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765 聽雨心亂

^
  
  但這個問題,聽起來似乎又太過直接與不要臉,楚云升心里自然是明白的,可他只能這么問,沒辦法解釋。
  
  艾希兒轉過身體,面朝墻壁里面,她剛才沒有出去,現在尷尬起來,就更不好出去,只好撇過臉,盡量不讓文蘿難堪。
  
  因為環境與談話連續性的影響,說了英語,說完后,看到艾希兒的反應,楚云升才意識到應該說漢語,這樣起碼艾希兒聽不懂在他們說什么。
  
  不管怎樣,說也說了,就等著文蘿的回答了,楚云升一定要搞清楚,第六紀,偽碑或節點,以及第七紀,三者之間到底存在什么樣的微妙關系。
  
  守護者不可能告訴他更多的東西,無論是威逼,還是利誘,各種招他都用盡了,守護者始終在這個話題上沉默。
  
  按照他自己所理解的范疇,假如就當偽碑是節點好了,他在輪回中推演的基礎是他在第六紀的記憶,而根據骨骸六序的說法,推演進行中時,節點又會從節點外提取參數以調整推演。
  
  那么問題就來了,當時,骨骸六序并沒有清晰告訴自己,在節點中,他所經歷的微調所提取的節點外參數的準確時間和對象。
  
  換句話說,楚云升并不知道,節點當時提取參數的對象到底是尚未離開地球的第六紀,還是已經成型的第七紀!?
  
  這其中的時間差,實在是太大了!而影響也截然不同!
  
  因為時空相對性導致時間不絕對的緣故,比較節點外與節點內的時間長度毫無意義,也不是楚云升所關心的地方,反正他已經被關了那么久,木已成舟,再去考慮時間的問題沒什么用。
  
  他真正所關心的是,如果節點微調提取的對象是第七紀,那么節點中許多沒弄明白的事情,或許就能在這里搞清楚,比如,文蘿是誰?在黑暗時代以前的陽光時代,他因為比節點中更早辭職所以并不記得到底有沒有這么一個人存在。
  
  跟著就是宋影,還有老幽,甚至他的父母雙親,在第七紀到底存在不存在?
  
  早在哈拉姆小鎮的時候,楚云升就曾用雅各的電腦搜索過很多姓名,的確沒有發現這些人包括自己在內有過存在的跡象,但這并不代表不存在,因為文蘿是存在的,還因為某些他所知道的著名大人物比如總統之類的顯赫人名也是存在的。
  
  他曾猜測,導致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在節點中的輪回推演是以他的記憶為基礎,所以節點從第七紀抽取參數后,并不能完全加入進來,而很可能發生了細微的改變,以符合他自己的記憶。
  
  問題的關鍵此刻就在于文蘿的回答,如果文蘿能夠依稀地熟悉自己這張臉,那么,節點很有可能在她的夢中或者直接在她的零維空間中交換過信息,從而楚云升就能確定當時節點抽取的對象到底是第六紀還是第七紀了!
  
  對楚云升而言,這太重要了,說不定,他甚至有機會重新見到死去的父母雙親,對他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其實,在遇到文蘿之后,他便一直考慮這個問題,但因為時間急迫,又受到沒有身體的限制,當時跟著就是連綿大雨,自己的嫌疑身份更是成問題,不但有調查局盯著,美國政府盯著,更有血族總會也盯著,沒辦法立即離開美國飛往遠東的那個國家,親自去那個他曾熟悉的城市去一探究竟。
  
  所以,在殺伐了眾多血族大家族,收攏了大量的死亡氣息,勉強保持住這具身體的穩定性后,他便決定讓第三據點的血族準備豪華游輪,一來為了躲避洪水沖擊,二來是想橫渡太平洋,出發去大海對面的那個城市,如同他當初從那個城市出發,想要來這里一樣。
  
  他期待地望著文蘿,希望她能說“是的”,“是有些熟悉的感覺”之類的話。
  
  這種期待彌漫在楚云升的眼神與神情之間,殷切而微微悸動,令文蘿更加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要問她如此尷尬近乎赤裸的問題,更不知道楚云升為何用這樣的眼神期待地看著自己……
  
  在楚云升還寄居在雅各體內的時候,第一次見到她,就讓她莫名其妙,不但知道自己的名字,還似乎對自己很熟悉,但偏偏,她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文蘿是賓西法利亞大學的高材生,畢業后又穿梭于社會的上層,聰明精干,十分清醒與理性,她心里時刻都很清楚,楚云升不是一個會胡亂瞎說腦袋中充滿幻想的文青,更不可能有功夫與心思與自己純粹挑逗與開玩笑,他一直都很認真,不論是第一次,還是這一次,所以,她一下子想到了另外一種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可能
  
  難不成真有傳說中的冥冥之中的注定?前世,或者是上輩子的緣分嗎?
  
  她聰明,她理性,但她也是女人,即便再干練與穩重的外表,也擋不住小女兒心中對浪漫與凄怨的今生前世故事的幻想,再想不出任何可能的情況下,她發覺自己也被楚云升的“神神叨叨”弄得有些迷糊了。
  
  她的理性告訴自己,這張臉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可她的迷糊卻告訴自己,是不是真有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呢?
  
  她不想對楚云升說謊,但又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迷糊,所以,在楚云升期待與等待的目光中,過了很久,她才含糊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清楚。”
  
  楚云升是個喜歡簡潔邏輯的人,這么多年來,習慣了直擊問題核心,沒有確定的回答,就說明文蘿并不熟悉自己這張臉,因而期待的目光逐漸變得失望與無奈,并夾雜著一絲自嘲式的嘆息。
  
  看著楚云升的失望神情,文蘿感到一絲失落,但她的理性,很快讓自己清醒。
  
  “沒關系。”楚云升無奈地笑了笑,點點頭,道:“萬一要是什么時候想起來了什么,一定要告訴我。”
  
  “我會的。”文蘿重新看向楚云升,平靜了很多,她覺得自己判斷沒錯,楚云升的確不是在故意逗她玩。
  
  但究竟在這個問題的背后,這個男人的心中,藏著什么樣的與自己有關的秘密呢?
  
  她想問,非常非常地想問,想要知道這個秘密,但又很明白,楚云升不會告訴她。
  
  她是個要強的女人,優越的家境,美麗的容貌,過人的聰慧,使她從學生時代起,就一直是最耀眼的風云人物,父母的掌上明珠,老師們眼里的好學生,女同學們的羨慕對象,男同學們心中的“女神”,重點小學,重點初中,名牌高中,然后拿到全額獎學金出國,就讀著名的常青藤大學,最后就讀商學院,畢業后,收到十幾份全球頂尖公司的Offer,一路上閃耀的光環,是楚云升這種普通家庭,無名小學,雜牌中學,三流大學,拍馬也望塵莫及的,所以,即便她有小女兒的心態,所憧憬的也是極優秀的人,所謂的逆襲,在現實中,壓根就沒有可能。
  
  當然,她并不知道楚云升的“無、雜、三”出身,在她的印象中,楚云升渾身上下,充滿血腥與暴力,富有極強的侵略性,有時候極為強勢且不講道理,背后又藏有許多驚人的秘密,但絕對不受任何約束與控制,時而張揚,時而沉寂,時而粗魯,時而縝密,古里古怪,透著比血族人還要強烈的一股邪氣,和她完全是格格不入的兩種世界。
  
  所以,她離開休息室后,覺得自己剛才迷糊的很荒誕很滑稽,這種事情怎么可能呢!?
  
  ……
  
  文蘿的心思,楚云升無法細查,在又一次呼喚守護者沒有結果后,他不得不開始枯燥且無味的修煉。
  
  最近因為沒有死亡氣息可以收攏,他的修煉便專注于鞏固零維空間中的意識突破的第一限級,方法仍是借助儲存純凈黑氣為手段調動三股力量取得一層層更高的平衡,而效果則體現在對物子劍外放的控制距離上。
  
  但修煉的效果隨著時間逐漸變小,開始的時候,每天都能見到變化,現在幾天都不見到任何動靜,顯然是遇到了問題,但苦于這套修煉體系完全是他自己自創,沒有得到任何借鑒的可能,也只能這么強練下去。
  
  從最初的五米范圍,到現在,楚云升實際能夠控制的距離,已經隱隱達到五米半,多出來的半米,他一直沒有顯露出來,如今沒有自己的身體,殺手锏必須保留一兩個,否則他心里還真的就沒底。
  
  休息室本來只有一張床,是第三據點為楚云升而準備的,但因為艾希兒當時重傷需要治療,他們不得不又臨時加了一張。
  
  房間不大,看起來,兩張床并列在一起。
  
  如此,安靜地過完一個下午,楚云升修煉,艾希兒恢復身體,相對無話。
  
  到了晚上,從格恩那里得知楚云升以血救了自己的艾希兒,輾轉反側,又發了一會呆,聽著船艙外的雨聲,看著楚云升的背影,久久不能入眠,心中亂到了極點。
  
  從傳統上來說,她現在真的成了王的私人之物,更有了進階血族最高統治層的資格,而從年輕血族的角度出發,似乎更亂……
  
  可她知道,楚云升只是為了救她而已,并不知道其中象征的意義,即便知道,可能也是不在乎。
  
  但王可以不在乎,她卻不能。
  
  她生來就是血族,血族的觀念根深蒂固,不論是因為外界的壓力,還是她內心的紛亂,都不可能不在乎。
  
  她想了很久很久,一直想到深夜,她必須做些什么,要不然其他血族的吐沫星能將并無什么功勞的她淹死,而她的內心也無法平靜。
  
  而在此刻,心煩意亂的并不止艾希兒一個,剩下的幾個亞洲人心中忐忑不安,被罰的血族們提醒吊膽,十七血騎竊竊私語……
  
  文蘿一直在翻來覆去地想著中午的事情,怎么樣睡不著,于是披了一件衣服,走出船廳邊緣,依著門欄,望著落在甲板上的大小雨點,越看越心煩。
  
  一轉頭,看見布特妮在休息間門外,似乎徘徊了很久,眉頭緊鎖,像在是在擔心著什么,憂愁心。
  
  門里面,艾希兒摸索著床單起身,看著黑暗中楚云升似乎睡著的背影,猶豫了許久,然后終于下了決心,悉悉索索地開始脫去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層薄薄白色褻衣包裹著光滑與赤裸的胴體,站了起來,光著腳,踩著潮濕的地板,走向對面的小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