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813 跨過火線

^
  
  不遠處的迪爾嘴角上露出一絲陰鷙的冷笑,仿佛終于達到了目的一般看起熱鬧來,不再說話。
  
  當帶甲騎士身后的老血族走出來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這趟的任務算是完美的完成了,至此,如果說還有一絲遺憾的地方,就是看不到那個男人此刻肺都快氣炸的表情吧!
  
  有時候,報復一個人不一定痛打一頓才最解氣,對他這種和自己一樣意志極強的人來說,痛打只能激起更強的反抗戰意,然而但凡這種人情緒都很重,讓他難受,讓他憋悶無力,讓他親眼看到屬于自己的東西被別人奪走才是殘酷的方式,就像他曾奪走自己心愛的女人一樣,只有這樣的方式才能狠狠地打擊他的心臟,作為自認為和楚云升是同一種的人,迪爾對此十分的清楚。
  
  只是可惜,他對楚云升的了解遠不及他自以為的那樣充分,幸虧此時位于楚云升身后,看不到楚云升雖然陰沉卻仍然無動于衷的表情,否則,該氣炸的就是他自己了。
  
  楚云升在想另外一個問題,這老血族是怎么知道自己在地球時就已經突顯的亞洲人的樣貌了?
  
  他的疑問大概也是帶甲騎士的驚訝之處,但接下來卻和他想的有些出入,帶甲騎士和老血族都沒有詢問與解釋起這個疑問,而是說起了更深的問題,所要表達的意思跟著便一覽無余了。
  
  那老血族面對帶甲騎士的吃驚,淡淡道:“布特妮,艾希兒和迪爾都是不再承認熾為王的人,如今卻突然帶回來了一個自稱王名的人,難道沒有蹊蹺嗎?仔細想想就知道,如果是真的,迪爾又怎么會把王帶回來?作為不承認熾為王的背叛者們,難道不想活了?會做出這樣形同自殺的舉動?所以這個人必然是假的,不過是艾希兒的陰謀。”
  
  他的邏輯無懈可擊,使人信服,迪爾背叛的理由基礎決定了他絕不可能帶回真正的不死王熾,所以,即便有人再怎么懷疑迪爾不會如此弱智用找個假熾的辦法來操縱王權,也沒辦法反駁老血族否認的理由。
  
  “可是……”
  
  帶甲騎士終于推開了面罩,露出一張精致的臉蛋,仔細地看著楚云升,露出一抹似乎感覺到依稀熟悉的深深疑惑。
  
  老血族不經過她的確認就迫不及待的站出來否認,形勢便斗轉異變,重要的不再是此人是真是假了,重要的關鍵突然變成了老血族們此時此刻才挑明的真實態度,這才是讓她為最驚訝的地方!
  
  沒有老血族們的支持,她無法贏得這場平定叛亂的勝利,可事情的深度與變化,似乎遠遠超過她原初簡單動機的想象。
  
  那就意味著連她也要背叛了!
  
  除非熾真的不是不死王!
  
  可那樣一來,就被艾希兒說中了,而她又攻擊了艾希兒,還是錯了!?
  
  僅這么一想,她便覺得渾身發冷,仿佛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成了一個別人手中的棋子。
  
  她真的是一個簡單的人,是個戰士,不想陷入復雜的權力斗爭中,可艾希兒越來越叛道離經的形勢卻一步步把她逼到不得不反擊的地步,到現在才發現背后籠罩一個巨大的陰影,是她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對抗的存在。
  
  老血族揮了揮手,仍表示對她足夠的尊重,解釋道:“我明白,是不是他看起來很像你以前看到的王的模樣?艾希兒不是傻子,要找個冒充的人自然要找最像的,要不然她怎么熱衷于和普通人類打交道?估計一直都在尋找相似的人吧。”
  
  布特妮看看楚云升,再看看老血族,一時間幾乎陷入了兩難,老血族現在說的合情合理,如果這人是真的,迪爾絕對不可能帶回來,這不容她反駁,要命的是她反駁也沒用,身后的數千血騎仍會這么想。
  
  但如果說是假的,她又覺得不像,從這人來到他身前不遠的地方,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不肯靠近,但布特妮敏銳的感覺到他就是,尤其是說話的語氣和神態,簡直太像了,相貌什么的或許可以改變,但有些東西絕對便不了,更何況,相貌本身也很像!
  
  “我們還有密語!”布特妮終是不肯放棄,握緊了腰間的劍柄,用盡了全力,臉色蒼白的堅持道。
  
  她其實也知道自己再說什么也沒有用了,即便眼前的人是真的,也無法是真的了,形勢的變化完全超出了她的掌控,這是一起平叛中的“叛亂”,大概是早已謀劃好的,只是因為眼前的人突然無朕兆的出現才提前暴露出來。
  
  她忽然感覺到一絲的后悔,當初在斷崖上,如果她沒有攔下眼前的這個男人,讓他大開殺戒,鎮滅所有老血族,還會有今天這一幕嗎?
  
  老血族冷笑道:“我聽說當時有四個人在,知道密語的肯定不止你一個,艾希兒也知道,密語早就不是密語了。”
  
  迪爾聽到老血族這句話后,突然打破了沉默,在不遠處冷嘲道:“不管你們承不承認,他的確是這真的,而且我們已經承認了他是真的。所謂的誓言果然是個婊子!千年前我的祖先就看穿了這種謊言和無恥,到如今你們還拿它當幌子,布特妮,你們這些被騙的人真是他媽的可憐!”
  
  雖說如此,但他的語氣中并沒有什么恭敬和同情的味道,聽在布特妮一方人耳朵里,簡直明擺著楚云升就是一個假冒的傀儡,順帶還離間一下。
  
  為了防止出現更大的混亂,楚云升始終站在距離布特妮等人一段距離的位置上,不讓她們感覺到自己帶有的天敵氣息,一直望著言辭鏗鏘有力的老血族不停地說著無法反駁的“斷言”,楚云升始終不說話,靜靜地聽著,想看看血族到底已經崩壞到了何種地步。
  
  這時候眼皮卻突然一跳,迪爾的話似乎越來越深意,多得他來不及細想,但有一點是跑不掉的,那就是借刀殺人,用布特妮一方絕不能相信自己的心態來對付自己,而布特妮這一方的態度也極為玩味,尤其那個老血族,出發點就是否認自己,幾乎都只是在找理由來否定而已,沒有一絲先來確認一下的意思。
  
  這里有著烏泱泱的數千人,但除了一個布特妮以外,竟然沒有第二個來愿意承認自己!
  
  當然,拔異也算人的話,可能還會多一個,他現在正用詭異的目光打量著楚云升。
  
  楚云升有些無語,自己竟然可以“失敗”到這種程度,難道要殺光所有的血族?那不是從頭到尾百忙一趟?還得冒著隨時被樞機發現的危險……
  
  實際上,他遠不是老血族想的那么簡單,密語的確有四人共知的部分,但也有各人分別私知的分語,但他現在卻明白了,不管他說什么密語出來,也不管布特妮是不是能夠對合得上來了,都改變不了什么,正因為每一個私密語只有兩人知道,老血族們也可以毫無顧忌的不承認,因為他代表的勢力壓根就不想承認,再說什么也沒什么用。
  
  血族的實力在達到這顆星球后的確進步了不少,可這些老家伙不會以為就憑他們這點實力就可以挑戰自己了吧?而且他們不是千年未改誓言之心嗎?
  
  果然到了挑戰到他們權力的時候,正如迪爾所言,誓言就是個婊子了!
  
  或者說,謹守誓言也只是為了千年來穩穩掌控誓言一族的權利借口?可笑,那些為誓言而戰死的一代又一代的血族,怕是到死也沒有明白讓他們堅持、奮斗與驕傲的誓言,到頭來原來只是騙他們愚昧他們的一個屁吧。
  
  艾希兒一方的觀念是眾所周知的了,即便是楚云升,剛剛也親耳聽到迪爾再一次陳明態度不承認熾為不死王。
  
  因而,雙方都有了足夠義正言辭的信仰制高點,明面上都效忠于不死王,分歧只在于誰是不死王,承認楚云升的和不承認楚云升的都可以據此標榜自己為正統,指著對方為叛逆。
  
  楚云升暗罵一聲,這世道,果然不但誓言是婊子,就連不死王也是婊子,就像陽光時代地球上政客們口里吐沫橫飛的“人民”,誰都可以拿來“用”一下。
  
  厭倦了這種無恥欺騙與肆無忌憚謊言的世界,楚云升差點想就此放棄第七紀的紀子,如果不是他曾遇到無數可恨可敬可佩的諸如杜岐山趙山河埃德加乃至根子之類一個個掙扎的人,他都要覺得守護者只是一廂情愿,如果人類都是這樣的王八蛋,那么還有救的必要嗎?
  
  不是他清高,更不是他不知道現實本就如此,只是因為他已經很悲催的有了成為“婊子”的能力,更不想自己拼死拼殺冒著與樞機廝殺的風險最終換回來的成果讓這些王八蛋去享受,真的成了一個婊子。
  
  不知道金字塔里面的那個吶喊著“返我故土,返我孤星”,以千萬人義無反顧的犧牲為代價,只為給故鄉送回科技,最終來生愿再做故鄉人的悲壯之士。如果知道他們的后代早已成了這個樣子,會不會覺得不值?
  
  不知道為什么,他卻感覺不到氣憤,反而覺得舒暢了很多,就像找到了理由去壓制焚滅印度城后心胸中的那絲手抖。
  
  或許這樣也好,他當初來這顆星球就是為了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跟堅定了他不當婊子的決心,送出紀子意后,就有多遠離得有多遠吧。
  
  對楚云升來說,眼前發生的事情連背叛都算不上,真正的背叛,讓人感覺到的遠不是氣憤,而是心中真正的刺痛,而他如今連氣憤都沒有多少,更談不上難受,他一直在利用血族,血族也在利用他,誰也沒有為對方真正付出過可同赴生死的犧牲,但今天卻是一個機會!
  
  凡事都有兩面性,事情已崩壞到這個地步,卻也可以讓他找出真正愿意跟隨自己的人。
  
  楚云升冷笑,他自然不會在今天殺光所有老血族的人,那是幫迪爾的忙,但想要借刀殺自己的迪爾他也沒功夫去殺,那又是幫老血族們的忙。兩邊都殺,更是笨蛋,除了會在大混亂中犧牲掉最后一點還愿意跟隨自己的人外,沒有任何的好處,而且這里距離羽翅人飛走的地方不遠,樞機隨時出現,他們想借刀殺人,自己難道就不會?就等著樞機出來滅了他們吧。
  
  他是個在戰場上極為冷靜的人,不需要毫無好處的發泄式殺戮,更不需要那么多的血族戰騎,只要足夠精銳并能堅持追隨他的人就行,他有很多很多的辦法讓最后的這些人提高到精銳上的精銳,哪怕它們以前完全不算精銳。
  
  所以,他也只會帶走這些人,但選擇權在他們自己。
  
  nbsp;掃了一眼所有血族,楚云升終于策馬而動,開始給出選擇權。
  
  “既往不返兮,誅殺異端。”這是和布特妮說的,對歐美人來說,完全以中文發音的句子,十分的艱澀難懂,能聽得熟悉,卻壓根學不會。
  
  “刀劍披甲兮,艦旗矗立。”這是對布特妮身后不遠的文蘿說的,文蘿在血族大軍中地位不高,給她的私密語簡聽得懂無所謂,而且她也不知道涵義。
  
  “還記得你在雅各家外的小樹林隨地大小便被人家砸中了嗎?”這是對拔異說的,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有楚云升和他兩個知道,密語也懶得說了,索性說起這件事情來。
  
  給拔異的那句本是“勇士爭先……”,這時候,又忽地想起交給艾希兒那當頭的一句:“大錯鑄成兮……”
  
  ……
  
  跟著,楚云升繞到兩軍對壘的北側,揮舞流火刀,順著地面,流火而出,劃出一道長龍般的火線,將平原一切為二,南側列滿泱泱血騎與旗幟,北側則空無一人,遼闊干凈。
  
  然后,他勒住戰馬,于火線北側之上,放聲道:
  
  “我不需要你們回答我,也不需要你們承認我,說難聽點,你們都還沒資格,但我是誰,你們心知肚明!
  
  所以,今天只有我,沒有王,你們愿意追隨我,越過這道火線,從此跟隨我,我必不棄你;不愿意的,今天我也沒功夫殺你們,如果你們運氣能好到活過今天,再見面時,我不再是你們的王,你們也不再是與我立下新誓的人,從此就是敵者,我必殺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