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822 金字塔

^
  
  如果死氣有顏色,比方黑色,那么旁人或許能看到楚云升周圍縈繞著一縷縷弧線般的黑絲,以至于斗篷下的臉孔都埋入了一片陰霾之中。
  
  絲縷的另外一頭連接著巨魔切開的腐爛脖子,看起來像是從斷口處鉆出來,再一縷縷地飄鉆入楚云升的身體里,如藕斷絲連般,纏繞在一起。
  
  當然,死氣沒有顏色,楚云升的臉龐除了血水沁出外也很清晰,最多也是略微陰沉一些,和正常人沒有大多的區別,旁人也就不可能看到從巨魔身體鉆出來的絲縷縈繞在他的周圍。
  
  只是,對楚云升這么一個上躥下跳最終一刀斬落巨魔頭的“神人”,大家多少都有些畏懼和好奇,自動地退后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然后用國人特有的目光將他從上到下仔仔細細地看了一個遍,隱約間還參雜著幾位大媽嘖嘖評價的聲音。
  
  17號營地排名靠前,里面的人大多也是非富即貴,但不管是哪一個階層,八卦和好奇都是大家天性之一,營地雖然慘遭破壞,也被吃了很多很多的人,損失空前,可死亡的人數一旦和整個龐大基數比起來,仍不太大,一是之前反抗士兵努力抵擋的結果,二也是楚云升來得快,在巨魔沒出現多久,他便帶著血騎狂奔而至,第三便是人口基數太大了,沒辦法,十幾億的人再怎么分,每個營地都人滿為患,尤其是這種排名靠前的營地,更是如此。
  
  死了親戚朋友的人自然如晴天霹靂地到處收尸啼哭,而沒有什么重大人命損失的人,除了竊竊私語地看著持刀而立的楚云升以及他麾下此刻都累趴下的血騎們,也不知道該干些什么才好。
  
  有簡單一點的人,下意識地給幾乎是從馬背上累摔滾下來的布特妮等人送吃送喝,也有人拿著藥箱去搶救受傷的士兵們,順帶也照顧到重傷的血騎與戰馬。
  
  唯獨沒有人敢,也沒有人愿意接近楚云升,他身邊的陰沉煞氣太重,凡是靠近過的人,都覺得汗毛孔都在發梗,心底透涼透涼的。
  
  楚云升自己卻沒有這樣的感覺,死氣來得太快太多,決堤洪水一樣地涌來,讓他長時間停滯不前的補死進度突飛猛進,全身的神經都在急速地恢復中,嗅覺、味覺、視覺、觸覺等等越來越靈敏。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本來麻木已習慣了的各種感覺突然集體恢復知覺,小小的一個動作,對他來說都一個極大的刺激,衣服摩擦、空氣微風、泥土氣息、血味以及人群中有人不小心放出的臭氣,都變得極為敏感,成了一個又一個災難,如果這個時候,有人稍稍刺激一下他某個重要部分,他敢確定第三股能量當場就會暴走。
  
  但現在沒有時間給他慢慢適應,他得馬上趕回去檢查巨人怪物到底死了沒有?
  
  一個可以扶搖直沖樞機的生命,只靠砍下腦袋,即便加了樞機之火焚燒,也很難讓楚云升徹底放心,必須親自去檢查,確定其死亡。
  
  他也和布特妮等人一樣疲倦,更承受著現在才能感覺到的如潮水般涌來的各種疼痛,而每一個部分的疼痛又因為敏感的緣故被放大了無數倍,正常人早已會因為生理上的自我保護而昏厥去過,但他意志之堅強,遠非布特妮等人可比,那是一次又一次生與死的戰火才淬煉出來的殘忍堅韌,就連影人對他這點也無可奈何。
  
  一個還刀歸鞘的動作,一個轉身的動作,都讓楚云升被各種放大了觸感與刺痛淹沒,但他的速度卻沒有因此被凝滯半分,在外人看來似乎一切正常地返身,奔起,起落間來到巨大腦袋的跟前,只有靠的近、眼睛又特別好使的人才能發覺他的動作很別扭,很僵硬。
  
  和楚云升獲得死氣后迅速恢復生命活力相異,巨人飛速失去死氣的同時,腐爛的肌膚反而也在恢復正常,但這是在楚云升意料之中的。
  
  他吸來的死氣是用于補死,補得越多越完整,活得便越旺盛越徹底,而巨人怪物是不應該活著的生命,它的死氣和血族一樣是腐爛,如果沒有足夠的命源來維持,就楚云升眼前所看到的情況來判斷,很快就會腐爛而全潰,以致零維失去身體而消失,一旦失去死氣腐爛就會停止,如果有命源,肉體上恢復原樣也不是不可能。
  
  這也和他自己曾經大量失去命源時變得極為蒼老也是一致的,所以它大量掠食生命,也可能是為了保證身體不會被死氣迅速腐爛全潰而亡,但它也和血族有所不同,血族如果失去死氣,可能變得更為年輕活力,可它不行,死氣是它的根本,它就是由死氣組成,死氣越多越好,而想要“活著”就只能在兩者間尋找平衡。
  
  楚云升不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感覺,可能連生不如死都不如,比自己可能還要慘,但它已經直接威脅到了自己和血騎們的生命,無論如何也要徹底毀滅它,這世道便是如此的殘酷。
  
  看著巨人恢復正常的肌膚也在樞機之火下焚燒,畢竟那只是肉體,楚云升才感覺到一絲安全。
  
  “沒事吧?那地方中招了?”
  
  看楚云升褲襠像是被人踹了一腳般別扭僵硬,整隊人馬中,唯一體力尚還算好的拔異看起來很開心地以嘲諷語氣揶揄,但實際上卻是極為擔心,如今危機四伏,上帝才知道會突然再冒出什么東西來。
  
  “滾蛋!”楚云升看著洶洶大火焚燒的巨人腦袋以及倒塌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身體,稍稍放了放心,下意識地摸了摸口袋道:“還有煙不?我知道你偷偷藏在格魯那里還有幾包,別小氣吧啦的,不像個男人。”
  
  “格魯!你這個混蛋!”
  
  拔異頓時面容一陣抽搐,回頭找著格魯的身影大罵。
  
  “別罵他了,他不抽煙,卻整天一屁股煙味,豬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楚云升費力地彎腰撿起一名士兵尸體邊上的沖鋒槍,熟練地檢查槍栓,單手舉著瞄準燃燒中的巨大腦袋,道:“現在整個營地都是我們的了,你還怕老子沒煙還你?”
  
  “他們的貨色能和我特制的比嗎?”拔異郁悶地罵罵咧咧地從衣服里面掏出只有半盒的煙,但沒有像以往一樣拋給楚云升,而是幫他掏出一只點上,再把剩下的煙盒塞到楚云升口袋里,才突然恍然大悟道:“法克,你之前不是鼻子失靈了嗎?”
  
  看著楚云升仿佛一臉“奸笑”的模樣,拔異真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
  
  楚云升一口氣將手里的彈夾全部打空,才吐出一口煙霧,拍了拍斗篷戰袍,道:“廢話少說,這東西死不干凈我沒法放心,你馬上去辦三件事,頭一件馬上讓文蘿去找中國營地的軍方,讓他們立即來爆破巨人尸體,能炸就炸,能燒就燒,一直到成了灰為止,你不懂中國話,這事你讓人陪文蘿去辦,第二件,還是讓文蘿找營地的醫生給兄弟們加快治療,多耽誤一分鐘危險一分鐘,第三件,你手下的兄弟體力現在最好,多散點出去放哨,要有個風吹草動,我們也能提前知道。”
  
  別的什么人或者生物楚云升也不怕,他除了神經感官恢復帶來的難受和疼痛外,沒什么太大的損傷,就怕樞機生命來了,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他能夠斬掉巨人的腦袋,多半歸功于它本身實力被封,除了本體戰力,沒有其他方式釋放威能,否則就是一場苦戰了,血騎和退化人也起碼戰死一半以上,所以,巨人腦袋上封死它實力的金色三棱體肯定非同凡響,難保樞機生命不會感應到。
  
  拔異站著沒動道:“第二件,文蘿已經去交涉了,第三件,這種事還需要你來吩咐嗎?倒是第一件,你確定不要留下一點來做研究?”
  
  “我寧愿全部毀滅掉,一點風險都沒有!”楚云升很干脆的說道,貪心只得壞事,全部燒光,才是最安全的保證。
  
  拔異點點頭,這時候格魯因為剛才聽到在叫他,正一頭霧水地跑過來,拔異也不和他廢話了,直接讓他趕緊去找文蘿處理,他自己卻一直站在楚云升身邊沒離開。
  
  “你不會是怕我被人刺殺吧?”楚云升換了一副彈夾,一直沒有停止對巨大腦袋的摧毀:“你不會真以為我受傷了吧?放心吧,只要那個層次上的高手不來,還沒人能殺得掉我,但要是它們來了,你在這里也就是個屁用。”
  
  “你的命現在不是你一個人的。”拔異淡淡地說了一句,然后岔開話題指著巨大腦袋道:“我怎么看它腦袋里的那個東西像是金字塔?”
  
  “是嗎?”楚云升又打空了一發彈夾,將槍抗在肩膀上,抽煙中再配上微微蕩起的斗篷,像是一個拉風的西部槍客,聽到拔異這么一說,才發覺的確是很相似,形狀都是三棱體,顏色也相近,頓時就覺得有些驚訝。
  
  “等等!不要說話。”楚云升皺了皺眉頭,手里停下更換彈夾,全神灌注地聆聽著什么,片刻后才道:“你聽見了沒?”
  
  “什么?”拔異茫然道。
  
  “仔細聽……”楚云升指著巨大的腦袋,側耳注神,眉頭緊鎖。
  
  “什么也沒有……咦?”拔異也是眉頭一皺。
  
  “聽到了?”楚云升嘴唇輕輕開合,模仿著他所能聽到音節:“合,了一五……不對,不對……”
  
  “快看,它睜開眼睛了!”拔異突然大吼一聲,全身爆發出極度緊張的氣勢,死死地盯著火焰里的巨人頭。
  
  “法克,竟然還沒死!”楚云升也看到了,立即拔出了流火戰刀,雖然它此刻可能還不如子彈好使。
  
  巨人的眼睛正緩緩地睜開,巨大的嘴唇也在微微地蠕動,一個個含糊不清地音節從它的嘴唇間散發出來。
  
  看楚云升馬上要沖上去,拔異一把拉住他道:“等等,你看它的眼睛!”
  
  楚云升其實知道沖上去也沒什么用,樞機之火也沒辦法立即燒掉它,說明它已經在用零維之力,但他是絕不會放棄的人,只要有一絲希望,就一定會努力到死。
  
  拔異拉住他,他才發現巨人的瞳孔里倒影著一副星空的景象,深邃的太空中正紛飛著無數的戰火,一艘接著一艘太空戰艦向它所在方向一波波地發起齊射,數量數都數不清,讓人絕望,浩瀚無垠,其中一道凌厲的光芒正向瞳孔方向奔襲而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