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771 王旗所向

^
  
  ^
  
  為了迎接楚云升的到來,洛杉磯的誓言血族們,在總部籌備了一場盛大的宴會,洪水滔天、七星即將撞擊地球、萬民掙扎相擁逃難的時刻,還能如此鋪張奢靡,還能有如此實力鋪張奢靡的,大概也只有古老血族這幫“敗家子”才能夠做得出來。
  
  也曾有人提出過異議,建議節約用度,減少開支,將有限的資源用于王所預言的即新世界,但終究這樣的聲音太少太弱,剛一提出便受到絕大多數人的責難與嘲諷。
  
  對于奢華習慣了的血族人而言,即便是一直處于劣勢的誓言血族,也絕對不會在占據血族傳說史中最為重要的大事上草率。
  
  王的回歸,意味著太多的內容,不僅將洗刷他們千年以來被反誣為墮落者的罪名,更將昭告天下他們的正統與堅持,為自己正名,獲得在名義上不容置辯的血族核心權利,所以,必須空前的隆重與鄭重。
  
  為此,他們不僅邀請了部分與血族秘密交往的政府高官,以及正在絕密接觸中的美國軍方高層人士,還將“請帖”改為“通知”,送往其他“反叛”血族家族與血族總會在洛杉磯的分會處。
  
  到底選擇使用“通知”還是“邀請”中的哪一個詞匯,才是這場盛宴開始前誓言血族總部內爭論最為激烈的地方,至于浪費與節約這種小事,連提案都不曾拿得上臺面。
  
  底氣十足的強硬派占據著大多數的聲音,裹挾著楚云升與十七血騎橫掃東中部血族家族的威勢,堅持對那些叛徒使用措辭最為嚴厲的“通知”,甚至是“通牒”這樣極端的詞語,而憂心新世界前途不明的溫和派,則希望在大難當頭以溫和手段盡最大努力緩和千年來的矛盾,減少內部相互攻伐的損耗,起碼做到表面上的和平,一起應付未知的巨大危機。
  
  凡此種種,在楚云升騎著血化戰馬,馬蹄踏上洛杉磯垃圾如山的地面時,仍在喋喋不休,吵個不停,但總算在得知楚云升帶著十七血騎安全登陸的消息后,“請帖”統統變成了“通知”與“通牒”。
  
  布特妮將剛剛得到的總部消息匯報給楚云升,然后有些出神。
  
  那天晚上的狂歡,她并沒有喝醉,想要保持清醒的她,一直都沒有弄明白為什么自己仍沒有能夠保持得住清醒,今天早上,在楚云升的聲音中,她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知覺地睡了一夜。
  
  為此,她感到很特別的恐慌。
  
  之前,楚云升作為不死之王,給她帶來最直觀最深刻的印象,僅是更為強大更為血腥的殺戮與征服,而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才真正讓她感覺到不死之王層次上的生命之強大與震撼,不僅是那名如宗教畫壁上的男人踏上船頭時的令人畏懼,還是昨夜來的那個令人窒息的女人她因為清醒,所以看到了一眼,但在看到的那一眼剎那時,她竟然發現只是因為那個女人想要她看到一眼而已。
  
  也只是這一眼,她幾乎靈魂出竅,仿佛看見了只有死后才能看到的世界。
  
  之后的事情,她并不知道,醒來后,楚云升還在那里,而那個女人卻消失了,周圍沒有打斗的痕跡,也看不出楚云升有負傷的跡象,也許,她錯了一個她沒有資格知道的事情。
  
  “布特妮?”望著前方前來迎接的密集人群,楚云升在馬背上換了一個坐姿,轉身道:“你還有事情想問我?”
  
  布特妮從心事中驚醒,搖了搖頭,雖然她很想知道,但不會也不能問。
  
  “沒關系,以后有空我會告訴你們,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楚云升回身指著身后的十七血騎,道:“但從現在起,他們不能參加任何血族的活動,必須二十四小時進行訓練與記憶,你也不例外。”
  
  接著,他又轉身望著迎來的總部血族,握了握手甲護套,拉緊韁繩,道:“讓他們該干什么干什么去,七天后,做好所有出發的準備,我只要精銳,拖拖拉拉、默默唧唧的人,讓他們跟著美國政府或者軍隊好了。”
  
  說完,一聲喝令,帶著十七血騎猛然加速,從人群中穿過,呼嘯聲中,掠過一張張尷尬與惶恐的老血族面孔。
  
  布特妮有沒有看到昨夜發生的事情,楚云升不知道,但他知道,在加上守護者一共兩個靈級別的頂級生命前,即便當時的血族們沒有喝醉,也必須“醉”倒。
  
  看似是一種靈威力的展示,實際上,以楚云升和守護者多次的打交道經驗來看,更像是一種“保護”,樞機源門以上的生命遇到這種情況會怎樣,他不清楚,作為樞機源門以下的“凡夫俗子”們,他卻有著切身的體會,在靈級別的生命交流場中,如果不被“催眠”,其結果不是成了白癡,就是直接死亡。
  
  如果沒有立方體作為中介物,沒有黑氣和物子碎片護住零維,單是守護者的一句話,想要清晰地以交流方式強行地傳入進來,那股力量波動足以將他的零維空間撕碎震裂,抹殺意識。
  
  或許到了一定級別的靈體,可以具備細微入維的神奇手段,弱一點如夢境之類的東西,強一點的就像骨骸六序他們在腦海中聽到的神靈之音,但那只是楚云升的猜想,且是單獨針對低級生物的交流方式,在靈與靈之間的交流場中,誤闖入進去的低級生物幾乎沒有生還的任何可能。
  
  他還清楚地記得自己曾有一次從一根分叉線中強頂出去,到了一個線條扭曲的地方,只待了片刻不到的功夫,便頭昏腦脹,如果不是被一個陌生的聲音一巴掌及時拍回去,現在想來,恐怕早有可能是一個白癡了。
  
  靈方面的知識,楚云升知道的極少,對于他一個連四元天都不曾真正突破過的凡夫俗子來說,就像小學生看大學校園一樣犯暈,前輩留下的古書在二次變化之后,應該有對靈的詳細解說,但他已經無緣看到,如今能了解的,只是從七零八落的地方聽來的零碎東西。
  
  比如冥竟然已經誕出了初靈,現在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步;七釘之主的繼承人在守護者以及骨骸六序的嘴里,一直是最頂級的靈體,是他目前所聽到的似乎最為厲害的靈體;七釘中的影人應該也曾誕出過靈,只是不知道它靈的程度和特征;還有降臨后沒有殺死廚子老王的無損,殺得卓爾星人丟盔棄甲的那個神靈等等。
  
  而他將從守護者手里繼承的靈,更為奇怪,不知道制造守護者的生命是不是為了限制守護者,給予它的靈,用程式來說,是固態化的,以致這么多年來,守護者想盡一切辦法也無法寸進它的靈的級別。
  
  但也正是因為固態化,使得它的靈具備了移植性,當然是以死亡為代價。
  
  這些都是守護者告訴楚云升的自嘆,讓楚云升不要和它一樣浪費無數歲月企圖提高這個靈的級別,最終一無所獲失望之極,只有誕出自己的靈才是唯一的途徑,可惜它誕不出。
  
  楚云升倒也沒想太遠,他需要這個靈作為假靈,并不是為了誕出自己的靈,四元天的境界尚且猶如鴻溝在前,誕靈更是遙遠不可及的事情,他要這個靈是為了安全穿過空間通道。
  
  能級越高,實力越強,通過空間通道的死亡率也就越大,這是楚云升自大黑暗時代以來,從蟲子入侵的境壁就已經知道的知識,守護者建立的空間通道,原理類似。
  
  越是復雜的東西,越是蘊含能量強的東西,不論是人,還是物體,經過通道中的事物能量化借貸場,所造成的干涉就越大,摧毀其穩定的因素也就越大,最終還原時的成功率就越小。
  
  楚云升這具死尸之肉沒什么問題,血族人再強,在樞機源門以下都是渣渣一般的低等簡單生物,問題的關鍵在于他不但有立方體與物子碎片這種高能的東西,還有破壞力極強的黑氣!
  
  這三樣東西守護著他的零維空間與意識,毀掉一個,他離死也就不遠了,而這三樣東西,任何一樣,都頂級地可以讓楚云升越境戰敵,故而都不太可能完好無損地通過空間通道。
  
  通過守護者帶著他去中國的那一次經歷,他很清楚地意識到,如果沒有守護者的靈作為支撐,想要完全穿過空間通道,存活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雖然他也已經沒什么不能死得了,但想過過自己想過的如心日子,總讓他覺得剩下的生命還有些意義,起碼可以滿足兒時的好奇,去看看天空上星星的那頭,究竟是個什么的世界?
  
  是荒涼的巖石?充滿風暴的惡劣大氣?噴發著巖漿的原始?還是擁有神奇生命的未知世界?
  
  他想去看看,就像中世紀歐洲的航海家們,都猜測與好奇著海洋對面會不會是萬丈深淵。
  
  守護者的靈并沒有在現在就交給他,所以他必須等待。
  
  誓言血族總部所舉辦的盛大宴會在缺少歡迎對象出席的情況下,草草尷尬收場,政府官員與軍方秘密代表要求會晤血族名義上最高統治者不死王的要求也被駁回,忍受“通知”與“通牒”羞辱懷著各種心思前來的反叛血族與分會血族們,也僅在迎接王登陸洛杉磯的當天見到了一眼傳聞中橫掃東中部血族家族的不死王與它的十七血騎。
  
  當楚云升以近乎沒有“禮貌”的“狂傲”姿態,策馬絕塵而去,反叛的血族們忽然發現,不管他們做了怎樣充足的計劃與安排,擁有多么強大自認為可以威懾不死王的血族力量,在這位傳說中的不死之王眼里,竟始終就不曾有一寸的位置,誓言血族爭論的“通知”還是“請帖”,在這一刻,毫無意義甚至可笑,因為,不死王壓根就無視了他們,只有那隨王而凜冽奔馳的十七血騎“炫耀”著武力。
  
  幾天后,新世界與空間通道的消息,守護者通過各種途徑,其中包括楚云升的“預言”宣傳,在天空放晴與七星將墜之間爭取出的時間內中傳遍了整個世界……
  
  此時,路燈克里斯帶領著他的百萬難民停留在亞利桑那州,就地扎營,不再西進,四處搜集物資,準備和新世界的謠言做一次冒險的賭博,如果真有通往新世界的救世大門,他們必須停下來,做好各種準備。
  
  胸懷大志的安第魯,重新召集了上千名的手下,團團守住他的根基搶來的倉庫,與幾個合伙人徹夜商討謠言的可信性,以及為以防萬一的準備。
  
  而遙遠的東方,幾個拿著木棍與管制刀具的年輕人打劫了幾千名漂洋過海前來避難已如喪家之犬的日本平民聚集的群落,在維持治安的士兵趕到之前,一路飛奔跑回中國人大營,將搶來的標準急救藥包交給自家人后,藏好刀具,一身“干凈”地返回,站在大營路口破口大罵追來的士兵們是漢奸、是賣國賊。
  
  &nsp;那些士兵被罵得狠了,祖宗十八代都被罵成了漢奸與走狗,羞愧難當,到了路口,又被憤怒的幾個老百姓丟了石塊,干脆抱著槍頂著頭盔,一邊咒罵著這里外不是人的差事,一邊磨蹭不前,用腳默默地抗議上級的命令。
  
  被搶了如生命般糧食的日本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中國士兵們對那幾個年輕人的“寬恕”與“縱容”,眼神從開始時的充滿希望,漸漸到絕望與麻木,最終相互緊緊地依靠地在一起,以防止再被中國人突襲進來,他們的命,此刻,在這片土地上是不值錢的。
  
  這時候,中國人大營的另外一角傳來一陣陣暴喝與喊打聲:……別讓他跑了,我擦,小日本都老老實實呆在外面,這韓國雜種竟然敢摸進來偷東西,打死他丫的,你妹的,還敢還手……
  
  混亂中,大營中電線桿上的大廣播,此刻也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全體中國人注意了,全體中國人注意了,第二十三批物資已經運達,第二十三批物資已經運達,請憑身份證在3號區與7號區領取個人配額,請憑身份證在3號區與7號區領取個人配額,請遵守秩序,禁止插隊,不得帶領冒領,嚴打黃牛……外國人不得用撿來或偷來的身份證冒充中國人認領,再重復一遍,外國人不得冒充中國人認領,一經查出,將驅逐……
  
  ……
  
  此時,距離守護者與楚云升約定時間只剩下最后一天,空間通道的大門正緩緩打開。
  
  十七血騎披上總部利用美國高新技術打造的重甲,在小隊長本.肖納手持王旗的率領下,分列兩行,緊隨在楚云升的身后,緩緩向結集地前行,在他們的身后,是臨時甄選出來的三百名半血化的精銳血騎,清一色的統一黑色鎧甲,手持獵獵飄揚的血族古老三角戰旗,列隊行進。
  
  旌旗之后,是更為龐大的血族車隊,承載血族眾人的同時運載著大量物資,拔異以及文蘿等人也分坐在各輛車中,新投降與倒戈的其他血族則跟在后面。
  
  而在最最后面,還有密密麻麻的洛杉磯市民與各地涌來的災民,數量之多,到了根本數不過來的程度,其中不乏大量處境極為艱難的亞洲非洲與歐洲的“外國人”。
  
  楚云升回望身后延綿不絕的人頭,皺了皺眉梢,布特妮想要解釋什么,他已勒起韁繩,陡然加速,一騎絕塵,十七血騎與三百半血騎慌忙提速跟上,而車隊更是驟然混亂,尋找他們的王與血騎的蹤跡,匆匆追趕,在楚云升精準的預言下,在七星即將撞擊地球的巨大恐慌中,獵獵的王旗已經是他們唯一能夠期望的東西了。
  
  一級級的加速提速,如鏈式反應一般向后傳遞,車隊之后,是更大的人群騷亂慌亂,天空上,美軍的直升機來回穿梭,風沙煙灰滾滾……
  
  ******
  
  手上正在做的一個項目出了點問題,對斷更真的很抱歉,暫時處理好了,今天起加緊更新。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