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801 迪爾大親王

^
  
  阿米爾正在視察糧倉建設的進度,聽聞自己兒子被打成了重傷不治,楞了一下,隨口讓隨從去問一下,是哪個兒子被打了?對方是誰?
  
  在整個印度城里,能打敢打自己兒子也沒多少人,背景和他差不多的或者比他強的才敢動手,所以打也就打了,他反倒無所謂,自己兒子什么貨色自己知道,犯不著為這種爛事傷腦筋。
  
  四五個兒子一大堆,沒那么多講究,什么還沒打眼淚就掉下來的事情,在他這里壓根就不存在,也就只能生一個孩子的中國人才會咋呼咋呼地大驚小怪,一說兒子被打了,老子就急忙跳出來,在他眼里,這種行為簡直是弱智與白癡。
  
  兒子算什么?想要生,再生他七八個也不是什么事,必要的時刻,個把兒子也是可以犧牲的,問題是沒有利益。
  
  當隨從傳來消息,說是被外國人打了,根據現場目擊者描述,應當是中國人,不過人已經跑了,阿米爾依然沒什么太大的反應,就問了一句傷勢怎么樣,便又讓隨從再去警察那邊打聽細節,繼續視察糧倉,開始考慮起這件事的政治意義來。
  
  最近,他們這邊和中國人那邊正在爭奪幾百公里外一個大果子林,將軍的意思是要盡量煽動民眾反中情緒,爭取市民的擁戴,林子爭得到爭不到無所謂,關鍵要把將軍的強硬姿態擺出來。
  
  而市長卻正相反,希望和平解決,共同開發大果子林,當前食物問題已經嚴重威脅到印度城的生存,再跟中國人僵持下去,擦槍走火,將軍真能頂得住?就算將軍頂得住,幾十萬張嘴等得了?
  
  阿米爾原本是達爾德市的糧食署長,現在負責印度城的后勤司務,算起來是市長一邊的人,在地球上的黨派也相同,按說應該無條件支持市長,但眼下是亂世,有槍就是王,他必須考慮到將軍那邊的意思,就有點猶豫了。
  
  兒子是死是活,阿米爾已經沒功夫去考慮,他必須盡快找到一個最合適他的處理方案,市長那邊一定會盡力壓下這件事,將軍那邊則必定會借題發揮。
  
  想來想去,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出面的好,繼續視察,就當什么都不知道,在他心里面,也是不大相信將軍真的能夠干得過中國人的,而且他比市長更清楚,倉庫的糧食就快撐不住了。
  
  但他沒料到將軍那邊反應的激烈程度,等隨從第二次回來時,帶來的不是兒子被打的細節,而是軍方出動了一個連的部隊包圍了外國人難免點,要驅除所有中國人,追查兇手,一個都不放過。
  
  阿米爾有點坐不住了,市長畢竟是他的頂頭上司,和自己的政念相同,剛剛又派人過來和自己商量了一下,作為當事人家長,無論如何要去一趟調解一下,不能把事情鬧大,如果一口氣在印度營地射殺大量中國人,難保大果子林那邊的中國人不會以此為借口開拔軍隊。
  
  等他這邊坐著車,急急忙忙地趕到現場,四具尸體一字排開,而他的兒子正在救護車上搶救,周圍士兵林立,全副武裝,所有外國人都被驅趕到場中央,外圍的市民義憤填膺,叫罵不斷,讓中國人交出兇手!
  
  幾十個男男女女被揪了出來,其中一個中年人被士兵拉出來的時候,還在急切的用英語大喊:“我不是中國人,我是美國人!”
  
  然后,他就被印度士兵狠揍了一頓。
  
  將軍派來的代表,手上套著干凈的白色手套,腳上穿著蹭亮的靴子,帶著金邊的眼鏡,目光冷冷地從一群中國人臉上掃過去,指著四具尸體道:“兇手是誰,自己站出來!”
  
  站在他身邊的一個白襯衫斯文人,擦著腦袋上的汗,立即翻譯為漢語道:“咳咳,印度人說了,只要交出兇手,保證大家的安全!”
  
  “媽的,漢奸。”
  
  “印度人是爸啊?”
  
  “那個人早跑了,你讓我們交誰?”
  
  ……
  
  那名翻譯臉色一沉,和將軍代表嘀咕了幾句印度土語,然后再次說道:“跑沒跑,印度人不管,你們必須交五個人出來。”
  
  “你什么意思?”
  
  “別人殺人,為什么要我們抵命?”
  
  “我們沒殺人!”
  
  ……
  
  中國難民激動起來,似乎有向前涌動的趨勢,翻譯嚇了一跳,向后連退幾步,喝道:“你們想干什么?想要造反嗎?”
  
  !
  
  一聲槍聲,所有人頓時安靜下來。
  
  只見將軍代表舉槍朝天,槍口似乎還冒著一縷青煙。
  
  跟著,周圍的士兵,稀里嘩啦地拉起槍栓,一只只黑洞洞槍口對準場上所有的人。
  
  一時間,喧鬧的人群,靜若寒顫。
  
  印度人真的要開槍啊!
  
  將軍代表將手槍插回槍套,拍了拍手,摘了手套,隨意指了幾個中國人,道:“帶走!”
  
  這一下子,那些被點到名的人,全都面若死灰。
  
  印度士兵立即上來拿人,膽小的直接腿軟嚇癱了,誰都知道,這五個人是有去無回,必死無疑。
  
  這時候,似乎在半空中,傳來一句讓人齊齊一愣的話:
  
  “人是我殺的!”
  
  接著,從土墻方向,出現一道火線,如同流星一般轉眼落在廣場上,身后的火焰,如同彗尾般拖曳著。
  
  其他人還在被楚云升騰空踏火而來的氣勢所震懾,被抓住的幾個中國人,看清楚了來人的面孔,頓時掙扎著對拉住自己的士兵道:“是他,就是他殺了你們的人,就是他,不是我啊!”
  
  將軍代表似乎很快就反應過來,沒有太多的錯愕,皺著濃郁的粗眉頭道:“人是你殺的?”
  
  楚云升說的是英語,所以他也沒有用翻譯。
  
  楚云升提著鐵棍一步步上前,撥開那些槍支道:“不錯是我殺的,幾個人渣該不該殺,你們比我清楚,我既然敢回來,就不怕你們區區幾只槍,自然是有事情要和你們談。”
  
  能簡單解決就簡單解決,當前最要緊的是找到艾希兒布特妮等人。
  
  但楚云升卻不知道這件事背后的復雜性,以他看來,不過是處死了幾個本就該處死的強奸犯,自己剛才特意施展的騰空踏火,印度人不是傻子也知道哪頭重,哪頭輕,即便要動手,也得等到談不攏的時候再動才對。
  
  誰知道這個印度軍官竟然寸步不讓地強硬道:“印度人即便犯罪,也自有我們的法律來審判,輪不到你們外國人指手畫腳。”
  
  楚云升皺眉道:“你什么意思?要我償命?”
  
  印度軍官竟然很倨傲地指著那幾個被抓住的中國人道:“我看得出來你有點本領,但我們必須給市民一個交代,你殺死了四個印度人,重傷一個,必須有五個中國人為此付出代價,而你,我們暫時不要你的性命,但怎么處置,最終由將軍決定,再次期間,你將被限制自由,服從……等待傳”
  
  楚云升像是看著傻子一樣看著他,道:“你以為我回來就是給你們處置的?”
  
  印度軍官面無表情地說道:“你不回來,我們會懲罰更多的中國人,而且,我們總有一天會抓到你。”
  
  楚云升雖然有些無語,但還是決定好好說話,能不浪費戰力,就節約一點,隨即道:“我是來和你們談合作的,你們也會得益,你不會以為就憑你們這幾條槍就能拿我怎么樣了?”
  
  印度軍官冷笑一聲道:“你雖然看起來有點本事,但我們這里有一個師的兵力,你覺得你能對抗得了嗎?”
  
  他頓了頓,像是讓楚云升死心一樣,繼續道:“你們這樣的人我聽說過,但想必你也聽過夜幕騎兵,他們和我們印度城有協議,所以,就算你逃到沙漠,我們也一樣能抓回你,接受法律制裁。”
  
  和你們有協議?
  
  楚云升一愣,艾希兒和布特妮搞什么?怎么連協議都簽上了?
  
  見楚云升發愣,印度軍官大概以為楚云升明白踢到鐵板了,正后悔莫及呢!
  
  有點特殊能力就很狂妄嗎?將軍為什么敢和中國人叫板,不是一個師的兵力,而是有著戰無不勝,豬頭人都要聞風喪膽的夜幕騎兵的支持!
  
  這件事,市長都知之不詳,牽扯到印度還是殖民地時期的一段糾葛,將軍家族雖然出生剎帝利,但那時候,也只能侍奉來自大英帝國的貴族,幾個世紀下來,就和其中侍奉過的一個大貴族結下很深厚的友誼與利益關系,一直保持到現代。
  
  作為將軍的心腹,他自然知道很多事情。
  
  來到新世界后,將軍一度陷入困境,被豬頭人殺得丟盔棄甲,如果不是這位大貴族帶領夜幕騎兵出現,看在往日的友誼份上,幫助了將軍,現在印度城哪里能有這么的安穩?
  
  現在,那位大貴族已經明里暗里讓將軍積極奪權,早日全盤控制整個印度城,將軍這才利用大果子林的沖突,煽動民眾情緒,豎立強硬派威信,獲得市民擁護,一步步擠壓市長的權力與生存空間。
  
  今天這件事,死的是什么人,將軍根本不在意,哪怕是剎帝利的后代也無所謂,反而十分高興,只要處理好了,為高種姓討回公道,又給平民發泄了情緒,市長威信便由此大跌,而將軍從此在高種姓與低種姓人中的權威則一路平坦。
  
  至于賤民,誰還會在乎他們怎么想?只要那位大貴族滿意就行。
  
  當然,他是不會告訴這個中國人那位大貴族的名字的,那是要保密的,不過估計說出來怕要嚇死這個中國人,那可是迪爾大親王!
  
  ******
  
  今天第二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