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790 沖擊樞機

^
  
  夜晚,楚云升和周大千等人在沙漠的綠洲小島里扎營。
  
  所謂扎營,其實就是找個地方窩著過夜,沙漠的夜里地面滾燙,如果不躲在綠洲小島里,一夜是別想睡覺了,再來個暗沙流,說不定連命都能丟掉。
  
  經過寒雪極地的一番折騰,再經過旁晚上的殺戮,轟轟亂亂地到現在,除了周大千陳冒才等人身后的背包以外,其他所有帳篷與物資全都丟失了。
  
  因此現在,首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是吃飯的問題。
  
  周大千這眾人還好些,背包里還存有一些雪地里撿來的食物,雖然數量不多,也有限,但自己人還能對付一陣子,暫時餓不著。
  
  另外一批被救出來的百十來個人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他們的食物早已經消耗一空,即便不被豬頭人宰殺掉,恐怕也支持不了幾天,尤其是在溫度極高的沙漠中,渴死餓死,隨時都有可能。
  
  楚云升和影人也是兩個“窮光蛋”,除了空有一身樞機以下無敵的超凡本領,一口飯全卻都要落在周大千等人上,本來還有地底小人可以接濟接濟,現在連朧朧都自身難保了,更加處境不妙。
  
  周大千這幫子人其實不錯,楚云升心中自有尺寸,別看他們總是維護影人而數落自己,出發點卻很正常,如果把他換在周大千等人的角度,看著一個大人在那種極端的環境頻繁欺負一個毫無自保能力的小孩,也會有同樣的想法,而且,當時他和影人趕上周大千等人,已經疲倦饑餓之極,幾乎就是兩個不相干的半死人,他們完全可以不理會,但最終還是分別給他和影人用熱湯灌下了不少食物,那時候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和影人有多大的本事,自然也不存在圖什么回報的心思,就是簡簡單單的救人想法。
  
  正是基于這個原因,楚云升即便“叛變”投靠到地底小人的陣營中,也照顧到了他們的需要和安全,比如為他們要來帳篷等等,關鍵時刻,也站回他們一邊。
  
  但再怎么不錯,也是有底線的,食物本就不多,周大千一眾加上楚云升和影人大約二十來個,這點食物如果分散到一百多個人頭上,再怎么省著吃,要不了兩天,基本也就吃空了。
  
  援不援救那一百多個人食物,這事楚云升管不著,食物是周大千等人的,不是他的,而且他也沒有義務去管這一百來人的吃飯問題,經歷過黑暗時期,他的心腸也挺硬的。
  
  周大千等人不救濟何小凝等人食物,這些人不敢亂來,影人的威懾力,不是鬧著玩的,兩撥子人涇渭分明地分開休息,為了提防他們過來偷竊,陳冒才還特意地再次擔負起警戒的職責,不過這次是對同時人類的自己人。
  
  但最終,周大千和陳冒才好像還是拿了點東西過去,數量多少楚云升不知道,也管不著,他現在正在惱煩另外一件事。
  
  也不知道是地底下人的食物問題,還是他宿寄的身體出了問題,這幾天,他都折騰便秘的問題,往往一蹲就是半天。
  
  晚上他沒吃東西,借著天上三個月亮的光芒,還算有些自知之明,沒在綠洲小島里解決,出了光棍樹一般的林子,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挖了個坑,蹲了一會,好不容易剛有了點感覺,就聽天周大千的女兒稚嫩的童音:
  
  “楚楚叔叔又嗯嗯了!”
  
  接著,林子里就是一連串稀里嘩啦的人群移動聲音,楚云升差點被氣個半死,什么叫我又嗯嗯了?的確,他這幾天是便秘嚴重,也的確奇臭無比,在寒雪極地的時候,就曾熏得迫使周大千等人與地底小人商量移營近一公里遠,但總不能不解決吧,而且自己已經有自知之明,遠遠跑到下風口挖坑了……
  
  楚云升覺得自己臉皮挺厚,也不管他們,就當沒聽到,繼續解決問題,約莫過了大半會,自己也被熏得七葷八素,只好抬起呼吸新鮮空氣,卻看見遠遠的月光下一條長龍般的影子向他這邊奔襲而來。
  
  奔跑在最前面的是影人,楚云升很懷疑這家伙在何小凝等百來個人是不是前豎威信豎上癮了,一晚上都在拉攏他的同胞們,盡最大努力孤立自己,連羽翅人都靠攏過去了,要不是還有個地底小人堅定地站在自己這邊,他就是個“孤家寡人”了。
  
  因為缺少食物,晚上的時候,影人令楚云升大吃一驚,竟然“自告奮勇”地去尋找吃的東西,楚云升楞過之后,也懶得去理睬它,誰想到它竟然惹了這么一大堆看起來數量極多,而元氣能量波動又極強的鬼東西出來!
  
  夜晚的沙漠危機四伏,尤其還是在新世界陌生的沙漠,更讓人不敢掉以輕心。
  
  楚云升暗罵一聲,匆忙撕下褲腿一角,擦干凈后提上從六分褲變短為四分褲的破爛褲子,躥到了沙丘高出細看。
  
  影人顯然是對付不了,沖向他這里,不用說也是需要自己和它一起合力擊退那群黑乎乎的鬼東西。
  
  本來他可以不管,反倒可以坐看影人倒霉,等它傷個七七八八的時候,自己再出手順道滅了它,但影人的速度實在太快,以楚云升的境界目前還真跑的不過它,只要它執意追著自己,總能把那些黑乎乎的東西引來燒自己的身。
  
  “快用你的劍氣困住它!”
  
  影人一路飛奔,雖然它比周大千等人更受不了楚云升這時候的惡臭,但此時似乎也顧不上那么多了,遠遠望見楚云升站起來,便指著身后高聲道。
  
  影人雖然被追得疾馳而奔,但并不狼狽,偶爾回身還能殺掉一兩個遠古恐龍鳥一樣的漆黑生物,舉手投足之間仍是一派凌厲作風。
  
  那東西形狀如十幾根手臂粗的柴火棒組合而成,大約有半人高,和影人的小男孩身高差不多,黑漆漆的,背上有嶙峋翼膜,但飛不高也飛不遠,不過足以在捕獵攻擊時作出突然的加速。
  
  楚云升沒有理會它,急速地讓到一邊,情況還沒有弄清楚之前,不能急著出手,影人詭計多端,萬一中了它的套,后悔都來不及。
  
  影人大約知道楚云升的心思,也不再徒勞催促,但也不準備放過楚云升,當即帶著長龍一般的黑漆漆生物繞著楚云升奔跑,不到片刻的功夫,那些古怪生物便陸陸續續分出許多只來,圍攻起楚云升。
  
  一道離火符轟擊出去,雨點一般的火線垂直覆蓋他的周圍,將圍攻上的古怪黑漆漆生物洗刷一空,雖然直接死亡的不多,但重傷不起倒地的一大片。
  
  這些怪物的確很強,楚云升粗略估計了一下,起碼都是二元天以上甚至有許多已經達到三元天的境界。
  
  也不知道影人從哪里惹來了這么一群古怪東西!
  
  但楚云升暗自納悶,即便全是三元天境界的怪物,以影人的能力也不至于要跑吧?難道它真的又在想算計著自己什么?
  
  楚云升邊打邊退,影人那邊也如影隨形,兩人漸漸有意識地遠離綠洲小島,否則這群東西橫掃過去,就周大千那點人,片甲都留下來。
  
  打著打著楚云升就發現不對勁了,符文和本體都攻擊了不少,怎么始終不見古怪生物的數量急劇下降?明明重傷了不少,怎么過不了多長時間,又返回來了,而且生龍活虎,一點都沒有受傷的跡象?
  
  “看出來了?”
  
  影人這時候才第二次開口,它一向說話極少,只有和楚云升一起的時候,才稍微多一些,即便是拉攏那些同伴,它的方式也很獨特,基本就是孤傲、冷騖、神秘以及施舍,讓人崇拜它,完全符合它自我為尊的思想。
  
  “還有一個東西!”楚云升倒吸一口涼氣,黑漆柴火般組合的古怪生物數量眾多,加上月光并此時不特別明亮,如果不細心去查看,仔細去體會生物群中雜亂紛擾的元氣波動,基本發現不了還有一道閃電能量般扭曲變化的東西隱藏在里面。
  
  這東西非常的狡猾,絕不出現在視線中,始終纏繞在黑漆怪物的柴火身體之間,每當重傷的黑氣怪物倒地,經過它纏繞掠過之后,都能奇跡般的恢復過來,繼續參與攻擊。
  
  “對,就是那個東西,它不是真核生命,能量很獨特,以我現在恢復的實力捕捉不到它,而且它已經接近了樞機,只要它不死,這群怪物就是打不死的僵尸。”影人雙手抓住一只怪物,用力向兩邊撕開,那道扭曲的東西頓時從它的眼皮子底下溜了出去。
  
  “你怎么惹了這么個東西?”楚云升覺得麻煩起來,這么打下去,他總歸要消耗掉所有攻擊符和本體元氣,太不劃算,當然,影人那邊也差不多,倒是不怕它反撲。
  
  影人沒有正面回答,徑直道:“你和合力,可以搞定它。”
  
  楚云升也不用符攻擊了,開始用圖章本體戰技近身搏殺,以節約資源,說道:“禍是你惹的,對我有什么好處?”
  
  影人沉默片刻,邊打邊靠近楚云升道:“我教你吸取命源的辦法,這東西蘊含的命源極其渾厚,你和我想要盡快恢復樞機,必須有大量的命源。”
  
  楚云升冷笑道:“樞機以下,修煉命源必死無疑,你當我不知道嗎?”
  
  這時候,影人楞了一下,語氣有些奇怪道:“這么多年了,你竟然還沒有突破樞機?不可能,不掌樞機,不破源門,你怎么可能有那么渾厚的命源!?你的零維空間根本撐不住。”
  
  楚云升沒有深說下去,他還能和影人談話,并不是因為這個東西不危險,而是這個東西的危險相當于慢性中毒,時間可以拉長,短時間沒有太大的危機,所以,他也能夠有時間仔細地思索,影人不應該無緣無故惹來這東西,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這樣一想,楚云升意識到,它告訴自己要自告奮勇去找食物大概也是個借口,目的可能就是去找這個東西。
  
  說實話,他現在絕對不相信影人會在乎人類的死活,之所以一直站在人類那邊,也是為了對抗自己的原因。
  
  再看看這個閃電扭曲般的東西,特性影人影藏不了,一交手楚云升就能發現,境界也隱藏不了,楚云升自有自己的一套甄別方法,那影人這家伙到底想搞什么?
  
  猜不出來,不過,可以換一個思路,楚云升暗忖,影人既然料定了它和自己聯手就能制服這個東西,說明影人其實已經早安排好了,就等著引拿東西,逼自己出手。
  
  楚云升試探性是問道:“怎么配合?要殺死它嗎?”
  
  影人立即道:“用你的劍氣追擊它,然后控制劍氣從四面八方鎖死它,剩下的交給我。”
  
  它沒有說殺不殺死的問題,楚云升心中微微一動,下意識地猜到一個可能,便不動神色道:“可以,但命源全部得歸我。”
  
  影人看了楚云升一眼,然后點頭道:“先放出劍氣鎖定它,再用你的零維兵器入侵它的主體,我告訴你如何吸取命源。”
  
  楚云升眉頭跳了一下,很快道:“我沒有劍。”
  
  影人順手從地面上一抓,一柄由沙子中的石質組成的長劍驟然成型,接著拋給楚云升,道:“速度要快。”
  
  楚云升沒再說什么,長劍沒有問題,沒做過手腳,便唰唰接連刺出三劍,一共十八道劍芒奪空而出,朝著那個閃電般扭曲的東西追擊而去。
  
  那東西速度快,但不是它逃出影人的根本,它沒有實體,形如一道扭曲閃電波,能量性質極為特別,按照楚云升理解就是元氣穩定性極高,實體攔不住,普通元氣能量也攔不住。
  
  如果自己的劍芒不是前輩所創,加上最近修煉的狀況變化,未必就能超過它的能級,而且即便是現在,也只能和它持平而已,畢竟它是靠這種能量為生的,自然有著獨門秘技,而楚云升劍芒的真正精髓變化是在變為劍氣后的質變。
  
  影人可能在雪地的那一戰中了解了自己劍芒的能級,所以,才會有今晚的計劃,只是不知道它時候發覺這東西的,難道是在殺封之音的時候,用靈音探尋到的?
  
  這倒是有可能,影人曾是靈界別的高手,對特別東西的位置分布,有超強記憶力很正常。
  
  劍芒很快鎖定了那個東西,但消耗也極快,楚云升必須連續不斷的補充,以防止它突圍出去。
  
  影人那邊頓時展開雄厚金剛般實力,反身一路大規模屠殺數量眾多的黑漆生物,速度來到閃電般扭曲東西跟前,雙眼中射出一道光彩,插入扭曲的能量體中,那東西瞬間瘋狂扭曲起來,像是受到了極大的痛苦。
  
  “可以放出你的零維兵器了,吸取命源。”
  
  楚云升沒有動,他不知道影人所說的吸取命源之法是真是假,而且也不想讓影人知道自己的零維主兵器,尤其是似乎感覺到影人實際上已經在暗中吸取那東西的命源,自己如果貿然加入進去,弄不好反被影人連同自己都吸干凈了。
  
  向它提出要所有的命源,只是楚云升想把那種方法,不管對錯,先騙回來再說。
  
  影人目光閃動一下,顯然知道了楚云升想法,便不再隱藏,大肆的吸取起那東西的命源來。
  
  從整個安排來說,到目前為止,影人仍然占據著上風,楚云升很被動,它主導了所有過程,楚云升必須被逼出手,否則耗下去的結果更糟。
  
  如果它只是想利用楚云升想得到那東西的渾厚命源,那么它的目的達到了,而且很成功,楚云升唯一得到的是那個利用主兵器不知真假的吸取命源方法。
  
  楚云升覺得應該還不止這么簡單,就在那東西的命源即將被洗凈的時候,他按照原計劃準備出手,用一張封獸符搶在影人之前,封印起來,歸為自己所用。
  
  這東西可是即將掌控樞機的東西!
  
  雖然楚云升給不了他“契約”,但影人能啊。
  
  等等,楚云升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影人能……所以,影人的最終目的是收復這個東西?
  
  不對,它突破境界的速度極快,又吸取了這么多的命源,不需要收服一個實力將來未必記得上它的東西。
  
  楚云升一下子仿佛明白了,影人這是赤裸裸地誘使他自己去封印這個東西,它把命源吸干凈,然后給自己創造出封印的最好機會,不是擺明了讓自己用封獸符嗎?它肯定隱瞞了什么絕沒有告訴自己,一旦封印,肯定出事!
  
  但如果自己不搶,它轉手說不定真收服了這個東西,然后加上它自己,到時候兩個樞機,實力瞬間大過他,殺死他易如反掌。
  
  所以,自己即便猜中了所有關節,知道可能的后果,仍然必須出手封,出手搶!
  
  楚云升心中一沉,影人真是毒辣,每一次算計都死死的不留余地,不管自己如何選擇,它首先得命源,然后結果都一樣。
  
  到了這時候,楚云升改為攻擊影人也來不及了,那東西的命源眼看就要被影人抽取干凈,勝負決出只在下幾秒之內。
  
  楚云升深吸了一口氣,用自己為數不多的命源,混合最精純的黑氣迅速制出一張封獸符,他還有最后一招,直接摧毀那個東西,誰也得不到!
  
  時間迅速流失……
  
  符文激活,按照楚云升以前黑氣制封獸符,本應該是毀滅,這時候突然異象出現了。
  
  影人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仿佛見到最不合理的現象。
  
  而遙在天空之國其中一座花園仙境般的浮城里,一個極美的女子,剎拉間張開雙羽,一名剛走進來的侍女膽顫心驚地低下頭,大氣都不敢透一聲。
  
  那名女子目光瞬間仿佛可以穿過萬里之遙,投向南方的沙漠之地。
  
  “有人沖擊樞機!”
  
  *****
  
  修正了一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