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798 印度人的傲慢與優越感

^
  
  火辣辣的太陽底下,廣闊的沙漠如在爐上烤著,灼人的熱浪席卷著每一寸土地,使人喘不過氣來。
  
  狂風襲來,沙粒飛揚,天昏地暗,一個個沙浪向前涌動著,像一只無形的巨手,將沙漠揭去了一層,又揭去一層。
  
  楚云升在小蝌蚪飛行器看到的沒有錯,那兩個人影正是影人小男孩和周大千五歲大的幼稚女兒。
  
  此刻,兩個無助的人正被卷起的沙塵一層層落成了土人。
  
  幾天前,小女孩哭累了找累了,守在影人的“尸體”旁,不敢離開,也不敢睡覺,她很害怕,尤其是寂靜的夜里,沙漠上的怪音空幽回蕩,一次又一次地被嚇哭了。
  
  影人很煩她的哭聲,恨不得一指頭捏死她,但它動不了,也開不了口,無可奈何。
  
  有幾次,影人已經處于暴怒的邊緣了,它的心情很不好,命源大量被抽干,意識受到了重創,如今形勢岌岌可危,這小女孩卻一直賴著自己身邊不走,不甚其煩。
  
  誠然,小女孩從散落在地上的背包里找了不少食物和水,也喂給了自己不少,否則自己說不定會餓死或干死,但影人并不承情,對它來說,要靠一個低賤的人類,還是一個最弱小的小女孩來照顧,是莫大的恥辱,絕對無法接受。
  
  楚云升已經不在了,人類對它言已經沒什么用處。
  
  所以,影人已經做好了打算,一旦恢復了行動力,第一個就是要殺死這個小女孩。
  
  小女孩似乎也知道影人還活著,對她來說,卻是一個莫大的驚醒,每天都很“興奮”地和影人說上許多的話,像是照顧大布娃娃一樣照顧著她的小八哥哥,整個綠洲,只剩下孤零零的她們兩個人了。
  
  留在綠洲許多天后,小女孩漸漸有些絕望,將散落的背包集中起來,再把食物和水放在一個比她還要大的背包里,她咬著嘴唇,望著天空,攥了攥小小的拳頭,決定去找爸爸媽媽了。
  
  “小八哥哥,你怎么還是不說話?”
  
  “你又生氣了?”
  
  “我把水和餅干放在里嘴邊了,你一伸頭就能吃到,好嗎?”
  
  影人怒火中燒,小女孩這是把當成什么了?一條狗?還是一個女孩子過家家的玩具布娃娃?
  
  它其實知道小女孩在做什么,但它不需要這種感覺,在它眼里,人類都是卑賤的低等生物。
  
  當小女孩從刺球般的植物林里,采來綠枝,褲子上被劃破了十幾道口子,幼嫩的肌膚也沁出絲絲血跡,手背上更是劃了幾道血痕,為影人編織了一個小圓花帽,擱在影人小男孩身體的腦袋上,小心翼翼地遮住灼燒的陽光。
  
  影人看著那個幼稚的綠枝圈,心中冷笑道:竟然敢把自己弄成這副幼稚的造型?但,別以為這樣做,就能讓我心生感激!
  
  它這樣想著,小女孩繼續說著:
  
  “小八哥哥,我要去爸爸媽媽了,我要走了。”
  
  影人心想,你快滾吧,離我越遠越好。
  
  “小八哥哥,我真的走了。”
  
  “小八哥哥,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嗎?”
  
  “好吧,那我自己走了。”
  
  ……
  
  小女孩拖著巨大的背包,走幾步,回頭看一眼,走幾步,回頭又看一眼,仿佛在等小八哥哥爬起來,追上她。
  
  許久后,小女孩的影子似乎消失了,影人看著滿天的星空,竟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自己的幼年,眼眸逐漸地冰冷。
  
  第二天,影人醒來,發現小女孩竟然又回來了,仍睡在他身邊。
  
  “小八哥哥,我決定了,我要帶著你一起走,去找爸爸媽媽。”
  
  “我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里的,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你的。”
  
  ……
  
  “小八哥哥,你有爸爸媽媽?”
  
  “小八哥哥,你說,我們能找到他們嗎?”
  
  ……
  
  影人一如既往地覺得小女孩很煩人。
  
  ……
  
  那天下午,小女孩用廢棄背包上的繩子在小男孩身上打了一個結,然后,頂著炎炎的烈日,用破露出大腳趾的鞋子用力蹬在沙子里,小小的身軀弓成蝦一樣的形狀,繩子勒入肉里,陷出一道青瘀,嫩聲地悶哼著,拉著對她幼小身軀而言極為沉重的小男孩。
  
  因為力氣太小而漲紅了小臉,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在烈日下順著散亂柔軟的頭發流淌,凝結出白色的鹽分,弄花了她的臉。
  
  她先拉著小男孩走一段,再返回來,把大背包拉過來,然后休息一小段時間,繼續再拉起小男孩,艱難地在熾熱灼人的沙漠上移動。
  
  一次次兩人依靠著大背包被沙層覆蓋,一次次兩人滾落下沙丘,一次次兩個小小的身影被狂風吹翻……
  
  影人無法動彈地移動在炙熱的沙子上,看著小女孩努力弓起的幼小身軀背影,心中冷笑:“別以為你這樣做,我就會同情你,感謝你。我和姓楚的聯手,不過是為了教訓那個垃圾樞機,你真以為我會在乎你們這些低賤的人類嗎?可笑!”
  
  ……
  
  ******
  
  “長發飄柔的婦人,把紗麗從欄桿上掛下來……”
  
  紗麗,圍巾,寬大圍褲。
  
  出現在楚云升面前的一副斯坦人景象,讓人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印度人。
  
  一個頭上纏著灰色圍巾膚色發褐的中年印度男人攔在楚云升面前,看了一眼他身后鼓鼓的背包,垂下頭,在小本子上沙沙地寫著什么,然后頭也不抬地用印度特有的方言英語傲慢地說道:“中國人?日本人?還是韓國人?知道這兒的規矩嗎?”
  
  楚云升也看了他一眼,目光隨即越過,落在此人身后一條長長的土墻上,大約是新砌的,干裂的土層里面還包裹著潮濕的泥土味,差不多有兩米的高度,依托叢林較為稀薄的地帶圈圍起來,透過中間的大門,可以看到里面人頭攢動,帳篷林立,應當就是印度人官方營地了。
  
  跟隨之前遇到的赤裸人群來到這里,天色已經漸晚,楚云升一來想在這里等到艾希兒布特妮等人,二來也想進去換兩件衣服,便用英語回答道:“中國人,什么規矩?”
  
  中年印度男人眼皮都沒抬一下,繼續唰唰地寫著,目無表情地繼續問道:“姓名,職業,年齡,是否有過犯罪記錄?”
  
  楚云升皺著眉頭看著他,這阿三問得也太多了吧,不就一個營地嗎,現在國家都沒了,問這些有何意義?
  
  印度男人見楚云升半天沒說話,挑了挑濃郁的大眉毛,抬頭看著楚云升,有一股居高臨下的優越感,道:“快回答問題!還想不想進我們印度城了!?”
  
  楚云升有點被他逗樂了,區區一個土圍子,踹幾腳就能倒掉,居然敢叫“城”,這樣的城不進也罷,反正血騎來了,在外面也能看到,而且那些穿衣服的人總不能不出來吧?總能找到交易的時候,實在不行,夜里偷摸進去,搞兩套出來也不是什么難事。
  
  見楚云升轉身要走,印度中年男人抖了抖小胡子,竟然一把抓住楚云升的胳膊,以命令的語氣道:“你難道不知道這里的規矩嗎?你背包里的物資,必須交給我們印度營地官方統一管理,這里每一個人都必須遵守制度。”
  
  楚云升目光一沉,這是第二次有人打他背包的注意了,冷冷道:“我不進你們的印度城,你們似乎管不著吧?”
  
  那印度中年男人傲慢道:“即便你不進城,在城外也享受了我們印度城的資源,按照臨時制度,你也必須上繳管制內的私人物資,比如食物和藥品,再經由我們官方統一配給。”
  
  楚云升轉回身,被他神奇的要求再次逗樂了,冷笑道:“如果我不給呢?”
  
  印度男人冷冷地看了楚云升一眼,似乎對楚云升不聽話的態度很鄙夷,向門口處三個持槍的印度軍人招了招手,冷聲道:“先生,你要知道現在是戰爭管制時期,如果你違抗管制條例,我想我們有權強制執行,如果你放抗,甚至有權開槍。”
  
  看樣子赤裸裸的索要不成,就要改為明搶了,想想也是,不管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甚至是美國人,在當前的處境下,都不得不屈服于他們的武力權威,別說上繳所有私人攜帶物資了,就是把人當成騾子使喚,比如頂著烈日去加固砌城,也不得不服從,誰讓人家勢大力大呢,人在屋檐下,又需要印度人的保護,不得不低頭。
  
  說不得,城里面的印度人就是一等公民,前來投奔避難的其他國家人就成了二等、三等公民,面對槍口,剝奪非印度人的私有財產,大概也沒人敢反抗。
  
  難怪這個門口檢查官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很有優越感的樣子。
  
  但楚云升不是那些任由他們宰割的難民,真要被激怒了,大不了和印度軍隊血拼一場而已,而且最后死的還不知道是誰呢!
  
  當即眉頭一沉,便準備出手威懾住幾個阿三。
  
  這時候,一直在后面打聽消息,匆匆趕上來的何小凝,看見幾個印度士兵端著槍,做成上膛的動作走向楚云升,頓時嚇壞了,急忙上前拉住楚云升,向那名印度中年男人道歉道:“對不起,我們的確不知道這里的規矩,請您原諒。”
  
  她知道楚云升有點本事,但并不知道楚云升到底有多厲害。在豬頭怪物那里的時候,楚云升也并沒有和豬頭怪物發生過直接的沖突,何小凝本能地認為人還是不能和子彈相比的,萬一激怒了印度人,當兵的真的開了槍,楚云升說不定就會被當場擊斃。
  
  楚云升救過她,所以何小凝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她也看出來了,楚云升與人“溝通”的能力的確很弱,甚至是粗線條,沒有耐心。
  
  那名印度男人3號門出入口的檢查官,掃了一眼看起來很懂規矩的何小凝,淡淡道:“那就把東西上繳上來吧。”
  
  何小凝立即從背包里抽出一包土著人食物,乘著三名士兵還沒靠近,隱晦地塞在對方的手里,用并不嫻熟的英語低聲道:“如果您放我們通行進去,我們愿意以私人的方式感謝您。”
  
  賄賂,不止在中國,在印度也極為盛行,作為一個文職女警,這方面的規矩也十分嫻熟。
  
  那名檢察官冷哼一笑,露出一個你們早這樣懂事不就什么事都沒有了的神情。
  
  不過他還是做出了一本正經的模樣,故意高聲道:“既然包里面不是食物和藥品,那你們可以進去了。”
  
  他其實也不想這兩大背包的東西都充公了,看楚云升和何小凝兩個人畜無害的外國人模樣,心中便有了更為貪婪的私吞計劃,那可是整整的兩大背包啊,缺醫少食的如今,可謂價值千金,心中不禁樂道:蠢貨,你們不進城,我還真未必敢在晚上冒著遇到野生野獸的危險出城找你們麻煩,但你們了進城,就是自己送上門來了,那這些東西可就都是我的了!
  
  在他看來,欺負或者捏死一個落難的外國人,在如今,印度人的大營中,還真不算什么事情。
  
  他轉身給三個士兵打了個眼色,暗中思索著,準備選擇一個什么合適的時候,悄悄地動手,看那個中國女人,長得也挺漂亮,是不是要和兄弟們一起今晚順帶把她也輪一輪?娛樂娛樂?這里的夜晚很是無聊。
  
  但令他有些愕然與震怒并決定干掉楚云升的是,在走向門口的時候,楚云升伸手竟然又從他懷里把那包食物給拿了回去,然后看也不看他一眼,大搖大擺地進去了!
  
  印度檢查官面色頓時陰沉下來,剛才他已經高聲說過了,楚云升的背包里不是食物和藥品,沒辦法馬上再次改口,況且他還想著私吞,目光便漸漸陰寒起來,拉住幾個準備教訓楚云升的士兵,低沉道:“現在不要動手,等晚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