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766 你在哪兒

楚云升很少做夢,也害怕做夢,因為在大黑暗以后,他的夢從來都是噩夢。
  
  正因為夢的少,所以每一次,他都能清楚地記得夢中的噩魘。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中午的時候受到與文蘿談話的刺激,今天夜里,他又做夢了。
  
  夢的內容很飄忽,很荒誕,五顏六色,變幻莫測,一會兒感覺自己還在節點輪回之中,是一個干凈的輪回,一會兒感覺自己回到了陽光的時代,什么都還沒有發生,就像第七紀。
  
  具體是哪一個,他也搞不清楚,總之都相互混淆在了一起。
  
  夢的開頭并不確切,很模糊,但很快他好像看見了文蘿,自己還是那個已有些記不清的公司小職員,坐在大會議室人群后面,裝模作樣地拿著本子和筆,聽著文蘿與幾個領導說著那些曾經熟悉如今卻已經陌生無比的話,不知道說到哪兒了,一晃的功夫,就說到了他頭上,也不知道為了什么事情,文蘿就在那兒批評他,旁邊趙經理在旁邊打著馬虎眼,不時地替他辯解兩句,而他自己則忐忑不安地不敢說話,只想著趕快忍過去,不至于讓領導們覺得自己聽不進去批評,弄丟了飯碗什么的。
  
  然后,他忽地想起了自己早不已經不再是曾經的那個小職員了,干嘛還要再這里聽他們的訓!?還反了不成。
  
  正當他要拂袖而去的時候,會議竟然結束了,他就這么稀里糊涂地下班了,提著包,擠著地鐵,跟著人流稀里糊涂地走著,一邊走,一邊想,自己已經不是小職員了,那自己是誰?怎么就想不起來了呢?
  
  他恍惚地覺得自己應該很厲害過,威震天下,也殺了很多很多的人,手上腳上全是血,四周全是扭曲的人臉人骨與尸骸,耳朵里都是凄厲的索命慘叫聲,宛如在地獄中一般滲人。
  
  帶著血腥味的寒風一不停地哆嗦著他的身體,鬼叫聲無時不刻地不鉆入他的腦袋,纏繞在周圍,像陰魂一樣飄蕩不散,揮都揮不開。
  
  他的腦袋開始陣陣作痛,像是有一個攪拌機在里面不停轟鳴一樣,粉碎著,攪割著,他越來越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了!?
  
  他努力地想著,并在大街上毫無目的地游蕩,看著形形色色的人從他身邊匆匆而過,看著一張張陌生的臉,猜測著這些與他瞬間一次交集的陌生人們背后的故事與一生,是他看不到也從來不知道的一個個陌生故事與人生,全都交錯在一面相遇之中,而還有更多他甚至從來都不知道其存在的人存在著,和他活在同一個天空下,同樣演繹著他所不知道的人生,于是,整個世界變精彩多變起來。
  
  天空漸漸黑暗下來,仰望著黑幕般的蒼穹,他好像找到了一些自己丟失的部分,想起了一些屬于自己的事情,每想起一點,鼻孔中血腥味就減弱一分,耳朵中的鬼哭狼嚎聲就減小一分,而他的眼神便冷酷了幾分。
  
  游蕩了很久,走了很久,他覺得很累很累,想回家了,于是他接到了一個電話
  
  “我在超市里呢,買了你最喜歡吃的菜,還買了一瓶紅酒……晚上早點回來噢……”
  
  電話里的聲音很熟悉,像是放在他記憶中一直沒有變過一樣的熟悉,還是那樣的溫馨,那樣的快樂。
  
  但他聽得出來,聲音和往日還是有一點點不同,似乎夾雜著一絲既激動高興又擔憂意亂的復雜情緒。
  
  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可又說不出來那里不對勁,心中于是極度的惶恐,好像說完這句話,電話那頭的那個人從此便將與他永遠、永遠再無相見之日,永遠、永遠地就此失去……
  
  他發了瘋一樣往記憶中超市的方向急奔,他想阻止心中的惶恐與一切不好的預感,哪怕賠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跑掉了鞋子,也跑亂了衣服,他不顧一切地跑著,各種記憶像是潮水一般涌來,從他眼前兩側掠過,各種各樣的人臉,有冷笑著的,有哭著的,有大喊的,有沉默的,都看著他,盯著他,想要拽住他,拖住他。
  
  想起的事情越來越多,他的腳步也就越來越快,他仿佛早已知道,只要自己稍微慢一點點,便再也見不到電話那頭的那個人,從此陰陽兩隔,永生不得相見。
  
  他愛那個人太深太深。
  
  終于,超市到了,那個人剛剛從門口推著購物車出來,穿著淡粉白色的裙子,像是一朵剛剛盛開的櫻花,微微笑著,又有些吃驚地看著狼狽的他。
  
  但沒有說話。
  
  他沖了上去,緊緊抱著裙子的主人,生怕她會突然消失一樣,緊緊地抱著,將頭埋在她的秀發間,聞著熟悉味道,眼淚唰地流了下來,沙啞而顫抖地呼喚
  
  “璃,是你么?”
  
  ……
  
  快艇的休息室。
  
  艾希兒原本緊張地來到楚云升的床邊,心中亂到了極點,但突然被楚云升死死地抱住,震驚中卻不敢掙扎,任由楚云升雙手緊緊地將自己赤裸光滑地身體擁在懷里。
  
  但她一下子就坦然了,她認為楚云升是醒著的,要不然不會主動抱住她,所以,王其實是想要她的。那么,她就沒有猶豫的理由了,只能順從。
  
  誠然,她的確有嚴重的潔癖,厭惡那方面的任何事情,但起碼她是王“蘇醒”以來的第一個女人,要干凈了許多,因此,她總有說服自己的理由。
  
  她生來就被選為王的祭品,是王的女人,最終自然是要做該做的事情。
  
  就在她這么想著的時候,突地感覺到肩頭微微一涼,像是水滴落在皮膚上一般的冰冷。
  
  她回頭,發現是淚水,是王的。
  
  艾希兒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所措,但她很清楚地聽到王用著一種近乎顫抖的聲音,喊著一個名字璃。
  
  “璃,是你么?”
  
  艾希兒的確聽不懂這句拗口的東方語言,可當王緊緊抱住她的身體,全身微微抖動,從心底深處深情而又極度悲傷地一遍一遍重復呢喃這句話的時候,她聽明白了。
  
  王在喊著一個女人的名字,一個足以讓王心碎的名字。
  
  艾希兒心中一顫,她想象不出平常里不太喜歡笑但也不是很嚴謹卻絕對殺戮兇狠的不死之王,竟能為一個女人的名字,流露出如此柔情脆弱的一面。
  
  看著王深情的面孔,聽著王呢喃的呼喚,感受著王手臂緊緊抱住自己生怕自己飛了一般的強大力量,她無法想象是什么樣的女人能令橫掃血族的不死之王如此的悲傷與強烈的思念!
  
  艾希兒甚至感覺到自己有些妒忌,一個女人對另外一個女人與生俱來的妒忌。
  
  同時,作為另外一個女人的影子被王擁在懷里,她也感覺自己現在的處境很可笑,也很可悲。
  
  王還在說著混亂的話,仰著頭,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臉,雙眼迷蒙:
  
  “璃,你懷了孩子,為什么不告訴我?”
  
  “璃,真的是你么?”
  
  ……
  
  “你好像和以前不太像了,太久了嗎?我竟然忘記你的摸樣了……”
  
  “你為什么不說話,還在恨我嗎?”
  
  “是我沒用,沒能救活女兒,我對不起你。”
  
  “我真的沒用,我誰也救不了,連你的尸體也搶不回來……”
  
  “我好累,你帶我走吧,我們再也不回來了。”
  
  ……
  
  艾希兒聽不懂任何一句,她只能可悲地配合著楚云升一舉一動,雖然她沒有真正的接觸過男女之情,但這是一個信息時代,足以讓她明白如果此刻讓王清醒過來,只有兩種可能,一是王陷入極度的痛苦之中,一是王當場暴怒。
  
  事實上,情況比她想象的更為復雜,在楚云升觸摸到艾希兒光滑胴體肌膚的剎那間,隱藏于零維中的第三股力量,發了芽的種子便蠢蠢欲動,勢若雷霆,但只是剛剛冒了一個頭,便被他強烈的思戀與深深的自責沖得七零八落,大敗而回,連感覺都沒有感覺得到。
  
  第三股力量的異動,觸及到兩外兩股力量,物子碎片承載的意識馬上令楚云升飛速冷靜,而黑氣也從漩渦深處盤旋而下,侵入四肢百骸。
  
  看著楚云升逐漸澄清的眼神,艾希兒心中一驚,意識到不好,正準備開口解釋,楚云升突然猛地將她推開,用著極為冰冷的語氣道:“你不是璃,你是誰!?”
  
  語氣是冰冷的,眼神卻是失望之極的,甚至是厭惡與憎恨的,望著這樣的眼神,聽著這樣的語氣,被無情推倒在冰冷潮濕倉板地面的艾希兒,可悲且勝于此刻的緊張,如果剛才她還能算是影子,現在連影子都算不上了。
  
  “我,我”艾希兒用床單裹住赤裸的身體,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楚云升抽出旁邊青色鎧甲上的長劍,劍尖指著她的鼻尖,厲聲問道:“你們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這時候,在門外聽到刀劍動靜的布特妮,擔心有些行刺,急忙沖進來,卻當頭便見到楚云升冷冷看著她,仇恨地冰冷道:“你是格域使?你們把璃弄到哪里去了?”
  
  他說的仍舊是漢語,布特妮聽不懂,不敢動。
  
  此刻的動靜更大了,隔壁的血族們都被驚動了,紛紛警戒起來,站在艙門邊欄的蘿,問了一句:“出什么事情了?”
  
  她是女聲,用的又是漢語,傳到尚未完全清醒,或者是自己不肯清醒的楚云升的耳朵里面,頓時便更有了不清醒寧愿還在夢中的理由。
  
  他丟下艾希兒與布特妮,猛地沖了出去,低聲喊著:“璃,你在哪兒?不要走,帶我一起走!”
  
  艾希兒聽不懂楚云升說的話,文蘿卻聽得到,當楚云升一遍遍撕心裂肺地喊著璃的名字,緊緊地握住她的雙肩,最后極度失望地從她臉龐上移開,沖入艙外大雨傾盆的甲板上時,她終于知道,如果真有前世,楚云升轉世而來找的也不是她,而是另外一個女人,一個叫做“璃”的女人。
  
  全船的血族都被驚醒了,紛紛集中到船廳,低聲相互打聽,竊竊私語,但終究沒有一個人敢靠近船外甲板上的楚云升。
  
  此刻的王,在血族人的眼里,就是一座處于噴發邊緣的火山,誰也不想觸這個霉頭。
  
  從文蘿那里,布特妮大致弄清楚了楚云升剛才在說什么,她同情地看了一眼尷尬無比的艾希兒,此前,她的擔心終于成了現實,王的內心果然有著一個人,不是文蘿,而是一個叫“璃”的陌生女人。
  
  ……
  
  雨水順著楚云升的頭發與衣襟流淌,大雨中,他的意識已經完全恢復冷靜與清醒,從夢中回到了現實。
  
  但他不想回船艙,只想這樣安靜地在雨中一個人站著。
  
  不知道從何時起,大約是從第一次被困零維空間出來后吧,這種折磨人心的孤獨感始終存在著,如論他如何試圖融入當時的世界,都顯得格格不入,無時不刻不被周圍排斥著,就像偽碑中陰兵過境時曾聽到的那警告你已經死了,在人間也只是留念、徘徊……
  
  他沒有苦笑,也沒有難過,更沒有激動,只是默默地望著汪洋般的洪水,寂寞而不發一言。
  
  他沒想到自己還能記得柳璃給自己的最后一個電話,那句一別就是三十多年的訣別“遺言”。
  
  此刻也依稀地想起,那天,他沒有“早點回去”,而是為了一個早已忘記內容的項目回去晚了,便再沒見到柳璃,當時他以為她是生氣了,耍小性子,也沒多在意,直到后來……沒想到,這一晚,竟晚了三十多年再相見。
  
  而如今,更是只能在夢中夢見。
  
  今天,他第一次迫切希望能早一點離開地球,不管它是第六紀,還是第七紀,只想早點離開這里,離開這片曾讓他傷心與絕望的地方,或許,再也不回來。
  
  ******
  
  碼好了三章,重讀一遍的時候,感覺后兩章寫的很不好,刪了重寫,但今天無論如何要更新了,只能先更這一章,道歉。
  
  另,推薦黑土同學的新書《閃爍拳芒》
  
  書號2602984(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