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828 滿原盡帶黃金甲

^
  
  楚云升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頓時讓投影里投影外整個場面一下子靜了下來。
  
  “你說什么?”那雙腳的主人估計實在指望不上投影中的小土著人,原初的“計劃”大概也流產了,便直接和楚云升對話起來:“我們從來沒有說過我們是這顆星球的土著,但相對于你們,如果我們中有人自稱是土著也不為過。”
  
  它的中國話就很流利了,顯然是通過了翻譯。
  
  “你是誰?”楚云升對露腳不露首裝神秘的人一向反感,皺眉道。
  
  同時,他也覺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冷星他也隱約見過一次,通過阿芙和赫耳更了解不少,氣溫很低,冰雪覆蓋面積極大,而這顆星球連炎熱的沙漠都有,難道全球變暖不只是地球的毛病?
  
  這些還可以從它們不是土著來解釋,其他對不上的地方就更多,比如阿芙身材要比小人們高很多,當時在極北寒地他就以此否定過這樣的猜測,還有,阿芙所在的世界,還處于冷兵器階段,英俊的騎士在他夢中都出現過一次,轉眼變成超越人類的先進文明,也太快了點吧?
  
  投影里的小土著人給楚云升指了指衣服上某個具有標示的地方,又打了一個手勢,可惜楚云升完全不了解它們的文化習俗,不知道她想偷偷表達與透露的意思。
  
  “我是誰不重要。”那雙腳的主人,沉聲道:“既然你能說出我們不是土著,說明你起碼進入過一個遺落的戰境,是剛剛亡去的巨神靈爬出來的洞穴嗎?你們已經成功進去過了?也是,你們人類可以無視能量亂流。”
  
  遺落的戰境?什么東西?
  
  土著小人們用的都是語言庫中翻譯的素材,很難知道他們原本的意思,有時候,文化相差很大,翻譯出來的意思很可能千差萬別。
  
  楚云升沒有多想它的話茬,帶著心中的疑惑,繼續問道:“你們來自哪里?冷星聽過嗎?我換個發音,我想想用冷星的話怎么說的……還有,蓋伊,蓋伊斯,聽過沒有?你們有沒有圣女,和神靈溝通的那種?”
  
  面對楚云升一連串的問題,小土著人張大了眼睛,很驚奇的樣子,而那雙腳的主人則沉默了半天才說道:“你說的我都聽不懂,但用“冷星”這個詞,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太遙遠了,需要查古籍遺物才能確定,我們的來歷在這顆星球上其實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我們究竟來自哪里,卻從來沒有人知道,不論是我們,還是我們的敵人,都弄不清楚,只有在幾千年前的神話傳說中,才有一星半點的影子,用你們的語言庫里的東西解釋過來,我們有的祖先認為我們是類似于你們龍的傳人,龍墜落于天,化作了千萬子民,也有祖先認為我們曾居住于類似于你們說的天堂,有合適的氣溫,有我們喜愛的食物,沒有毒障,沒有……每一個人都可以自由自在地富足生活著……我剛才聽說,你的意思是你見過類似我們的生命,也有資格溝通神靈?”
  
  “有什么問題嗎?”楚云升不了解它們的歷史,不知道它為什么這么問,而且最后一句話的語氣雖然它保持了沉著,但楚云升還是聽出了其中的悸動。
  
  在楚云升看來,這還是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難事,遠的就不說了,這顆星球上現成就有一個所謂神靈影人,而且還是牛氣哄哄的八域巡天,想怎么溝通就怎么溝通。
  
  “我們是神之棄民……”小土著人垂下腦袋,沮喪地插話道:“我們的祖先曾祭拜過好多個神靈,可是沒有一個肯要我們……”
  
  楚云升啞然,他能理解在開放的星球上,見識過神跡的生命,對神靈的敬畏和崇拜,對小土著人流露出的沮喪并不驚訝,赫耳曾聽到他的聲音時,那種激動用語言已無法形容。
  
  這個小土著人大概沒想到,她曾和一個正牌且絕對牛氣的“神靈”擦肩而過,甚至還親眼看到過這位“神靈”在楚云升的各種欺負下,忍受被扒下褲子的恥辱威脅,如果她有一天知道了真相,會不會和布特妮一樣信念崩潰?
  
  這么一想,楚云升不由得地打了個寒顫,他忽然意識到,如果影人恢復了實力,基于這個原因,也一定會屠殺光這顆星球上所有的生靈!這或許就是神靈的驕傲,絕不容許褻瀆!
  
  但這個家伙現在會在哪里呢?還是得早點把它找到,早點干掉,才能安心。
  
  雙腳的主人打斷小土著人繼續說下去的欲望,向楚云升道:“你如果把那個東西交給我們,你的條件中,第一條和第二條,我們可以答應你。”
  
  “我想知道你們要這東西,到底想干什么?說實話,按照你們派來跟我談的剛才那位的話來說,這東西在你們手才是瞎了,它的背后可能超過你們的想象。”楚云升實話實說道。
  
  雙腳的主人沉默片刻后,嘆息一聲道:“告訴你也沒關系,五大國的人大概早已經知道了,只等那一天到來了,而那天就快了!我們沒有神靈庇佑,沒有契約,你覺得他們憑什么讓我們存活到現在?而不是像你們見到的豬頭人一樣被當初畜生或奴隸?因為我們的祖先在地下留下防御罩,當然那時候的他們并不懂得是防御罩,以為是龍或者天堂留給他們的避難之所,后來,我們走出了愚昧時代,才知道這一艘飛船,極先進的飛船,以我們如今的技術也無法完全破解,它至今仍處于戰時狀態,散開龐大的防御圈,我們無法關閉它,也無法重啟它,數千下來,它的能量已經頻頻告急,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熄滅。
  
  所以,在它熄滅之前,我們必須找到能夠抵御擁有契約種族進攻的辦法,而你手里的東西就是最佳的選擇,你現在知道我們為什么一定要你手里的那個東西了?那是我們整個種族的命運。”
  
  小土著人插話道:“我們也可以修好飛船啊,離開這里,去找傳說中的天堂,不是更好嗎?”
  
  楚云升搖頭道:“你說的這些我能理解,但如果你們連一艘飛船都破解不了的話,我想也玩不轉那個東西,而且,這個東西未必有你們想象的那么美好,會有什么神奇的防御效果,所以,我建議你還是考慮其他靠譜一點的辦法吧。”
  
  “畸形人,你也贊成我的觀念嗎?”小土著人高興地說道。
  
  雙腳的主人沉默許久后,道:“我們可以不逼你把那個東西交給我們,但你必須用另外一件事情來交換,根據傳說,遺落的戰境里有可能有我們最早的祖先的遺體和遺跡,我們沒辦法進去,你們卻可以,而且這里就有一個。”
  
  “你聽清楚了,第一,這個東西本是我的,而不是你們的,所以你夠不上資格來逼我,我沒有”必須”用另外一件事情來滿足你們的義務,第二,你想讓我們進去尋找你們祖先的遺體遺物,就必須拿出同等的條件來交換。”楚云升皺了皺眉頭,冷淡道。
  
  “我可以下令毀掉你的營地和你們所有的人,不需要一天的時間。”雙腳的主人平靜地說道。
  
  “你可以試試,我相信你們能做到,你們有那個能力,但之后,我可以確定地告訴你,我會在五大國攻入你們老巢之前,將你們殺個精光!”楚云升更是平靜地說道,他從來不怕威脅,就怕打不過。
  
  “你只是嘴上逞英雄而已,擁有契約的種族也做不到,你如何做到?而我們,卻是實打實的具有毀滅你們的能力。”雙腳的主人依舊平靜道。
  
  “所以,我說你可以試試,用你們全族億萬的性命來賭一下,我可以不可以做到!你敢嗎!?”楚云升冷然一聲道。
  
  雙腳的主人剛要說話,就被小土著人打斷,她也很有意思,一邊和雙腳的主人吵架,一邊又很擔心楚云升和那人發生嚴重的沖突,頓時急道:“你們不吵了好么?我們還可以合作啊,派我去,我去和大畸形人合作,搶在五大國派人來之前,進去把好東西搬光?然后,我們帶著那里的地球人撤退,不是很好么?”
  
  在其他土著小人嘴里,畸形人等于地球人,而在她嘴里,似乎畸形人已經特指楚云升一人,其他都是地球人。
  
  “五大國的人知道了?”楚云升驚訝道,消息散播的也太快了。
  
  雙腳的主人像是在思考小土著人的建議,片刻后才說道:“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五大國都正在大量收攏你們地球人難民,有許多你們的政府已經和他們簽訂效力協議,這里出現了遺落的戰境,五國可能在今天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遲早會帶著你們地球人來這里,因為他們也進去不了,只有你們才能進去,而這里早晚會成為五國爭雄的戰場,你們在這里繼續呆下去的確是死路一條。”
  
  賣人條約都簽了?那個國家干的?
  
  楚云升楞了一下,雙腳主人應該不會在這上面騙自己,難道這么快,屁股還沒坐熱,自己就又要挪窩了?
  
  “既然大家有相同的敵人,那就不要說什么廢話了,我們會抓緊組織人再進洞穴,而你們必須提供相同價值的條件,等會我會派人來和你談,那什么能量塊多準備一點。”
  
  說著,楚云升將目光投向南方,能來得最快的一個國度,只能是那里了。
  
  在他目光所不能窮極的遠方,越過叢林,越過沙漠,進入南方氣候宜爽的平原,一處山坳中,漫山遍野的駐扎了成千上萬的帳篷。
  
  幾個十來歲的男孩子,正在圍著一個已臟兮兮的小女孩,其中一個臉上長滿雀斑的胖男孩,左手里拿著半個變了質的土豆,右手拿著一個樹枝,戳著小女孩瘦弱的身體,大聲道:“中國鬼,快脫褲子,把褲子脫了,我就把土豆給你!”
  
  小女孩顯然聽不懂雀斑男孩口里所說英語的意思,但她似乎明白他的意思,咽了一口口水,緊緊地盯著男孩手里的土豆,滿是泥巴的小臉上早已沒有往日的神采。
  
  “哦!脫褲子!脫褲子!中國鬼,快脫褲子!”
  
  其他小孩一邊起哄,一邊推搡著她,催逼著她趕緊脫褲子。
  
  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躺著一個完全不能動彈的小男孩,正用一種殺人的冰冷目光看著幾個小男孩,但一個手指卻也動不了。
  
  “快脫,快脫!中國鬼,快脫啊!不想要土豆了!”雀斑大男孩兇狠道,故意在小女孩眼前晃動著那半塊變質的土豆,這種游戲,他似乎已經玩的很熟練了,要是再不肯脫,他就要像以前一樣自己動手了。
  
  小女孩記得媽媽說過,女孩的褲子不隨便脫,更不能讓別人看見,可她真的很餓很餓很想要那半個土豆。
  
  “你看什么!”另外一個男孩看到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冷冷地看著他們,用腳狠狠地踹了他一腳,道:“死人,廢人,僵尸人,怪胎,看什么看,再看先把你褲子扒了!”
  
  “別和他們廢話了,動手了!”雀斑大男孩見天色不早了,大喊一聲。
  
  立即,幾個男孩一哄而上,有的扒下小女孩的褲子,有的扒下地上躺著的小男孩的褲子,然后把兩人并排放在一起,再解開自己褲子,朝著兩人身上尿尿。
  
  “中國鬼,怪胎!哈哈哈!”
  
  雀斑大男孩將半塊變質的土豆丟在尿濕的小女孩身邊,不停地移動著他的小東西,來回朝著兩個澆淋尿液。
  
  “快吃啊,怪胎,中國鬼!”
  
  小女孩瘦小的手摸到了那個土豆,緊緊地捏在手里,仿佛如生命,送到身邊的小男孩嘴邊,輕聲道:“小八哥哥,你先吃……”
  
  如果她們現在不吃,那她們可能永遠吃不到了,大男孩們會把土豆帶走。
  
  感覺到嘴邊帶著尿味的土豆,小男孩怒視著她,像是讓她拿開,讓她滾。
  
  “小八哥哥,你已經三天沒吃東西,再不吃東西你會死的……”小女孩突然哭著說道。
  
  ……
  
  “哈哈,吃了,吃了,哈哈,怪胎就是怪胎!”
  
  小男孩艱難吞咽著小女孩幫他咀嚼爛的帶刺鼻尿味變質土豆渣澤,望著湛藍的天空,一滴眼淚落過眼角,從它幼年之后,殺了那個人之后,第一次對力量如此渴望。
  
  是的,它不吃,它會死,它要殺人,殺光所有人,血洗這顆星球,不,屠光整個星系,一個不留!
  
  天空中,從天外飛回的一柄極光利劍,失去了它主人的位置,劃出一道痕跡,向山谷飛落而來。
  
  “死怪胎,死中國鬼,真沒意思,我們走吧!”
  
  小男孩仿佛聽不到他們在興奮的叫嚷,死死地盯住那道劍光,那是靈之劍,只要它拿到,它就可以殺人!殺人!
  
  此時,山谷另外一邊的山嶺上,一個中年男人看著平原上的千軍萬馬,倒吸一口涼氣,手腕微微發抖,幾乎握不住望遠鏡。
  
  “克里斯,我們怎么辦?”中年那人旁邊一個女人緊張萬分地望著他。
  
  在他們的眼前,一望無際的戰旗飄揚,密密麻麻的金色戰甲晃動,如林海般的刺亮長槍集偎,緩緩向北方壓來,塵煙滾滾,戰音嘯動。
  
  正是沖天音陣破長空,滿原盡帶黃金甲!
  
  *****
  
  第二更,新的一周來了,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