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796 神國在哪里

^
  
  神國在哪里?
  
  楚云升這些天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沒辦法,他實在沒什么事情可做,除了瞪著天空,就是被地底小人拖著亂跑,唯一能做的就是胡思亂想。
  
  當然也不是沒有緣由的亂想,從極北雪地遇到羽翅人,再到沙漠中見到豬頭人,前幾天,還碰到一個蜥蜴一樣的智慧生物,讓他隱隱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思索了幾天后,他終于找到了不對勁的地方血族與退化人。
  
  影人沒有必要在跨綱跨目等生物的知識上忽悠自己,這是和兩人對決或決戰都沒什么影響的事情,所以楚云升不禁想起,血族似乎也存在這種跨屬性的問題,當然肯定不是流傳在第六紀的蝙蝠,而肯定是其他什么他還沒能弄清楚的東西。
  
  但離開地球的丁顏曹正義等人,什么時候有這種跨屬性能力了?即便是達到掌控樞機的層次,似乎也做不到血族這種可以繁殖的程度。
  
  原先,他以為血族是他的那些老熟人留下來的暗棋,現在卻被推翻了,至少不止是他們。
  
  那么,究竟會是誰?
  
  楚云升有幾種假設,每一個假設的背后都隱藏著對自己的目的性,因為,他幾乎沒有任何懸念地被血族認為是不死之王,由此可以想到,制造血族的人,即便目標不是他,也覆蓋了他。
  
  血族也就不再是血族。
  
  這話挺拗口,但的確如此。
  
  當然,不管是那種情況,他也不太在意,想用血族來對付自己,明顯兒戲,智慧如丁顏都不應該會這么做,更何況他假設的其他那幾個大能量的人物。
  
  真正讓他關心的是由此而延伸的另外一件事情極北之地時,曾在巍峨光門里聽到的那一男一女的聲音。
  
  楚云升自然知道那個男的不是前輩,只是無形罷了。
  
  但它們所說的話,卻擊中了楚云升的內心。
  
  這件事,很復雜,他一直沒有詳細地去整理思路,因為涉及太多,最重要的是涉及到他自己的修煉情況。
  
  從進入新世界后,楚云升就發現修煉速度不但快,而且質也很高,他當時也排除了天地元氣的問題,第一境界的修煉不需要這個條件。
  
  后來,他聽到一男一女的對話,就猛然地一驚,思維潛意識的連鎖反應下,就想到了自己的零維空間從來沒有地這么穩固過。
  
  后來再一想,也不對,這不是今天才突然出現的。
  
  他重新重頭開始修煉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幾乎都弄的肉身全無,但每一次似乎重新修煉起,零維便穩固一點點,雖然不知道理論如何解釋,但前輩可是說過,元氣境界的修煉就是為了穩固零維。
  
  而零維這東西和元氣境界完全不同,元氣境界修得是支撐零維的身體,身體沒了,也就沒了,但零維是意識存在的地方,由于他的遭遇,磕磕碰碰地失去了身體,卻保住了零維,那么一次次身體修煉出的零維穩固成果,也就累加起來,一直積累到了今天。
  
  換句話說,一次次的重修下,他的零維已經非常的穩固了?
  
  沖擊四元天的悖論就在于突破時需要大量的精純命源,而樞機以下的零維空間又完全負擔不了這么渾厚的精純命源,必將崩潰,除了來自神靈的契約,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這就是一男一女對話中女聲反問的一個尖銳問題:那么,第一道契約來自何處?
  
  在楚云升的知識體系中類比來說,這是一個雞與蛋的問題,也是一個悖論,不過現代人類的科學可以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不論是雞還是蛋,都是從最初的單細胞生命演化而來,在進化的過程中,產生了雞蛋。
  
  但這又陷入了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那個男聲說的:存在一個假設的推力楚云升的單細胞。
  
  當然,單細胞生命可以繼續向前推論到由無機物有機物漫長演化而成,但契約問題這時候就沒辦法拿來再類比了,按照男聲的說法,它是復雜化到宇宙開始的那一刻起的問題,是無解的問題。
  
  確切的說,在這個時候,女聲的那句話“除非有辦法證明不需要契約,也可以突破第一道限制。”,命中了楚云升的心臟。
  
  這里的限制,可能就是樞機。
  
  也就是,如果不需要契約,是否也能突破樞機?
  
  楚云升現在沒有了古書,也就沒有契約,但他怎么覺得自己的修煉狀態似乎真的有可能突破樞機了!?
  
  一切問題的源頭,就在于他現在的零維穩固,是否已經達到了沖擊樞機的程度。
  
  如果他真的不需要契約就能突破樞機,那么,他所走的修煉之路,還真的成了一條沒人走過的神奇之路。
  
  于是,他有些好奇地想到了前輩的神國,是否也有著這方面的記載?
  
  對于神國,在楚云升的腦海里一直是一個模糊的概念,抬頭望向星空,心想著,神國要不是在某個繁星密集的璀璨之處,要不就是在如傳說中仙境般的渺茫而不真實的地方。
  
  但在沙漠綠洲那晚的出事前,周大千等人吃飯的時候,他為了了解極北之地光門的事情,故意套起影人話,對神國的概念卻是從所未有的清晰起來。
  
  他當時找著話題在問影人:“那個小男孩死了嗎?”
  
  那個小男孩自然不是指影人,說的是這具身體本身的主人。
  
  影人當時的興致也很高,可能因為自以為找到了對付楚云升的辦法,就說道:“你死了,他也未必死,算他走了狗屎運,雖然被關在靈封里,但我的靈也在里面,我在外面多長時間,他就能趁機浸泡多長時間,等我離開的時候,他說不定比你都強大!”
  
  楚云升聽后,就繼續問道:“他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嗎?”
  
  影人回答道:“透過我,大概知道一點,但對他而言,就像一場夢,零維里沒有時間概念,他可能會以為只是在做一個較長的夢而已。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所以你問這些其實沒什么用,我離開的時候,會殺掉他,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楚云升其實不知道它在說什么,便轉開話題道:“在雪地里看到的那個東西,你說是一艘飛船?”
  
  影人當時沉默了片刻,才說道:“是,一艘粒子化的穿維飛船,據說只有神國才有。”
  
  楚云升詫異道:“粒子化?這么小?”
  
  影人很鄙夷地說道:“很大就很先進嗎?越是傻大笨粗的東西,越是落后,你們人類的文明就已經可以證明這點了。在星空中,越先進越強大的生命,它們的飛船就越小,宏入微觀的技術就越發達,只有更小的質量與更小的體積,才能在空間中得到更高的速度。”
  
  楚云升以有限的知識反駁道:“質量小,體積小,推力哪里來?”
  
  影人似乎覺得這是一個很幼稚的問題,便很可笑地說道:“以你弱小的知識,我說了你也聽不懂,所有運動的物質與能量,不是都靠推的!”
  
  楚云升知道自己相對它薄弱的地方,為了套話,便不再這里糾纏,一邊想著如何切入到那段男女對話里,一邊隨便找個話題,繼續保持著對話,以防止它突然不說話了:“那你去過神國嗎?”
  
  影人盯著楚云升看了一會,很幸災樂禍地說道:“你是想問我怎么去神國吧?很抱歉,我沒有去過。”
  
  楚云升有神儲之位,它是知道的,會這么想,也是正常的。
  
  楚云升那時就將錯就錯道:“知道在哪里嗎?”
  
  出乎楚云升的意料,影人竟然點頭,很干脆地說道:“知道,而且去神國的辦法也很簡單,你要想去而且能去的話,現在就可以去。”
  
  楚云升楞了一下道:“什么意思?”
  
  影人很隨意地指著四周空氣道:“神,無處不在!神國,也無處不在!任何一個地方,你都可以去神國,哪怕是地球,或者這里,甚至我們倆的面前,都行。”
  
  楚云升莫名其妙地看著它,這不是等于什么都沒說么?
  
  影人似乎沒有看到楚云升嘲諷的眼神,淡淡地說道:“只要你有本事瞬間加速到光速立即就能去!在任何地方,任何地點,只要你有辦法達到光速,進入光速的一剎那,就能進入神國,想試試嗎?給你書的神尊,一定給你了達到光速的辦法或者工具,如果你想現在去爭神位,可以拿出來,我到也想和你一起去看看神國的樣子。”
  
  之后,他和影人又說了一些,涉及到一男一女的對話,影人對修煉方面的東西對自己隱藏的很深,基本沒什么有價值的信息,反而神國的事情,最令楚云升吃驚。
  
  按照它的說法,還真是無處不在!
  
  不過,要達到光速,那種質量無窮大的事情,想想都覺得恐怖與不可思議。
  
  望著天空上的密布繁星,楚云升揮了揮自己的思緒,怕是自己這輩子,也那個能力去什么神國了,還是好好的活著吧。
  
  原先只有兩個人的“隊伍”,如今多出了一個人。
  
   何小凝在最后一刻發現楚云升身邊保護全無的時候,便驚慌失措地逃入的大沙漠。
  
  跑了很久,終于平靜下來發現自己還沒有死,才意識到那五個鬼東西并沒有追上來。
  
  于是,她又后悔了,在最后的時候,她發現楚云升和那個小男孩其實沒有死,所以,她又想著回去。
  
  但又擔心那五個鬼東西還在那里,便一直猶猶豫豫地游蕩著,直到看見地底小人拖著楚云升正好從她視線中出現,這才算是匯合上去了。
  
  那一晚,活下來的人,基本沒有了,她也算是極為幸運的一個。
  
  算起來,楚云升救了她兩次,不知道是出于報恩,還是害怕一個人上路會死在沙漠中,她與地底小人也沒什么交流,跟著一旁幫著拉著楚云升。
  
  何小凝無頭蒼蠅般的漫無目的,但地底小人卻有,它修好了一個小儀器,一直不定地校準著方位,又參考星空的位置,順著一個方向始終地走下去。
  
  期間,在白天的時候,小人會拿出一個折疊的小平面修理起來,放在陽光下接受能量,夜間繼續精細調整什么,神情很專注,一句話也不說,很認真的樣子。
  
  到了今天,小人似乎有點高興,拿著一個圓形信號燈一樣的小儀器,嘰里咕嚕地與楚云升說了一大堆沒人聽得懂的話,不過,它似乎也不在意,一直很興奮。
  
  夜里,它把小圓球插入到沙子里,然后趴在地上,雙手蹙著下巴,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滿臉的期待。
  
  等了很久很久,楚云升都已昏昏欲睡,那東西一直也沒什么動靜,小人似乎有些生氣了,爬起來一腳將小圓球踢滾下沙丘,落在沙谷里。
  
  過了一會,小人還是爬了下去,再把小圓球撿回來,繼續認真地再次修理了一翻,最后放在沙丘里埋好,挨著楚云升睡著了。
  
  到了天快亮的時候,一陣大地轟鳴如地震般的動靜驚醒了楚云升幾個。
  
  在楚云升的驚訝,何小凝的愕然,地底小人的激動中,從沙漠的沙底,鉆出一只巨獸般的“潛艇”,銀色的金屬光滑漆面將晨曦反射得流光溢彩,一種超越人類科技的美油然而生。
  
  “潛艇”兩側的一道道巨門向上掀開,一隊隊整齊的地底小人軍隊,隨著大量高大威武的飛行器以及戰斗機器人迅速接近過來。
  
  于此同時,在周圍,一艘接著一艘“潛艇”鉆出沙漠……
  
  ******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