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834 必不棄你

^
  
  “拔異,你去前面開道,我斷后!”
  
  電光火石間,楚云升馬上做出決定,回身豎起戰刀,刀尖微微指向最近的一只怪物,向后疾步如風地急退,頭也不回地催促唐加毅等人道:
  
  “沖過去!不能停,一步都不能停!”
  
  這里再沒有人比他更有被圍攻的經驗了,當初殺出蟲圍、黃山之戰、天下圍攻……無論哪一次,只要一停下來,圍攻的敵人就會想潮水般堆積上來,再強的戰力也有力竭的時候,唯有不停地沖、突,一步都不能停下。
  
  停下來,就是死。
  
  兩人大的身軀,蒼白的皮膚,慘白的眼珠,關節突出的爪子,畸形的腦門……從黑暗中低沉咕嚕接近,讓探險隊員手腳冰涼,心中的恐慌飛飚直升,全化作了兩條腿上的狂奔!
  
  突突突突……
  
  趙甫翼、石邈毫不猶豫地朝著側面撲上來的怪物開火,他們的槍法很準,雖不說能在奔跑中百發百中撲動中的怪物,但依然百分之七十以上火力都擊中了目標。
  
  子彈旋轉著射入怪物赤裸蒼白的身體,撕開一道道血如污穢的洞口,有的子彈甚至打穿了它們的手臂,讓這兩個特種兵出身的軍人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他們最怕這些怪東西子彈打不穿!
  
  但下一刻,他們又立即緊張起來,撲上來的怪物身中十幾多發子彈,仍然沒有倒下,仍在前撲上來。
  
  后面還有更多!
  
  趙甫翼沖在最前面,打光了槍里彈夾,終于將撲上來的第一只怪物擊殺在腳底下,還好,還能打死,如果像電影里的喪尸一樣,那可就完了,沒來得及松口氣,第二只已經撲了上來。
  
  這時候,探險隊員在唐加毅的帶領下壓住了心頭的恐慌,紛紛用自己配槍還擊,替趙甫翼爭取到了更換彈夾的時間。
  
  大家畢竟來到這顆星球有一段時間了,見識過各種各種離奇驚怖的事情,更在巨人的口里幸存下來,雖然起初因為周圍黑暗的環境與神秘失蹤一人的事情弄得極為緊張,但還不至于崩潰,反應過來便是拼死一戰。
  
  前面打得激烈,后面更是兇猛!
  
  楚云升以靜制動,不主動出擊,疾步后退中,雙目凝視頭盔下燈頭光芒照向的刀尖方向,撲上來一只,等它逼近了,才便閃電般出手,一刀切下它的腦袋,再彈起后退,如此反復,手起刀落間,他刀尖的前方已經躺下三具無頭尸體。
  
  但馬上又有四只合圍上來,爬行游動在地上,朝著楚云升低低沉吼,不斷試探,像是等著一擁而上的機會。
  
  楚云升沒有戰甲也沒有符文,靠得只是圖身法與流火戰刀,如果被打中一下,難保不會皮開肉綻甚至當場手斷腳斷的殘廢。
  
  因此精神格外的高度集中,他不能出錯,出錯一刀,或許就不再有第二次機會。
  
  嗖!
  
  頭頂上一陣陰風掃過,楚云升意識到不妙,怪物們從穹頂上墜攻下來了,只要自己舉刀向上,地面上的四只必然馬上沖上來,撕碎自己。
  
  蒼白怪物們的攻擊與他以往遇到的危險相比,不能算什么,問題只在于他毫無防護的身體“赤裸”在外,經不起任何硬戰。
  
  只能主動出擊了,沖向四只地面上怪物,先斬殺它們,在應付頭頂上的威脅,時間上應該才來得及。
  
  但這一樣來,他就會和大部隊脫節,被孤立在后面。
  
  廝殺中,楚云升從來不猶豫,略微思考一下利弊,就知道自己只能出擊,否則被擊中的風險更大,時間不等他再多考慮,穩住了心神,便立即下壓刀尖,驟然停下疾退的腳步,身形微微彈起,就要改變方向前沖擊出去。
  
  他沒有抬頭,但聽聲音,起碼五只以上,不知道落在哪里,便不是他可以騰挪開的。
  
  正在這時,他突然地感覺到身后掠過一道冷風,有個影子從地上彈起,竄上了頭頂上方,他心中一驚,正要回刀解決到已近在咫尺的危險,便聽到頭頂上傳來一聲吼叫:
  
  “你去開道,我來擋住它們!法克,這腸子真他媽的惡心!”
  
  是拔異。
  
  他凌空沖撞上飛墜下來的蒼白怪物,抓住它凸起的脊椎硬生生地撕開,污血內臟流了一地。
  
  此時形勢危急,多余的話沒時間細說,拔異的確比他更適合目前斷后的形勢,有更強壯的身體,即便受點傷也沒什么事情,比楚云升布滿恒溫線衣的瓷器身體不知道要好上多少,而且,拔異的力量和體力也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相比的。
  
  判清形勢后,楚云升也不廢話,立即掉頭猛沖向隊伍的前方,趕在一只怪物幾乎就要一掌抓碎趙甫翼腦袋前,一刀斬斷它的手臂,再一刀砍下它半個腦袋,踢腳將起踹開。
  
  “你們負責側面,前面交給我!”
  
  楚云升擦掉噴濺在眼睛附近遮擋了視線的污血,馬上道。
  
  如果讓他們向前面亂飛子彈,未必打得中怪物,卻十有八九能把自己打成了篩子!
  
  戰甲,戰甲!
  
  楚云升默默地想著。
  
  有的時候不覺得,沒有的時候,才知道它有多重要!
  
  隊伍從發現危險就開始后撤,抓住了最為關鍵的逃生時間,加上大家玩命的撒丫子奔跑,距離缺口已經不遠了,前方的空間便大大被壓縮,不利于怪物從四面出其不意地圍攻,形勢比后面要好很多。
  
  楚云升沒時間回頭看拔異的情況,這時候必須各司其責,一旦相互亂起來,就是集體完蛋。
  
  論單體,怪物們的戰斗的確不如他,但勝在它們數量多,而且行動極為敏捷,比此時的楚云升還要快。
  
  他唯一要做的,和唯一能做的,就是沖沖沖,不停地沖,給自己,也給身后的人,斬開一條逃生通道。
  
  所幸楚云升的戰場反應能力是不會被因為無法使用元氣而消失的,在這方面,經過多年的歷練,他已極為厲害,要么不出刀,要么每出一刀,必然斬中怪物們的要害。
  
  一刀不行兩刀,兩刀不行三刀,從未出現第四刀還斬不掉一個怪物的情況,這就是他用命換回來的擊殺能力。
  
  斬了第六只怪物,他距離缺口只剩下十多米,只要再提一口氣,就能沖過去,身后一片混亂的槍聲、手雷爆炸聲、喊叫聲、怪物的低吼聲,也有來自拔異時不時的暴吼。
  
  此時,他的體力消耗也特別大,看起來每一擊都斬得干凈利落,事實上遠非那么簡單,一來是流火戰刀鋒銳無比,子彈打不穿的怪物骨頭,它都能強斬開,但耗力絕不會少,二來是他只求致命一擊,不給對方近身反擊的機會,每擊都全力一搏。
  
  關鍵是死氣壓制了細胞的活躍性,使體力大大減少,凡事都有代價,否則他壓根進不來這里,也沒什么好抱怨的,唯殺出去才是硬道理。
  
  側面傳來一聲慘叫,防守在右側趙甫翼的聲音,接著便是一連串撕咬,拖遠的混亂。
  
  楚云升大概能猜到是趙甫翼更換彈夾的時候,其他探險隊員由于并非專業軍人,混亂緊張中必然出了差錯,讓怪物找到了機會撲殺靠前,即便是特種兵,在這種環境下,面對十幾槍都打不死的怪物,也不可能無所不能,被抓中或者咬中,結果只有一個死。
  
  以楚云升的身體都扛不住,他們的身體更是瓷器中的瓷器!
  
  所以他沒有回頭,已經沒有任何營救的可能,在他聽到慘叫時,趙甫翼實際上也的確已經死了。
  
  他唯有斬殺向前,將缺口處的怪物為之殺空。
  
  嘭!
  
  就在楚云升奔騰起身體,凌空要斬下堵在缺口的第一只怪物時,從穹頂上又墜下一只龐大的怪物,重重地砸在地上。
  
  身形有三個人體的大小,而且外體長著光滑的黑色甲殼,張開滿是口水的嘴,擋在楚云升的面前。
  
  嗆,吭哧!
  
  流火戰刀重重地砍擊在它穿山甲般的腦袋上,刀身沒入進去,接著被反彈開,像是砍到了石頭上,濺開一顆顆碎塊。
  
  落在地上的楚云升重新握了握刀柄,增加手道上的力量壓制住因力量反彈造成的手腕振抖。
  
  腦袋的確很硬,一刀竟然沒有斬開。
  
  經過一連續的接戰斬殺,楚云升對剛才的蒼白怪物大致有個模糊的了解,它們的各種器官都退化了,生物進化出眼睛、耳朵等等,是為了看到這個世界,聽到這個世界,當處于封閉的黑暗中很久很久之后,又在大量的特殊輻射以及本就是生物實驗室的各種條件下,它們只有將無用的器官與部位放棄,挖掘出隱藏在它們身體最原始的力量,也許才能夠在極端惡劣的條件生存下來。
  
  蒼白怪物大約是某個類人生物退化而來,眼前的這個黑殼怪物卻不是,起碼類人的部分被退化了,更像是深海的某種生物,并喚醒了它祖先在深海重壓下的甲殼強度。
  
  不管怎么說,它們都倒是拔異等退化人相似。
  
  楚云升要尋找它的弱點,但它卻不等著楚云升來找,不會給楚云升留下時間。
  
  一刀砍出一道深印后,它便尖銳叫囂著沖上來,沉重的腳踏金屬地面聲音,展現了它驚人的身體重量。
  
  楚云升退后半步,積蓄力量,和蒼白怪物不同,蒼白怪物他可以先削斷它們的雙臂,再斬它們的頭,甚至可以一氣呵成,但這個怪物手臂上的甲殼和腦袋上一模一樣,一刀不可能削斷,用不了這個戰法,此時最好的辦法是進逼到它身前,從它下顎與軀體之間的部位刺穿過去,但同時自己也要做好被重擊的準備,沒有戰甲沒辦法這樣硬拼,只能放棄了。
  
  他唯一的機會就是照著他剛才斬出一道坑印的位置,連續不斷地猛斬下去,直到斬碎為止!
  
  轉眼間,黑殼怪物已沖至眼前,楚云升雙腿微微彎曲向前急沖加速,再猛然蹬起,高高地躍起,緊緊地盯住它穿山甲般腦袋上的坑印,狠狠地斬下去。
  
  精準是他的強項,而現在就是他把自己所有還能使用出來的強項發揮到極致的時候。
  
  黑殼怪物的爪子從他身下颼颼掃過,將刀鋒再一次砍在同樣位置的楚云升這一次沒有讓戰刀反彈,而是借助這股力量,從它頭上翻越過去,再順勢轉身,再砍一刀!
  
  “別以為說你是異形,你就真是異形了!”
  
  楚云升大喝一聲,暗自道,這個時候,脫力不得,集中注意力不停催逼自己身體本身戰力才能獲勝。
  
  說起來,這東西,他們剛進來的時候在容器里見過,有個年輕的隊員開過玩笑而已,它和電影里的異形完全是不同的,更像是深海生物,不過它甲殼的堅固度倒是能和異形一拼,以楚云升的流火戰刀也無法一刀斬開。
  
  它有三個人那般高大,楚云升不可能落下來再進攻它,那樣的話,不但后面的探險小隊全部暴露在它的利爪之下,而它也未必再給自己這樣的機會。
  
  不是每個野獸生物都弱智,只知道追著他自己打而無視其他更弱小的探險隊員,拔異那邊也是憑借身體力量強行堵住涌上來的蒼白怪物。
  
  用自己的重量加上肌肉上爆發力,楚云升最大限度地用盡全力在它頭上騰挪,一刀斬下,硬靠著反彈力量支撐身體不落,順勢翻轉回身,再來一刀,全從它頭上展開狂風暴雨般的密集斬擊。
  
  這個極端的辦法需要很多很多的技巧配合,單是平衡性就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只有長時間經歷騰空廝殺的人才能在磨練中掌握,并且,精神必須高度集中,一個動作都不能出錯,斬擊、借力、彈起、翻轉、落下、回身、再斬、再借力……一刻不能松懈,也不能有休息,直到轟碎甲殼為止!
  
  黑殼怪物不是傻子,會站在那里任由楚云升來回從空戰砍殺,它不停地怒吼,移動身體,揮舞長臂爪子試圖擊中輕盈如胡蝶的楚云升。
  
  一連斬下十多刀,楚云升手臂越來越發酸,小腿也中了一爪,鮮血直流,再斬不破甲殼,他也脫離無望,缺口那里還有六七只蒼白怪物,沒等他殺出去,黑殼怪物就能從背后把他拍死。
  
  短短十幾秒,高難度的戰法速擊下,楚云升為數不多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黑殼怪物腦袋也橫七豎八砍了許多道坑印,不是每一刀他都能斬準的,否則早斬開了!
  
  黑甲怪物大概也被楚云升連續不斷的重擊敲擊腦袋弄得有點眩暈,高大的身體搖晃了幾下,躲避不再如剛才迅捷,有點遲緩了。
  
  見到機會的楚云升從來不會放過,而且他也只有這一次機會,可以精準的傾力砍中!
  
  喝!
  
  楚云升再一次給自己提上戰氣,用盡身上最大的力氣,從半空中,力道萬鈞地凌厲斬下流火戰刀。
  
  鏗!
  
  刀身切擊甲殼,聲如金鳴。
  
  切開!破入!
  
  黑殼怪物劇痛下大吼一聲,楚云升也同樣喝斥一聲,奮力下壓刀鋒。
  
  破入,破入,再破入!
  
  隨著他身形下墜,流火刀銳利的刀鋒一路斬荊披棘地直入它腦袋深處。
  
  下墜,再下墜,戰刀跟隨他落下的身影從黑殼怪物腦袋中帶著污血向下流利抽出。
  
  落在地上時,黑殼怪物也隨之而崩倒在他腳邊,猶如他斬落巨人頭時一般凜然。
  
  但他已筋疲力盡,卻沒有時間休息,缺口那里還有六只蒼白怪物堵著。
  
  這時候,像是把他們推入絕境一般,黑暗中又奔來一只黑殼怪物,重重的腳步音,讓人絕望。
  
  楚云升深吸了一口氣,用力過度的手臂神經上微微顫抖,帶同刀身也在微微抖動。
  
  “我來擋住它,你走!”
  
  這時候,拔異從后方猛沖過來,身上還有一只蒼白怪物在撕咬,他渾身也早已鮮血淋漓。
  
  一片皮肉帶著大號防護服撕開的口子搖擺在背后,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骨肉。
  
  “快走!”
  
  拔異猛撲上黑殼怪物,和它撕殺抱在一起,滾向一旁,讓開道路。
  
  楚云升此刻非常的清楚,拔異糾纏著怪物可能就再也走不掉了,不說黑殼怪物有著強大力量,就是周圍的越來越多蒼白怪物圍攻上去,甚至堵著缺口的蒼白怪物也跑過去兩只,也足以累死他。
  
  楚云升清楚,他自然更清楚,所以,此時,他已經帶著必死的決心,用自己的死給楚云升和剩下的人換下一條生路。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目光極為冷峻,毅然沖起,斬殺向堵在缺口的已剩下四只的蒼白怪物。
  
  吼叫聲,刀斬聲,子彈聲,呼喚聲,甚至還有人哭泣聲……混在了一起,廝殺直至瘋狂!
  
  ……
  
  筋疲力盡的楚云升斬下最后一個蒼白怪物的腦袋,身體已經被抓中七處,鮮血浸透防護服,身形微微搖晃一下,但最終穩穩站住了!
  
  他一邊看著只活下來一半的探險隊員拼命鉆進缺口,一邊狠狠扯下防護服布條,一圈一圈地纏繞在抖動的越來越厲害快要拿不穩的右手上,將刀柄與手掌結實地捆在一起,系緊,吐了一口血痰,一步步走下怪物尸體……
  
  被黑殼怪物緊緊勒住的拔異,在幾乎被蒼白怪物淹沒的縫隙中,看到楚云升就這樣一步快上一步地向他走來,頓時大怒道:
  
  “走啊,走啊,Out!法克,你回來干什么,老子不能白死!”
  
  “你聽好,你不能死在這里,你要活著出去!”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嗎?你的命已經不是你一個人的了,你死了,外面的人怎么辦?布特妮她們怎么辦?老子那些兄弟們怎么辦?”
  
  “我死了沒關系,讓他們再選一個……你走!”
  
  ……
  
  之后,他便再說不出來了,黑殼怪物的利爪刺入了他的腹部,鮮血濺落在蒼白怪物的身體,格外的扎眼。
  
  “你還沒有死。”楚云升舉刀斬向蒼白怪物,冷冷地說道:“而我說過,你們越過了那道火線,從此跟隨我,我亦必不棄你!”
  
  ***************************************************
  
  請大家想象著飄火在說:“等等,別走,看完了更新,請留下推薦票、月票什么的……”
  
  保證你會笑出來,很符合圖意,我自己也是剛現的。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