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836 扛過去

^
  
  拿著紅液注射管,楚云升猶豫不定,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弄不好就成了一大堆畸形肉瘤體,還怎么活下去?
  
  可如果成功了,誘惑力也極大,不僅可以解決燃眉之急,等回到了地面,他也不用再過分地依靠戰甲,無法制符的情況下,確確實實地可以大大提高實力。
  
  一邊天堂,一邊地獄,生化試驗的確歷來邪惡。
  
  還是等等拔異的情況吧,如果拔異挺過來了,說不定就不需要在這里冒這個險,可以以后再說。
  
  檢查了一下拔異的情況,還有呼吸,雖氣若游絲,一時應該也死不掉,不知道他剛剛怎么老覺得自己要死了?
  
  除非昏死,也是一種死。
  
  不管怎么說,楚云升還是有點擔心,費力九牛二五之力,冒著困死在這里的風險,結果拔異仍然死了的話,問心倒是無愧了,但也失去了一個得力的并經受過了考驗的幫手。
  
  激戰了近一個多小時,他也累了,索性坐在地上,看著手腕防護服上的機械表,記下時間。
  
  他的防護服被撕開了許多口子,大量的輻射污染進來,也是他體力急劇下降的另外一個原因。
  
  拔異的情況比他更加糟糕,大號的防護服早已經爆開,差不多等同于全身暴露于強烈輻射中,能撐到現在的確是一個奇跡了,真不知道門外的怪物們是怎么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的。
  
  無事可做的楚云升繼續檢查隨身攜帶的物品,找出出發時預備的高能食物,也不管有沒有被污染了,全部集中在一起,現在自然不能吃,得等到出去前再一次性吃飽,增強體力。
  
  饑餓、時間漫長、無聊等等,對楚云升影響不大,他可以用死氣稍稍壓制饑餓感,零維被困的經歷更可以讓他無視這么點時間的等待。
  
  每過一兩個小時,他就會檢查一下拔異的狀況,也試過搖醒他,但沒有效果,反而漸漸地可以看到他的身體在變化,因為不懂退化人的知識,也就不知道這種變化是好是壞。
  
  無聊的等待中,一連過去三天,人就是這么奇怪,等了第一天,就覺得第二天應該會有動靜,等了兩天,就會覺得反正已經等了兩天,不如再等一天。
  
  一直等到第四天,楚云升實在等不下去了,不是他耐不住無聊,三天不吃不喝,體力再次嚴重下降,拔異又遲遲不醒,再等下去,說不定真要困死在這里。
  
  楚云升重新拿出了紅色溶液,沉鎖著眉頭。
  
  這三天的時間,他把船艙翻了一個遍,從墻壁上又拉出了不少稀奇古怪、花花綠綠類似血清催化劑的試管,但由于不知道它們的作用,也不敢亂用,本來他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翻到記錄日志上的營養液,卻沒有找到。
  
  “只能試試了,死都死過一次了,還怕肉瘤堆!?”
  
  楚云升的確不怕變成一堆如發了酵一般的惡心肉瘤體,蟲子都變成過,不在乎這個,是在擔心瘋長成肉瘤后,他的大陣,他的對抗樞機計劃,基本也就泡湯了,誰愿意整天面對一堆爛肉?
  
  吸了一口氣,擼起防護服,將紅液注射劑懸在手臂上,一咬牙,扎入進去!
  
  一股火辣辣的感覺似是燃燒一般順著手臂血管流入心臟,再迅速遍布全身。
  
  楚云升咬緊拎成條狀的防護服布,做好劇痛的準備,從日志上實驗生物極為扭曲的痛苦表情上來看,劇痛是免不了的,可惜船艙里空空蕩蕩,沒有可以固定住自己的那種“床倉”。
  
  吃了一整塊高能食物,催逼起死氣,楚云升隨時準備著體內細胞瘋狂分裂增長。
  
  不知道是不是存放的時間太久了,紅液的藥性受到了影響,大約三四分鐘后,他才從火辣中感到其他異樣的感覺。
  
  這種感覺一出現,他就知道自己弄錯了一件大事!
  
  不是疼,不是劇痛,是癢!
  
  起初還只是像毛筆一樣輕輕刷著皮膚、血管、肌肉,跟著就越來越明顯,如同上萬只螞蟻在心頭上爬,在骨頭上啃噬。
  
  他才知道日志中固定實驗生物的“床倉”不是幫助它們鎮疼,是防止它們在奇癢下抓爛自己的身體,甚至要把骨頭也挖出來撓上一撓。
  
  癢,無孔不入、無處不在的癢,即便有著死氣隔絕壓制,也清晰無比,那是血肉直至骨頭都在分裂生長新細胞的過程,擁擠中長出新的血肉、骨頭以及各種組織。
  
  甚至連身體內工作著的各種細菌都在瘋狂地繁殖。
  
  背后癢,他想去撓,手臂癢,他也想去撓,腳底、手指、皮膚乃至眼睛、鼻子、頭皮等等,全都在癢時,他怎么撓!?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身體內部的癢,恨不得把手插入進去,把它們掏出來使勁撓一撓。
  
  唯一完好沒有動靜的陣地就是腦袋里了,要不然,都能癢暈了。
  
  身處于如億萬只螞蟻銷魂蝕骨的奇癢無比中,楚云升寧愿是劇痛,哪怕是曾經痛得死去活來也比此刻舒坦一百倍。
  
  奇癢中身體扭曲成各種姿勢,摩擦著衣服,抵抗著一波波蜂擁而至的奇癢,卻始終不敢用力撓一下。
  
  那樣做的后果他幾乎都能想的到:一旦撓起來就會止不住,除了從皮開肉綻一直撓到骨頭外別無其他可能,而結果他必然會成為一大堆爛肉瘤。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再沒有比此刻更漫長的時間了,也再沒有比此刻更為殘酷的酷刑了,楚云升終于理解日志中的冷星少女為何寧愿被暴打也不肯進入“床倉”了,這簡直不是人可以忍受的事情!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楚云升已經從床倉的一頭滾到了另外一頭,用腦袋猛裝墻壁,企圖用疼痛來掩蓋住身體從內到外根本無法忍受的奇癢。
  
  他想用流火刀刺穿自己的身體,帶來更猛烈的劇痛,但他不敢,甚至連撞墻都不敢撞破皮肉。
  
  如地獄般的煎熬中,他甚至有點后悔了,如果知道是這種感覺,打死他也不愿意注射,寧愿出去和怪物們拼個你死我活。
  
  不是他的意志不堅強,他的意志可以說極為強悍,但意志再強,又如何能夠抵擋這種掏心挖肺也不能止癢的欲望?
  
  可偏偏腦袋里面的細胞毫無動靜,異常的清醒,想昏厥過去都不可能。
  
  喝!
  
  又滾回到一邊的楚云升已經數不清多少遍試圖抓撓皮膚,摳入進去,痛痛快快地抓個夠,就像有個聲音不停地在誘惑他:抓吧,抓吧,干嘛要死撐著,變成一大堆爛肉,也比遭受非人之罪要好得多啊,人活著,不就是圖個舒坦吧,何必堅持呢?就算變成肉瘤人又怎樣呢,只要足夠的強大,還不是一樣!就像在土著小人眼里,肉瘤人未必比畸形人惡心吧?
  
  這些聲音像是魔鬼一樣緊緊地纏繞著他,任憑他怎么咬緊牙關,總不斷地涌現在他腦海里,因為那就是他的欲望之一。
  
  不行,撐不住了!
  
  再堅持一下,再過一分鐘說不定就消停了!
  
  楚云升舉起手又放下,放下又舉起手,反反復復,不知道多少次,人都快瘋了。
  
  終于身體也開始要膨脹了,洪水般的奇癢成倍激增的涌入異常清醒的大腦,一下子便將他推入萬丈深淵的邊緣。
  
  他把手捆起來,但下一刻,膨脹起的力量一下子就扯斷了布條,他把手壓在后背,壓在地上,可背后的也癢得讓人發狂。
  
  “你怎么了?”
  
  拔異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看著扭曲成變形姿勢的楚云升,吃驚地問道。
  
  “快,按住我的手,按住腳!”
  
  楚云升沒精力打量他變成了什么樣,當即道。
  
  “你的樣子很奇怪,是不是中毒了?”拔異倒是好心的奇怪道,他似乎只睡了一覺,睜眼就見到楚云升在地上折騰不已,如果不是膽子大一點,說不定就有點驚悚的感覺了。
  
  “你,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多的廢話!”楚云升喝道:“快按住我的手!”
  
  見楚云升不像是鬧著玩,很可能是中毒了,拔異不敢遲疑,連忙用他帶毛的巨大手掌,按住楚云升的雙手,道:“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
  
  楚云升沒力氣和他說話,身體拼命地掙扎扭曲,像是有一萬只小蟲子要鉆出來一般,痛苦到了極致。
  
  “你的手很燙!”拔異提醒他道。
  
  “閉嘴!”
  
  楚云升大喝一聲,終于忍受不住了,抬起腳,一腳竟然能把身軀龐大的拔異踹飛出去,人也從地上彈起,猛地沖向墻壁,狠狠地撞擊上去。
  
  !
  
  一聲巨響,他從墻上掉下來,成個大字型躺在地上,除了喘著粗氣,什么力氣也沒有了。
  
  膨脹、奇癢突然如潮水般地退去,一切重歸平靜。
  
  過了好一會功夫,楚云升坐了起來,摸了摸身上,才松了一口氣,如同身在地獄般的奇癢,自己終于抗過去了!
  
  沒有變成一堆爛肉瘤,成功了?
  
  擼起袖子,手臂變得更為緊湊,身上的余肉也消失了,變得極為勻稱,相貌倒是沒有改變,仍舊平常自然,但整個人的身形更為挺拔起來,仿佛蘊含著堅毅與無窮的力量。
  
  如果此刻,他扶著刀柄站在眾人前,衣袂飄飄,不斬巨人頭,也有一股自然蕭殺的氣息。
  
  ******
  
  今天第一更。
  
  有得必有相應的付出,老楚真的要牛了,下一章應該就能看到,這是要挑戰樞機的節奏啊,不管大家信不信,反正我信了,順帶求票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