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840 被認出來了

^
  
  洞穴倒插林立的鐘乳石群上空,疾速飛來十幾道飄逸的身影,長長的羽麾盡顯著身姿的優雅,它們穿著雕刻精致花紋的銀白色小鎧甲,手里握著同樣精致的弓箭,紛紛飛至燈光的上空。
  
  這種生物楚云升見過,在極北之地的時候,他和影人就曾一起抓到過“一只”,后來在沙漠綠洲的那場屠殺中不知去向,倒是沒想到在這里又見到了它的同類。
  
  “楚先生,您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雙宜,政府臨時委派天羽之國此次行動的全責代表,這位是天羽國的殿羽長洛紗小姐,也可以叫她洛紗殿。”
  
  天羽族人中緩緩放下一個消瘦精干的中年男人,大約四十來歲,目光含蓄有神,頭發胡須都打理的干干凈凈整整齊齊,一看便是個一絲不茍嚴于律己的人。
  
  他的話里隱藏著很多信息,也耍了一些小手段,明明大概已經從地面上的中國大營內部知道了楚云升的部分信息,卻故意不在介紹中說自己是哪個國家的人,以簡單的語氣和用詞,將楚云升自動地歸入了到“本國人士”中,似乎便親近了許多,至少比起鮑爾要近得多。
  
  鮑爾竟然也是個語言強人,略懂漢語,在胡爾王子的逼視下,立即把幾句中國話一字不漏地翻譯給它,果然胡爾王子冷眼看了天羽人一樣,冷哼一聲,眼神變得極為凌厲。
  
  而旁邊漏聽到鮑爾翻譯的紫金騎士與金甲武士們十分驚訝地看了看楚云升,大約是在想那個叫什么地球的旮旯地方,同一類生物,怎么也分好幾個國家?再看看,似乎楚云升的頭發顏色的確和鮑爾的有點不同,可也再看不出其他的區別來,一樣沒有尾巴嘛!
  
  關鍵是,這個差點殺上王子車駕的地球人怎么一下子突然變得搶手起來?連天羽族也要招攬它?
  
  “天羽國?”楚云升抬頭看了自稱代表的林雙宜手指的天羽人一眼,對方戴著面具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便皺眉向他道:“它們在上面打敗大陸國的北方軍團了?我的人在它們手里?”
  
  見楚云升用的是“它們”,而不是“你們”,林雙宜微微一笑,說明他剛才把握的語言技巧還是有效果的,無聲無息間便不留痕跡地讓這個年輕人在心理上和自己站到了一邊,對于接下來的事情,他便更有了把握。
  
  “楚先生,您放心,人雖然還在大陸國的手里,但它們和天羽國是有協議的,即便是胡爾王子也不敢不放人。”
  
  林雙宜極聰明地省去了“只要你歸順天羽人”之類的前提,直接將楚云升當成了“自己人”來說出這番話,并將大陸國造成大家共同的假想敵,從心理上再次潛移默化地植入大家是自己人的印象,接下來,自然就只是和大陸國的討價還價了,一切都水到渠成。
  
  這樣的手法,林雙宜熟稔之極,倒也不是為了忽悠楚云升什么,主要是盡快形成“調子”,快速地達到目的,一切都能在掌握之中,他不信一個年輕又舞刀弄槍的小伙子會有多么精明,對付年少得志卻未經丘壑的年輕人,關鍵是要捧,要讓他備有面子嘛。
  
  卻不了楚云升“愣頭愣腦”地追問了一句:“人還在大陸國手里?”,目光卻是看向了胡爾王子和鮑爾。
  
  林雙宜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頭,而鮑爾見事不妙,也來不及給胡爾王子翻譯了,立即搶先道:“是這樣,大陸帝國和天羽國百年前曾有過協議,暫時算是盟友,沒有它們雙方神靈的同意,誰也不敢隨意撕毀條約,否則它們也不可能就這樣大搖大擺地進入洞穴,您的人在大陸國北方軍團營地中絕對的安全。”
  
  鮑爾也算是醍醐灌頂了,今天事情鬧到這個地步,如果楚云升最終跟天羽國人走了,他也就基本活到頭了,胡爾王子必定殺他泄恨,想都不用想!
  
  所以,他必須使出渾身解數拉住楚云升,不過,他心里完全沒有底氣,畢竟楚云升所在的國家已經徹底倒向天羽國,人家同宗同族,自然是選擇自己人更可靠一些。
  
  “我知道了。”楚云升點了點頭,轉而再向林雙宜道:“不好意思,我和天羽國人不認識,也不熟,如果沒有別的什么事情的話,你們要進這只戰艦,還是出去,請隨便吧,我還要和胡爾王子談事情。”
  
  林雙宜一下子真愣住了,不認識?不熟?你和胡爾王子就認識就熟了?居然還煞有介事地要和胡爾王子談事情!當真以為別人都是瞎子嗎,這一地打斗留下的斷槍,分明就是剛剛才干過一架。
  
  很快,他就意識到楚云升這是坐地起價,看來天羽國不開出足以令此人心動的條件,一切都是白話,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粗人”,卻也陰險得很。
  
  鮑爾也是傻了眼,瞬時間有一種幸福來得太快的感覺,剛才還在不知道怎么拉攏楚云升,這一下子聽楚云升這么不客氣地回敬林雙宜,自己小命算是保住了一半,他未必沒有林雙宜聰明,只是性格各人不同,馬上也意識到接下來就要看胡爾王子和天羽國的洛紗殿下誰開的價碼高了,如果胡爾王子給出的條件比不過人家,那就不是他的責任了,也怪不到自己頭上。
  
  洞穴內的氣氛一下子緊張又詭異起來,鮑爾馬上向胡爾王子說明情況,而林雙宜也沒辦法再代表天羽國隨便許下比楚云升剛才向胡爾王子要下的更高條件的承諾,必須要找洛紗商量了。
  
  楚云升聽不懂大陸帝國語,也聽不懂天羽國語,對他們此刻的心思也不曾細想,便不知道鮑爾和林雙宜兩人正和各自的“主子”要價,他決意靠攏南方大陸帝國疏遠天羽國是有原因的。
  
  無論如何,楚云升都是不想去天羽國的,當日刺中的那名天羽女人潛在著極大的危險,他去了差不多就等于自投羅網,原因很簡單,那名天羽女人認得他!
  
  而去南方大陸帝國,卻對他充滿了誘惑力,雖然胡爾王子殘暴透頂,不是什么善念信女,但唯一和他交過手并吃過了大虧又一直在找自己的那名南方樞機就在大陸之國,經過來到這顆星球的幾個月時間中歷次與樞機“對持”,他大概弄清楚了,樞機的“目光”并不是真正能夠看到千里之外的一容一貌,而是對生命乃至對力量有類似于探察能量波動般的感應,要不然他用死氣裝死,也不會輕松蒙混過關。
  
  所以南方的那名樞機肯定不知道他真正的模樣相貌,只知道他在叢林這一帶附近,相對大陸之國的帝都,這里反而是最危險的地方,跟著胡爾王子回去,去到它的眼皮底下,雖然不能永遠地瞞過活得如老妖精般的那名南方樞機,但起碼在短時間內極為安全,它決計想不到自己敢去它的老巢。
  
  作為胡爾王子的雇傭軍,這個身份就是一塊金子保護牌。
  
  如果跟天羽人去了天羽國,說不定一下子就露了餡,天羽人的樞機說不定還沒來得及處理,南方樞機就先滅了自己。
  
  南方那名樞機一直是他頭頂上懸著的最具有危險的一柄樞機之劍,大概是因為自己傷過它,其他樞機早銷聲匿跡了,它卻一直鍥而不舍地找著自己,不想辦法最先把它干掉,楚云升也無法安然入睡,他現在達不到樞機境界,距離它本體越遠,對它越有利,對自己就越被動,而距離它本體越近,對自己卻越加有利,尤其是符文大陣才能起到驚天的效果。
  
  再加上布特妮等人在胡爾手里,去大陸之國的帝國,于絕地險境打出一條生路,是楚云升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如果讓鮑爾知道不管怎么,楚云升都會和大陸帝國合作,只怕鮑爾一定會郁悶的吐血。
  
  胡爾王子此刻已經撇開了鮑爾直接和天羽國的那位洛紗殿下交涉,不論是鮑爾,還是林雙宜,在它眼里,都什么都不是,完全不夠資格和它說什么重要的話,它也更不可能弱智地和天羽人競相跑到楚云升面前開出各自條件,那不是丟臉的問題,解決問題的正確辦法是和天羽人談判,讓對方知難而退。
  
  “法克,我實在餓得不行了!”拔異不知道什么時候抱著兩個大“水桶”,大咧咧地穿過面面相覷的金甲武士,來到楚云升跟前,牢騷道:“還談個屁啊,先出去吃飽了再說吧!”
  
  鮑爾正宗美式發音,拔異是能聽懂的,只要格魯他們沒事,他便沒什么好擔心的了,剩下的是楚云升的事,他得想辦法趕緊找地方填飽肚皮。
  
  楚云升看了看竟然把他這個當事人當成了局外人的陸羽雙方,依舊爭持不休,自己也聽不懂,便點頭道:“也好,估計它們一時半會也消停不了,我們先出去找到布特妮和格魯再說。”
  
  說著,兩人在一眾金甲武士、美軍士兵以及十個天羽族人睽睽之目下,大搖大擺地朝洞口走過去,竟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攔一下,一下子全都反應了過來,這個人是完全有實力無視它們談判的,而且,的確也正在無視了它們,不論是胡爾王子,還是天羽人,全都尷尬萬分,卻又沒任何辦法。
  
  洛紗一咬牙,從洞頂上飛了下來,落在楚云升面前,拿下自己的面具,看著楚云升心情復雜地說道:“我們見過面的,我叫洛紗,你還記得嗎?”
  
  楚云升驚訝于她竟然會說生硬的中文,更驚訝于這個女羽翅人自己竟然真的認識,沒想到她居然還活著,命還真大,心中頓時一沉,馬上伸手握住刀柄,但片刻后,又松開,仍面無表情地說道:“不認識!”,然后從她身側繞開,繼續前行。
  
  洛紗咬了咬嘴唇,再次饒上前去,道:“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在極北之地,你們把我打暈了,然后……”
  
  楚云升看向拔異道:“你認識嗎?”
  
  拔異很誠實地搖了搖頭,楚云升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打死不認道:“不好意思,我們真的不認識你,請你讓讓!”
  
  洛紗忽然急了,脫口而出道:“你親手抓過我的羽翅根部,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種羞辱,而你敢做不敢當嗎!?”
  
  說完,她已經是羞憤交加,滿臉通紅,她也沒有想到小長羽讓自己來找的人竟然會是楚云升,一進洞第一眼她就認出來了,基于某種原因她原本是不想暴露自己的,也不想讓楚云升見到自己,如果不是小長羽一定要她秘密將這個人“請”回去,這番話她也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說出口的,實在是太丟人了!
  
  經過鮑爾在胡爾王子逼迫下緊急翻譯,不僅是其他十幾個天羽人聽到后目瞪口呆,就是大陸之國的武士們也張口結舌,連胡爾王子也一片愕然。
  
  見多識廣的鮑爾更是被這番爆炸性的自曝丑聞震得七葷八素,天羽族的羽翅根部可是和地球女孩私處一樣被視為禁地的區域,作為這個星球各種奇怪的禁忌,他可是早有耳聞,沒想到這個中國人竟然強悍到這種地步,差點沖上車刺殺了胡爾王子還不算,竟然還親手抓過另外一個強國殿下的羽翅根部,果然是有大前科的,要不然膽子怎么會這么大!?
  
  而接下來,讓所有人都覺得臉紅,乃至胡爾王子都覺得自愧不如,到了這個地步,楚云升竟然仍然很“無恥”地說道:“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也沒有抓過你什么根部,請你不要無理取鬧,我和我的朋友要去吃飯。”
  
  然后,他真的拔出了戰刀!
  
  一直緊張萬分的鮑爾都在心中震愕,法克,他真的拔刀了!真的要翻臉不認人了!太無恥了!這種事都人家找上門了都抵死不認賬,果然是目中無人的強人,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誰也不知道,楚云升已經緊迫了到了極點,可是真動了殺心,要是自己承認了,順著這個女羽翅人查下去,沙漠綠洲的事情遲早會暴露,即便樞機們不能確定當時要找的那個人就是他,本著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原則,它們也會殺掉自己。
  
  就在洛紗說出第一句話表明她認識自己后,他就在第一時間內馬上準備殺人滅口的剎拉間,立即又意識到不能殺,已經猝不及防地被認出來了,一殺不就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王二不曾偷了?
  
  除了拼命抵賴還能怎樣?
  
  他也知道抵賴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要有嫌疑,哪怕是一點點的嫌疑,當日屠殺綠洲的五個樞機都不會放過自己。
  
  得馬上想個像樣的辦法出來,殺人滅口,就不用想了,這里人太多,他一個人就是再加上拔異也殺不光,跑出去一個,就等死吧!
  
  楚云升的目光順著洛紗通紅的臉頰落至她雪白的雙羽上,陡然產生一個冒險的念頭,而其前提是“出賣”影人……
  
  ******
  
  明天不在上海,出去辦事,請假一天。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