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758 王者歸來

^
  
  艾希兒的確快守不住了。
  
  血族人也是人,自從火槍發明后,第一顆子彈打死第一個血族人,血族便不再是不可戰勝的統治者,一樣會流血,一樣會死亡。
  
  時代發展到今天,人類的武器一直站在科技的尖端,血族的身體再強,速度再快,遇到現代武器的合圍也不可能地擋得住。
  
  在槍支泛濫的美國,平民手中雖然鮮有大口徑武器與重型槍支,但僅是那些輕武器,數量累計到一個程度,其殺傷力也極為恐怖。
  
  血族人一般不會被這種數量的持槍者圍住,他們的輝煌時代雖然已經成為歷史,卻仍有人類不可比擬的單體速度和力量,只要足夠謹慎,不死拼,完全可以在合圍前突圍出去,等到對手逐個落單的時候,再逐一清理掉。
  
  但艾希兒卻沒辦法照著以往血族傳統的經驗與優勢突圍,她必須死守59號倉庫,直到援兵的到來。
  
  倉庫里裝滿了各種日用物資,最后一批是五天前送來的密封罐頭,在這之后,道路全斷,任何物資已無法正常運達。
  
  如果她是布特妮,或許還可能考慮撤退,因為布特妮不需要再向王用血來證明自己的忠誠,她們的血在千年里為王為誓言流過太多太多,而艾希兒她是曾經背叛誓言的血族家族一員,背負著罪名,只用血族傳統中血才能證明自己,所以,她必須死守這里,沒有退路。
  
  倉庫外面的暴徒數量在昨天夜里激增到了四五百人,而且還有更多人的涌向這里,59號倉庫儲存著大量食物與物資的消息像是插上翅膀一樣正在大水兵臨城下的這座恐慌城市中流傳開來。
  
  他們并不是饑民,凱爾文市因為地勢較高,只是積水,還沒有被洪水徹底沖垮或淹沒,時間上足夠市民來得及搶購糧食,支撐對付一兩個月沒什么問題。
  
  他們是一群被鼓動起來的暴徒,在全球大亂之世的序幕中,曾經美麗文明的凱爾文市也避免不了狂暴、不安與崩潰,貧富差距、積怨、心里陰暗面、法律喪失威懾,等等,在幾天中,與洪水一樣集體爆發出來,人心甚至更猛于洪水。
  
  有人只是單純的發泄,有人仇視富裕權貴階層,有人是乘機渾水摸魚,有人是為了多搶食物與其他物資,有人是為了強奸而不遭到懲罰的快感,有人甚至是為了亂而亂的起哄……
  
  但也有人是為了野心!
  
  安第魯.約翰便是一個這樣的人,他原本是個無業游民,靠低保福利生活,偶爾為了大麻之類的東西,參與搶劫與偷盜,在警察局留有一疊的案底。
  
  暴雨連綿不斷,洪水全球肆掠,消息在幾天內紛紛傳來,一條河流接著一條河流決堤,一座城市接著一座城市被淹沒,他敏銳地感覺到原有的社會體系馬上就要崩潰,而亂世就要來了!
  
  身在亂世的前奏期,一直生活在社會陰暗底層的安第魯比市長大人還清楚,在不久的將來,手里沒糧就是臭蟲,手里有糧就是國王,有糧還要有槍有人,沒有人沒有槍,有糧食也是保不住。
  
  因此,他只做了兩件事,一是拉人合伙,組建一直名為自保的槍隊,一是搶掠積累大量食物與各種必需品物資在自己手中。
  
  他相信,只要有人有槍有糧,將來,其他的東西,諸如地位、勢力、權力、奢侈品、大麻,以及女人……一切都會有。
  
  從三天前開始,他帶著合伙眾人,乘著警察忙于對其他暴徒的打擊,避開扎眼醒目的百貨公司與大型超市,專門挑揀堆積物資的倉庫下手。
  
  他曾在物流公司干過臨時工,對這座城市的倉庫分布了如指掌,除了大勢力有政府保護的大倉庫,他暫時沒實力動之外,其他小物主的小倉庫,均被他掃蕩了一翻,并霸占了一個地勢較高、洪水暫時淹沒不到的倉庫,用于堆積搶來的物資,并加速調運車輛,隨時準備撤往海拔更高的西海岸線。
  
  在他的計劃中,是要搞到一條大型客輪的,然后將搶來的所有物子搬運上去,等到洪水徹底淹沒大陸文明,全球淪陷入一片汪洋之中時,他便可以在郵輪上建立一個屬于自己的王國,而他就是第一任國王。
  
  安第魯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且毫不掩飾地向合伙人們散布自己對未來的打算,描繪他們將來將要建立的偉大王國……他想要做大事,自然要和其他暴徒區別開來,沒有目標,沒有將來,只知道打砸搶的暴徒長久不了,絕境與亂世之中,如果說武器與糧食是首先必備的基礎,那么,有希望的前景,才是真正的大旗,只有在這桿大旗下,才會有更多的人愿意跟著他干,建立他的王國。
  
  但萬事總有開頭,路要一步步走,在他的刻意宣揚下,如今愿意追隨他的人越來越多,而人越多,就和還在低洼區步履維艱的路燈者克里斯一樣犯難他的基礎物資還遠遠不夠,起碼還缺少很多的密封食物,這些東西平時購買的人不多,倉庫中備用的很少,而且整個凱爾文市也并不止他一家在劫掠,輪到他手里的也就是一小部分而已。
  
  這時候,他收到了一個情報,59號倉庫藏著大量類似的食物與物資,雖然時間緊迫,沒來得及弄清楚對方是什么來頭,畢竟能提前準備能用于災難后的物資的人,肯定有點來歷,但他經過調查,發覺有零星的小勢力“同行”對這家倉庫進行攻擊時,并沒有警察出現,便確定這間大倉庫與政府無關,再經過一番精心準備后,肆無忌憚地攻擊起來。
  
  起初,他以為憑借自己一百多個快槍手,即便里面的護衛力量有點強,一個下午的時間,也應該能夠攻克下來了,但他發現自己從洪水暴發以來,第一次意料錯了,倉庫里面的抵抗力量不是強,是非常強。
  
  明明看見某個人中槍了,也受了重傷,但過了一小時后,那個人竟然又出現了,仍堅持著猛烈還擊,傷勢卻并不如一個小時所看到的那樣重。
  
  這樣奇怪的事情不是一兩起了,接二連三地發生,要命地打擊了合伙人們的士氣。
  
  如果不是手下的隊員強悍,強攻了一間配電房,殺了對方三個人,他甚至可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人,會不會被殺死?
  
  既然同樣能被子彈打死,他便不再疑神疑鬼,下令全力攻擊,間刻不得歇息。
  
  仗著自己人多,可以輪休,倉庫里面的護衛只要還是人,就一定要累死撐不住的時候。
  
  在雙方都付出慘重傷亡后,安第魯仍然不肯撤退,開始他霸王之路上的第一次死磕!
  
  他和常人思維不同,下意識地覺得對方抵抗地越強烈,就意味著里面的好東西就越多越貴重,既然已經付出慘重的代價,就一定要拿下!
  
  為此,他和他的手下們強攻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到第二天微光從暴雨中逐漸亮起時,他仍然未能進入主倉庫,但也不是毫無建樹,快槍手們終于攻克了一個偏門,里面堆積如山的密封罐頭和各種密封的生活日用品,令他的合伙人們瞠目結舌的同時,也士氣大漲!
  
  有了這些東西,他們起碼一年不用犯愁!
  
  然而安第魯卻反而擔憂起來,望著一碼碼堆積在倉庫里,在亂世之中將比命還要重要的各種大小物資,他敏銳地感覺到這間倉庫背后主人的龐大與恐怖的勢力。
  
  能夠在大洪水之前就開始儲備它們,能夠在凱爾文市,甚至是整個全美大規模精準調集這些沒有一個在將來毫無用處的物資,需要多么毒辣的眼光,多么靈通的消息來源,多么深的背景,才能辦到!?
  
  直到此時,即便是他,也從來沒有相信過政府那幫官僚的鬼話,說洪災是不可預見性的突發事件,全都是政客的騙人話,暗地里不知道早做了多少自私的安排,如今堆積如山的預備防災物資就在眼前,更是赤裸裸地揭穿了上層精英們的謊言!
  
  安第魯打開一封封箱子,露出晃眼的一聽聽牛肉密封罐頭,一邊用激烈的言辭激起合伙人們的氣憤,將大家更堅定地從政府政客手中拉向自己,一邊催促快槍隊加緊進攻,爭取在中午前結束槍戰,運走所有物資。
  
  他本能地感覺到危險就要來臨,雖然在洪水中基站被淹沒,長距離無線電話通訊受到阻塞,但短波電臺和深地電纜電話還能使用,這間倉庫的主人肯定收到了遭到襲擊的消息,救援的人馬很可能就在路上。
  
  安第魯猜對了,也猜錯了,艾希兒的援兵的確在路上,血族與人類混雜的龐大軍團從西海岸線出發,利用高漲的洪水,乘坐私家船只開足馬力,逆流而上,前來營救被困的第二據點。
  
  他們從加利福亞洲的洛杉磯一路東進,進入向東比鄰的亞利桑那州,從收到第二據點的告急消息后,便片刻不敢停留,日夜兼程。
  
  為應付血族總會在洛杉磯可能存在的致命襲擊,他們除了被楚云升帶走的二十多個精銳中的精銳,絕大部分主力都安排在更為重要決不可丟失的第三據點,那是所有堅守誓言的血族真正的老巢,真正的戰略物資也全都囤積在這里,因而第二據點只能安排艾希兒等投降過來的少量血族駐防,又因為有楚云升親自會去,他們起先并不擔心凱爾文市會發生什么不測,直到收到艾希兒的求救電話,他們才意識到危險并不止來自于其他血族家族,更來自混亂的局勢與暴亂的市民。
  
  亂世即將來到,鋌而走險的人越老越多如牛毛,不計其數,為了生存,沒有什么地方是這些人不敢搶的。
  
  但他們的背后一直有其他血族死死盯著,派不出絕對主力,經過一個晚上的臨時緊急拼湊,才勉強派出一只混雜的船隊,雖然龐大,戰斗力卻也只能比暴徒稍高一點。
  
  不過,第二據點的危機形勢本就來自暴徒的襲擊,只要船隊數量龐大,就足夠對付,只是,他們事先完全沒有料到洪水下的水災嚴重性,船隊艱難逆行到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邊緣時,便陷入了逃難災民迎面逃來的汪洋大海,寸步難行。
  
  如果不是人人手中有槍,且彈藥充足,恐怕連船都要被搶走了。
  
  不僅是災民,臨時組建的各種救災政府部門也要強行征召他們東進的船只,以作為運輸難民之用,一邊是第二據點的頻頻告急,一邊是災民們指責的吐沫星與政府的強征,這只援兵船隊,除了與義憤填膺的災民們暴雨中對峙,甚至擦槍走火,已經根本無望及時抵達凱爾文市。
  
  所以,援兵有,但一時之間,根本到不了。 r/
  
  而在遠方的城市,美國國會經過空前激烈的爭吵,終于正式簽署文件,授權總統全權調集這顆星球上最強大的海軍進入內陸救災的這一刻,在他們太平洋對岸的那個紅色國家,百萬大軍正奔赴洪水之中,數以億萬計的沿海災民逃離淪為汪洋的家園,相互擁擠與踐踏,拖家帶口……開著越野車的城市居民被堵在人流中,和牽豬抓雞的老式農民混雜在一起,扛著米袋,挑著菜框……向西部高原日夜逃難。
  
  這一刻,面對不斷上漲的海平面,島嶼淹沒,日本政府作出決定,向西邊的大陸之國緊急求援,全民撤退。
  
  這一刻,朝鮮半島上的國民,亂成了一鍋粥,南方之國試圖借道紅色北方進入大陸避難,遭到無情拒絕,相互開炮亂打一氣后,南方全民上下,不分貴賤,不得不乘船紛紛渡海而逃,爭相恐后地涌向曾被他們同樣視為貧窮落后且不講衛生人畜同居的國度。
  
  這一刻,擁有全球最高的高原,擁有被稱為世界脊梁諸省的遠東古老國家,在同一天內,收到幾十個國家的緊急求援,懇求開放邊境,以及前來避難的請求。
  
  ……
  
  這一刻,路燈者里克斯終于帶領幾十萬難民走出最艱難的低洼區,向凱爾文市進發。
  
  這一刻,安第魯率領他的將來王國的合伙人們瘋狂地進攻著人手越來越少的艾希兒。
  
  這一刻,還有更多的克里斯與安第魯們在全球各地各領風騷,叱詫風云,大亂之世,有英雄輩出,也有群魔亂舞。
  
  ……
  
  而也在這一刻,楚云升及其十七血騎呼嘯入城,鐵蹄濺起水花,暴雨傾盆中破霧而出,拔出利劍,寒光掠影,蕭殺一片,一如古老的王者歸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