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842 人間的唯一行走

^
  
  “殺!”,“封!”
  
  凡是聽得懂楚云升最后一句話的人,譬如鮑爾,譬如林雙宜,一下子便在自己的腦袋里回蕩出這兩個曾熟悉無比卻又簡單到極點的話音,眼神頓然凌亂起來,竟有些不知所措的震愕。
  
  這件事發生在幾個月前,給所有地球人帶來的震撼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很多地球人有勇氣在堅持著這顆陌生與血腥殘酷的星球上活下去,就是因為這件事所帶來的深遠影響,讓許多人認為有一位如同上帝一般的神秘存在與地球人同在,在強大到無以復加的各種陌生星球生物與智慧生命面前,孱弱的地球人類仍能有這么一個飄渺卻確實存在過的底氣支撐著自己。
  
  但在之后的幾個月里,那兩個聲音便消失匿跡了,再也沒有出現過,令無數人失望之極,他們總在私下與公開場合中爭論那兩個聲音出自于自己的信仰,抨擊其他信仰的狡辯,并在各自的宗教典籍上試圖找到“合法”的典故依據,卻沒想到竟然越找越多,各種亂七八糟的人都紛紛公開宣布自己接觸過那兩個聲音之一,并得到了認可,要求其他地球人聚攏在自己的周圍,由他來傳遞“殺主”,或者“封主”的“旨意”。
  
  要說楚云升突然冒出這番言論,無論是鮑爾還是林雙宜,都不會太奇怪,幾個月來,各種各樣奇葩的人都說過類似的言論,比楚云升說得更加神秘更加活靈活現令人真假難辨的都有很多,都聽出老繭來了,但手握強大武力的楚云升就這么不加任何修飾,簡簡單單地說出來,仿佛便有一種魔力,讓人不由自當地覺得他說得可能真的是真的了!
  
  一時間,鮑爾、林雙宜以及大兵們,全都凝起神來,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似乎在擔心會干擾到聽清楚楚云升接下來要說的每一個字,并全然忘記了翻譯,在胡爾王子的冷哼下,鮑爾才驚覺過來,連忙做了一翻補救。
  
  之后,當全洞穴里的人都弄明白了楚云升最后的一句話后,空氣便仿佛凝固起來,寂靜無聲,一雙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楚云升,有個金甲武士的手指都緊張地抖動起來,一不小心,它竟然參與到最近以來最為火熱卻同樣是最為禁忌的神靈事件中,作為有幸親身經歷、親耳聽到這件事真相的當事人,那可是足可以炫耀到老死的永恒話題,只是不知道會不會最終被滅口?
  
  楚云升此刻還不知道他和影人在這顆星球上當時鬧出的動靜影響有多大多深,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快忘記了這件事,而且一直也沒有人和他提起過,便繼續按照他剛剛準備好的“計劃”進行下去,他要將“殺”和“封”的人對調,也就是把影人變為說出封的人,而他自己成了殺的人。
  
  見一句話終于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與注意力,楚云升同樣也并不知道他正和其他靠著殺封之音乘亂而起的“神棍”們一樣,開始揭秘與爆料:“殺死你同伴的人,就是它們其中的一位,那位封音之主。”
  
  洛紗艱難地將這句話送入亂哄哄的腦袋,努力使得自己平靜下來,恢復正常的思維,消化楚云升現在所說的每一個字,同樣在做同樣事情的還有胡爾王子,在它的逼視下,鮑爾幾乎一直同聲地翻譯著。
  
  “它,它為什么,要這樣做?”片刻后,洛紗才鎮定下來,雖然她仍不相信楚云升說的是真的,但不知道為什么,她忽然很想從楚云升嘴里知道得更多一點。
  
  這便是信息的優勢了。
  
  每個人都在此刻豎著耳朵,等待楚云升說出一個和所有神棍都不同的理由來,實在是神靈無法以常理去度量,神棍們從典籍上找到依據,從傳說中印證根源,有鼻子有眼,絕非楚云升此刻隨便編造一段內容可以超越的。
  
  誰知道,楚云升讓他們包括天羽族、大陸國人乃至地球人都一片嘩然地淡淡地回答道:“你可能想多了,據我所知,原因可能只是它看你們不順眼。”
  
  看你們不順眼,所以抬手把你們殺了,的確是再為簡單不過的原因,也的確是不用想多的原因,但卻絕對無法讓人接受!
  
  即便是再為奇葩的地球人神棍,也沒有一個人會這樣評價那兩個聲音的主人,無一不是盡他們最大的力氣,用世上最美的辭藻,為聲音的主人粉飾其光輝形象,贊美它們的仁慈之心,歌頌它們子虛烏有的恩德,和典籍上記載的依據,與傳說中的故事,相互印證,誰敢像楚云升這么說?
  
  那簡直等同于表示兩個聲音的主人殘暴無理,嗜殺成性。
  
  不但在場的所有地球人無法接受,就連天羽族人和胡爾王子的人也仿佛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如此“評價”一個神靈,一片的嘩然,便是它們內心的真實反應,大概在它們的世界里,神靈也是崇高而不可褻瀆的光輝形象。
  
  洛紗也無法接受,從小她便被教育自己的生命是天空之神所賦予,承載著神靈對天羽族的庇愛,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所以從心底里,她永遠將天空之神視為這個世界上最為可靠、最能信賴以及做錯事后懺悔的對象,是她生命中重要的部分,為了維護天空之神的神權,她可以眉頭都不皺一下地去赴死。
  
  因此,她可以接受楚云升所說的神靈殺死她的同伴是為了維護它自己的神權,對天空之神來說它是一個異神,就像大陸之國所信仰的神靈,屠殺天空之神的子民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絕不能接受其原因只是看不順眼而已!
  
  那樣和一個低級的暴徒有何區別?
  
  她似乎忘記了楚云升說的神靈究竟存在還是不存在,將內心的不滿與注意力轉移到另外一個問題道,仿佛像是要說服楚云升一樣道:“這不可能,神靈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而且,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它為什么不連我也一起殺了?”
  
  楚云升點點頭,表示認同她的話,然后道:“不殺你的原因我倒是比較清楚,它留下是準備你研究一下你的生命構造,看看是誰創造了你們?”
  
  除了把自己和影人的關系對調,其他事情,楚云升一切都照實了說,說實在的,他也不完全理解影人那種層面生命的心理,只有照實了說,才最真實,而且編造謊話遠比說真話要累得多,漏洞也多,一個地方解釋不對或者前后矛盾,便等于前面的一切都白說了。
  
  但聽在洛紗的耳朵里,卻認為楚云升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越說越神奇,越來越無法理解了,可她又找不到可以反駁楚云升的理由,畢竟楚云升說的是一位異神,而不是她們的天空之神,她不熟悉,也不了解。
  
  站在華麗大車上的胡爾王子此時終于忍不住了,經過鮑爾的翻譯插嘴道:“我有個疑問,你怎么知道得這么清楚?它如果是一位真神的話,怎么會和你說這些?”
  
  它的言下之意,雖然你楚云升看起來很兇狠,但在一位神靈面前,那也是小蟲子一樣的動物,它怎么可能會事無巨細地都告訴你?
  
  經它這么一說,洛紗立即重新意識到楚云升有可能在騙自己,有可能當時根本沒有什么神靈在極北之地,自己又被這個地球人戲弄了,便狠狠地瞪了楚云升一眼。
  
  楚云升回頭看著高高站在華麗大車上的胡爾王子,冷冷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你回去問問你們帝國的樞機就知道了,鮑爾,樞機這個詞不太好翻譯,我也不知道它們是怎么稱呼的,就告訴它回去問問它們那個帝國里最大的那位人物,當時殺封之戰是不是在極北雪地?胡爾王子不知道,不代表那位大人物不知道!”
  
  不理會胡爾王子的反應,楚云升繼續轉向洛紗道:“你也可以回去問問,我說的是真是假,你們的大人物們自有判斷,但有一點我要提醒你,我們地球人是很弱小,在你們面前幾乎沒什么反抗能力可言,不過你們也不要忘記了,我們地球人可以無阻礙地進入極北森林,也可以無阻礙地進入我身后的這艘飛船,如此特別之處,豈能沒有神靈庇佑!豈會任由你們支配宰割!”
  
  他最后這一句說得擲地有聲,鏗鏘有力,哪怕是成了異族附庸的鮑爾與林雙宜聽了,頓時便都覺得為之一震,腰桿微微也能挺直了一些。
  
  當然,讓他們也像楚云升一樣“囂張”,是不可能的,有些話,楚云升能說,他們是絕對不能說的。
  
  洛紗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另外一番局面,本來只是想帶楚云升回去,現在卻能弄出了一個神靈來,按照楚云升的說法,這個神靈似乎還是地球人的庇護者,這可是大事了,弄不好幾千年前諸神之戰又會重新上演,而它們的天空之神失去消息很久了,地球人的神靈如果楚云升沒說謊的話,幾個月前才剛剛出現!
  
  相較之下,誰更有優勢,再明顯不過了。
  
  楚云升分別冷斥了兩人,他不是鮑爾與林雙宜,是有實力和他身后的那個大型生物斬殺掉洞穴中起碼一半人的強者,說話自然更有分量與力量,不知不覺間,洛紗的語氣也變得謹慎與尊重起來,當然沖得不是楚云升,而是他背后的那個神靈,慎重地問道:“我能知道你們的那位神靈的尊名嗎?還有,你和它的關系能告訴我嗎?我需要向天羽族的三位長羽如實轉告。”
  
  終于說到核心關鍵了,楚云升暗自松了一口氣,緩緩道:“我只知道它的封號,按照我們地球人的語言來說,叫做八域巡天使,其實你也見過的,還記得當時打昏你的人嗎?”
  
  “那個你們畸形人小孩!?”洛紗幾乎沒有怎么思索便脫口而出,可見那段經歷對她來說是多么的深刻與悲慘。
  
  楚云升點點頭,沒有去糾正與不滿她用“畸形人”這個詞,沒這個時間,立即接著清晰道:“要解釋清楚這件事,有些事情的確也需要告訴你,你們可以想想憑借我們地球人孱弱的力量如何能打開通道,從遙遠的星空中來到你們的星球?這里面有許多復雜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簡單來說,有兩個你們所說的神靈生命,為了爭奪對我們地球人的控制權爆發了一場神之戰,從我們的地球一直打到你們的星球,最終八域巡天使慘勝,以無比強大的靈蘊之力封壓住了另外一個神靈,但實力受損,不得不暫時寄生在我們地球人的身體里,你看到的那個小男孩就是它臨時的寄生體。”
  
  除了角色對調,其他方面楚云升依舊是照實而言,且有理有據,尤其是地球人類如何通過跨越星空的通道來到這顆遙遠的陌生星球,即便是這顆星球的樞機們大概也搞不明白,想來它們也各自問過依附它們的地球人類,可他們更加不知道,楚云升這也算是順帶為其他人解釋地球人出現在這里的來龍去脈了。
  
  說出小男孩是楚云升轉移視線的關鍵一步,只有把一切與洛紗有聯系的可意點都推在它身上,他自己才能洗干凈嫌疑,而且還能弄個神靈庇佑的幌子。
  
  唯一知道他和小男孩同時出現,又死而復活的周大千等人已經被殺了,基本死絕,遇到地底小人和洛紗之前的那段秘密永遠不會有人知道,除非它們找到影人。
  
  此刻的他還不知道周大千一群人中還有一個小女孩奇跡般地熬過了炎熱的沙漠活了下來,他那個看起來密不透風的計劃,實際上隱患還有很多。
  
  洞穴里的人都被楚云升接二連三拋出的重磅信息弄得一驚再驚,到了最后,思維勉強尚未混亂,還能保持清醒思考楚云升話里透出的巨大信息的人并不是很多,無論對洛紗、胡爾王子,還是鮑爾與林雙宜身后所代表的各自利益團體,都是很重要的突發情報,就連拔異也沉靜入深思。
  
  如果楚云升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人類背后竟然站著一個無比強大的生命,不管是不是所謂的神靈,它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對這顆星球上的土著來說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對地球人類而言,看似是好消息,實際上好壞摻半,只有鮑爾與林雙宜這類常年浸漬于權力官場的人,才能在這個時候看到極壞的陰暗面。
  
  洛紗沉默了一會,遲疑道:“那你?”
  
  她幾乎快要忘掉自己原本的任務了,即便記得,眼下發生的事情,更為重要,需要盡快向王城空中花園傳送消息。
  
  楚云升早就想好了自己的“身份”,就等著她來問,平靜中帶有一股冷傲道:“我是它的助手,八域巡天使在人間的唯一行走!”
  
  這個“大帽子”本應該是身為八域巡天的影人所有,楚云升暫時讓它降級,毫不客氣地給自己端正戴上,即便影人知道了,還能咬自己不成?
  
  但他很快發現,似乎自己哪里說錯話了,或者他對這個星球的文化完全不了解,對此刻地球人的心思也知道得不夠透徹,洞穴中的所有的人,臉色頓死大變,除了洛紗外,站在離他最近的拔異,再獲得翻譯后,幾乎是用一種錯愕的目光看著自稱“唯一行走”的楚云升。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