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753 假靈

^
  
  楚云升嗖地一聲站了起來,厲聲道:“你說什么!?你在玩我是吧!”
  
  他語氣冰怒,曾經被守護者欺騙打壓又被他一直壓下的戾氣一下子沖了出來,衣袂飄揚,黑霧升騰,再配上他目前的容貌,猶如一尊魔王臨世。
  
  雅各以為是在說他,嚇得接連后退,接連拔異都警惕地站起來,護住雅各,和同伴們結成防御陣型,而布特妮艾希兒等人,則統統跪下。
  
  “玩你?”
  
  守護者苦笑一聲,虛弱道:“我都快要滅亡了,還怎么玩你?楚,我知道你恨我,但事到如今,我也沒有任何辦法了,我查了很久很久,也沒有查到原因,可能是外部因素的干擾,也可能是形成時空阱的最后一階段方程式出錯,建立時空阱的模型與能量是用了宇宙最初開始的那一刻殘存的非確定能量,即便是創造我的生命也不可能完全掌握那一刻的所有規律,所以也會出錯,現在是第七紀,能量到了最后,各種規律復雜起來,方程式解釋不了也是有可能的,但我身在方程式之中,自身檢查自身,是檢查不出來的,我只知道能量全都亂了,從現在起,一個月后,整個時空阱將會發生一次耀眼的大爆炸,泯滅所有的能量。”
  
  “和你們沒有關系,我有要緊的事,你們先出去。”楚云升深深皺起眉頭,向眾人說道,重新坐了下來,他為了早日追上第六紀,放棄前嫌與守護者達成默契,辛辛苦苦補死,但他也預料到了守護者可能出問題,所以雖然很惱怒,但也能保持鎮定與足夠的心理準備。
  
  等眾人全都出去后,楚云升沉下心,嚴肅地說道:“我馬上去武夷山,你準備好飛船。”
  
  守護者嘆息道:“沒有飛船了,整個地下三層已經被鎖死,你進不來,我也派不出去。”
  
  楚云升心中一驚,保持著鎮靜,此刻只有鎮靜才能解決問題:“你還有什么辦法?我死了,你或許不在乎,但你消失了這么多天,第七紀的人類,一定安排好了吧!”
  
  守護者仔細地說道:“七天后,我會釋放一部分非確定能量,利用目前未知原因引起的混亂,趁機沖擊三維封鎖,此舉極為危險,將加快時空阱的爆炸,但同時會和第六紀一樣,形成空間由低維向高維展開重疊,出現大量空間通道,你和第七紀的人,可以通過通道馬上逃亡。”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他也算見多識廣了,不至于難以接受守護者的思維,但他馬上想到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通道另外一頭在什么地方?能否確定?”
  
  守護者無奈道:“出口的坐標我無法控制,數據量極大,模型建立不起來,空間波動又極強,根本無法意料,但肯定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在那里的暗能量和暗物質所形成的密度非常大,只有擁有這樣的條件,才能維持通道坐標落地,所以,你們一出去,所面對將可能是比第六紀更為強大與恐怖的地外生命,處處都是殺機,處處都可能是敵人。”
  
  楚云升沉思著,這點守護者倒不會騙他,第七紀可是它的寶貝,若非不得已,它又怎會不想將出口落到更好的地方?
  
  但他很懷疑地問道:“你怎么能確定出口坐標是落在一顆星球上?如果是太空呢?就算落在星球上,沒有氧氣怎么辦?大氣成分中有毒怎么辦?”
  
  守護者道:“有生命的地方,暗能量密度才會被聚集而放大,所以一定會是在一顆生命星球上,而且正是因為有高密度聚集的現象,那里的強者肯定也極為強大,但有沒有毒氣,有沒有足夠的氧氣,就看第七紀的運氣了,我已經盡力了。”
  
  楚云升道:“那就是和天賭了?你有幾分把握?”
  
  守護者道:“不知道,這種事不存在概率,但我推測應該不會出太大問題,創造我的生命雖然不能完全掌控最開始的規律,卻也可以正因為如此,它們能預料到今日的危機,或許早有了安排,只是我不知道,坐標的落點雖然無法避免究竟在哪個出口地的危險,但應該起碼保住人類的呼吸。”
  
  猜測的事情,尤其是依賴猜測別人的事情,楚云升向來覺得靠不住,但也沒有別的辦法,細想道:“還有一個問題,時空阱爆炸后,地球還在不在?”
  
  守住者道:“不知道,現在地下三層已經突然被鎖死,實質上也可能是一種保護,所以我才推測創造我的生命有所安排,當然也可能不是,現在很亂,我查不清,地球或許還在,或許不在,地下三層也一樣,變數太多。”
  
  地下三層被鎖死,就意味著那些戰艦與頂尖的科技無法被使用,以第七紀現在科技力量,怕是一出通道出口,就會被當地的生命打成渣渣,當然這不是他能夠關心的,因而再問道:“當初第六紀的通道只能出,很難入,七天后,你制造的那些通道會不會招致坐標落點的生物入侵?”
  
  守護者馬上道:“不會,在我消亡前,我會一直用非確定能量堵死通道雙向性,確保你們能進,它們不能入。”
  
  楚云升沉眉道:“你會消亡?不是鎖死了嗎?”
  
  守護者嘆息道:“即便沒有這場爆炸的摧毀,第七紀一旦離開地球,我的程式同樣也會終結,但現在是非正常的離開,第七紀的紀子還沒有誕生,必須有守護者存在,而我已經做不到了,所以才要托付給你,也只有你才能做到。”
  
  楚云升好笑道:“你不覺得可笑嗎?”
  
  守護者自嘲道:“是可笑,誰能想到一個第六紀我處心積慮要消滅的配角,如今,我卻不得不希望你能成為第七紀的守護者?世間的事情,誰又能全都意料得到呢?”
  
  楚云升搖頭道:“你還是另找別人吧,我可伺候不了你的寶貝紀子。”
  
  守護者突然道:“你不是程式,不用受程式限制,所以,你成為守護者,不用在意他,甚至有權利隨意決定誰是第七紀子!”
  
  楚云升反問道:“我說雅各,或者文蘿,或者血族布特妮是第七紀子,也行?”
  
  守護者苦笑道:“只要你能扶持它們獲得整個第七紀的認同,任何人都行,紀子的條件很簡單,就是要獲得絕對的領導權與威信,而不管是用什么手段得來的。有我在時,受于程式限制,必須是自由競爭,而你來守護,則全憑你決斷了,你想他們自由便自由,你想扶持便扶持。”
  
  楚云升冷笑道:“自由競爭?自由競爭當年你還坑我?”
  
  守護者無奈道:“那是因為當時第六紀子的特征已經很明顯很突出,而你又實在不合適,你平心靜氣地想想,如果你是紀子,你會在關鍵時刻能保持冷靜,不感情用事嗎?你能駕馭龐大勢力而不出亂子嗎?你能在各方勢力帶領第六紀左右逢源嗎?你能夠應付各種復雜的局面,甚至是屈辱茍活嗎?而且,你還背著神位,所以你驕傲,你鋒芒畢露,也不會限于第六紀,你做不到紀子該做的事情。另外,也正是神位的外來原因,我才有權限干涉你。”
  
  楚云升道:“這么說,我就適合做守護者了?”
  
  守護者肯定地說道:“你說的不錯,我仔細想過,和成為紀子恰恰相反,你甚至比我還適合做守護者!”
  
  楚云升疑問道:“我倒是不明白了,我怎么就適合做守護者了?”
  
  守護者道:“自從你上一次和說了那些話后,我仔細地回想過很多事情,雖然現在也不一定談得上了解,但我知道你起碼有幾個優點,就算我告訴你你可以隨意選擇紀子,以你性格,你也不會亂來,你有底線,最重要的是你在知道自己短處的同時,知道并承認別人的長處,而且你不嫉能,只要不會危害到你,你愿意將最合適的人放在最合適的位置上,所以,即便你親自選紀子,也會選出你認為最適合的紀子。”
  
  楚云升道:“那倒未必,我曾經就讓余寒武登上天下共主的位子,但他不適合。”
  
  守護者沉沉道:“你一直知道他不合適,這就是你的優點,再者說,他當時登上天下共主的位置,對紀子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
  
  楚云升沉默一會,細細想了想,這件事沒多少壞處,大不了到時候不干了,也沒人能限制他什么,真要他選出第七紀子,將來在他推算中必然會發生的七紀子奪權內戰中,雖然他不想干涉什么,但他也是人類一員,不至于被動,因而沉聲問道:“有兩件事,如何確立紀子?這是第一件,第二件,我不能無償幫你,你是我的仇人,并不是朋友。”
  
  守護者似早有準備,認真地說道:“我會通過零維空間向你送來兩樣東西,一樣是第七紀紀子的紀子意,不瞞你,我下了定制,你用了不了,只有別人能用。將來第七紀子獲得紀子意,如果地下三層還存在,它可以找到并取走里面所有留給第七紀的武器與戰艦。另外一樣是我留給你的東西,算是酬謝吧。”
  
  楚云升道:“什么東西?”
  
  守護者定定道:“靈,宇宙天地間第一道巨大門檻!我是靈程式,在誕生的第一刻起,就被賦予靈,我將把它送給你,雖然不是你自己親自誕生的靈,只能作為你的假靈而存在,但它可以提升你很多東西,包括戰斗力,你如今失去了那本書和神位的庇護,只有假靈才能讓你有機會越過這個天地門檻,誕生出自己真正的靈,否則以你資質,一萬年,也不可能誕生出靈,就不要說你,宇宙中……也不要說宇宙,就說你知道五族,乃至卓爾星人,他們生存數億年,連區區一個樞機源門的小門檻都過不去,你可想象靈的門檻有多么高!?”
  
  楚云升聽到靈,卻沒有多少激動,他很平靜,說道:“我會仔細考慮這件事,現在形勢已經不可逆轉,我要知道我需要準備什么的物資以穿過空間通道?”
  
  ******
  
  第四更,繼續求推薦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