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761 王之寵

^
  
  一個小時后,快艇的廚房外,楚云升與格恩一前一后,各懷心思。
  
  這只快艇不大,但設施齊全,內部極為豪華,該有的都應有竟有,廚房內設有吧臺,正符合血族腐化墮落的生活要求。
  
  楚云升的身體是克勒的,克勒雖然死了,但他卻代替克勒活著,既然活著,身體就需要補充能量,需要吃東西。
  
  一邊往廚房走,楚云升一邊詫異地問道:“真的鎮定住了?”
  
  “剛剛我又去看過,已經睡了。”格恩小心地回答道,他打死不正面回答,為了自保,多一個心眼比少一個心眼總要好吧。
  
  “奇怪……”楚云升皺著眉頭,喃喃道:“就是普通的鎮定劑?能把她,那個,給鎮定了?”
  
  “現在還在觀察,說不定也會反復。”格恩模糊地說著,給自己留著退路,也給王的“需要”留著退路,心中犯暈,暗道:難道您又后悔了不成?當時可是您一定要給她鎮定劑的,現在怎么又問個不停,要不,我再去打一針?催情的藥劑,血族的倉庫里成堆成堆的有。
  
  楚云升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轉頭向前走了兩步,又突然停下,看了看四周無人,低聲道:“你所用的鎮定劑多準備一些,在去新世界前,醫療隊著重準備一些這方面的藥物,由你全權來負責,可以直接向我匯報,其他人就不要告訴了。”
  
  楚云升很奇怪,格恩開出的鎮定劑怎么能鎮壓住第三股能量?難道是因為只泄露了微量進入艾希兒體內的緣故?還是治標不治本?
  
  不管怎樣,他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可以對付第三股神秘力量,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緊急時刻,第三股力量如果突然發作,格恩的鎮定劑或許可以救急一用。
  
  醫生從來都不可忽視,等與格恩了解多了,楚云升準備與他詳細討論這方面的問題,讓格恩拿出一個方案來,專業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來做比較好,以前沒有條件,現在有了條件,自然不能放過。
  
  格恩見楚云升壓低聲音“神秘”地向自己布置任務,既興奮,又郁悶,興奮的是王竟對他另眼相看,作為醫生,的確有機會能夠成為當權者的心腹,但他本心里也是有一些自負的,對自己的醫術本領很是驕傲,更是個名醫,如果從此從一個名醫竟然成了幫助王在催情與鎮定方面干些不可見人的下流勾當者,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是好。
  
  不過,郁悶歸郁悶,終究還是興奮多了一些,侍奉王的御醫啊,想想就足夠其他血族人羨慕了,他是血族,根就在血族,血族中的一絲榮耀都足以抵上他在人類社會取得的任何地位。
  
  廚房中很喧鬧,許多血族人圍聚在沙發與吧臺周圍,喝著酒,吃著點心,看著外面的大雨,調戲著吧臺邊的美女,而美女們也或相互嬉笑,或賣弄風騷,眉眼傳情,消磨著無聊的時間。
  
  在他們漫長的生命中,每天都會做著這些同樣的事情,若不是有楚云升在船上,在入夜后,場面還會更加的淫亂一些。
  
  腐化、墮落、放蕩,是他們生活中的唯一寄托。
  
  這點,和誓言與背叛無關,是生活。
  
  只是他們還摸不準新王的脾氣,有所顧忌,已經收斂很多了。
  
  布特妮捧著一杯紅酒,站在窗前,小口地抿著,身邊幾個亞洲人不知道在爭論什么,雖然他們說的都是英語,但她沒興趣去聽,也不想聽,她心思不在這里。
  
  她聽說楚云升為艾希兒輸血了,這件事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隨著文明的進步,血族中的一些古老傳統也漸漸遭到年輕人的唾棄,比如血族間相互獻血救命,早已被當成相互幫助的美德,而在古老的傳統里,上位者,尤其是不死王這種級別的王者,向地位低等的血族輸血,那是一種標注私奴的行為,象征著被輸血的血族從此就是輸血者的私人血奴,等級森嚴,絕不可違抗。
  
  但即便這樣,上位者也不會隨便輸血給下位者,對下位者來說,這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可對上位者而言,浪費寶貴的血液,就是浪費力量,在血族中,僅僅為了一個私奴而輸血,是完全不劃算且愚蠢的行為,除非是極為受寵的人,并且又恰好立下了巨大功勞的人,才有可能乘著上位者高心時得到賜血的榮耀。
  
  越是上位的血族,就越是古老,越是古老,就更重視血統的純正性,如果沒賜血,出身不好的血族,終其一生,也不可能與權力沾上一星半點的關系。
  
  因此,對上位者來說,賜血給下位者,不僅是浪費自己的力量,更重要的意義在于打通受寵的下位者在將來地位上進階的道路。
  
  而對于普通血族而言,獻血救命,除了和普通人類一樣是出于文明的進步而產生的共同價值觀,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意義,血族之間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組成家庭,有的人可能一輩子單身,過著放蕩而不受拘束的生活,但選擇組成家庭的血族人,尤其是感情比較深厚的血族男女,通常會在婚禮的當晚,相互交換血液進入對方的體內,假借古老傳統的外涵意義,來表示一生將對對方忠誠,終其一生不會背叛對方,對放蕩的血族,是一種表明堅貞的奇特誓言。
  
  布特妮心情不好,以她對楚云升的了解,習承古老傳統是不可能的,她的這位王連血族的基本禮儀都一竅不通,更不要說古老的那些傳統了,唯一的可能只是楚云升不想艾希兒死,要她活著。
  
  她也并不是希望艾希兒死掉,她們倆是老對手了,交手次數數都數不清,相互都很熟悉,因而都知道對方是什么樣的人,她所擔心的是這件事如果宣揚開來,老血族們會遵照古老傳統,視艾希兒為楚云升的私奴,血統變得純正,從某種意義上講,艾希兒即便是罪人出身,從此仍有了可以登上血族最高統治層地位的資格,這也是格恩醫生真正猶豫不決、直到最后才不得不說出來要用楚云升的血的重要原因。
  
  而年輕一代的血族,則會從他們的價值觀出發,認為王是在宣示艾希兒是王的女人,并立下血誓,加上艾希兒本就是墨菲家準備的祭品,時間一長,這件事的最初原因就根本說不清了,會被漸漸認定與確定為大家所認為的那樣。
  
  不論是哪一種情況,都不是布特妮想看到的結果,在堅守誓言的血族群體中,她的地位其實并不高,真正掌權的人都在第三據點恭候王的駕臨,能獲得王的第一只親衛血騎指揮權,全是因為自己比別人早一點與王接觸而已,并無其他更大的優勢,所以據點中掌權的老血族們,都希望她能夠取得王的更深信任和歡心,以應付來自艾希兒的威脅。
  
  如今,在第三據點,越來越多的掌權老血族都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事實,那就是王寄居在雅各身體的那段時間中,艾希兒作為人質與王共處一個家庭中生活,本是不起眼的小事,尤其在血族看來沒什么大不了,但偏偏王就很看重這點,也正是因為艾希兒在那段時間的表現,似乎得到了王的認可,搶了所有人的先機,之后的血族,任憑誰再沒有這樣與王獨處一個家庭的機會。
  
  家庭、宿舍、軍營……都是建立信任與感情的最好地方,如果讓艾希兒趁著這個先機,讓整個有罪之人在王的心目中超越他們這些堅守誓言的人,那將是一場集體的災難,他們不敢質疑王,只能證明自己的無能。
  
  所以,整個誓言血族的巨大集體壓力如潮水一般涌向布特妮一個人的肩頭,要求她必須“擊敗”艾希兒。
  
  說白了就是爭寵,血族大家族內部經常發生的事情,不過,這是王之寵,太重要,太關鍵,只能贏不能輸!
  
  但布特妮并不喜歡這樣,她只想簡單地跟隨王,侍奉王,不用去想那么多,更不想卷入兩股勢力的較量漩渦的中心,雖然,她的確也不喜歡甚至憎恨背叛誓言曾追殺過她們的有罪之人。
  
  可她沒有選擇,和艾希兒一樣,她也被推倒了風口浪尖,必須為自己人爭取,否則,有罪人得勢,那他們這些人熬了這么多年,也太憋屈了。
  
  為了協助她擊敗容顏如天使般的艾希兒,第三據點也有自己的優勢,隨著快艇,他們竟然不在乎洪水危險和運輸困難,派來了最好的發型師、化妝師、美型師……甚至還有一個對付男人的專家在腐爛的血族內部,想找一個這樣的人實在太簡單了。
  
  這些人統統被她用各種借口打發了,她自信自己在容貌與身材絕不遜色于艾希兒,但這并不是取勝之道,和坐在老巢里胡亂猜想的老血族們不同,親自跟隨楚云升東奔西跑的布特妮更清楚血族的老一套對王其實沒什么用。
  
  她發現王將內心隱藏的很深很深,因而表現在外面時,便看起來極為矛盾,有時候殺人如麻,眼睛都不眨一下;有時候,竟能因為雅各的身體緣故,而扔掉煙頭;有時候能夠縱馬追擊百里,一路血腥,殺伐不停;有時候,只要對方投降,即可繞過一命,而且絕不失言。
  
  在小埃米里斯山,他一粒糧食都不給饑餓中災民,甚至不惜刀兵相交,而在凱爾文失市,又下令斬殺暴徒,最終分掉59號所有糧食,而對象竟然仍是小埃米里斯山的災民。
  
  如此矛盾的舉動,必然有著更深的原因,因而,她捏著酒杯,看著外面如王所說的末日景象,便在想著,她和艾希兒,誰能先走入王深深隱藏著的內心,誰才可能是真正的贏家,其他,一點作用都沒有。
  
  布特妮不由得地嘆息了一聲,從這個方面來說,艾希兒又有著巨大的優勢,她有天使般的容顏,與柔情似水般的眼神,可以她比任何人更容易走入一個男人的內心。
  
  卻這時候,她突然轉頭望了望坐在幾個亞洲人中間的文蘿,想到了一個更可怕的問題,如果王的內心已經有了一個人呢?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