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770 再無相見之日

^
  
  守護者這時候忽然出現了,悄然無聲,來到甲板上,面向她,蒼老的道:“走吧,孩子,他不會認你的。”
  
  她卻沒有理會守護者,甚至當它不存在,徑直走到廚房,認真地開始做著蛋炒飯。
  
  楚云升站在船頭,隨便她,守護者嘆息一聲,跟入廚房,似乎在勸說道:“我拿你沒辦法,但不等于你是安全的,反制能量很快就會關閉降臨通道,如果你再不走,就會死在這里。”
  
  她仍舊沒有理睬守護者,繼續認真地做著蛋炒飯。
  
  守護者無奈道:“如果你不肯走的話,我只能強制把你送走。”
  
  看著一言不發的她,守護者搖了搖頭,走出廚房,揮手間,天空上出現一個巨大的彩虹漩渦,將光芒投向洪水中的快艇。
  
  “等等!”她突然抬頭,央求道。
  
  “來不及了,你必須馬上走!”守護者向她搖頭,走向楚云升。
  
  “等我把飯做完!”她祈求道,同時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七彩光芒注入快艇,瞬間灑滿了整艘船倉,像是奇幻的仙境,光芒顆粒如精靈般跳躍,附落在她的身上,將她從老王的身體里輕盈地拉起,向著漩渦飛去。
  
  她反抗著,被拉出,又強行折返回來,拿起勺子抄動飯粒,再被拉起,再回來,她不再求守護者,默默地執著地要把這碗蛋炒飯做完再走。
  
  “走吧。”守護者疲倦道,揮了揮手,七彩光芒宣泄而下,陡然間增強數倍,將她席卷包裹而起,呼嘯向天空升起。
  
  她奮力的掙扎著,抱著自動跟飛上去的黑匣,在半空中,大聲哭喊道:“我會等你,就是一萬年,尋遍所有的星星,我也會再找到你!”
  
  “走吧!”守護再次疲倦地說道,再揮手,彩虹漩渦將她淹沒吞噬,轟然消失不見。
  
  ……
  
  許久后,楚云升和守護者凌立在船頭,迎著洪水乘風破浪。
  
  “走了?”楚云升道。
  
  “走了。”守護者道。
  
  “你不該放她進來,現在我死了一個廚子。”楚云升又道。
  
  “她很強,你不是對手,我也不是,所以只能將她送走,又浪費我很多的能量,我本是不該再出來的,不過,不必擔心你的廚子,用你的知識體系講,她已經到了無損的境界,不會殺死他。”守護者苦澀道。
  
  “是啊,她已經很強了,我已經感覺到了。”楚云升感嘆道:“前輩將古書交給我,真是所托非人,至今我連靈都沒能誕出。”
  
  “放心,我會把我的靈完整地交給你。”守護者突然一愣,然后奇怪地說道:“我怎么感覺我上了你的那位前輩的當呢?”
  
  楚云升笑了笑,沒說話。
  
  “我很奇怪,你為什么不跟她走呢?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守護者既然來了,似乎并不打算立即就消失。
  
  “我留下來不是正合你的意么,要不然,我走了,誰來幫你倒霉地守護第七紀?”楚云升淡笑道。
  
  “你和我沒那么深的交情吧!我們似乎還是仇人。”守護者也苦澀地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追上你的老熟悉人嗎?還有她……”
  
  楚云升搖了搖頭,看著天際邊磅礴而出的太陽,迎著朝霞,微微笑道:“需要嗎?知道他們活著,而且活得還行,那就行了,不是么?原本也就是想知道而已,現在知道了,又何必再去,省得討某些人的厭,尤其是惹你的紀子的不痛快,人啊,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好。再著說,就我現在這點本事,去了也是給前輩神國的第二次神戰添累贅。”
  
  “應當不止這些。”守護者搖頭不信道。
  
  “你真的想知道?”楚云升笑著回頭看著它。
  
  “反正我也來日不多,你也不用怕我會給你泄露出去吧,當你傾述對象正合適。”守護者自嘲道。
  
  楚云升笑了笑,回過頭,感受通紅的陽光掠過水面照射在臉上的溫暖,緩緩道:“告訴你也沒什么關系,其實和你也有一點關系,你起碼做錯了兩件事。”
  
  “是嗎?那兩件?”守護者不知道是不是行之將死的緣故,興趣也忽然多了起來。
  
  “頭一個,你不該帶我去中國。”楚云升頓了頓道:“你讓我與前塵相別,的確讓我豁然了許多,看著他們一家,我也終于明白了,沒有我,這個世界一樣精彩,一樣會幸福,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沒有了我,或許還會更好,有了我,反而越弄越糟糕,我雖然不信天煞孤星一說,但的確如你所說,我雖無意卻是個破壞者,既然這樣,何必去給他們搗亂?
  
  你想,很簡單的事情,我是個廢儲,又不太聰明,真要去了,應該是什么身份?最終還不是給不服的人更多的搗亂的機會。還有,你的紀子怎么辦?第六紀的人是聽我的還是他的?別急,還有,我雖然沒了神位,但黑氣這東西,連你都搞不清是什么,到時候難免出大亂子,當時候,你讓他們站在我這邊,還是站在我的對立面?
  
  這些還都是看得見的,看不見的可能很多,總之,我如果去了,就是去禍害人家,既然他們自己能過的很好,那我還去干什么?
  
  別看他們說想要我回去,實際上,真心想我去的也沒幾個,我心里頭清楚。”
  
  “說的似乎有一點道理,但你不去就不能肯定會不會發生這些事。”守護者尷尬道,因為楚云升的很多事情,都有它破壞的影子。
  
  “我也厭倦了,也該過過讓自己如心的生活了。”楚云升搖頭道。
  
  “第二件呢?”守護者意識到了什么,擔憂地問道。
  
  楚云升大笑道:“你說呢?你讓我這個禍害替你守護第七紀,不是找死嗎!”
  
  守護者連連搖頭苦笑,不再說話。
  
  這時候,朝陽已經完全躍出水面,將陽光灑向大地,天空上,四大行星在蔚藍的天空中,折射著顏色各異的巨大光影,如果不是知道這里還是地球,恐怕真以為是到了新世界。
  
  過了一會,楚云升收回目光,嚴肅地說道:“如果你后悔了,現在還來得及,我未必就需要你的靈。”
  
  守護者道:“后悔還不至于,我是程式,只做最優選擇,從目前的形勢上,唯有你最合適,而且,我也愿意相信你,不是相信,是愿意。”
  
  “你開始有點人味了。”楚云升道:“可惜你沒辦法喝酒,雖然我倆個都是不人不鬼的東西,不過看起來,我比你幸福多了,至少我還能喝到酒。”
  
  守護者平靜道:“有些夢想,注定無法實現。其實,這樣也好,真的實現了,或許發覺也沒什么味道,反而失望。”
  
  “人太聰明了可不好,什么都看穿了,活著也沒勁。”楚云升嘲笑道。
  
  “我不是人。”守護者笑道。
  
  “我現在也不是。”楚云升望著自由自在的白云,羨慕道。
  
  ……
  
  “既然據說神戰要開始了,有件事我要提醒你。”輪到守護者嚴肅起來了。
  
  “說。”楚云升很干脆地道。
  
  守護者慎重道:“制造我的生命沒有給我真正神的定義,但我億萬年的歲月中,也接觸過不少其他生命,多少也知道一些事情,在普通人眼里,血族那些人就可以成神了,在你的老熟人眼里,樞機源門以上的人也是神一般存在的生命,而真正像你那本古書主人級別的“神”,少的可憐,我也只見過兩個,一個是他,一個是七釘之主,他們之間的戰爭為何而起,我不知道,所以很好奇,為此偷聽過他們的談話,但什么也沒聽到。
  
  后來,第一次神戰結束后,我才聽到一些劫后逃生的生命帶來的傳說,只有靈以上的生命才能感覺到的真正之神,必須是唯一的神的唯一性!
  
  當兩個真神相遇或相互發現,必然爆發戰爭,直到其中一個被徹底消滅為止,換句話說,同一片星空下,絕對不容許同時存在兩個神。
  
  原因沒人知道,我也不知道,但這可能就是你那本古書主人和七釘之主生死不休爆發神戰的緣由,可奇怪就奇怪在這里,他們來到我這里后,那本書主人查看了我的程式,他很強大很厲害,我限制不了,他似乎發現了制造我的生命留下的其他一些記錄,都是我沒有權限查閱甚至從來沒有發現的東西。
  
  看完之后,我記得他再一次去找七釘之主和談似乎他一直想和談,而七釘之主卻始終沒有同意,但這一次竟然同意了,并一起前來查看我的程式和那些秘密記錄,最后他們邊打邊談,過了很久,好像終于達成了某種協議,停戰了,后來的事情,你大抵也都知道了。
  
  現在雙方又重新開戰,我要提醒你的有兩點,如果你以后要卷入進去的話。
  
  第一點,他們達成的協議肯定被破壞了,雙方都了重新開戰的口實,除了神的唯一性不可違背,還有雙方的仇恨,他們肯定要打。
  
  第二點,相反,這才是最重要的,那兩位的死因很蹊蹺,他們都死在我這里,我卻查了很久也沒查出來,所以,如果將來第七紀紀子帶領人類回來尋找我按照程式留給他們的東西的時候,希望你也能回來,并且有能力查看他們倆都曾看過的而我卻看不到的記錄,找到原因,不過,這件事干系太大,危險太大,如果沒有把,千萬不能亂來。”
  
  楚云升第一次聽到這樣秘辛,有些驚訝,但也沒有過多在意,都不知道是哪年哪代的事情了,等他死了,估計前輩說的天外邪魔還沒起床呢,笑道:“你覺得我是那種喜歡多管閑事,被好奇心害死的人嗎?”
  
  守護者感嘆道:“就知道告訴你也沒什么用。”
  
  楚云升搖頭,說道:“也不能這么說,還是要感謝你提醒我,以后,我一定離這里遠遠的,再也不回來了,我現在好不容易撇干凈了,躲都躲不及。”
  
  “只怕你當時候躲不掉。”守護者沉沉道:“就怕誰都躲不掉。”
  
  “那就打,無所謂。”楚云升扶著欄桿,發現視線中終于出現了鋼筋水泥的城市,平平淡淡地說道。
  
  人多了,守護者自然要走了,不走不行,臨走前,它很留戀,看了很久的陽光,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最后勉強好奇地問楚云升,或許只是想再多說一句話而已:“既然你覺得自己是禍害,為什么要跟血族混在一起,不怕把他們也禍害了?”
  
  楚云升回答道:“他們是棄民,爹爹不疼姥姥不愛,他們需要我,我也需要他們,你就當我們都是可憐之人,搭伙過日子吧。”
  
  守護者笑著走了,沒有說再見,因為再無相見之日。
  
  楚云升默默都看著它孤零零消失的背影,將酒瓶奮力地砸入洪水之中,濺起一個很快消失的水花,向整個世界罵了一句臟話。
  
  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臉,從船頭回來,迎著朝陽,挨個踢著血族們的屁股,大聲道:“姑娘們,都起來了,起來上廁所了!太陽都曬到屁股上了!開工了!”
  
  ******
  
  第二更,這章真心是想寫好守護者,一個比老楚還孤獨與悲催的人,或許,連人都不是。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