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760 雞血療法

^
  
  三天前的戰斗結束后,艾希兒的傷勢就一直在惡化之中,楚云升起初并沒有重視,以血族的愈合能力,他以為要不了幾天就會恢復如初,誰知道,到了要走的第四天清晨,艾希兒突然渾身發燙,屢次陷入昏闕與休克,最后竟然到了命懸一線的地步,隨時要死去一般危急。
  
  對血族的身體構成,楚云升知道的其實很少,除了以血液方式借助命源來獲得生命長久這一基本道理外,其他方面,幾乎一無所知。
  
  血族醫生格恩一直在給她輸血,有普通人類的鮮血,也有其他血族奉獻出來的血液,但似乎始終都沒有好轉的跡象,艾希兒體內炙熱非常,越輸越熱,房間中空調的溫度降到了最低點,仍可以看到大量晶瑩的汗珠從她身體浸透出來,絲絲地揮發著熱量。
  
  還有一些花花綠綠溶液藥劑,被格恩每隔一個小時注入艾希兒的血管中,總之,他幾乎用了所有血族救急的辦法,仍不能將艾希兒從死亡線上拉回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深淵。
  
  “前兩天不是說打點血就沒事了嗎?怎么會弄成這樣?”在快艇的休息間,望著單人床上已經靠呼吸機與大量輸血吊著最后一口氣,面色蒼白而又滿身是汗珠的艾希兒,楚云升一邊在三名原克勒侍女的協助下卸下青色鎧甲,一邊皺著眉頭追問。
  
  布特妮隨身帶著的醫生石德克爾不在,格恩是原本就在第二據點的醫生,負責所有在倉庫爭奪戰中受傷的人的治療工作,據說他還是著名醫學院博士畢業,擁有全美最好的外科執照,不僅是血族,許多達官貴人都曾聘請他作為私人醫生。
  
  “當時形勢危急,她不聽我的勸告,不顧血族的禁忌,屢次強行注射血化催化劑,延長血化時間和限度,而,而”格恩額頭上冒著汗水,不是熱,而是怕。
  
  他曾給州長乃至國會議員都看過病動過刀,但從來沒什么壓力,他是金牌醫生,又是血族出身,有的只是驕傲與尊貴,哪怕是議員都得客客氣氣地待他,可面對血族的不死王,他的尊貴蕩然無存,驕傲更是在不死王連破幾大家族的血腥屠殺中只剩下顫顫驚驚。
  
  艾希兒雖然來自背叛誓言的墨菲家,屬于罪人,但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不死王的祭品,況且,格恩聽說在不死王剛剛出現的時候,和她還相處過一段平靜時間,以目前的情勢來看,似乎仍在得到重用,因此,他委實不知道不死王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萬一,艾希兒對不死王仍有大用,比如血祭時才需要用她的命,或者,對她有點意思,將來會封她做侍姬,畢竟艾希兒的確長得太漂亮了。
  
  不死王的心思,他猜不到,也不敢亂問,但他知道,如果在自己手上把艾希兒治死了,不死王雷霆一怒,自己腦袋明天就能變成足球,要知道,不死王似乎壓根不需要他治療,那么,他的醫術就是再精湛,對不死王來說也是一個沒用的廢物,似乎從昨天起,他就聽說不死王不止一次在布特妮提起另外一個醫生石德克爾的名字,顯然是對他有所不滿了。
  
  所以,他緊張,也很害怕,擔心這位手染無數血族鮮血的不死王遷怒到自己,一邊看著楚云升的臉色,一邊小心翼翼盡量用血族生物技術等學術方面的話試圖來蒙混過關:
  
  “從十九世紀起,我們就發現血族的血液里有一種特殊的東西,后來隨著生物技術的發展,在幾十年前,被成功提取出來,定名為R-H型活性因子,經過無數次試驗,這種因子只能存活在血族之中,是血化的基礎,也是能量的搬運工,更是血族身體內線粒體的改造者。
  
  它分化出特異熱量,控制線粒體乃至整個身體中細胞的代謝狀態,增加分裂次數與排除死細胞速度,延長生命與增強身體力量,雖然以我們目前的技術,還沒辦法定性這種可以控制線粒體的特異熱量,但可以制造出催化劑,來加強R-H因子的活性,可以讓血族在極端時間內,以透支的方式,來獲得極強的力量。
  
  但如果超出一點限度,因子活性失控,它就會瘋狂繁殖,燃燒體內所有生物能量以制造巨量的無用線粒體,像是癌細胞一樣飛速擴撒,在最短的時間內,吞噬身體中所有正常的細胞,使其燃燒,放出熱量,直至消耗殆盡,最終徹底死亡。”
  
  格恩看楚云升的臉色沒有變化,便繼續小心地說道:“艾希兒在那天戰斗中,一口氣中了五根催化劑,遠遠超過了每天最多2只,絕不得超過3支的限度,因此,她渾身的細胞現在都在燃燒之中,等到涼下來的時候,就是死亡的終點。
  
  這三天,我們給她輸血,就是希望能稀釋掉和消耗掉R-H因子的濃度,只要它能降低到閥值以下,繁殖就能停止下來,但她注入的催化劑太多,所有輸入的血液都成了給燃燒添加的木柴,而且不得不添加下去,否則一旦停止輸血,無血可燒的因子就會在幾分鐘之內為了繁殖而奪取她其他身體正常細胞能量,而將她活活燒死……”
  
  “行了,我大概知道了。”楚云升將最后一塊甲片取下,坐在椅上子,喝了一口水,打住格恩的“廢話”,直截了當道:“你就說還有什么辦法吧?”
  
  艾希兒不能死,至少眼下不能死,投降的血族人有很多,他能稍微信任一點的卻只有艾希兒一個。
  
  另外,艾希兒在所有投降血族人心中,也是一桿旗幟,他們因為自認為是罪人,受到布特妮一方血族人的鄙夷與歧視,因而不得不抱著團微弱且卑微地保護著自己,艾希兒因為和自己在布特妮之前就認識,關系馬馬虎虎還不錯,所以,就成了這團擔驚受怕的人最后希望,只要她活著,投降的血族人心中就踏實,就有一種安全感,其他未投降的血族也敢來投降,對于養尊處優久了的他們來說,只要還有活路,就不至于要拼死相搏。
  
  格恩看了楚云升一眼,欲言又止。
  
  “有辦法就直說,人都快不行了,你還支吾什么?”楚云升走到艾希兒床前,摸了一下她的額頭,果然燙得嚇人,蒼白的臉頰中漸漸透出一絲火紅的妖艷,似乎是生命燃燒到了盡頭,回光下的燒云。
  
  “要救活她,唯一的辦法是控制住因子活性,而控制活性的唯一辦法,仍是輸血,不過血”格恩說到這里,又小心地看了一眼楚云升,接下來的話,他必須判斷楚云升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否則一旦說錯,那就是萬劫不復的大事情。
  
  “還是雞血療法?”楚云升脫口而出,聽格恩說了一大堆,又看到每天艾希兒被注入許多針管血液,令他想起小時候聽老一輩說過的滑稽場景。
  
  那還是在他沒出生前的文革時期,老一輩人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小道消息,全國上下,風靡打雞血,有個頭疼腦熱身體不舒服的時候,便提著一只專用小公雞和針盒,去醫生那里打一針雞血,一針下去,神清氣爽,莫名亢奮,精神百倍,后來,隨著時代進步,全民打雞血這種荒唐事漸漸被人遺忘,可它的確讓人亢奮的效果卻成了一句修飾語被永久地保留在漢語文化之中,時至今日,楚云升竟然還能想得起來。
  
  “雞血療法?”格恩愣了一下,不知道楚云升什么意思,他的確曾去過東方那個國家幾次,但接觸都不深,根本不可能知道來源,更不知道和東方文化有關。
  
  楚云升突地眉頭動了動,想到了什么,道:“等等,你的意思是要用我的血?”
  
  格恩惶恐俯身,裝著膽子道:“是,只有王的血才有更高的閥值,甚至不用降低艾希兒體內翻騰的因子活性,立即就能控制住它們的繁殖,繼而再慢慢降低,直到控制到她自己的閥值以下。”
  
  “你確定?”楚云升轉頭問道。
  
  格恩莫名心虛,他不知道楚云升的真實意思,到底是愿意用血,還是不愿意,如果心里不愿意,而他說確定,那就是讓王難堪,左思右想下,小心翼翼道:“也,也不是一定就”
  
  “我并非是在乎這點血。”楚云升頓了頓道:“我曾在一次廝殺中,血骨無存,這具身體并不是我的,有沒有你說的效果我不知道,不過你可以試一試,但你必須考慮到失敗后或者發生意外時的補救措施,我自身倒無所謂,不用你擔心,她現在卻不能死,如果你沒有把握用你的辦法救活她,必須把她留一口氣給我,我還有最后的辦法試試,明白嗎?”
  
  “明白。”格恩趕忙說道,額頭上布滿了冷汗,雖然明白了楚云升的意思,但當聽到不死王自稱在一場戰斗中血骨無存,不免心驚肉跳,他在第二據點的時候,整天聽到的都是不死王如何的強大,如何如何的不可戰勝,竟然也有人能將不死王打到血肉無存的地步?那又是多么強大的生命!
  
  難怪王從來不將整個背叛血族放在眼里,格恩似乎明白了一些,王的敵人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想象的存在。
  
  “那就開始吧。”楚云升搬來一把椅子,坐在床邊,伸出已經恢復皮膚七八成的胳膊,道。
  
  ……
  
  血液從楚云升的胳膊中抽出,進入血袋,再經過輸送,進入艾希兒的身體,他的血冰冷而充滿死亡氣息,或許還帶著一絲絲命源,但太小了,他甚至都感覺不到,他的命源在節點中出來后,便極為龐大,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劍屠殺億萬生靈的緣故,還是已經獨立出浩大生物鏈的原因。
  
  克勒的身體也是血族,血液自然也存在格恩所說的R-H活性因子,或許正是這原因,所以克勒的血液中能帶走他極少的命源,但不得不說,第六紀的技術突飛猛進,用血液中的因子和命源聯系在一起,造出類似他們試驗品的血族,已不是單靠一個人的智慧可以理解的范疇了。
  
  快艇裝滿了血族和少量一直依存血族第二據點討生活的普通人,在洪水中乘風破浪,分秒不停地直接向位于洛杉磯的第三據點航行。
  
  抽血過后的楚云升,加上前面幾天的勞累,正迷迷糊糊地補著睡眠,便聽到一直提著十二分注意力在觀察艾希兒狀況的格恩愕然地“咦”了一聲。
  
  楚云升睡覺極警,是早已養成的習慣,立刻睜開眼睛,看向格恩,再看向艾希兒,眼神詢問他怎么了?
  
  “王,剛才明明已經完全控制住了,繁殖已經停止,一切都向平穩狀態下降,怎么,怎么突然間,臉上的紅潮又起來了,體溫再次上升,脈搏也加快了……”格恩硬著頭皮說道,催促著助手查看各種儀器,從頭開始查起。
  
  “那什么因子呢?又開始繁殖了沒有?”楚云升不懂醫術,只抓住關鍵點,抬頭問道。
  
  格恩緊鎖著眉頭,看著檢測儀器上一路下降的線條,也是很詫異地說道:“奇怪就奇怪這里了,R-H因子還在持續下降,很穩定,沒有出錯,但怎么又,又……您看她……”
  
  楚云升的目光又落在艾希兒身上,見她緊鎖著眉頭,像是苦苦地壓制著什么,紅潮將她臉蛋燒得紅撲撲的嘴唇也不再慘白,反而因為充血而顯得嬌鮮欲滴,此刻正微微張開,露出潔白的貝齒與火熱的舌丁,喘息陣陣壓抑的香氣。
  
  僅過了不到一會,她的身體也開始扭曲起來,修長的雙腿緊緊地夾在一起,糾纏起來,眼睛雖然仍閉著,但神色似乎極為痛苦,再過一會,竟有一絲微弱的沉悶呻吟聲從她喉嚨底部壓抑喘了出來……
  
  “不會吧?”楚云升見狀,硬生生地愣住了,想起了神秘的第三股力量,咻地一聲站了起來,連聲道:“糟了!忘了它了!這下,真是打了雞血了!”
  
  “王?”格恩也愣住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是專業的醫生,此刻從艾希兒的反應,大致也判斷出是怎么回事了,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誰能想,輸血也能激起性欲,而且還是如此猛烈的欲望,就像吃了大量春藥一樣火山噴發!
  
  可他真的欲哭無淚了,這檔子事怎么又被自己碰上!?誰知道王是無意的,還是故意的?王若是有意為此,自己應當馬上出去才對啊,在這里礙眼礙事,那不是找死么!?
  
  他現在恨不得另外一名醫生石德克爾把自己換走了。
  
  偏在這個時候,助手還將注滿鎮定劑的針管按照操作流程遞給他,氣得格恩直想把助手踹出去。
  
  他手里拿著針管,一時間之間,不知道是給艾希兒打下去,還是不打下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