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781 人類的優勢

^
  
  一直面無表情,卻時不時將目光掃向楚云升的小男孩,眼神暴露了內心的警惕,等到那名土著扔出塊狀物體,并比劃一翻后,似乎才松了一口氣。
  
  楚云升詭異的舉動,竟然讓它也暗自緊張了一陣子!
  
  同時,它也終于找到打擊楚云升的機會了,很難得地出了一口惡氣般地嘲諷道:“人家把你當成向主人討東西吃的狗了。”
  
  “你懂什么?”楚云升又不是傻子,從拿到那塊東西,再到看見那個土著的比劃,就立即知道對方誤解了自己的意思,看來,語言還是不通,是阿芙星球的可能性不大。
  
  在影人陰沉的目光中,楚云升看著手里的土著食物,忽地想到了一個試探影人的主意,已可以行動自如的他摸索著移動到小男孩身后,壓低聲音道:“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否則你會后悔的。”
  
  影人冷然一聲,毫不理會。
  
  楚云升小聲威脅道:“你現在可是一個小孩,別太囂張。”
  
  影人立即囂張地看了他一眼,那意思是老子就囂張了,你能拿我怎么樣?
  
  楚云升本來是想來找辦法試探它的境界,但又見它故意夸大挑釁的模樣,大概也在試探自己,心想未必能玩得過它,便干脆還是接著陰險地恐嚇它道:“你再囂張一個試試?惹火了我,我就扒了你的褲子,讓所有人都看到你的小JJ!”
  
  影人猛然一抖,頓時用殺人般的目光死死盯住楚云升,充滿了震怒!
  
  楚云升料定,這種侮辱對它而言是幾乎無法忍受的,一向自恃為高等生命的它,如果被扒光了褲子,將下身赤裸展覽在一群低等生物面前,即便它的身體也是低等生物的,也是一種奇恥大辱。
  
  看著它一副強烈的可殺不可辱的目光,卻閃爍不該有的陰霾,楚云升心中暗忖,估計一半的確是由于被刺激了,另外一半大概仍在試探自己究竟敢不敢這樣做,否則一個活了無數歲月的老怪物,不至于如此沉不住氣。
  
  此時,敢,說明楚云升對自己實力境界有信心,不敢,就是心虛,那它就可能要出手了。
  
  另外一個側面,也說明了影人的修煉速度也是極為驚人的,它很自信。
  
  楚云升不管猜得對與不對,當即擺出一副“我絕對做得出來”的強硬姿態,將手里的土著食物,丟在它的面前,惡狠狠地道:“把這東西吃了,試試看有沒有毒,吃不吃的死人?你要敢不干,我就敢扒你褲子!”
  
  小男孩陰沉沉地盯著楚云升,像是要從楚云升的眼里看出什么虛實來,所幸,楚云升還算沉得住氣,眼神紋絲不動,小男孩冷冷一笑,拿起那塊食物,拆開后便要往嘴里送。
  
  這東西當然毒不死它,只是楚云升用來和影人角力與試探的工具,卻沒想到一個女人突然伸手,一把將土著食物從小男孩手里奪過來,忍不住地對楚云升呵斥道:“你一個大男人,怎么能做出這種事?怎么能讓一個小孩試吃?萬一有毒,你不是害他嗎?”
  
  楚云升一愣,還沒說話,周圍的同胞們全都紛紛低聲指責起楚云升來
  
  “你這人怎么能這樣?”
  
  “還有沒有心肝?”
  
  “這小孩拖著你找到我們,自己差點命都沒了,也沒把你丟下!”
  
  “你也不想想,是誰救了你的命。”
  
  “我一看他就不是好人,剛才還想巴結土著……”
  
  ……
  
  小男孩臟亂的外表,被看做了是可憐兮兮的樣子,陰冷的眼神,也成了被虐待后的害怕與自我封閉,受到了全體同胞尤其女人們的同情,楚云升當場被排擠回原來最遠的地方,楚云升知道它是故意的,無形間便化解了自己對它的巨大威脅,除了恨得牙癢癢,也無可奈何。
  
  但同時,楚云升發現自己的心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很久沒這樣地和一個人斗過了,以前,跟著他的人,對他要么恭順、尊敬、敬畏,要么害怕與畏懼,從大蟲之后,便不再有人能和他融和相處,他的孤獨感一大半以上就來源于此,到處都融入不了別人的世界,每個人都和他保持著距離。
  
  影人雖然可惡且極度危險,但卻能讓自己和它平等地“對抗式”相處,將那些在他身上幾乎快要消失光的原本的自己流露出來,像個自己那樣活著。
  
  其實,他也知道,這里面也有他自己的原因,隨著力量的瘋狂增長,他與其他人的共鳴點越來越少,他所關心的,比如零維,別人還來不及關心,別人關心的,比如食物、比如蟲子,他已經不需要關心,相互能說到一起去的地方也就越來越少,自然也就有了隔閡,無法融入。
  
  他努力想將自己拉回去,拉到原來的狀態,但結果卻是格格不入。
  
  而影人的出現,并被逼與自己捆在一起,讓他不得不承認,他和影人是有共鳴點的,即便是反面的、是敵對性的,但某些所關心的東西卻是相同的。
  
  他不希望這樣,因為他抵觸,覺得更可悲,可事實上,他并不快樂;他希望像前輩一樣,可他也達到不了那樣的心境。
  
  所以,他其實就是俗人一枚,達不到那樣的境界,有些事情,硬裝是裝不來的,不但自己痛苦不快樂,別人也不理解,跟著別扭與難受。
  
  當然,讓自己像影人一樣自命不凡、高傲而不屑一顧,他也做不到,那更不是他自己,裝起來更累,他想他的問題主要只在心態,心態調整好了,先接受別人對自己的真實看法,才能讓別人真實地接受自己,一切順其自然而避免強行的別扭,或許還是能夠重新融入周圍的世界。
  
  他實在被孤獨怕了,竟在被“俘虜”的情況下,在影人隨時發難以及樞機源門出現的危險情況下,還能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確實有些不搭調。
  
  但這卻是有道理和原因的,因為,他并不怕死,怕的是怎么活著。
  
  這大概也是每一個個體從群體中突出強大起來后,都要面臨的問題。
  
  樞機源門鳳毛麟角,靈級別以上的生命更是稀薄到猶如真空,影人活了那么久的歲月,并且曾八域巡天,也承認自己認識的靈少得可憐,再加上星空距離的限制,同層次間的交流無限困難,靠同級別生命間的接觸來解決被孤寂的心理,完全不現實,只能從原群體中尋找辦法。
  
  影人能在七釘中撐上那么久,多少和它原先就習慣了孤寂有關,而每一個生命選擇解決問題的方式都不同,就楚云升所知道的,影人選擇了自傲的登峰臨頂之心,前輩則選擇了另外一條路,即便是沒有突破樞機源門的火族煥,也有自己特色的一套辦法。
  
  傳說中“心境”的修煉,或許正是如此,但和力量提升真的沒什么關系,和實力上的境界穩與不穩也搭不上半點的竿子,只是一個生命選擇怎樣活著的小事,當然,也有可能是大事,這要看每個生命的價值觀是什么?
  
  夜風時不時地吹來一陣陣雪霧,婆娑地落在頭頂與肩頭,大人們尚且好些,幾個小孩忍不住天寒地凍,偎依在父母的懷抱中,冷得發抖。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夜也越來越深,一個年輕的同胞大概由于丟失了食物背包,飯量又大,其他同胞救濟他的當天份額滿足不了肚子里的全部需求,忍不住腹部的饑餓抽搐,一狠心,竟學著楚云升之前的樣子與語氣,試著和土著人“交流”“交流”,希望也能要到一點半點的土著食物。
  
  有沒有毒已經顧不上了,而且,第一份土著食物,在同胞們的憤慨下,楚云升親自試吃了,似乎到現在為止也沒出什么事情。
  
  但結果卻令人愕然,年輕人所交流的另外一名土著,在他支吾支吾完一陣子“蓋伊斯”后,一腳把他踹回了原地,如果不是引起了其他土著們的注意,差點沒用奇異的武器頂著他的腦袋殼了。
  
  然而,另外一邊,楚云升繼續受到給他食物的那名土著“良好”的待遇,除了又給了楚云升一瓶幾乎沒人敢喝的飲液,還試圖給楚云升在殺封之戰中留下的巨大傷口做某種“治療”。
  
  同“事”不同人,同“人”不同命,更加坐實了楚云升在同胞們心中虐待兒童的“漢奸”形象,或許,現在應該叫“人奸”了。
  
  楚云升卻并不在意,雖然不知道土著們的真正實力,但他相信以他和影人中的隨便一個,以火速升上來的境界加上各自的零維殺招,都能將它們全部殺死或者殺退,但影人不會這么做,他也不會,誰先出手,消耗掉實力,誰就先倒霉,就等著另外一個人趁機殺掉自己吧。
  
  既然殺不了,也趕不走,不如接觸接觸,楚云升可沒有影人那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脾氣,他是實用主義者,同胞們現在都站在小男孩那邊,他能爭取的也只有土著人了,要不然睡覺的時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有過很多“第三類接觸”的經歷,經驗豐富,只要稍微積極一點,再加上給他食物的那名土著很配合,交流起來也并不是那么困難。
  
  從“人、口、手”開始,在同胞們鄙夷的目光中,楚云升毫無人類氣節地“出賣”了眾多人類信息,當然也刺探了不少土著的情報,不過,這些都被同胞們無視了,大家現在最關心的是安全和該怎么辦?
  
  ……
  
  經過一夜的交流,楚云升在同胞們的不齒卻有些羨慕下,終于成為了土著的“新朋友”,當然,具體認可度還有待土著們的考察,但他已經獲得了其他同胞們所沒有的“自由”,至少可以為幾個小孩拿回來兩頂帳篷。
  
  另外,他也帶回來了一個同胞們最為關心的情報:土著們要進入最極夜的原始森林,而人類也必須帶著一起走。
  
  那名給楚云升食物的土著,其實很膽小,楚云升就沒見過這么膽小的“敵人”,任憑楚云升怎么比劃,怎么勸說,它也不肯摘下面罩,而且始終讓楚云升蹲著,人類的身高似乎對它有很大的壓迫感與恐懼感。 r/
  
  但它似乎有很高的地位,和楚云升交流期間,其他土著包括最兇的那名土著,都視而不見,更不干涉。
  
  不過它十分關心人類的來歷,不止一次提到人類身上為什么沒有某種檢測反應楚云升猜測是暗能量波動反應。
  
  這些同胞們都是普通人,沒有五族與寒武人等等搗亂,自然不會覺醒,影人曾是靈界別的高手,不用多說,而他單是六甲符就能隱飾掉元氣波動的氣息,那是前輩親自修改過的符文技術,土著檢測不出來再正常不過了。
  
  從它的表達與語氣中,楚云升隱約感覺到它們的這次任務很危險,但又必須去,按說這樣的話,人類就是累贅,不應該帶著才對,即便事后要做些生物試驗,只帶一兩個男女就行,沒必要全都帶著,所以,從其他土著偶爾流露出興奮的情緒來看,再結合這名膽小土著屢次提到的檢測反應問題,楚云升猜測,人類的出現,似乎解決了它們一個很大的難題!
  
  但究竟是什么,楚云升問不出來,顯然對它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對自己嚴格保密,不過,楚云升大致也能猜得出一點影子,要么是維度問題,要么是暗能量亂流問題,人類在此有先天的優勢,可以自由進出!
  
  天不亮,忙了一夜人類數據分析終于得出某種結果的土著們,急著就要出發,它們興奮而又迫切的情緒,更讓楚云升懷疑,土著們的日子似乎也不好過,說不定,正到了危急關頭。
  
  他的機會來了,還是人類的機會來了?
  
  土著們盯著人類,同胞們盯著楚云升,而楚云升盯著小男孩,小男孩則盯著靜謐的天空……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