍南下后,第一次從胡爾王子的那些死士般的警衛軍武士眼里看到了恐懼。
  
  是的,恐懼,且是無法掩飾的恐懼,甚至在他身邊的一個紫金騎士都有些控制不住坐騎的穩定!
  
  他飛快又緊張地將胡爾王子翻譯過去,心中只剩下一片駭然,不知道這個樞機是個什么東西,竟然能把兩大帝國的精銳嚇得集體臉色蒼白!
  
  今天,他真算徹底見識了傳奇。
  
  在聽到鮑爾的翻譯后,楚云升心中一沉,說來說去又回到沙漠里的那件事上了,當時沖擊樞機的事情確切地說只和他有關系,但不是他,不過在他準備的計劃中,沙漠綠洲因為洛紗的存在,是無論如何也繞不過去的,所以也準備了會被這么一問,雖然搞不清楚為什么它們神色大變,但至少應該還在自己可控的范圍,便先不動神色,眉頭挑了挑反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胡爾王子的臉色變化一下,似乎有些后悔剛才脫口而出把楚云升尤其是洛紗逼入墻角,但也可能是裝出來的,這時候握緊了腰身上的劍柄,似乎恢復了鎮靜道:
  
  “很簡單的事情,如果你前面說的是真的,那位神靈又那么地重視你,給予你它在凡間權威的恩賜,那么,再給你一份樞機契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從來沒有一個神靈的仆人,沒有這個基本的恩賜,所以,要么你說謊,要么你就是那個沖擊樞機的人。”
  
  末了,鮑爾還未翻譯,胡爾王子皺了皺眉頭,立即又迅速的加了一句:“五國樞機都在找這個人,都在欲殺之而奪其契約,但我想,我們之間既然有了剛才的口頭協議,我完全同意您的提議,有我們大陸帝國在,沒有人敢再動你分毫。”
  
  不得不說,胡爾王子極為厲害,先是將楚云升逼入墻角,只要楚云升真是那個人,就必須殺人滅口,而距離他最近的就是天羽族洛紗,這時候,自己再拋出完全同意楚云升提議的話來,等楚云升殺了洛紗,便無退路,只能和他一起回太陽城。
  
  這還只是它在一小會的功夫中想出來的一個小環節罷了,從更大環節上來看,楚云升自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有天羽族人在,秘密是守不住得了,等自己飛快將消息傳回太陽城,其他五國中起碼天羽國也已經知道了。
  
  不用五大樞機再出手,它們兩國樞機同時出手爭奪,也極為慘烈,而且勝負也未為可知,楚云升的死活它是不特別在乎的,如果死了,契約還能被本國獲得,他仍是天大之功一件,但這要寄托在本國樞機獲勝的基礎上,那個層面上的爭斗它無法預料也無法控制得住,萬一失敗了就什么也撈不到,弄不好反而會被它的競爭者按上一個處置不當的罪名。
  
  可如果楚云升不死,通過另外一種方式跟隨它“和平”迅速返回太陽城,不但天大之功穩穩地落在自己口袋里,而且事情的全程都在自己控制之內,本國樞機如果最終仍要殺了楚云升取出契約那就算了,反正它此行的最大資本已然撈足,如果不殺,吸取他加入,那么有這么個人在,再加上他背后的神靈,帝國的皇位那便是近在咫尺了。
  
  一番心機之下,胡爾王子意識到曾與它基本無緣的皇位陡然間變得唾手可得,如何能不激動,如何能不用盡全力抓住機會?
  
  說完,它按住心頭的興奮,很有風度地示意鮑爾翻譯。
  
  楚云升一個字一個字仔細地聽著,聽到最后心臟猛地一停,然后猝然收縮,像是被攥住一般,瞳孔突地張開,透出逼人殺意的目光。
  
  原來當日五大樞機聯手屠殺綠洲,是為搜尋沖擊樞機的生命,而不是為了找到他和影人兩個一偽靈一真靈。
  
  他弄錯了,完全弄錯了。
  
  弄不好應該是被影人忽悠了,這顆星球上的樞機可能壓根就沒膽量挑戰一個哪怕是已經受傷的靈,沙漠綠洲的屠殺,叢林的目光搜尋,全是沖著自己吸入的那個沖擊樞機失敗的怪東西而來的。
  
  難怪它們屠殺周大千等人時,是一個接著一個地仔細屠殺,當時他就感覺到它們在找什么,原來是找契約!
  
  他此刻所做的計劃一切都是為了掩蓋自己是“受傷之靈”之一,誰能想到根子上因為受到影人的影響就弄錯了,人家要的是契約。
  
  胡爾王子的話楚云升無法有效反駁,那需要時間重新組織思維,不過他還不至于驚慌失措,雖然自己是暴露了,而且還是自己得意洋洋的自暴,歪打正撞人家的槍口,但他還有死氣做為底牌,大不了逃亡入野,關鍵是他終于知道為什么老被盯著的真正原因了。
  
  吸了一口氣,將帶有殺意的目光盡數收回,楚云升心理素質還是很好的,略略理清頭緒,和胡爾王子比拼起邏輯能力來,想來以自己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數工理專業多年工程師,對付一個封建落后文明的“文盲”,還能詭辯不過了?當即便想到一條先說道:
  
  “你說的沒有錯,但你忘了,當日在沙漠中沖擊樞機的如果是我,以你們區區五個樞機前來屠殺綠洲,八域巡天使大人只要一個念頭就能滅了你們!豈容你們放肆!”
  
  胡爾目光微沉,道:“那么你前面說的就是謊話!但你仍有嫌疑。”
  
  它說的沒有錯,如果楚云升說謊,沒有神靈存在,可以解釋得通當時五大樞機為什么安然無恙,但無法擺脫楚云升仍有沖擊樞機擁有契約的嫌疑,時間地點人物,完全吻合,武力上來看,他今天所展現出來的也有可能。
  
  楚云升輕輕一笑道:“我看你這個王子是當傻了,剛才我就有說過,八域巡天使大人封壓殺音之主后身受重傷,如果還能給我契約,就有能力殺你們的樞機,事實上它也是在大戰后才無奈選擇了我,因為我在它眼里還有些本事,另外我還是它寄生小男孩的二大爺,它需要這個身份暫時掩飾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無論從哪個方面,它都需要我的協助。
  
  那個沖擊樞機的生命,我的確見過,那是八域巡天使大人找到并要吸取力量的倒霉鬼而已,要不然你以為我們憑什么從極北之地突然到了沙漠里,還偏偏遇上了能夠沖擊樞機的生命?你不覺得太巧合了嗎?
  
  當時,八域巡天使大人正在吸收那個生物的力量,造成了能量泄露波動,它們瞎闖過來亂殺一通,只是運氣好些罷了,再遲一點,估計它們五個都走不掉,不信你回去問問你們的樞機大人,那個操控粒金的人,是不是差點被八域巡天使大人一怒殺了!”
  
  楚云升一口氣說完,終于在夾縫中將自己的污點推了個干凈,同時也把影人給徹底賣了,尤其是他和影人最后一擊,那可是最鐵的證據,胡爾王子估計不用問,只要原話轉述,估計就能讓操控粒金的那個危險家伙相信。
  
  胡爾王子倒是第一次聽說自己家的樞機差點被殺了,不由得一怔,刺探式地問道:“那位神靈現在在哪里?”
  
  &nbs;楚云升冷哼一聲道:“你夠資格問嗎?我已經和你們廢話太多了,信也好,不信也好,隨你們的便!如果你們有人還有什么心思,就等著八域巡天大人殺上你們的王城,殺上你們的神壇,殺光你們的什么帝國,滅絕你們的種族好了!”
  
  色厲內荏一翻,楚云升推開全身繃緊始終一言不發的洛紗殿下,向面色古怪的拔異喊了一道:“我們走了!肚子都說餓了。”
  
  一堆的金甲武士加上天羽族人,此刻楞是沒有一個人敢攔他一下,面面相覷地目送楚云升和拔異的身影漸漸遠去。
  
  今天之后,消息傳回,怕是要石破天驚了,一位新的神靈啊,就這樣真的橫空出現了!
  
  直到楚云升離開足夠遠,到了足夠安全的距離上,洛紗突然先問了林雙宜:“什么是二大爺?”然后在得到林雙宜哭笑不得的回答后,她竟然認真地趁著楚云升還未消失,在后面大聲問道:“你真是它二大爺?”
  
  楚云升沒回頭,很冷淡地沒有任何回答,但差點踉蹌了一下,他占影人的便宜占習慣了,從來都是宣稱自己是影人小八的二大爺,他也大概知道洛紗為什么這么問,不過這樣也好,要不然還真沒辦法和洛紗解釋他一貫對影人的“大不敬”,雖然很多“大不敬”都是語言上的冷嘲熱諷,洛紗那時候也聽不懂,但在平時的表現中也流露了很多,那會兒,他對影人的態度可是一點掩飾都沒有的。
  
  這是小事,等走遠了,憋了半天的拔異說出來的話才真正讓楚云升頭疼起來:“……你這么說,地球普通人類要是當真了,當成了唯一最強的依靠,不是和你當初給艾希兒與布特妮定下的死規矩相違背了?你得給我個實話,你到底想弄那樣?我這里已經混亂了……”
  
  絞盡了腦汁,終于還是“成功”地將自己繞進去了,楚云升沉默不語,片刻后才似乎答非所問道:“拔異,我感覺這顆星球要爆發世界性的大戰了,而且時間也不多了,你和格魯他們不要再跟著我,利用飛船里的怪物提升實力后,全都散出去吧,去替我完成一個重要的任務,不管是哪一路的地球人神棍,你們就告訴他,一旦大戰起,我王旗所向,反擊樞機,他們誰敢應旗追隨,我便與他們約定,他們之中,先入敵都者,從此,王天下!”
  
  ******
  
  今天一更,大場面就要來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