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809 迪爾你知道我是誰嗎

^
  
  沙蛄群崩潰了。
  
  夜幕騎兵從它們的背后兇狠地發起一波接著一波的陣型沖擊,只是依靠動物本能在行事獵食的沙蛄即便仍有著強力的單體優勢,也無法阻擋具有軍事化組織的騎兵集團兇猛沖擊,尤其這些騎兵并不是普通的人類,他們的力量、速度以及復雜難明的能量遠比子彈對它們更具有威脅力與殺傷力。
  
  一旦崩潰,龐大到令人絕望的沙蛄群頓時如一盤散沙般四散奔走,或許在某個地方,它們還能匯聚成一只讓絕大多數生命顫栗的集群,但在此刻,它們完全處于零散與大混亂之中。
  
  它們不是“死腦筋”的火戰蟲,有著獵食的本能,也有著一定的組織能力,但似乎,它們失去了最高的組織者諸如“蟻后”一般的核心。
  
  它們擁有著單體強大的力量,卻在不足千余的夜幕騎兵的集團沖擊下全線奔潰,即便是親眼見到這一幕的楚云升,也不禁感到力量本質的奇異與矛盾。
  
  樞機以下,單體的強大仿佛永遠都無法戰勝嚴密的集團組織,如論是人類的戰爭歷史,還是后來的黑暗時代,都似是顛簸不破的真理,就像他自己也曾擁有天下第一人的巔峰實力,也是一樣在蟲海兵河的圍攻下,幾近喪命。
  
  因而,他無法想象當年五族面對擁有單體絕對強大到無法想象的樞機的卓爾星人時,所承受過怎樣的代價與殘酷的犧牲?
  
  那已經不是一句前赴后繼、矢志不渝就能形容得了了!
  
  雖然根據楚云升所知道的內幕,卓爾星人十三相繼的凋零與失蹤和五族關系不大,但煥那些人竟然堅持了那么多年,還能活著,仍在苦苦不倦尋找反抗之路,依然是一個奇跡了。
  
  火族人戰死不屈的鐵骨,冰族人驚弓之鳥的多疑,多能族永沒有底線的狡詐……大概也唯有如此,才能活下去。
  
  這也從另外一個側面說明了樞機生命的強大,把為了求生的五族一步步逼到了何等扭曲的地步!
  
  然而,突破樞機,就是打破平衡,可以想象,如果沒有契約的限制,會亂成什么樣子?
  
  楚云升發覺第三說的也有點道理,樞機,就如同地球上陽光時代時的核彈一樣,是一種威脅,一種制衡,代表著秩序,甚至的確有也一絲第三所說的“和平”。
  
  只不過,這種秩序的代價是擁有樞機的種族,永遠永遠的壓制在沒有樞機的種族的頭頂之上,被壓制種族的命運只能冀望于樞機們的憐憫與需要。
  
  而能夠給予契約且神秘莫測從沒有人親眼見過的靈,便成了隨意擺弄各種生命種族的最幕操控者,高興了,來一句“你們有功”,賜下十三道契約;不高興了,十萬光年之內,處處奏響死亡的樂章!
  
  難怪落魄到隨時被自己欺負與擠兌的影人,仍然視除它自己之外所有生命都是垃圾,都是低等生命。
  
  而楚云升大抵上也是唯一一個見過靈且還活著的生命,即使如此,他也未曾見過靈的真面目,按照影人不屑的說法,如果真見到了,一眼便是死亡,倒不是靈要殺見靈者,而是根本承受不住,當初在洪水快艇上,守護者一個假身,就足以讓眾多血族齊齊昏厥,無一例外。
  
  此時再望著迅速四散奔走的沙蛄與漸漸收攏陣型上前的夜幕騎兵,楚云升不禁有些失語,他可以將即便是在樞機生命眼里都是神靈的影人折騰個半死,卻面對一道來樞機的目光而倍感壓力,汗浸腦門,反而,他親手締造的這只騎兵,卻可以在此縱橫馳騁,無所顧忌。
  
  這叫什么事?
  
  力量這東西,真的很矛盾。
  
  真是一物降一物,鹵水點豆腐,老鼠克死大象。
  
  ……
  
  沙爾曼將軍竟然還沒有死,令楚云升有些意外,阿米爾卻很高興,真不知道在市長和軍方之間,他到底是哪頭的?
  
  列陣的騎兵方陣中勒馬徐徐踱出一名英姿勃發的騎士,沙爾曼將軍就站在被毀的裝甲車上,“親切”的交談著什么。
  
  兩人時不時地轉頭看向楚云升所在的方向,沙爾曼將軍大概顧忌到楚云升的“兇狠”,沒有指指點點,聲音也很低,幸存下來的人類傷者呻吟與失去親人的哭泣聲四起,以楚云升的耳力,也無法穿過大量的雜音聽到他們在說些什么。
  
  其實也不用聽,肯定是在談論他,印度人弄到今天這個地步,他自然是第一個“罪魁禍首”,不會被輕易放過的。
  
  但不管這名騎士是不是迪爾,他們又決定怎么處理,楚云升都終于可以見到艾希兒等人了,血族到底出了什么問題,也可以水落石出了。
  
  如果來得真是迪爾,楚云升還是挺佩服他的膽子的,一擊之內,他曾將大半個印度城焚毀,如果沙爾曼派去求救的信使沒有刻意隱瞞這件事,迪爾還敢帶著血騎前來,要不沙爾曼是他親爹,要不就是絕不畏縮。
  
  當真應了那句王旗所向,沖鋒至死!
  
  話說回來,楚云升自己都做不到這點,他一貫雖然不是有便宜就占,但絕對是安全第一,小心為上,從來不死要什么面子,無視當不了飯吃的榮譽,該裝死時向來就沒猶豫過。
  
  沙蛄退散,周圍一時半會不會再有什么危險,那道令人窒息的目光也暫時消失了,血騎也來了,楚云升也不急于這一時半會,想看看這些血騎能不能認出自己,如果認不出,他更不著急自表姓名,正好可以借機看看到底是誰的問題,該殺的自然要殺,不該冤枉的自然也不能冤枉了,總要看清了才好行事。
  
  提著鐵棍,楚云升先將目光移向南方,安定下來,才漸漸發現那道目光有些熟悉的感覺,再細細想來,也很清晰,在這顆陌生的星球上,他唯一近距離接觸過的樞機生命,也只有一個,便是南方向上那顆粒金的源頭,黑氣化劍擊穿的地方,那道目光只能來自那里。
  
  但它屬于哪一個國度,楚云升卻不知道,必須盡快搞清楚,也好有個預防的措施,不至于下次遇到這個國度的智慧生物時毫無警惕。
  
  這個事情,印度人是指望不上了,他們除了自己的事情,對外面幾乎一無所知,就看看艾希兒布特妮她們清不清楚了,實在不行,再往北走,中國人大營說不定有這方面的情報,反正南方暫時是去不了,更不能去,當然也不用再去血騎已經找到了。
  
  解決掉血族的事情,他便準備整裝北上,除了打聽情報外,還指望著胖子和何凝能幫他搞到能量塊的消息,另外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最近時不時感應到的零維里,守護者交給自己的紀子意總若有若無間歇性地向著北方,讓楚云升很是驚訝,也很費解,按道理說,紀子不可能這么快出現,怎么就蠢蠢欲動呢?
  
  不管是不是,要不要給出紀子意,總要去看看才能做出決定和放心,除了樞機們的壓迫,這件事也勉強算得上他眼下心中的一樁大事了。
  
  沙爾曼那邊的交談接近了尾聲,血騎們陣型也已經列開,呈左右翼隱隱地圍攏上前,意圖一覽無余,楚云升并不在意,看樣子沙爾曼將軍還是對那位騎士隱瞞了點東西,要不然,怎么會以陣型逼迫上前,而不是依仗騎兵的速度優勢游走威脅?
  
  似乎是感覺到氣氛的緊張,楚云升周圍的人,尤其是剛剛不久前還指著他鼻子怒吼的女學生們,懷著異樣快意的目光走得一干二凈,站在遠遠的地方,像是要痛快地看看楚云升的悲催下場。
  
  就是阿米爾也有些局促不安了,他的妻子與兒女更是緊張不已,楚云升見狀,向女學生那邊示意道:“你也別在這里假撐著了,我和夜幕騎兵的事情,你們一家也范不著牽扯進來,快去那邊吧。”
  
  他話音一落,阿米爾的妻子頓時如蒙大赦,都不等阿米爾發話,立即就拽著兒子女兒趕緊躲得遠遠的,阿米爾尷尬支吾道:“掃瑞,要不,我去和將軍談談?……”
  
  楚云升搖搖頭:“我和他們的事情,和你們真沒什么關系。等會不管打起來,還是沒打起來,你最好還是趕緊帶著家里人去北面吧,別在這里看熱鬧,會死人的。”
  
  阿米爾一家被自己幾乎殺光了一大半,如果他不主動湊上來,楚云升也不想和他接觸,那種感覺總令他很心煩,但既然接觸了,總也不想他家里剩下的這點人也全交待在這里,說完后,便又加了一句:“我會去中國大營,如果你們活著到了那里,我們說不定還有見面的機會。”
  
  阿米爾怎么說也是一個官員,聽得出這句話背后的意思,只要他一家活著到了中國大營,楚云升言下之意便是仍會照顧一下他,否則,依印度人在印度城的所作所為,到了中國大營后會遭受到什么待遇可想而之,楚云升即便沒有這一身的本事,好歹也是一個中國人,自然有這個能力。
  
  這時候,和沙爾曼將軍交談的騎士正向這邊走來,阿米爾不敢再說什么,也意識到了這不是自己一個小小的司長能夠調節的事情,匆匆走開。
  
  英武的騎士一邊騎馬走過來,一邊向上推開了頭盔上的面具,露出一張即便是東方人的審美觀出發也是很英俊的面孔來,神色冷峻,目光冷冷地看著楚云升。
  
  等他快要接近楚云升身邊時,卻突然之間臉色大變,冷峻的神色忽然間便得極為緊張起來,像是每一根毫毛都倒豎起來一般驚悚,眼神中掠過一陣陣駭然,但很快便是一片濃郁的殺機與不屈的戰意。
  
  “難道認出我來了?”
  
  楚云升沉了沉眉頭,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認出了自己,他倒是認出對方了,果然是那個迪爾啊,當初被自己打得血肉模糊的臉竟也恢復的如此完好。
  
  “迪爾,你知道我是誰嗎?”
  
  楚云升絕沒有任何裝逼的意思,只很認真地問了這一句,然后提著他的鐵棍主動上前。
  
  他這一動,下一刻,剎那間,向來凜冽的夜幕騎兵胯下的血騎,尤其是第一列,齊齊惶動嘶鳴,極度不安,一時之間,陣型大亂,戰旗紛亂……
  
  &bsp;^(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