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806 誰做主

^
  
  楚云升生平第一次發現自己竟也有“霸氣側泄”的一天.
  
  僅僅兩句話,不超過十五個詞匯,就能讓一個活生生的人嚇癱在地上,而且對方始終都沒有回頭。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個道理楚云升還是懂的,神情凝重起來,走到大男孩跟前,撿起地上的枯枝切開男孩的皮膚,仔細觀察了一會,心中便大概有了個判斷。
  
  男孩被血化過,有血族特有的氣息,但這絲氣息和在地球上時稍有不同,楚云升一時半會也看不出所以然來,只能看做是來到這里口的變異,畢竟當時的地球是封閉的。
  
  但就是這絲變異,讓楚云升產生了滅殺他的本能沖動,而他大概也是因為這絲變異,視自己為天敵。
  
  想要進一步了解到底怎么回事,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掉眼前的這個昏厥大男孩,吸走他的死氣與命源。
  
  當然僅殺掉一個未必行,或許還要殺更多,才能摸到一點脈絡,但楚云升暫且沒有這個打算,他不是為了提升實力而喪心病狂的人,燒了印度城造成重大傷亡也是因為猝不及然的不受控制,好歹他也是個人類,提升實力,恢復自身,有很多種方法,沒必要做極端失去底線的事情。
  
  阿米爾沒有大男孩對楚云升的天敵畏懼,趕快上前,一陣搓揉掐拍,用一些急救的方法將男孩試圖弄醒。
  
  楚云升站在一邊,等著阿米爾救醒大男孩,考慮起更深層次的問題,也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話還是要問問他。
  
  血族的來歷并不清晰,尤其是在影人說過那番話后,楚云升心中就有了一層陰霾,總覺得背后有自己沒看到的事情。
  
  他習慣于用換位思考去猜測對方的意圖,如果將自己置于大男孩甚至整個血族的角度,當面對自己時,會怎么辦?又會采取什么行動?那么締造血族的背后意圖就清晰了,不一定非要知道它是誰。
  
  天敵的本能就是你死我活,食物鏈上牢不可破的一環。
  
  貓吃老鼠或許是為了牛磺酸,但是生下來沒接觸過老鼠的貓,又如何知道老鼠體內有牛磺酸?而老鼠又如何知道貓就一定會吃自己,狗卻是多管閑事?
  
  楚云升雖然曾經生物成績勉強可以不叫家長,但也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樣東西叫遺傳。
  
  食物鏈的生存信息打入遺傳的印記。
  
  能做到這點的人,楚云升所認識過的,掰著手指都能數得過來,但應該不會有曹正義等人,他們還沒那個能力,而問題就在這里,血經上的話明顯又是他們所寫,難道是被強迫?或者他們壓根也不知道?
  
  這些問題,楚云升暫且還不用考慮,樞機未破,一靈未誕,知道與不知道是誰,都是一樣,徒增煩惱與擔心罷了。
  
  他現在要考慮的是整個血族的態度,一個血化上不算很成功的小男孩對他便是如此的敏感,真正精銳的血騎,如果碰到自己,是仍認自己為王,還是本能的天敵?
  
  答案很明顯,也不用去細想了,人心隔肚皮,就是楚云升自己,面對一個時刻極度本能需要地要“吃掉”的人,哪怕是不可一世的影人,他不也一樣只有你死我活,否則片刻沒有安全感。
  
  老鼠能吃掉貓嗎?楚云升不覺得沒有什么不可能,大男孩太弱小,所以才不敢反抗,如果老鼠的數量多了,又很強大,而貓只有一只,用屁股想也知道,為了自身的安全,聰明點的老鼠會怎樣做?
  
  如果把一個人丟到虎籠里,他會覺得老虎被喂慣了牛肉,和人類有了“感情”,就不會吃人嗎?
  
  重要的不在于老虎會不會吃人,而在于人類對老虎天生的害怕,要么把它重新單獨關進籠子,要么乘著人多乘著有武器的時候干掉老虎,否則,誰敢終日與虎為伴!?
  
  楚云升一時之間能想到這么多,一是和血族來歷不清晰有關,一是和他自己的許多經歷有關,不得不用最壞的人心去揣測別人,用最壞的打算來思考怎么解決面臨的問題。
  
  這已經不是他說一句“你怕什么,我又不會吃了你”的保證就能解決掉的了的那么簡單。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必須早點解決,拖著不動,只會越來越糟糕,無論是陽光時代的工作經驗,還是黑暗時期的遭遇經歷,楚云升都深知這點。
  
  他決定暫時留在印度人這里,和他們一起行動,血騎如果要來,第一個要找的肯定是印度人,他也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和他們碰面。
  
  大男孩在阿米爾的努力下,悠悠轉醒,睜開眼見到楚云升站在一邊的樹下,第一反應仍是想跑,但被阿米爾拉住了。
  
  “我知道你害怕,不過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傷害你。”雖然知道說了也沒什么大用,但楚云升還是“保證”了一下,要不然,下面就沒辦法交流下去了。
  
  大男孩這會不敢跑了,但死死地拽住阿米爾的手,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不肯撒手,慌張而警惕地看著楚云升每一個動作,好像生怕楚云升下一刻就會撲上來,野獸般地撕咬自己。
  
  楚云升覺得還是直接問事情吧,開口道:“現在夜幕騎兵誰做主?”
  
  大男孩看了阿米爾一眼,得到了后者的鼓勵,咽了口吐沫,操著很濃的印度口音道:“我只知道王旗所向,上面誰做主,我也不太清楚。”
  
  王旗?
  
  楚云升目光一動,再問道:“那個迪爾在夜幕騎兵中地位很高嗎?”
  
  大男孩點點頭道:“那個層次的親王,我們接觸不到,不過,聽說有一部分夜幕騎兵對他很反感,私下議論很多。”
  
  楚云升追問道:“哪部分?”
  
  大男孩想了想,不確定地說道:“我在夜幕騎兵里地位很低,也不是太清楚,他們里面好像在地球上時就有很多派別,矛盾以前就有吧,現在激烈了點,聽說還死了人,不過被壓住了,后來沒鬧起來。”
  
  楚云升想他可能的確層次太低,上面的爭斗他也弄不清,便找出關鍵繼續問道:“你加入夜幕騎兵,還要宣立新誓,效忠不死之王嗎?”
  
  大男孩點點頭,又搖搖頭,有些犯暈道:“是要宣誓的,不過我想應該是個形式吧,現在新加入進去的人,很少聽到不死之王的傳說,也就宣誓的時候提到一兩句,我好奇打聽過,似乎是個禁忌,很少有老騎兵愿意談起。”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道:“那你們效忠誰?”
  
  大男孩很自然地說道:“王旗所向啊,王旗一動,全陣至死都要追隨沖鋒,我得到的命令就是這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