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797 夜幕騎兵

^
  
  土著小人部隊的出現,在楚云升的意料之中,從小土著人專心致志地擺弄起小圓球的時候,他就能隱約地猜到了一些。
  
  但結果卻在楚云升的意料之外,小土著人獲救了,而他和何小凝卻似乎沒有任何即將被獲救的跡象。
  
  土著小人派出了機械小股部隊,將他和何小凝隔離在沙漠中,透過機械人高大的影子縫隙,可以看到那名小土著人懇求地在和從“潛艇”上下來的土著領導者交涉什么。
  
  楚云升不在意會不會被它們“救走”,相反,他并不希望被拉入“潛艇”,那里實在是沒什么保障與安全感的地方,就他目前的詭異發燙情況,弄不好說不定被土著們放到試驗臺上給切片了。
  
  小土著人的交涉極為激烈,一會指著楚云升,一會指著自己,嘰里咕嚕地說了一堆聽不懂的話,末了,還做出一副不帶走楚云升,它也不走的架勢。
  
  但很不幸,有些事似乎并不由它所想的美好,土著領導者說了一通話,便招了招手,立即讓人強行將小土著人架起帶走,不管它怎么奮力掙扎也于事無補。
  
  大約過了很長一會的時間,小土著人重新從潛艇里走出來,身上換了一套新的防護服,身后跟著幾個似在“監視”它的其他土著軍人。
  
  小土著人費力推開高大的機械人,而土著軍人則停在后面,沒有靠近,有些古怪。
  
  楚云升想揮揮手讓它放心回去,示意自己沒什么事情,可沒這個能力,眼下火燒的炙熱讓他連眼皮都眨不了。
  
  小土著人來到楚云升跟前,做了一個動作,差點讓楚云升吐血,只見它很難過地摸了摸揉了揉楚云升的腦袋,像是在安慰什么,又像是在保證什么。
  
  看著樣子,還真把自己當成寵物了!
  
  接著,小土著人又用和楚云升交流過的那些簡單文字和手勢,在沙地上圖畫和形體比劃,過了很大一會功夫,看它似乎都累出了汗,楚云升大致才有點明白,那些地上畫的圖中,似乎有很多人類被它的同類很早前就帶入到地面底下,哪兒像是它們土著居住的地方,這些人類被分開安置,但其中一小部分似乎生病了,產生了一種小土著人比劃了半天手勢才大概讓楚云升明白過來,可能是病毒的意思。
  
  為了讓楚云升明白這層意思,小土著人指了指地上畫的那些生病的人類,然后又指了指自己,接著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兩只小腿還不忘蹬了蹬,抽搐一下,“死”了過去。
  
  最后再站起來,認真地看著楚云升,似乎在問聽懂了沒有?
  
  楚云升終于弄清楚了,土著將人類帶入它們居住的地下,其中一部分人類開始生病,產生了對土著人致命的病毒,從而導致了土著人的死亡。
  
  細菌與病毒問題,是來到新世界后,所有人類都意料到的事情,只是沒想到,最先倒霉中招的居然不是孱弱的人類,而是土著小人。
  
  在地球上也有過動物病毒感染到人類的諸多案例,為此人類大都采取大量滅殺動物與研制疫苗等手段,土著人為了自身的安全著想,要隔離人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自己這副將死不死的模樣,難怪那些土著軍人都不愿意接近自己。
  
  這是對整個種族都具有生命威脅的事情,小土著人看來也知道了問題的嚴重性,所以它即便似乎很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服從,而且,它也會被強制帶走。
  
  不過,知道了這件事,它還敢跑過來和自己費勁巴拉地“解釋”一通,楚云升很是意外。
  
  沒想到這個小土著人會對自己這么好,而且還挺認真,即便是被當做了“寵物”,而且自己也的確在極北雪地救了她一命,但楚云升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他接近小土著人的目的,不過是為了利用土著人而已,當時的情況只要稍有變化,他與影人或許都能將土著殺個凈光。
  
  好在他現在不能說話,要不然也不知道說什么好,自己可的確想過,在關鍵時刻殺光土著的。
  
  小土著人又交待了幾句,很難過地走了。
  
  但等它進入“潛艇”后,一架小型的蝌蚪般飛行器降落在楚云升與何小凝附近,幾個機械人將他倆毫不費力地提起來,送入到那艘蝌蚪飛行器中。
  
  不知道它們要干什么,楚云升身邊的何小凝很緊張,從土著小人的“潛艇”出現后,她就一直高度的緊張,嘴唇發白,想跑又不敢跑,身體極為僵硬,話都不敢多說一句,這種第三類接觸的經驗,比起楚云升來,她少的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在沙漠豬頭怪物那里,她被嚇出了心理疾病,當機械人提著她送入“蝌蚪”的時候,楚云升被晃來晃去的視線,好像看到發抖的她雙腿間一片的潮濕,不過因為沒有穿衣服的緣故,也不是那么的明顯,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這一眼的后果很令楚云升后悔,本來零維中就燒成一團,莫名地又牽動出更多的第三股能量,他人雖然不在零維,但能感覺到因為有第三能量的加大刺激,那團火燒得更是稀里嘩啦,幾乎讓他差點再次暈死過去。
  
  挺過來冷靜下來的楚云升,倒是很鎮定,土著小人大概是想在自己身上做一些無人的實驗而已,他并不害怕,如果有進一步的諸如解剖的動作,引起自己零維中三股力量的被動反擊,區區一艘飛行器,還不知道到時候誰先掛掉。
  
  那個小土著人對自己不錯,其他土著就未必了。
  
  事實和他所猜想的有對的地方,也有很大出入的地方,飛行器里確實沒有土著人,看來是通過信號遠距遙控的飛行器,他也被送到了一間乳白色的房間,被放入一個大玻璃一樣的罩子之中,里面充滿了冷氣。
  
  由于身體很燙很熱,身下墊著的不知名材料竟然有些被燒開的跡象,馬上就有機械手更換了新的一種墊子,和土著人身上的防護服有點類似,小土著人就曾用撕下來的這東西裹著自己雙手,和何小凝一起拉著自己移動。
  
  在楚云升的身邊,出現一幅人類骨骼與神經的透視圖,接著一道光線從他的頭部掃描至腳底板,那副透視圖隨即更改,形成與他這具身體完全一致的結構。
  
  再往后,就看到天花板上伸出許多細小的機械手來,對著他的身體注入亂七八糟的液體,倒是一片的清涼,溫度漸漸被降了下來。
  
  楚云升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零維中燒起的一團火入侵到多維,整個身體的細胞與神經都在火溫的折騰中麻木,除了被動地接受視聽觸覺,什么也干不了,想要解決,除了降溫,就是修復神經。
  
  但火團來自零維,外部降溫不可能有用,修復神經也是徒勞,修好了也會被重新再次燒壞。
  
  土著人也不知道了用了什么辦法,強行將他體外溫度降低下來,然后保持恒溫,迅速修復好人體神經與細胞,為了防止溫度再度反彈,在他淺層肌膚里植入密集如神經般的降溫絲線,制冷的能量裝置嵌入在手臂上,并放入一塊淡藍色的電池一般的小能量塊,最終打開充滿冷氣的玻璃罩,將外界溫度調回正常,測試楚云升體外溫度趨于穩定后,便將他又送出了治療房間。
  
  這時候,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可以微微的動了,不過動作很細小,還在適應與感覺中。
  
  雖然土著人的治療也只是治標不治本,但比起一動不動來說,無疑要好了太多。
  
  這時候,一個小型履帶路軌機械人從另外一個房間輸送來兩個背包,里面裝著楚云升見過的土著食物和少量的液體,另外又給了楚云升一個盒子,里面放著三個小能量塊。
  
  這東西似乎挺珍貴,機械人送來的時候,楚云升還能感覺到操控它的那頭土著人的猶豫與舍不得。
  
  楚云升也明白,大約這番治療和這東西是土著人因為他救過那名小土著而給自己的報酬,再多也就不可能有了,如果用完了,零維中的那團火還沒有淬煉完的話,他就得自己去搞這種小能量塊了,不想再次癱瘓的話。
  
  利用這個空擋,楚云升朝“蝌蚪”外望了一眼,在他上來后,小蝌蚪飛行器就一直向北貼地飛行,速度非常快,在他出治療室的時候,已經大約能看到綠色的大草原邊緣,但之后,飛行器便遇到敵人一般緊急掉頭拉回,一路向南,又一次地飛了回來。
  
  半路上,在沙漠延綿不斷的丘陵脊線上,靠近那個綠洲小島的地方,他似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被一個更小更瘦弱的小身影用力地拉著,極為艱難朝北行走,其中被拉著的小孩像是影人,但又不確定,此刻他還開不了口,也阻止不了小蝌蚪飛行器的無人飛行。
  
  “蝌蚪”繼續向南,軌跡呈直線,返回到最初出發的地方,但沒有停留,繼續向南飛,這一次用的時間比較長,過了很久很久,才飛出了沙漠,來到茂密的叢林邊緣。
  
  在上空,楚云升也大約看出來了,當時向北飛,距離最靠近可以生存的綠色地帶,向南飛則仍需要越過大面積的沙漠,土著小人們似乎很有節約能量的精神,能近則絕不遠,如果不是可能遇到了敵人,大概會把他倆送到最近的北面了。
  
  所以,在剛看到叢林緣邊有一處存在大規模人類聚集的地方,便遠遠地把楚云升與何小凝匆匆放下去,旋即飛走,依舊直線般地沒入沙漠之中。
  
  踩在軟綿綿的沙土里,楚云升身體僵硬地走了幾步,終于能開口說話了,看了一眼身旁的何小凝,有些尷尬道:“謝謝你一路上扶著我,我們還是先找兩件衣服穿上吧。”
  
  何小凝的名字在綠洲那晚前他就知道了,聽說還是一個女警,不過是文職,先前從小蝌蚪飛行器里楚云升從治療室順了一截土著人的防護服布塊,勉強可以把下身圍住,而何小凝始終只有一個毯子,還是當初他給她的,兩個大活人沒個衣服實在不方便。
  
  土著小人的確是摳到家了,送給的食物大概還是那名小土著人強烈要求的,武器不借就算了,衣服也不借一件,哪怕一件爛衣服也好啊。
  
  不過想想,土著估計沒人類那么大號的衣服,再說人家看在小土著人的面上已經幫了自己不少忙,也沒義務再借什么衣服,能給食物和三塊小能量塊已經非常不錯了。
  
  何小凝倒沒楚云升這么多的要求,有塊毯子她似乎就很滿足了,反而驚訝道:“你,你能說話了。”
  
  楚云升點點頭,正為衣服的事情動腦筋,就看見身后烏泱泱地跑來一群極為晃眼的赤裸人群,高矮胖瘦,白人黑人黃種人,人人都有,集體大呼小叫地沖向前方不遠處的小水灘,濺起無數的水花,像是八百年沒見過水一樣,大口大口地捧喝,或者干脆撲騰在里面。
  
  見過很多場面的楚云升,還真沒見過今天的架勢,微微一愣。
  
  沙漠中溫度極高,不穿衣服也凍不著,但徹底的集體光屁股,顯然就有問題了,十有八九是從豬頭人哪里逃出來的。
  
  想到豬頭人,楚云升心中便一凝,何小凝這個警察是個文職,照顧一下他目前的生活可以,但戰斗力基本靠不住,他自己現在零維燒火,正在淬煉的緊要關頭,分叉線調動不了外界的元氣,戰斗力只能靠本體,威力不大,不過可以在火燒溫度上打點注意,弄點火元氣戰法出來。
  
  等這群人喝足水之后,楚云升拉住一個黃種人面孔的年輕男人,問道:“兄弟,你們這是要往哪跑?出什么事了?”
  
  那人古怪地看了楚云升一眼,貪婪的目光望向兩人背后裝著食物的背包,掩飾著說道:“你有吃的東西嗎?給我一點,我就告訴你。”
  
  說的是蹩腳的普通話,帶著廣東話的腔調,楚云升小時候港片看過不少,勉強能聽懂,但他不準備用食物話換一句話,這兩個背包可是他和何小凝警官的全部口糧,雖然零維漸強,命源也很充足,但他想要保持行動能力,這具身體還是要吃飯的,如果沒等待淬煉完成,他身體就活活的“餓死”了,那損失就大了。
  
  年輕男人見楚云升沒有給食物的意思,目光一沉,也不再索要,立即跑到一邊拉了幾個人嘀嘀咕咕地商量著什么。
  
  楚云升也沒再看他,雖然火燒零維,但對付這幾個普通人,還是綽綽有余的。
  
  雖說“財”不外露,可他現在連一件正兒八經的衣服都沒有,想不露也不成。但如果這幾個小年輕膽敢圖謀不軌,他也正好試試剛想出來的“火流戰法”。
  
  見楚云升打聽失敗,何小凝作為一個女警,在這方面的能力似乎比楚云升強一點,很快就從幾個老人那里打聽到兩個消息,一個是前面有一座印度人的官方營地,這些人就是要去那里尋求庇護,而另外一個,則令楚云升心中微微一動,根據何小凝的描述,從豬頭人手里救出這些人,所謂的“夜幕騎兵”,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血騎軍團!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