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827 狂妄的畸形人

^
  
  三棱體是楚云升目前為止唯一親眼見到確實可行地能鎮壓樞機生命的手段,比起效果還待檢測的人符大陣要觸手可及得多,更隱藏著金字塔的疑團,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將它交給土著小人。
  
  但他又不能太過翻臉,一來能量塊的確也需要土著小人供給,否則他立馬成癱瘓人,二來這顆星球就這么大,土著小人已經來了,各方強者遲早也會查到自己落腳的這個營地,要是大大出手,等于是提前暴露。
  
  說了一句半硬不軟的話,楚云升手扶著刀柄,也做好了不測的準備,靜靜地看著領頭的土著小人,可惜沒辦法透過它銀色的光滑面罩看到它的表情。
  
  “楚先生,這個東西留在你手里沒有一點作用,以你們的技術能力無法破解它的精妙結構與正確用途,但在我們手里,就可以挖掘出它所蘊含的力量與秘密,與其拿著一個看起來很美卻用不上的東西,難道不如實實在在地拿到真正有用的東西嗎?”土著小人大概以為楚云升要求更多的東西,故意在抬價,便一語道破似地說道:“所以,我們不如直接談一點更為實際的東西。”
  
  “你們怎么就知道我破解不了,而你們就一定能破解得了?”小土著人說的很有信心的樣子,讓楚云升心中微微詫異,土著小人的水平再高也不過樞機以下,而三棱體的水平再低也是樞機以上,它哪里來的這么大自信?
  
  “我們的技術能力你也見到了,比如你身上的線衣,等等,在這顆星球上,論探尋自然科學的奧義,還沒有一個種族可以必得上我們!”土著小人似乎很驕傲地說道,像是給一個原始人上課一般充滿了文明優越感。
  
  “你可能弄錯了。”楚云升毫不給它面子地說道:“恕我直言,比你們在技術上更先進的種族,即便是我見到過的也不止一個,你們還在這顆星球上打轉,而它們在億萬年前就已經征服過一個星系,連我們人類也可以來到你們的星球,但你們卻去不了我們的星球。”
  
  前面他說的還有點影子,比如卓爾星人,大腦袋等等,的確如此,后面關于人類的部分,完全就是胡扯了,也是他一貫在土著小人面前抬高人類的習慣使然,以前在極北寒地他就這么干過。
  
  土著小人似乎被激怒了,聲音一冷道:“不論你怎么鼓吹與狡辯,我眼看到的你們就是一群原始與落后的智慧生物,連一群沙漠掠食性生物都對付不了,所以,那個東西,我今天必須帶走。”
  
  “談不成,就準備搶么?所謂先進,骨子里也不過是野蠻而已。”楚云升揭下流火戰刀,矗立在地上,雙手按住刀柄,冷笑一聲道:“東西就在我身上,如果你們覺得自己的腦袋比巨人的要硬,有本事就來拿!”
  
  他一刀斬落過巨人頭,營地里的人看見了,土著小人們也看見了,這番話便不是什么大話,杵立在身前的戰刀也讓人生寒,更有份量。
  
  門口的官員們自動地向旁邊散開,誰也不想當冤死鬼,不管打不打得起來,最后誰贏誰輸,反正他們不趟這沒必要的渾水。
  
  土著小人隱藏在面罩下的臉龐看不到表情,但沉默不言的氣氛,顯然也是動了真氣,它身后有其他小人語氣冰冷地用土著語說著什么,蝌蚪飛行器也動了起來。
  
  “楚先生,我們曾幫助你擺脫過困境,這就是對待幫助過你的人的態度嗎?”片刻后,那名土著小人像是強壓著怒火,沉聲說道。
  
  “事情一碼歸一碼,我的確欠你們中一個人的人情,但不等于你們跑來問我要什么我就給什么,你們如果本著友好合作的態度來接觸交流,也沒人愿意跟你們不愉快。”楚云升淡淡地說道:“凡事沒有絕對,我欠的人情自己會還,但不是還給你,其實,說不定哪天你們全族等著要滅族,還得要我去救,當然來找我的也不可能是你,你還不夠這資格。”
  
  他的這番話說的是有的重,且狂妄了,出奇的是,土著小人竟然沒有立即暴跳如雷,就連它身后剛才不屑的其他土著小人,也沒有,反而集體呆了一呆,然后,領頭的土著小人才像是聽到什么笑話一般,但語氣中略顯壓抑、心憂與煩躁不安,不耐煩地說道:“說吧,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把那東西交給我們?”
  
  楚云升不可能把好不容易用命換回來的寶貝給它們,但又不能太過翻臉,這時候再刺激它們,弄不好它們馬上調集大軍來圍剿搶奪,指不定什么時候地底下就冒出一堆的“潛艇”來,讓人防不勝防。
  
  不就讓我開條件嗎,那我就開一堆你們沒辦法接受條件好了,反正眼下它們只有一架小蝌蚪,能動武力早動了,肯定也是顧忌著自己不好惹,便伸出一個巴掌道:
  
  “這東西有多重要,你們心里比我清楚,所以,想要我把它交給你們,必須滿足我五個條件,否則我帶著它朝大叢林一跑,你們一輩子也未必能再找到我。”
  
  “你說!”領頭的土著小人見楚云升終于松口了,也壓住了上沖腦門的火氣,耐住性子道。
  
  楚云升腦袋飛轉,滿嘴胡扯道:“第一,你們的科技要對地球人全部開放,包括對這東西的研究成果。第二,你們必須給我一只不少于一萬人的軍隊,隨時接受并只接受我一個人的調遣。第三,為了保證我的地位不受排擠,你們的國度,要給我一個名正言順的大官職,有多大的話,我也不太為難你們,總之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類型就行。第四,為了匹配這個官職和維護它的合法性,你們有什么總統女兒、皇帝公主之類的……”
  
  他的話還沒說完,第五個最狠的條件還沒編出來,土著小人那邊已經炸鍋了,除了領頭的土著小人一身寒氣地站在哪兒微微怒顫,后面的護衛們全都紛紛舉起手里的武器,只差立即開火,把楚云升就地正法了!
  
  “狂妄的畸形人,你會后悔的!”領頭的土著小人,也不稱呼楚云升為楚先生了,盛怒之下,倒是說了一句似乎是它一直想說的真話。
  
  “這種話,每年我都會聽到很多次。條件我已經開了,同意不同意是你們的事。”楚云升一動不動,手扶刀柄,隨時準備出鞘,門口的官員們和鄭又艇給了他啟發,形式這東西也不是一點用都沒有啊,反正土著小人吃這一套,不用白不用,談條件誰不會?隨便談,但就是不動手、不打。
  
  這些條件也是滿嘴胡謅出來的,只是出大難題,為的就是讓它們沒辦法接受,又不能立即翻臉。
  
  當然這一切的基礎是他楚云升有這個實力讓它們不得不談條件,否則一切都是瞎扯,樞機生命來了,話都不會給他說半句。
  
  “我們走!”領頭的土著人雖然很惱火,但是不得不忌憚楚云升的武力,單靠它所指揮的一只戰斗蜓,沒有必勝的把握。
  
  早躲得遠遠的鄭又艇給楚云升伸出一個表示牛逼的大拇指,這條件,也虧他能說得出來,土著真要答應了,還不發大發了?不過,好像基本不可能啊。
  
  領頭土著小人無功而返,怒火沖沖地要返回蝌蚪,里面匆匆走下來一個小人,嘰里咕嚕地用土著語說了一通,領頭土著小人一邊聽著它說,一邊不時地將目光看向楚云升。
  
  過了一會,居然又跑回來了,楚云升自然全神戒備。
  
  領頭的土著小人看起來已經不愿意在和楚云升廢話什么,直接冷冰冰地說道:“有人要和你通話。”
  
  說完,從蝌蚪上打下一束全息投影,幾道亂跳的波紋調平后,露出一個看起來挺可愛的小土著人,穿著一聲緊俏的白色制服,天藍色的短發,紅寶石般明亮的眼睛,小小的尾巴不經意翹著……
  
  這是楚云升第一次見到土著小人的真容,卻不知道怎么搞得,好像在哪里見過,又有什么地方對不上,腦袋有些發懵,心想著不會是拔異在煙里面摻了違禁品,怎么老出現這種熟悉的感覺,之前在營地門口就有一次。
  
  “畸形人!真的是你!你真的還活著!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會死的!太好了!”
  
  楚云升看到了小土著人,她也看到了楚云升,小尾巴興奮地微微地直抖動著,隔著全息投影,就像想要來摸一下楚云升腦袋般地伸出小手。
  
  她叫的這聲“畸形人”,語氣和剛才領頭的土著小人完全不一樣,充滿了興奮、激動與開心,幸好影人不在這里,否則它一定會說,終于找到她的寵物小狗了……
  
  “&&=&%¥#……”小土著人嘰里咕嚕說了一堆,可能是太興奮,一會是半生不熟的漢語,一會說的是土著語,楚云升完全不知道它在說什么,不過,現場的領頭土著小人和它的護衛都是郁悶的垂頭喪氣,丟死人的模樣,恨不得立即鉆回到蝌蚪里,打死也不出來了。
  
  “哦,對了,還沒有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朧,你就叫朧朧吧……”
  
  這回倒是說了漢語,但仍有點生硬,楚云升聽清楚了,大致也弄白了,這個小土著人,敢情就是給自己食物把自己當成畸形寵物人又在沙漠上堅持拖著自己走了很遠一段路的那個小土著人?
  
  現場的領頭土著小人大概是實在聽不下去了,留下其他護衛,自己一頭鉆回戰斗蜓,它已經又把楚云升定位為最無恥的畸形人。
  
  全息投影里的小土著人還在期待地說著極北寒地和沙漠的事情,似乎生怕楚云升想起不來她是誰了一樣,這時候,在投影一角只能看到一道陰影的一雙腳的主人,終于忍無可忍般地咳嗽一聲,又咳嗽一聲。
  
  小土著人頓時垂下腦袋,尾巴也吧嗒在地上,一副想反抗又不敢的模樣,那雙腳的主人,沉沉地訓斥了一通,小土著人沒多一會,便眼淚汪汪,撅著嘴道:“它是我的,你憑什么……”
  
  那雙腳的主人,有些發怒地說道:“不準再學它們說話!用翻譯,說母語!”
  
  “反正按照法律,它是我的……”
  
  “你胡說什么!!”
  
  ……
  
  楚云升莫名其妙地看著投影的“鬧劇”,弄不清它們到底想干嘛?
  
  本來他認出了小土著人,還以為土著們是準備用它來威脅自己,交出三棱體,但后面怎么看也不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是要和自己談什么么?怎么轉眼間就把自己撇在一邊,在投影的另外一頭吵起架來了!?
  
  看著小土著人在投影里挨罵可憐的模樣,楚云升忽然一拍腦袋,腦袋中浮現一個曾在黑暗中蜷縮的相似身影,驚訝道:“我知道你們是誰了!三千年前……你們不會是冷星人吧!?但怎么會變小了呢?真瞎眼了……難怪一直穿厚厚宇航服,原來不是土著啊……”
  
  ******
  
  飄火一向極少求月票,連推薦票也很少求,因為斷更的緣故實在沒什么臉來求,加上飄火對此也不上心,工作之余的時間本就不多,只想好好寫好書、寫好情節,一直不想分精力再去關注這些,這本書線索非常多,寫起來都要兼顧到,要不然就會出錯,這也是沒其他精力的原因之一。
  
  但老怪以前說的對,要月票,要推薦,提高排名,是一種態度,是給讀者們信心,讓大家看到作者在為這本書努力!
  
  所以,不管大家給不給、投不投,票票飄火是一定要的!
  
  督促自己,今晚還有一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