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826 土著人的要求

^
  
  “沒事,它們估計是來看看有沒有什么便宜可占,巨人死了后可是爆了一地的好東西。”
  
  楚云升用著游戲迷余小海的語氣說道,給文蘿一個讓她放心的鎮定眼神,回到帳篷口,掀起門簾彎身鉆了進去。
  
  “我建議你還是先見他們……”在后面的文蘿飛快地說道,但楚云升已經消失在門口。
  
  大陣未成前,在這顆星球的土著生命面前,他覺得還是低調點好,不直接找到自己頭上,他也不想主動湊上去,巨人留下的那些個碎尸爛肉,它們想要運回去,就運吧,除了營地的科學家們,估計也沒人對這些惡心的東西感興趣。
  
  “王……”
  
  “王……”
  
  “王……”
  
  一進帳篷,受傷躺在床上的血騎們便紛紛要起身。
  
  跨過火線之后,楚云升就一直想換個稱呼,布特妮等人卻仍這么叫著,至于是從不死王頭上算,還是從血族本身那一套親王體系上算,誰也沒有去刨根問底,便一直就這樣模糊著,楚云升也就沒有再堅持,一個人再強,可以揮刀砍下樞機的頭顱,也未必能戰勝人們骨子里的習俗,喊反迷信喊了那么多年,最終一樣還是各種大師橫流,就是他自己,父母去世的那段時間,總有人背著說他克父克母,而且,就連他自己也曾一度是這樣認為的。
  
  跟他出走的血騎們也是有這樣的底線的,如果楚云升既不是不死王,又不承認他們傳統親王那套體系,那他們跟著楚云升算是怎么回事?跟著一個和血族毫無關系的人嗎?
  
  經過艾希兒的事情后,即便血騎中有一部分人心里可能清楚的確是這么回事了,但這塊遮羞布,卻仍沒人愿意去揭開,他們需要它,只要楚云升一天不否認,不親口說他連血族都不是,從名義上他們就了心理安慰,即使在將來或許總有清楚的那么一天,但起碼在這段時間里有了緩沖期,一下子就讓他們完全徹底否定過去、否定自己種族改為死忠非我族類的楚云升,不是白日做夢,就是天方夜譚。
  
  不是每個人都是沒骨頭的人,見到強者就會立刻搖尾乞憐,恨不得能湊上去做條走狗,雖然這樣的人的確很多。
  
  不說楚云升曾打過交道的火族都是鐵骨錚錚的人,就是人類歷史上也層出不窮,上到名臣下到無名小卒,也同樣數不甚數。
  
  血騎們跟著楚云升,一百個人就有一百個理由,就像再忠誠的員工也會辭職一樣,楚云升也不想破滅他們其實已經是祈求般的底線他們現在最害怕楚云升否認掉最后的血族身份,只要楚云升不否認,哪怕只是默認,像今天的巨人之戰,他們就算把命豁給楚云升,也心安理得了,不至于死了也是條喪家之犬。
  
  楚云升雖然不善于理清這種復雜的心理關系,但他也知道想要凝聚住處于緩沖期的血騎們,宜疏不宜堵,最好的辦法莫過于潛移默化中漸漸形成新的團體,形成新的向心力與認同感,甚而至于,還可以把拔異等人也包括進來。
  
  論起來,這些大道理,還是在金陵城的時候,丁顏整天和他羅嗦的內容,而丁顏后來也的確付出了大量精力與時間這樣去做了,所以他可以是天空之主,而楚云升卻只能是天下第一人。
  
  為了反擊大陣,更為了不負跟隨自己的人,楚云升也是在盡自己的最大能力做最大的努力。
  
  而今天,他帶著血騎和退化人一同配合斬落巨人頭,便算得上是一個開端。
  
  有些話他不用明說,大家心里也清楚,巨人的死氣濃郁,看起來更像是不死王,尤其是最后的靈音壓頂,但最后還是一樣被他們殺了,以后如果再遇到更像的,甚至是真正的不死王,便不會再有太多的心理障礙。
  
  “躺下吧,我來看看你們傷的怎樣?”
  
  楚云升粗略看一眼,除了三四個全身裹著像是粽子一樣的人,其他人的傷勢在血族強大的恢復力下,過幾天就應該沒什么問題。
  
  “有幾個失去腿的兄弟,可能接不回去了……”負責來照看傷員的十二血騎小隊長本.肖納嘆息一聲道。
  
  血族恢復能力強,但也不是萬能的,尤其是實力較弱的下血騎,斷肢不可能有辦法重新生長出來,只能一輩子殘廢了,而在新世界危機四伏的環境中,殘廢的命運可想而之。
  
  血騎大隊不能再用他們,最好的安置結果也只能是在放在某個營地,成為一個廢人。
  
  “我記得血族中有人重生過手腳,要不找找血族的醫生,應該還有辦法。”楚云升知道對于一個騎士來說,在營地里成為一個一輩子的廢人,是什么樣的殘酷,便出主意道。
  
  “聽說是有過,很老的血族據說有幾個人有這個能力,但誰也沒見過,我們的醫生現在也找不到,血族的大本營目前估計也亂了套,布特妮前些天悄悄派回去的人到現在也沒回來,也不知道能不能把里面的人接出來。”說到這里,肖納語氣也有些低沉。
  
  誰都不可能是光桿司令,總有牽掛的人,血族到達這顆星球后,大本營就安置在一處秘密的地方,動亂發生的猝然,又是在外面,布特妮在回過神后,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回去接人,但到目前為止,都如石沉大海。
  
  “應該不會有事,老血族們只要不傻,就不會拿她們怎么樣,最多看管起來,絕不敢傷人命挑起戰端,而且,布特妮派出去的人未必就會比老血族他們遲到大本營,或許她們已經在路上了。”楚云升安慰他一句,道:“真要出了什么問題,我會親自帶你們回去要人,目前得抓緊恢復傷勢,練成了大陣,他們就是比我們多幾百倍人,也只有送死的份。”
  
  “王,您放心,我們知道緩急輕重,一定會練成大陣!”肖納也被今天的被封大陣嚇住了,怎么也沒想到他們十三個人可以釋放出這么大的威力,他最早跟著楚云升,一直就對楚云升的武力欽佩不已,如今更是信服。
  
  尤其是最后一步的陣封,布特妮等人試了很多次都失敗了,一直無法成功封陣,楚云升不得不加入進來后,第一次便熟練的完成了最后一步陣封,如今也仍只有楚云升才能做到。
  
  楚云升拍了拍了他的肩膀,想了想,才慎重道:“這樣吧,等會讓護士進來抽我的血,再輸給斷肢的兄弟們,有沒有用我也清楚,總之試試吧,而且可能有副作用,你讓他們自己考慮考慮。”
  
  副作用是楚云升慎重的說法,只要不動第三股能量,僅僅是血液中存在那一點點命源力量,不會有什么問題,但是他的確不知道會不會有作用,而且就算有用,也不能把他當成血庫來輸吧?總要有個說法,比如在他命令的戰斗中受了重傷,沒辦法了,就是有副作用也得試一試。
  
  肖納楞了一下,精神一震,略有激動地說道:“王,您愿意給他們輸血嗎?”
  
  血族之中,任誰都知道艾希兒是得了王之血才變得極為強大,雖然事實可能有很大偏差,但外人哪里能知道那么清楚,就連肖納此刻也把楚云升的血當成了“靈丹妙藥”,斷肢血騎們的唯一希望了。
  
  看著他激動的眼神,楚云升怎么感覺自己反倒成了老鼠,他們成了貓了呢?
  
  “試試吧,好在人不多,要不我這點血也不夠。”楚云升笑了笑,訕訕道。
  
  肖納倒是沒聽出楚云升的“小人之心”,在他眼里,楚云升的血是極為珍貴的東西,能輸給幾個重傷斷肢的血騎已經天大的恩賜了,真的沒想過自己也能得到這份榮耀,要知道,他的上司布特妮到現在也沒這個機會呢!
  
  見楚云升不像是開玩笑,肖納高興地幾乎漲紅了臉,深深給楚云升彎腰道:“王,我們將誓死追隨您!”
  
  這時候,帳篷的門簾被掀開,文蘿進來看了興奮的肖納一眼,再向楚云升道:“老板,土著人要見你。”
  
  楚云升知道自己是很難躲掉的,小蝌蚪估計一直在監視營地動靜,低調了半天,最終還是沒能躲掉,便點了點頭道:“那就去見見吧。”
  
  肖納見楚云升離開,也顧不上和文蘿打招呼,趕緊將他認為是天大的好消息告訴那幾個斷肢的兄弟,這幾個人可是跟著他們十二血騎毫不猶豫地跨過火線的,從感情上、關系上都是非常緊密的人,如今有了楚云升的血,復原就等于有了希望,那種將要成為廢人一個的昏暗一生,必然也會一掃而空。
  
  “是真的嗎?”
  
  “肖納表哥,你沒騙我吧?王真要給我輸血?”
  
  “肖納隊長,我,我,我這么弱的人也在內嗎?”
  
  ……
  
  帳篷里七嘴八舌地亂成了一團。
  
  “文蘿,有個事情我想問你。”楚云升走出帳篷,見文蘿好奇地聽著里面的議論,說道:“當初血騎軍團離開大營,把你一個管后勤的人也帶著,你是不是已經猜到要出事了?畢竟你屬于當時的四人組之一。”
  
  文蘿沒有說話,便是默認了。
  
  楚云升嘆了口氣道:“你是見過的聰明人中可以排上前列的一類,當然前面還有比你厲害更多的家伙……”接著,他話鋒一轉道:“你有沒有興趣做個大Lead?我可以支持你,至少不浪費你的聰明。”
  
  楚云升像是誘惑小女孩的大叔一樣,炯炯有神地看著她。
  
  文蘿心里卻是猛地一驚,她的確很聰明,但再給她一個腦袋,她也不可能知道楚云升是在想糊弄個稱職的紀子出來,下意識地就以為楚云升是在給她警告什么,她可能在某個地方越權了,讓楚云升覺得她有野心,尤其前面還提到血族內亂的事情,意味太明顯了。
  
  這時候,她的回答就至關重要,說有興趣是找死,說沒興趣是掩飾,回答的太快是欲蓋彌彰,回答的太慢是手腳大亂,最可悲的是她壓根就沒這心思,開玩笑,不說楚云升如何兇殘,就是血騎和退化人有一個好惹的嗎?卻還是被逼到了說什么都不合適的墻角。
  
  她和楚云升處時間還少,如果再久一點,了解多了,以她的智商肯定不會這么想,但現在卻只能這么想。
  
  下一刻,她極為聰明地說道:“我是一個女人。”
  
  楚云升楞了一下,倒不是他發現了文蘿細膩的心思,而是覺得這個回答還真是恰到好處,既回答了,又等于什么都沒說!
  
  害怕楚云升繼續多心,文蘿又加了一句:“所以,我更適合在您的身邊,做事。”
  
  她并沒有什么曖昧的意思,而是一種隱晦地想楚云升表白自己的定位,誰知道,和楚云升壓根就是想到了兩個問題上去了,風馬牛不相及,反倒讓楚云升覺得她話里有曖昧的味道,不由得為之一,只好糊弄過去,不再提了。
  
  蝌蚪飛行器就停在營地的門口,幾個土著小人全副武裝,正和剛才迎接楚云升的達官貴胄們“交談”甚密。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這幾個小土著,收集了尸塊還不走,不會是存心來給自己搗亂的吧?這幫子官員們腦袋一時沖動的話,以為有它們撐腰了,還不又牛氣起來了?
  
  看來文蘿的確有先見之明,當時就提醒自己了。
  
  不過,再想想,真要有這事,他也攔不住,就算他先見了土著小人,只要它們存心,還是會給自己添堵。
  
  他和文蘿位置不同,考慮問題的出發點也就不同,他頭頂著樞機的巨大壓力,不想與土著多接觸,接觸越多,暴露的可能性越大,大陣練成前,能低調盡量低調。
  
  至于某些人是不是有了撐腰就牛氣起來,比起樞機的壓力,簡直小到不能再小,他都不用自己出手,放拔異出來就行,文蘿是溫和的思維方式,而他則是暴力式,因為他沒時間,要想像文蘿那樣多方相扯平衡,不知道扯到什么時候,事關生死,不得不強勢。
  
  來到營門口,人群自動滅聲,看來楚云升的兇名深入人心。
  
  “你是楚先生?”其中一個裹著厚厚“宇航服”的土著小人,走上前,竟然像地球人一樣伸手待握,還說起了中國話。
  
  “你們速度挺快,都會說漢語了。”楚云升不動聲色道。
  
  “一個小設備而已。”土著小人指了指自己頭盔道:“我們收留了幾百萬你們星球的人類,組建語言庫只是其中的一項工作。”
  
  “聽起來完全不像是翻譯機器的聲音,你們的技術的確很厲害。”楚云升看了一眼周圍的達官貴胄們,還好,這些人沒那么傻,沒有和土著小人湊合到一起,分得清輕重。
  
  “楚先生身上的恒溫線衣,不也正是我們的東西?”土著小人看來是有備而來,將楚云升的資料已經查清楚了。
  
  鄭又艇這時候插話解釋道:“哥,這個土著先生剛才用個“手電筒”打出你的模樣,我們也不敢瞞著,立即讓人找你去了。”
  
  楚云升擺了擺手道:“說吧,非要找我什么事情?你既然提到了那什么恒溫,我也的確欠你們中一個人的人情,能辦到的,我盡量。”
  
  “剛才我們了解到在神靈之戰結束后,你從巨神靈留下的尸體邊拿走了一個三棱體,我們想要得到這個東西,加以分析,條件你可以開。”土著小人也很干脆,不再東拉西扯,直奔主題道。
  
  從它的話里,楚云升敏銳地發現,它們并不知道是自己殺死了巨人,而是當成了什么狗屁的神靈之戰,以它們遠高人類見識的自信,肯定是不會相信營地里人類所認為的是他殺死了巨人,這樣最好,省得傳出去,樞機生命肯定要來找自己的麻煩。
  
  “你們的官員已經同意了,我可以給你足夠的藍線能量矩陣,以保持你的恒溫線衣工作,再援助你們食物、藥品以及先進的技術等等。”土著小人繼續說道。
  
  “誰同意了?”楚云升抬頭冷聲道,要強勢便強勢到底,冷眼掃了一圈,卻沒一個人敢站出來。
  
  最終,又是鄭又艇硬著頭皮上來解釋道:“哥,它理解錯了,孫副書記他們只是走個形式,形式形式,和它客套一下,大意說如果你不反對的話,他們就努力促成,雙方友好等等,都是外交上的辭令,沒想到它死心眼,當真了,這不就誤會了……”
  
  楚云升看著他道:“你現在不得了了,都能翻身把孫副書記他們給代表了!”
  
  鄭又艇急道:“不是,哥,我不是給您跑腿嗎?”
  
  “楚先生”這時候,孫則剛終于說話了:“這位土著先生,的確是誤解了我們的意思。雖然我們的確希望能夠與它們就此建立關系,但東西是你的,只有你能做決定。”
  
  楚云升沒有立即說話,三棱體他是不可能給土著小人的,但能量塊他又想得到……沉思片刻,向土著小人沉聲道:“如果我不想給你們呢?”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