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787 老子不姓八

^
  
  楚云升并不害怕,只是有些無奈。
  
  于是他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么,既然對方擺明了找上門來找自己,不說些什么,就這么被瞪著,也挺難受:
  
  “你”
  
  他沒能說完,只說了一個字,仿佛剎那間便有天量一般的信息在目光與他零維空間外的立方體之間流動,交流的時間極短,速度卻極快,如果不是楚云升對立方體有著完全掌控的能力,以及零維空間中沒有時間的長短感,或許都無法發現如此細微短暫卻相矛盾的信息量極大的交流。
  
  緊接著,那道目光似乎有些茫然,甚至還有一絲難以描述的猶豫,但依然冰冷凌厲,然后莫名其妙地收了回去,瞬間消散的一干二凈。
  
  遠處,影人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依舊以更加古怪的眼神望著楚云升。
  
  那道目光以穩定的速度掃過之后,被打昏的洛紗和地底小人朧朧隨即便被驚醒,周圍的暴風雪此刻也完全平定,干凈清新的空氣略帶血腥的氣味將每個人的視野迅速清晰開來。
  
  楚云升的同胞們在一翻暈頭轉向的折騰下終于消停,卻茫然地發現除了一地的尸體,好像什么都結束了?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竟然一點事都沒有,除了隊形有點混亂以外,全都好端端地站在那兒!
  
  地底小人們顧不上其他人的情況,急促地喊叫著什么,七手八腳地匆忙將被影人捏碎頭盔的同伴抬入它們的高科技帳篷,透過破碎的面罩,里面的小人臉有些抽搐變形,仿佛在抵抗著極大的痛苦,每呼吸一次外面的空氣,在它臉上便有一道淡綠色血管般的詭異線條在蔓延,猶如中毒一般,青筋暴露,甚為嚇人。
  
  剛剛從雪地里爬起來的高傲洛紗,還在回憶昏厥前一刻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冰怒的目光來回尋找那兩個可惡的大小畸形人,但沒等到發現楚云升與影人,卻首先看到了一地的天羽人尸體,她的表情瞬間震愕地凝固起來,顧不上再去尋找兩個大小畸形人,腦袋中亂哄哄地一片空白。
  
  洛紗的身體僵硬,好像連動一下都非常的困難,她知道那是自己還沒能夠接受同伴們一地尸體的緣故,但當她下意識地想要跑過去,期望還有一個同伴能活著,并告訴她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時候,便駭然地發現自己的力量被一股霸道的能量封死,渾身上下軟弱無力,就連天羽人引以為傲的羽翅也絲毫不能打開。
  
  是誰?究竟是誰偷襲了她,殺光了所有天羽人?‘
  
  她想要找出答案,但腦袋里亂哄哄的,一會是那兩個該死的畸形人,一會是那道令人心悸的目光,最后又是那只異源生物。
  
  然而,她卻找不到追擊同伴們的那只異源生物的尸體,她不相信那只異源生物能夠在她昏厥的這段時間內殺光自己的同伴,所以她懷疑那個小畸形人,可當她看到小畸形人皺著眉頭站在其他畸形人當中,想著憑它小小的身軀,又怎么可能將整隊的天羽人全部殺死?
  
  雖然昏厥前,洛紗從大小畸形人身上感覺到了危險氣息,可她仍不認為它們有能力在短暫的時間內,同時殺光自己的同伴并趕走那只異源生物,那是三羽才能做到的事情啊!
  
  而三羽之一,任何一個人來到這里,都不可能像那個小畸形人一樣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曾經的大長羽就是例子,而且三羽之一任何一個人如果來到這里,都是一件極大的事情,陸地之國必然會發出抗議,其他國度也會極為關注,那種層次的人每一次出動,都足以驚動整個國度。
  
  所以,她想了很久,于是想起了那道目光,不寒而栗起來。
  
  洛紗的身邊跑過一道白色影子,是地底小人,此時的氣氛有些怪異,每個人都在不同的層面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或許影人除外,但它深皺的眉毛又是那么的緊密。
  
  “你沒事吧?”地底小人一路跑到剛剛裝死的楚云升身邊,蹲下來,像是很緊張地撥弄一條可憐快死掉的小狗一樣捏著楚云升的衣襟小心地動了動。
  
  楚云升自然能動,只是心理上的那份壓迫還沒有過去,雖然聽不懂地底小人在說什么,但看到她緊張的動作大致能猜到一些,不過他沒有回應,而是目光內收,然后眼神一凝,唰地一聲坐起來,將地底小人按在自己身后,雙眼逼視森林深處。
  
  “你……”地底小人被他按住胸口,觸不及防地尖叫一聲,許是被觸碰到不該觸碰的地方,面罩下的小臉瞬時紅了起來,聲音也越來越弱。
  
  楚云升顧不上她的感覺和反應,遙對森林深處,冷冷道:“想要打就出來打一場,鬼鬼祟祟的也叫掌樞機破源門的人嗎!?”
  
  既然躲不掉,楚云升也敢拔劍一戰,即便對方極為強大,但他也不是好惹的,就算敵不過,也要讓對方付出慘重的代價。
  
  他知道那道目光太強了,加上影人也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所以他也沒有再找影人合作的意思,只要它不傻,也知道自己死了,它也沒有什么好下場。
  
  但他還是太小看森林深處的危險氣息了,在剎那間,從那里撲面而來一股無法形容的恢弘力量,頃刻間便覆蓋了整個極地盆地,在它面前,楚云升只感覺自己如同一只螞蟻一般弱小,任何反抗都是可笑之極的舉動。
  
  就連影人都在剎那間也下意識地作出一個轉身遠遁的姿勢,但下一刻,它卻無奈地站在原地,想來也發現了是跑不掉的。
  
  這股恢宏到了宇宙般的力量,僅僅只有楚云升和影人才能感覺到,對于土著和人類而言,他們都在片刻后才從周圍視覺上的變化而做出反應,紛紛注目地震駭起來。
  
  天空,地面,山巒,四面八方,涌出無數金屬塊一般的構件,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大氣磅礴地連接合攏,卡合的地方發出規整的組裝音,一絲不茍,嚴絲合縫。
  
  金屬塊連接組裝的速度非常快,轉眼間,便將眾人包裹在建筑物里面,因為無法從外面觀看,所以不知道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但很快又出現一道道流光,直線般射出,將整個建筑物內部照射得流光溢彩,光芒變化的地方,可以看到無數大小構件,無數齒輪機械,無數間格走道,以不可思議的繁多與精準向四面八方飛去,組合,然后化作一道道扭曲的線條,似乎是波紋,又像是某種震動。
  
  很多人感到頭暈,大量乃至天量的視覺信息洪水般涌入眼睛之中,順著傳導神經沖向腦袋,各種細胞化學電傳來不及將上一個信息送出來,就被下一個信息打亂淹沒,于是很多人出現了視覺盲。
  
  土著們的各種儀器瘋狂運轉直至爆裂,高科技帳篷閃爍兩下,便徹底癱瘓。
  
  楚云升感覺這些線條有些熟悉,一時來不及回想在哪里見過,但仿佛聽到影人倒吸一口涼氣:“能量金屬,靈度條紋,宏入微觀,第四空間,數……組合在一起,難道是……傳說中的穿維飛船!”
  
  立方體頑強地擋下了所有信息洪流沖擊,在楚云升的零維中,正以瘋狂的速度,構建一支光滑粒子般的東西,靜靜地平躺在宇宙之中,如此渺小,又如此蘊含不可想象的力量。
  
  下一刻,周圍兀地安靜了下來,所有組裝的聲音消失一空,楚云升看向四周,他們腳底下不再是雪地,而是一面沒有顏色的光滑鏡面。
  
  “快看上面!”從視覺盲中恢復的士兵陳冒才,反應迅速,指著上方,驚嘆一聲道。
  
  順著他的手指,聽得懂他在說什么的同胞們和聽不懂他在說什么的土著們,都紛紛朝著上方望去,除了影人,一下子都驚呆了。
  
  在他們的頭頂上,整整齊齊地排列成數不清的間格,每一個間格中都關著一種生物,有植物,有動物,有最低級的細菌,也有最高級的復雜東西,有眾人能夠理解的生命類型,也有眾人無法想象的生命類型,比如其中一個間格中就一團霧氣。
  
  每一個間格里的生命都無有雷同,密密麻麻的排列碼垛在一起,向上,向下,向左,向右,無限地延伸,看不到盡頭,仿佛這里沒有大小,沒有方向,只有空間。
  
  但它們都不是靜止不動的,間格時刻都在變化著,無數種不同的生物飛云般地出現,流逝……
  
  這時候,一扇高大如巍峨山巒般的乳白色光門從鏡面下緩緩升起,矗立在距離他們不遠的鏡面一端。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時候,那道門里面傳來兩個聲音,似乎一個是男聲,一個是女聲
  
  男:放棄吧,不可能有神存在,再追溯下去也不可能找到。
  
  女:那么,第一道契約就不存在。
  
  男:原來你還在糾結這個問題,這和宇宙的起源一樣是無解的。
  
  女:除非有辦法證明不需要契約,也可以突破第一道限制,否則矛盾。
  
  男:你可以看做是宇宙誕生時存在一個本來的推力。
  
  女:如有存在一個初始推力條件,那就說明有神的存在。
  
  男沉默片刻:你看到了什么?
  
  女過了一小會,語氣有些無奈:時間。
  
  然后,乳白色光門出現兩個巨大的身影,緩緩回身,像是要走進來,接著消失。
  
  楚云升的身后愕然聲一片
  
  “如來佛祖!”這是某個同情過影人的女人
  
  “玉皇大帝!”這是周大千
  
  “耶穌?”這是一個知識份子摸樣的中年人
  
  “主席?”這是陳冒才同志
  
  “天空之神!”這是洛紗的聲音
  
  “大地之母!”這是地底小人朧朧捂住嘴的聲
  
  ……
  
  楚云升卻看到前輩,但沒說話,只是看著影人,知道這里面肯定有蹊蹺,否則怎么會每個人看到的模樣都不同?關鍵是其他人似乎也聽懂了那幾句男女聲音的對話,這里可是有著包括影人在內的四種不同語言的物種!
  
  影人似乎不太愿意解釋,但是在楚云升的目光下,也沒多說什么,只用楚云升一個人能聽到聲音道:“靈到了無形、無音程度以上都能做到,我以前也能,在狗的眼里,會被看成狗,在獅子的眼里,會被看成獅子,千變萬化,所以才會被低等生命稱之為神,會被它們看成它們自以為的神的模樣,但這都不是關鍵,給你修煉書的那位神尊輕松就能做到。我們需要馬上離開這里,你所看到這些是遙遠時代一顆人造粒子的衰減變化所展現出來的過去,馬上就要坍塌。”
  
  它的話音未落,頭頂上方的間格便以極快的速度落滿灰塵一樣的東西,然后跟著就腐朽起來,紛紛墜落,整個空間都像是在地震一般迅速坍縮。
  
  影人一步當先,帶著周大千等人朝著越來越小的乳白色光門沖去。
  
  光門縮小的速度非常快,等到影人趕到的時候,只剩下三人高的樣子,而當周大千等人全部進去后,只剩下了一人高。
  
  楚云升不敢怠慢,身后都是腐朽墜落的坍縮,抬起腿,嗖地一聲便來到門口,一轉身,發現土著小人們都沒跟上,它們似乎不太理解人類為什么要冒險或者褻瀆進入那道神圣的光門。
  
  時間來不及了,光門越來越小,楚云升一咬牙,展開九章圖身法,席卷返回,拉起對自己一向不錯的土著小人,再看了一眼唯一活著的羽翅人,想著或許她還有點用,便不由分說,拎起她羽翅,乘著光門只剩下半人高的間隙,加速鉆了出去。
  
  洛紗眼看自己竟然被畸形人抓住天羽人最為珍貴的羽翅,驕傲使她立即就想要和這個無禮的畸形人同歸于盡,可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頓時委屈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其他土著小人見楚云升帶走了朧朧,頓時大驚,急忙跟上,想要攔住楚云升,可這個時候,光門已經合上,整個空間瞬間坍縮成一點,在極地森林上空冥滅般消失。
  
  雪地里除了一地的天羽人尸體,仿佛剛才的那些人類和土著小人都沒有存在過一樣干凈清新。
  
  之后,被壓抑的極地森林,漸漸地又恢復了往日的喧鬧。
  
  在這顆星球的赤道附近,一處綠洲外圍沙漠,正有一大群樣貌恐怖猙獰的生物,抓住幾個瑟瑟發抖的人類女人與小孩,洗剝干凈,架起火堆,準備等一會放上去烤熟了再吃。
  
  前兩天,它們吃過一次,覺得味道還不錯,如今正是食物緊缺的季節,感謝神靈,突然冒出這么多的味道不錯的動物來,說不得,明天還要去抓一些,補充一下圈里面關著的數量。
  
  真是好吃啊!
  
  ……
  
  或許是陽光太過刺眼,又或許是沙漠金色的反射,這些恐怖猙獰的生物和圈里面早已心顫膽裂哭聲一起的人類都沒有發現,圈的一角兀然地鉆出一小群人來。
  
  隔著那些條藤欄桿,周大千的女兒指著外面抱著人腿、吃著人肉的猙獰生物,一下子就被嚇哭了:“爸爸,好大的一只豬啊!”
  
  楚云升鉆了出來,站在緊緊抱住女兒的周大千背后,皺著眉頭:“八戒?一群八戒?”
  
  然后,他不知道為什么要看向影人,影人本來表情冷淡,見到楚云升冰冷的目光,意識到了什么,頓時大怒:“老子不姓八!”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