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832 永鎮之族破鎮之人

^
  
  “美國人那邊也一致認為它是一艘太空戰艦,從周圍輻射的衰減情況分析,它最少停留在這里三千年了。”領隊唐加毅站在陡峭金屬壁下,抬頭仰望,感慨地說道:“不知道我們人類什么時候才能造出和它一樣壯觀的太空飛船,它里面的東西的確全都是寶貝,對我們的技術提升確實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雖然是被逼來的,可當他以渺小如螞蟻般的身軀站在這面巨大的金屬壁下,面對超越思維的恢弘遺跡,作為技術人的老毛病就又犯了,像是看到了一座寶庫般興奮、贊嘆甚至是崇拜。
  
  “門從哪里進去?”楚云升不合時宜地一句話終結了他馳騁的想象,四下尋找可以進入的地方。
  
  來到金屬峭壁下,他發現能量亂流驟然明顯起來,為了能夠順利進入內部,身體內的火元氣剛剛被他驅散,一滴不剩,不過,僅這樣還是不行,只要修煉,身體就會被改造,就會和元氣能量融合共振,即使驅散了所有元氣,修煉后的身體處在亂流中,仍會被亂流無矢的力量撕扯得四分五裂,除了影人教給他的半料子身法,他如今還有一個絕招辦法。
  
  死氣可以抑制修煉肉體活躍性,使其假死,隔絕內外能連波動聯系,以前他死氣不多,沒辦法做到,現在不同,巨人帶來的大量死氣,足可以散布全身,覆蓋到火元體的每一個細胞,使之沉寂。
  
  他的零維勉強已可控制一點點,調集出死氣不再是大麻煩,很快就做好了進入的準備。
  
  “那邊,有個破開撕裂的洞口,要不然憑我們的能力,想在金屬壁上留下個印子都做不到,更不可能進去。”唐加毅指著稍遠出的一個撕裂小洞道。
  
  說是小洞,是相對于巍峨巨大的金屬壁而言,對楚云升等人來說就是大洞,足可以通過巨人。
  
  里面黑暗無光,充滿了未知性的神秘色彩。
  
  一共十四個人,格魯又被出于安全考慮,留在外面接引,剩下十三人像是大衣壁柜下的螞蟻一向順著縫隙鉆入進去。
  
  “以前路標全不見了,美國人的尸體也沒有,估計都被巨人破壞了,大家小心腳底下,依次順序,不要著急,照著地圖走。”
  
  唐加毅提著探光燈,走在最前面,四下盡可能尋找熟悉的路線。
  
  進來之后,楚云升便感覺到陰冷,即便是穿著厚厚的防護服,也能體會到陣陣陰風掃過皮膚,刺刺發麻的感覺。
  
  拔異退化成獸形,強壯如小山的身體也不禁哆嗦了一下,嘶啞地罵了一聲:“法克,真冷!”
  
  周圍沒什么好看的,全都碎亂成垃圾狀,有的是巨人所造成,有的據唐加毅說本就如此,應該是墜毀前遭受到的重創。
  
  “我們并不能切開它們建造的艙體,只能從這里進入內部,遇到隔斷的艙體,要不想辦法移開,要么就破壞其系統再想辦法,想要直接炸開或者切開出道路是不可能的。”
  
  楚云升這回走到了第二位置,唐加毅邊走邊和他解釋道:“原先堵在通道上難卡已經被美國人解決了,巨人又亂沖了一陣子,估計這次我們能更深入進去。”
  
  一路上,除了防止墜落的金屬塊,或者腳下崩塌,沒有其他危險出現,船艙內部本來的模樣也完全看不出來,只好繼續向前走。
  
  一直來到美國人曾經到達的巨大棺槨樣的長方體下,眾人才做了第一次休息,兩個年輕的探險隊員拿著新改造的照相機站在棺槨下方仰視拍張,另外一名女隊員收集著里面碎片金屬與其他材料,剩下的其他人,都各自忙著各自的事情,拔異也負責警戒,只有楚云升無事可做。
  
  順著艙內墻壁,看著上面復雜的圖案,來到應該是個門的門口,敲了敲,沒什么反應。
  
  “老唐,你們能打開這道門嗎?”楚云升回過頭問道。
  
  “我看看。”唐加毅丟下手里忙著的儀器,走過來看了半天,摸了半天,搖頭道:“不知道,不過可以試試,和之前的難卡門有點類似,需要花點時間。”
  
  “要多長時間?”楚云升道。
  
  “這個真不好說,最快可能也得一天,如果不是它壞了,而且這里還有這里,都有裂縫,可以讓我們深入探頭,一年也未必能打開。”唐加毅不確定地說道。
  
  “能炸開嗎?”楚云升不甘心道,如果這趟只能走到這里,那等于沒來。
  
  “不能,我們的技術沒辦法從這方面破壞,它們的材料我們理解不了,只能從控制系統上破壞。”唐加毅搖頭無奈道。
  
  “我來試試!”楚云升抽出流火戰刀,雖然沒有火元氣,但它好歹也是樞機之火淬煉而成。
  
  他剛準備動手,不遠處的一個隊員在角落晃著燈說道:“這里有破開的洞口,應該可以鉆進去!”
  
  洞口不大,應該船體在遭受襲擊時,被飛濺的碎塊所擊穿,夠一個人爬進去。
  
  楚云升當下立即收回戰刀,這里面陰風陣陣,到處都有古怪,能不硬來就硬來,隨著眾人準備一翻,留下兩隊員留守后路,其他順序從破口里鉆入進去。
  
  其他還好,拔異一個半人高的體積實在有點大,缺口便顯得太小了,最后硬冒著巨大的風險恢復人身,迅速鉆過過去,再退化,僅僅不到一兩秒的時間,渾身便已血跡斑斑,像是被無數血絲條紋差點肢解了一樣恐怖。
  
  “差點要了老命!”拔異喘著粗氣,嘶啞道,聲線變得很粗,是退化的原因。
  
  “我就讓你在外面呆著了,這是冒險。”楚云升踹了踹他,讓他別裝死,同時揚起手里的電筒,一邊往前走,一邊四下打量起來。
  
  一進到里面,豎起數道燈光,所有人目瞪口呆。
  
  和外面只有一個巨人棺槨不同,到了里面,他們所鉆出來的所站的位置兩側,密密麻麻地排放著一只只玻璃板的容器,圓柱形,透明,里面注滿了液體,在探燈下折射出詭異的藍光,而里面,全是赤裸“死尸”。
  
  “好像是個生物實驗室。”唐加毅移動著燈光,小聲推測道,像是生怕驚醒這些“死尸”一樣。
  
  見到一排排裝在透明容器里的死尸,再加上后邊上總覺得的陰風陣陣,拔異也緊緊閉上了嘴巴。
  
  “這種動物有點像蜥蜴,不對,好像人化了。”和楚云升交談過的女隊員提著電筒,鼻尖靠近玻璃容器,認真地看著里面死尸的脊背后面,分析道,她據說是個生物學家。
  
  光線的刺激下,那具死尸的眼皮似乎動了一下,但隔著透明壁緊貼著它后腦勺的女隊員一無所知。
  
  “看這個,不會異形吧?”前面的一個年輕男隊員指著另外一派容器,一陣陣頭皮發麻地驚魂不定道。
  
  那里面的生物黑漆漆的,有尾巴,也有光滑的甲層,但和電影里的異形還是有明顯不同的,不過一樣都很兇悍的模樣。
  
  而在他們高聳的頭頂上,黑暗之中,一雙雙沒有瞳孔純蒼白色的眼睛被地面下隊員的燈光吸引,喉嚨里咕嚕著咝咝的黏液,雙手雙腳如吸盤鉤一樣緊緊地吸在穹頂上,渾身赤裸,蒼白滲人。
  
  楚云升忽然警覺地握緊了手里的刀柄,仿佛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他隔絕了元氣,沒辦法通過元氣波動來發現敵人,而且這里是亂流,即使感應到元氣也是一團亂麻。
  
  拔異此時比他敏感多了,憑借退化后獸形敏銳嗅覺,由他完全擔負起全隊的安全警戒。
  
  向前小心地走了一段,一直沒有發現什么特別的情況,大家才松了一口氣,看樣子,經過三千年的歲月,就算有什么東西,也該死絕了吧?
  
  楚云升卻一直沒有掉以輕心,一直手握刀柄。
  
  過道很長,且很高大,按照常理來說,沒有必要空出過道上空的空間,那是浪費,雖然看起來很宏大很壯觀,但只有電影上為了吸引眼球才會這么設計,真正的戰艦楚云升見過幾個,很少有這樣的浪費,都是能緊湊就緊湊,不浪費一點的空間,但不像是留給巨人行走,過道的直徑并不大,巨人無法通過,只能視作遺落的秘密了。
  
  “這個是小人們的祖先嗎?”先前發現“異形”的年輕隊員,在過道快要到盡頭時,又有了新的發現。
  
  楚云升快步走上,用電筒光掃射過去,他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為了帶回一具小人們自稱的祖先遺體,換回能量塊,同時也換回營地所需的援助,這也是營地的上層極力支持的重要原因。
  
  就算楚云升不來,他們也會不停地派人來,直到搞到遺體為止。
  
  “噫?”楚云升看清楚透明容器里的死尸后,驚訝了一聲。
  
  年輕隊員說的沒有錯,里面的尸體很像小人,頭發、眼睛、皮膚乃至尾巴,都十分的相似,不知道里面的溶液如何制成,竟能夠栩栩如生地保持尸體這么久的時間。
  
  但在楚云升的眼里,它去更像另外一個名字冷星人!
  
  區別很簡單,它的身形大小和阿芙差不多,比小人要高。
  
  各種線索在他的腦袋飛轉,最終形成一個模糊的推測:三千年前,這艘飛船帶著冷星人,來到這顆星球,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墜毀了,有的透明容器破裂,當時它們還不是死尸,而是活著的,便從自己剛才鉆進來的缺口逃了出去,或許是重力,也或許是生存環境的原因,比如只能常年生存在沒有陽光的地底,最終導致身材越來越矮小?
  
  三千年的時間,久遠的可以發生很多很多的事情了。
  
  “繞道后面幾排,看看有沒有破開的容器,帶上一遺體我們就撤退。”楚云升電筒光掃了掃后面,決定道。
  
  他可沒什么好奇心,這里面陰風陣陣,誰知道會出什么事情?
  
  他們來的過道只是一排容器架中的一條,后面還有很多,避免破壞容器造成不可預知的事情,還是找一個本就破裂開的比較好,雖然可能沒有容器里面的栩栩如生,但只要是遺骸,就滿足了與小人們的交易條件。
  
  這時候,不知道是誰踩到了什么,還是碰到了什么,或者他們進來后,就被飛船沉睡的系統檢查到,過道盡頭的小平臺上,忽然出現跳躍的光芒,頻閃之后,開始出現畫面和聲音。
  
  楚云升等人都被生生地嚇了一跳,警惕地四處查看沒有其他異常后,才松了一口氣,看向小平臺上紛亂的畫面。
  
  影像很混亂,抖動的十分厲害,里面能聽到有人哭喊聲,過了一會,有穿戴宇航服一樣的人影激動地跑到影像前嘶喊著什么,身后是一陣陣的爆炸火光。
  
  大約過了幾分種的時間,影像便一片黑暗,進度跳躍的非常快,隱約間接著熒光可以看到從破裂的容器里走出幾道模糊的影子,接著重新便是黑暗。
  
  “找到遺骸了沒有?”楚云升心中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立即回頭道,得馬上帶著遺骸盡快撤退。
  
  這時候,小平臺后面的艦壁突然咔嚓一聲,跟著迅速升起、打開,透明玻璃一般的隔層外,一排排燈光咔咔亮起,照射艦外空間。
  
  透過巨大的艦窗,看到外面勁射燈光下的場景,見多識廣的楚云升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這艘戰艦壁之后,還有更大的一個空間,猶如深淵,他們居高臨下可以震撼地看到下方數都數不清的尸骸,起碼幾十艘各式各樣的戰艦被攔腰切斷,墜毀在四面八方,像是經歷過一場空間激烈的生死之戰。
  
  在如山的尸骸堆前,立著一個以艦體制成的巨碑,以人類最前的科技也無法留下痕跡的艦甲竟被如豆腐渣一般削得整潔光滑。
  
  巨碑上刻走龍飛鳳舞的文字,飛揚而激昂,像是揮擊長劍以劍氣橫刻一般凌厲。
  
  令楚云升更為震驚的是,這些文字,他竟然認識不少,類似于老幽在金字塔里研究那具尸體留下的文字,但又不完全相同,然而僅能認出和猜測出的部分,已足以讓楚云升心頭震蕩
  
  永鎮之族,破鎮之人,孤身追敵……
  
  斬盡敵艦八十七艘!
  
  斬盡敵族一萬七千六十一人!
  
  斬盡叛徒三百二十七萬人!
  
  斬盡……
  
  斬盡……
  
  斬盡……
  
  ……
  
  一排排觸目驚心的“斬盡”之后,最后近乎癲狂地刻上了最后一句:
  
  恨恨恨!斬斬斬!望天絕笑,淚干血未盡,負劍敵群削恩仇!
  
  ******
  
  第二更,今天回來的晚,碼了兩更,終于碼不動了,求月票,求推薦!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