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772 殺掉他

^
  
  楚云升縱馬馳騁,一口氣來到大海邊的懸崖上。
  
  戰馬局促不安,來回移動著退卻,因為,在它與楚云升面前,海洋正如巨鍋中的開水,正令人震撼地滾滾沸騰著。
  
  一個接著一個猶如房屋那般大小的氣泡從海洋中升起,浮出水面,升上天空,直至破滅。
  
  無數的海洋生物死尸來回飄蕩在氣泡所激起的起伏波浪中,有的甚至被氣泡包裹著,在逼近地球的七大行星巨大引力拉動下,緩緩升起,折射著彩色陽光,組成一幅空前的末日之景象。
  
  即便是見過許多“大世面”的楚云升,也不得不被眼睛所看到的奇觀景象所震撼,如果說他經歷的大黑暗災難是壓抑與陰霾的,那么,第七紀人類所遇到的卻是恢宏瑰麗與壯觀的天體奇跡。
  
  他活動了一下身體,試圖控制住不斷后退的戰馬,但鎧甲很重,血化戰馬并不能完全感覺到,由于天上七星的引力拉動,他和十七血騎的重量都變得輕了許多。
  
  在出發的路上,他甚至看到一只小豬被驚嚇后,彈起,高高地飛在了半空中。
  
  引力不僅減輕重力,更產生了巨大的殺傷力,人類血液涌上頭部,造成大面積的腦部血管壓力倍增,僅是這兩天因此而死去的人,便不計其數。
  
  不僅如此,包括地球在內的八大行星向一個點擠壓,隨著相互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各個星體的磁場在兩天前便強干涉在一起,造成更大規模的災難,不僅許多電子設備發生故障,鳥類與動物集體錯亂,越來越多的人類也開始變得精神或萎靡不振,或易暴易怒,更有人成夜成夜地無法入睡,強如血族也不例外。
  
  守護者曾說過,未到新世界,未通過空間通道,地球上的生命就得先死一半!
  
  如今看來,絲毫沒有任何夸張的地方,甚至更多。
  
  能夠安全通過空間通道,抵達新世界,只怕還要死上一堆一堆的人適應新世界環境要死人,缺少合適食物會餓死人,缺少藥品會病死人,新世界的病毒細菌會殺死人,等等,最終能活下來的,或許連如今的百分之一都不會有。
  
  望著沸騰的海平面,血化戰馬不斷地畏懼后退,楚云升神色恢復平靜,勒住馬韁,扶著馬鞍翻身落下,本來以青色鎧甲的重量,沒有七星引力干擾,沒有血族的身體強度,少于三個人的輔助,一個人基本完成不了上馬與下馬的動作,此刻卻是很輕松。
  
  他將劍插在懸崖上,牽著馬繩捆上,坐在地上,打開鎧甲面罩,面朝大海,靜靜地等待著。
  
  沸騰的氣泡蕩起的海浪拍打著巖石,熱浪滾滾的海風吹拂著他蒼白冰冷的面孔,他竟感覺不到太熱。
  
  手持王旗的本.肖納帶著十七血騎趕到了,被楚云升趕到了很遠的半山腰上,手握飄揚血族三角戰旗的三百半血化騎士也趕到了,又被本.肖納擋在十七血騎身后,許久后,車隊也到了,再被三百騎士趕到了山腳下,最后,所有洛杉磯市民與災民終于氣喘吁吁地趕到了,只能漫山遍野地等待在更遠的地方。
  
  所有人,仰起頭都能看見半山腰上獵獵飄揚的王旗,卻看不到血族的王。
  
  又過了片刻,楚云升等的人到了。
  
  “我要你們起誓,今天的事情……”楚云升站起身,回過頭,目光從布特妮、艾希兒、拔異、文蘿以及另外三名卸甲侍女身上一一掃過,最終搖了搖頭,道:“算了,這么多人,誓言遲早就是個屁,還不如我給你們立下威懾,我說話一向算數,今天的事情,如果有哪一個敢泄露出去,在我回來的時候,必取他的性命!尤其是拔異,你不是血族,如果敢違背今日懸崖上的承諾,我將把你們全族一直殺到絕種為止!”
  
  蓬頭散發的拔異被忽如其來的恐嚇嚇得不輕,聽得心驚肉跳,卻死要著面子,舉起雙手,一邊搖晃一邊不屑道:“等等,法克,我可沒做過任何承諾,憑什么把我殺到絕種?別把我牽扯進去,又不是要非要來這里,是你硬讓布特妮把我拽來的,到底什么事情,可千萬別對我說,我要退出。”
  
  楚云升看著他,笑了笑道:“真的要退出?”
  
  拔異硬著頭皮道:“真的!”
  
  “那就退出吧。”楚云升頭也不回地走向懸崖邊。
  
  拔異正在納悶莫名其妙的時候,楚云升冷冷地補充道:“布特妮,召集十七血騎,殺掉他。”
  
  布特妮聞言更是一愣,眼神中充滿不解與疑惑,看了看楚云升的背影,又看了看完全愕然的拔異,她拿不準楚云升到底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之前還好好的,有說有笑,怎么突然之間,就要打要殺了?
  
  如果換做其他人,王令一下,布特妮也不會猶豫,立即就會執行,但拔異實在是個異類,說話從來沒有個嚴肅,即便是和王在說話,也稀里糊涂。
  
  楚云升轉過身,盯著布特妮深藍的眼睛,道:“怎么不動?你也想退出?”
  
  布特妮一個激靈,清醒過來,這才意識到楚云升不是在開玩笑,立即上馬拔劍,劍鋒直指拔異的腦袋頂,而其他幾人,除了文蘿,在驚愣之后,迅速以艾希兒為中心,向拔異圍攏,隨時準備攻擊。
  
  “等等!等,等等!”拔異見事不妙,急忙伸手阻止,大聲喊道:“法克,我說熾BOSS,熾大王,我知道你厲害,她們要殺我,我只要想逃,未必就會死,大不了重傷而已,可你要殺我,我今天肯定走不掉,老子也不逃了!你把話給我說清楚,憑什么要殺我?從頭到尾,我們都在配合你,你獨自一人勢單力薄的時候,我們為了伏擊墨菲家就死了好幾個人;你帶著十七騎橫掃東部的尸首,人手不夠,我們幫你運送重要物資到洛杉磯;血族分會高手云集,我們又為你留守布特妮在此地的總部,沖突中又死了三個……我們干了這么多少事,你不能說殺我就殺是吧?用完我們就扔掉?你也太無恥了吧!”
  
  說著說著,他竟然激動起來,氣憤到了極點,也不在意會不會在言語上得罪楚云升,脖子間喘得全是粗氣。
  
  “你的廢話真多,殺!”楚云升冷冷道,海洋中吹來的熱浪將插在懸崖上的重劍嗚嗚吹響,似乎是戰爭的號角聲。
  
  布特妮當即沖馬上前,艾希兒等人同時出手,雖說那三名侍女沒什么戰斗力,但布特妮和艾希兒在楚云升戰法的提升下,實力一直突飛猛進,拔異狂怒中,一邊大罵楚云升無恥小人,一邊被逼向山下退卻,但他也知道,那個方向根本就是死路一條,不要說十七血騎,就是車隊中的普通血族,用人堆也能堆死他。
  
  可除了那個方向,他還能往哪跑?向楚云升這里?那只能是死得更快,不死王的五米禁區,至今都是不可破的神話。
  
  楚云升始終沒有動,也絲毫沒有被拔異的污言穢語所激怒,一直臉色平靜地跟隨戰圈,無聲地站著一邊觀戰。
  
  拔異見他沒有親自上陣,剛剛稍稍放心了些,又見到楚云升突然將目光眺望下山腳下退化一族的聚集地,并且提起了重劍收起了馬韁,頓時大驚,所有污言穢語瞬間消失,當即認慫服軟哀求道:“……我們倆的事,和他們沒關系啊……您到底想是怎么樣啊?”
  
  楚云升踩上馬鐙,準備上馬,拔異徹底慌了,猛地意識到了什么,完全不顧布特妮刺中他的后背,兇猛地突圍出來,攔在楚云升的馬前,郁悶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退出,打死我不退出了,你說怎樣就怎樣吧……法克……”
  
  楚云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繼續上馬,配好重劍,合上面罩。
  
  拔異痛苦地掙扎著,順著楚云升馬頭所向的方向,看著自己即將遭受滅頂之災的族人,終于不得不單膝跪下,俯首道:“我的王,請接受我對您的效忠……”
  
  楚云升靜靜地看著他,布特妮等人也停止了攻擊。
  
  過了小片刻,楚云升搖頭說了一聲:“你要效忠的不是我。”
  
  “?”拔異驚訝地抬頭,布特妮等人也是一臉不解,今天,楚云升似乎太奇怪了。
  
  楚云升轉向三名侍女,道:“卸甲。”
  
  三名侍女急忙小跑上前,圍著下馬坐在地上的楚云升,一絲不扣地將所有甲片卸下。
  
  其他人面面相覷,滿腹疑問,卻也只能等待著。
  
  約莫十幾分鐘后,三名侍女熟練地將鎧甲完全下,又組合起來,堆在楚云升的身邊。
  
  指著青色鎧甲,楚云升抬起頭,向艾希兒道:“你來,穿上。”
  
  此語猶如石破天驚般將所有人震懵了!
  
  這副鎧甲本身沒有什么,說起來,也只是墨菲家一個藏家之寶罷了,但現在它的意義完全不同,很少有人知道楚云升真實的模樣,真正和他直接接觸過的人除了眼前幾位,也基本沒有,如今外面更是有謠言,說不死王千變萬化,根本沒有定型,所以,這副鎧甲就是王,出現在任何地方,就如同王旗一樣,標志著不死之王就在這里!
  
  如果艾希兒穿上了,除了在場的幾個人,山腳下的血族根本無法分辨,只會把艾希兒當做真正的王。
  
  布特妮想不通,王如果是要找一個替身的話,怎么也不應該選擇艾希兒,這讓誓言血族如何自處?況且,那夜在快艇上,王與艾希兒的關系不是惡化了么?怎么還能得到王如此的信任?
  
  艾希兒也想不通,她急忙跪下,根本不敢穿這副鎧甲,倒不是怕卸甲時的生理沖動,而是一旦此事敗露,血族們不敢質疑王,但對她膽敢冒充王的憤怒,足以將她殺死三百回,甚至還將連累所有墨菲家剩下的人都要遭殃。
  
  拔異更想不通:難道讓老子向這個小丫頭效忠?開玩笑吧,向強大的不死之王認慫服軟也就算了,他堂堂一代……難道要向血族的一個小丫頭跪拜,退化一族的老祖宗還不得氣得從棺材里爬出來,將他剝皮抽筋!?
  
  各種想不通充斥各種人的腦袋里,像是飛機轟炸般亂哄哄的就連三名侍女也想不通,但她們沒有資格想不通,必須服從命令,開始重新戰甲,等待艾希兒配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