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791 輕羽水滴雪花粒金以及閃電

^
  
  當以黑氣融合了命源而制出的封獸符在開啟的一剎那,本應該帶著那只怪物瀕死意識一同毀滅的符文,在幽暗的線條扭曲與變化中,形成了一個楚云升所不認識的,而影人極為驚訝的,誰都想不到的規制浮圖,閃耀在半空之中。
  
  楚云升有些沮喪地以為失敗了,猜測結果會和在地球時的艾蜜莉家別墅那一次一樣,最終無法將那個東西拖入符文加以毀滅。
  
  雖然在這之前,他認真地考慮到過,這里不是封死的三維的地球,那一次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是空間的問題所引起,因此即便現在的這只怪東西必然也有著不弱于人類的強大自我意識存在,很難成功封印,但摧毀掉它應該不難。
  
  卻是沒有想到,竟出現了奇異古怪的規制浮圖。
  
  是封住了,還是沒封住,是毀滅了,還是失敗了,楚云升沒能看到結果。
  
  在新的規制浮圖出現后,符文立即向他“索要”他根本無力給予的支持,那是意識第一限級打開后的力量,而它索要的數量與質量已經超過了第一限級,甚至是第二限級的東西。
  
  楚云升給不了,能濫竽充數的第一限級力量且也不多,瞬間就被抽空,在失去清醒之前,唯一能感覺到的只有剛剛被影人抽走的命源再一次洶涌地被浮圖規制抽了回來……
  
  ……
  
  ……
  
  空靈
  
  這是楚云升恢復意識的第一個感覺。
  
  然后黑暗
  
  什么都看不見,接著有一束微弱的光芒從遙遠的地方閃爍一下、兩下、三下……
  
  剎那間,光芒奔襲而來。
  
  猶如一道膜被擊穿,嘩啦一下,刺出一道巨大的口子,越來越多的光芒蜂擁而入。
  
  黑暗被頃刻撕碎
  
  整個人,在恍惚間,像是從窒息的水底終于鉆出了水面,可以自由舒暢地呼吸著。
  
  世界一覽無余地展現在自己眼前,纖細入微,千萬億兆,從最小的一粒沙子,到埋葬在沙漠地底的古老殿宇,全都清晰無比,若在眼前,仿佛,伸伸手便能觸摸到。
  
  他感覺自己似乎掌控了某種能量物質之間運動的關鍵,沙漠、空氣、河流……常見的物質六種形態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各樣復雜到無以復加的能量聚集形態,有單項運動,有多項運動,聚集最密集最復雜的地方,便出現了具有排他性空間的物質,平滑單一簡約的地方,便存在一道某種能量性場物質,比如引力場。
  
  不知為何,他想起一號老頭曾和他討論過的樞機之道:
  
  “樞機,神思之謂,制動之主。
  
  寂然凝慮,神與物游;悄然動容,視通萬里;吟味眉動之間,卷舒天地風云之色……
  
  樞機將通,則物無隱貌;神居胸臆,則氣統關鍵。”
  
  他在此刻,便有這樣的感覺,比起蜀都一劍那時,更是清晰,更為高屋建瓴。
  
  只是,這具身體似乎并不是他自己的,而那些樞機關鍵的運動形態,其本質與背后也仿佛蒙著一層層的朦朧,比如時間,比如空間,也比如最小的粒子。
  
  他開始往上升,想要看得更清楚一點,更詳細一點,穿透那層朦朧。
  
  視線越來越高,越來越遠,山川河流在腳下漸漸縮小,形成一副廣闊無垠的畫面,曲卷起來,延伸向四周。
  
  于是,他看見了弧形的地平線,便知道了,那是星球的巨大邊緣。
  
  但他仍不能看穿朦朧,便繼續往上升,似乎上面有一個地方他很想去,非常想去,那里有更燦爛的星空,更自由的角度,以及世界。
  
  這時候,一道無形的門,突兀地出現在他的頭頂上,擋住他的去路,無論他從哪個方向想要繞過去,也無論他移動到有多遠的地方,那道門總在那里,不大不小,始終如一,攔住他的去路。
  
  他有些憤怒了,用起全身的力量撞擊那道門。
  
  只一次。
  
  !
  
  他聽到了自己想象出來的,卻實際沒有的聲音。
  
  然后,身體下墜,直線墜落,如斷線的風箏,仿佛是被那道門狠狠地無情拍了下去。
  
  他似乎有些明白過來,那是源門。
  
  光芒開始消失,黑暗重新襲來,籠罩他的視野。
  
  最后,連唯一的一絲聲音也消失了,周圍寂靜無比。
  
  空靈……
  
  迷迷糊糊中,他感覺有人抬著他,腳步急促,周圍人聲嘈雜,氣氛緊張。
  
  他似乎又回到了“人間”。
  
  又聽到了那個童音
  
  “爸爸,怎么辦?”
  
  “小八哥哥死了,楚楚叔叔也死了,怎么辦?”
  
  ……
  
  隱約間,有人在哭。
  
  ……
  
  影人死了嗎?
  
  ……
  
  不知道。
  
  他只覺得一團火在體內洶洶燃燒,像是要焚盡他的身體一樣,滾燙滾燙,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起豬頭人燒烤人類的場景,而他就是火架上的食物,所不同的是,這團火從內向外激烈地燃燒著。
  
  看不到零維,也接管不了身體,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發生了什么,但,楚云升有一種特別清楚的感覺,那團火似是在燒掉什么,淬煉什么。
  
  進而,他漸漸地意識到,自己的修煉之路,自己的逆反危機,自己的重塑身形……在這一刻,似乎關鍵的時刻到了!
  
  ******
  
  天空之國的那座仙境般的花園浮城上,目光遙視沙漠的極美女子走出白色殿宇,在長長的高大巍峨臺階上停下腳步。
  
  一道流光般的弧線從天際邊劃來,穿過白云飄浮的蔚藍色天空,落在極美女子的身邊,收起雙羽,露出一張極為英俊的面容,似有一種高貴圣潔的氣質。
  
  來人一襲白色金絲條紋豎領衣,外罩襯托英姿的細紋暗金鎧甲,雙手漆金雕甲長套及肘,握著一根暗芒流動的細長光滑銀棒,明銳的湛藍目光望向浮城下舒卷出奇峰異嶺的茫茫云海,皺眉疑慮道:
  
  “新的契約出現了?”
  
  極美女子抬起頭,轉而望向北方極地,垂搭在尖潤下巴兩邊的兩縷柔順長發在一陣帶有花香的微風中輕輕揚起,上端摩挲著光潔臉頰的瑩玉肌膚,下端拂過高聳著的胸前密制花紋白襟,牽動起蟬翼般輕薄的白色柔順紗衣,映襯著背后稍稍蹺起的美麗羽尖,纖細的腰肢便顯得尤為的挺拔、高貴與圣潔。
  
  她的神色間帶著一絲憂郁與令人瘋狂的迷惑,望向那個被稱之為生靈之源的森林,帶著清香味的櫻唇半啟:“我也在奇怪,核心地的契約并沒有出現。”
  
  來的那人于是神情微動:“會不會是路過的那兩位神靈?”
  
  極美女子的眼神中出現幾縷凝重,細長蛾須般靈黛眉似蹙非蹙,若如心憂道:“不知道,應當不是,牌位并無動靜。”
  
  來人默然稍許,穿過疊疊云層,望向沙漠之地的目光上漸透出一絲濃郁的殺機,沉音道:“如果多出一個樞機,五國樞機平衡必將打破,那里太靠近大陸之國,被拉攏過去的話……對我們極為不利。”
  
  極美女人的峨眉忽然微微跳動幾下,目光迅速掃向沙漠,然后帶著一絲詫異,疑云道:“它沖擊失敗了?嗯?怎么……死了?”
  
  來人望向那里的眼神中也是出現了轉瞬即逝的驚訝,跟著便有一抹難明的神采飛揚而出,立即當機立斷道:“的確感覺不到了,竟然死了!這樣或許最好,不管是哪位神靈給出的契約,現在已成了無主之物,我們必須馬上有所行動!”
  
  極美女子似有些不安地看著沙漠那片綠洲,璀璨的雙目中爆發出一抹熠熠的光滑,跟著剔透的鼻尖竟然沁出幾許細小的汗珠,掐出水來一般的面容兀然間有了明顯的疲倦之色。
  
  來人一驚,他知道女子獨有的特殊能力,便失聲道:“你看到了什么?”
  
  極美女子茫然地搖了搖頭,眼中的疑憂卻是掩飾不住的流露出來,咬緊嘴唇道:“我們最好不好介入,先把洛紗帶回來,詳細問過之后再說,事情”
  
  這時候,一只柳葉般的輕羽從天空之國的王城,被譽為空中花園的地方,瞬息千里地飛向南方的沙漠之地。
  
   極美女子頓時大驚,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蹙眉擰成了川字型。
  
  空中花園的那個人,讓她討厭,但也很畏懼,幾次暗示她移居空中花園王城,親身侍奉艾瑞斯王,以加強艾瑞斯王朝在血統上的正統性,尤其是在十年前的那一場叛變之后,王城給她的壓力越來越大。
  
  她身邊的那名來人語氣復雜地自言自語般地小聲道:“大長羽……”
  
  與此同時,從深海的地宮,遙飛來一滴水珠,從極南的冰雪之國,飄來一片結構奧義復雜的雪花,從大陸之國的腹地,貫空而來一粒金屬光芒,從那個神秘之國,射出一道閃電般的能量。
  
  輕羽、水滴、雪花、粒金以及最后的閃電,飛掠遙遠的路程,齊集沙漠的上空,幾乎在同時,對下方的綠洲一帶所有活著的生靈,展開一場以爭奪無主契約為目的,此刻卻完全沒有料到其嚴重后果的搜尋屠殺!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