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749 青色鎧甲的秘密

^
  
  時機在千鈞一發之中飛逝,楚云升必須立即拿定主意,錯過便不會再有。
  
  在物子劍進入青色鎧甲的一瞬間,透過劍中意識,他首先感覺到這尊鎧甲竟然不是一個死物,仿佛有某種奇特的生命,很古老很原始,活動極其緩慢,慢到如果沒有意識化的物子劍與具備滅殺生命的黑氣幾乎無法發現的程度,即便放在此刻地球上最為先進的顯微鏡下也無法察覺其存在。
  
  這種情況他始料未及,物子劍在他的意識控制下,以黑氣為動力,一旦攻入敵人體內便是直接破壞零維,滅殺其生命,但他分明地感覺到第一個被殺死的竟然不是那個殿下,而是一個活動極為遲緩幾乎如石頭般紋絲不動的生命特征體,和血族有著明顯的區別也有獨特的奇妙聯系,所以,他當即判斷青色鎧甲有生命,而且還不止一個,物子劍在他短短的一愣之間,已經以閃電般的速度滅絕成千上萬如石化般的這種生命體,若不是他反應極為迅速,這種單方面的屠殺還會持續下去,一直到殺光殺盡為止。
  
  饒是這樣,等他急忙停下物子劍的大屠殺,剩下的奇特生命也寥寥可數,一片凄涼慘淡之景。
  
  楚云升說不上來它們是什么,但感覺和組成血經殘片的古菌體性狀倒是有幾分相似之處,而且它們與鎧甲內的那位殿下血肉身軀在生命關聯的契合度上已經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此處如果他猜得不錯,應當和命源有關,基礎手段類似于他當年教給余寒武人蟲變時的封印融合技術,當然只是在命源最底級上的原始類似,具體高級別神奇般的操作則完全看不懂了。
  
  血族是如何契合到這樣的高度,楚云升更是不知道,猜測大概和他們的血祭有關,不過,看不懂沒關系,人蟲變是他用命拼出來的獨創手法,并非是前輩所教,以他一個人的腦袋跑不過第六紀的集體智慧很正常,但既然有所關聯,他又是原創之鼻祖,楚云升仍有自己的笨辦法來處理這樣棘手的問題,無論是承載意識的物子碎片,還是他純凈的黑氣,都是這方面獨一無二的絕世利器,況且還有立方體,再不濟,還有守護者可以拉來“逼供”。
  
  他現在真正的問題是要不要冒著極大的風險奪取這位殿下的身軀!?
  
  誠然他在零維空間的意識方面,擁有最閃耀的神兵利器與無可匹敵的黑氣,但零維空間的玄妙與深奧,即便是前輩也不會亂來,更涉及到意識本源,哪怕是一只小貓小狗,想要奪其身也有當場斃命的巨大風險,何況是一個生命悠久的強大血族?
  
  他唯一的優勢就是稍懂一些青色鎧甲的生命原理,三維鎖死地球,卻是無法鎖死命源,只是,能夠觸及到命源,必須是在四維空間中,想要操控熟悉命源,更是要在四維空間中磨練日久才行,所以,鎖死三維,也就鎖死了命源的源頭,即便它無法鎖死命源,在三維空間中,也沒人能夠發覺并控制它,對鎖死的地球人來說,無異于還是鎖死了命源,即使是像血族這樣利用某些方法獲得命源來延長生命,卻始終并不知道命源的存在,只要鎖死不打開,他們就永遠發現不了,所懂得只是隔著一張紙的方法而已,看不到背后的真相。
  
  但楚云升卻不同,他的強勢便是在命源,擁有物子碎片、純凈黑氣與立方體,他可以靈活地調動命源破開它的鎖死,或者說,他是這里唯一可以繞過那鎖死紙,將其當做不存在的人。
  
  首先用自己的命源接管類古菌體的控制權,再殺死那位和青色鎧甲契合極深的殿下,最終以反人蟲變的步驟入侵進去,獲得那位殿下身體的控制權!
  
  所有步驟,只要一絲一毫的差池,他就可能是萬復不劫,那位殿下自然會死,而他也將消失于天地之間,再無一絲可活命的機會。
  
  到底值不值得冒這么大的險?
  
  楚云升急速飛思,用雅各的身體暫時沒有生命之虞,這是優勢,但雅各的身體實在太弱,這次僅僅是墨菲一個家族,還是在主力被調走的情況下,就已經逼他使出黑氣物納符的絕招,如果再來一個比墨菲家大十倍的血族呢?如果觸動了美國政府呢?
  
  青色鎧甲的防護能力他親身領教過了,比之他的戰甲絲毫不遜色,只是那位殿下懂得太少,沒有發揮它真正的威力而已,而他自己不敢說百分百將其威力發揮出來,畢竟他還是喜歡自己淬煉的合意戰甲,但絕對要比那位殿下強上數倍。
  
  如果有青色鎧甲來抗子彈,有血族這位殿下的身體來維持速度和力量,他最為寶貴的黑氣就可以大量地節省下來,用來更為重要的地方維持零維存在。
  
  黑氣對他而已,現在就是生命的保障,消耗多少,他就少活多少,守護者清楚,他自己更清楚。
  
  所以,冒不冒險都有極大的優勢,不冒險,可保持暫時無虞,冒險,可保留大量黑氣,延長生命,從長遠來說非常重要。
  
  所有決斷,必須在此刻轉瞬之間就要做出,否則被他屠殺所剩無幾的類古菌體生命,將維持不住那位殿下的命源聯系,馬上就要崩潰,到那時便一切都晚了。
  
  他沒想到,自己只身一人殺上墨菲家的老巢,以一對百,橫掃一眾血族,而真正的危險卻來自最后這一瞬間。
  
  這么想來想去,委實在片刻間難以決斷,這不是絕境,反倒使選擇的難度激增,如果是絕境,他根本不會有絲毫的猶豫,這時候,類古菌體漸漸開始出現崩潰跡象,如摧枯拉朽一般被粉碎著,楚云升一咬牙,拔出已經變成刺神針的刺神槍,凝聚他全部的心神于一線,高度緊張,開始步步驚心精密之極的反人蟲變命源行動……
  
  同一時間,雅各的身體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倒下,墨菲家的殿下身體一僵,也重重地由重甲支撐著跪坐在地面上,再往前頭朝下砸下地面,像是死去一般倒地。
  
  瞬間的變化,楚云升根本來不及說什么,也來不及做什么布置,令艾希兒與布特妮頓時大驚,她們以為楚云升已經是穩操勝券了,卻沒料到,竟然在最后一刻出現如此的大變故!
  
  墨菲家的殿下倒下了,而作為楚云升的載體雅各也倒下了,“同歸于盡”的字眼,立即浮現在她們的腦海之中。
  
  布特妮率先一步,越過驚愣住的艾希兒,奔至雅各的身前,熟練地用手指以此感知雅各的呼吸、脖子上脈搏、以及翻開眼皮查看瞳孔,眼神一變,急揮手道:“他還活著,快,石德克爾,立即搶救!”
  
  她帶來的血族隊伍中,馬上有一個中年人模樣的男人,打扮似乎像是這隊血族中的醫療者,提著急救藥箱一路跑來,當即開始更為專業的檢查以及急救措施。
  
  在血族中,為了生物技術的進步,他們當中醫學專家甚至超過純粹的武力戰斗者。
  
  “墨菲.克勒怎么處理?”布特妮血族隊伍中有個老血族人,此時站出來,指著地上的那位殿下,沉聲問道。
  
  “檢查確定死亡,他力量強大,不能留活,否則很危險。”布特妮冷冷地看了倒載在地上的克勒一眼,又想起了什么道:“艾希兒,王曾我和說過,他會留克勒給你處理,如果檢查出沒有死,你來動手吧。”
  
  艾希兒咬著薄薄的嘴唇,看了看已經被確定是昏迷的雅各,她和布特妮都知道一些不死之王在哈拉姆的秘密,知道楚云升對雅各身體的控制并不完全,這是明顯的失去控制權后的癥狀,她們都見過,少年雅各很快就會醒來,所以,她也放下心,只要不死之王還在,她就不應當怕什么,又看了看身后那些瑟瑟發抖的女人和小孩,身軀終于不可抑制地抖動起來。
  
  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可以親手殺掉殿下,并不是她不想,面對殺害她父母,又強奸過她唯一妹妹,并最終又以殘忍手段將妹妹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殿下,她無時不刻不想他死去,可她做不到,不但做不到,還有時刻提心吊膽地擔憂著殿下對她下手,如果不是為了不死人出現時有及時備用的血祭品,她或許早就……
  
  艾希兒從地下室中的墻壁上,強壓著內心仇恨堆積而成的顫栗,抽出一柄寒芒四射的長劍,一步步走向以頭搶地,似是引頸待戮的墨菲.克勒她曾經的殿下。
  
  剛剛準備檢查墨菲克勒死活的一名老血族人,看到艾希兒的眼神,嘆息一聲,便退到一邊,明白了不論墨菲克勒是死是活,艾希兒都會為了她、也為了那些被克勒摧殘奴役的墨菲家血族人,斬下這一劍,是復仇,也是宣泄,更是一種給枉死的人交待。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艾希兒一步步走近墨菲克勒身前,鋒利的劍身靠在他的脖子上對準,她的身后,那些血族的孩子,突然大聲地吼道,揮舞著拳頭,激動萬分。
  
  當她把劍高高舉起,腦海中出現被害死的父母與被摧殘不成人形的妹妹影子,眼淚止不住流下來時,她身后的那些女人,那些克勒曾經寵幸的美貌侍女,也終于意識到墨菲家的魔頭真的是要死了,多年積威下的恐懼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憎恨,紛紛激動起來,也跟著孩子們大喊道: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她們哭泣而瘋狂,像是在絞死一個萬惡的魔鬼,宣泄著內心深處早就想說出來卻不敢說的話。
  
  一側的布特妮沉默不語,她仍是一襲黑衣,靜靜地站在一邊,等待艾希兒的那一劍落下,她也是血族,了解血族內部的骯臟與一切,所以,她懂艾希兒和那些女人孩子的心情。
  
  情緒崩潰到極點的艾希兒,尖銳地大叫一聲,冷冷長劍劃出一道銀弧,帶著無比憎恨地怒火,斬下!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
  
  戧!
  
  一道金屬相擊的聲音回蕩在地下室之中,艾希兒手中的長劍猛地脫手,回旋著向后疾飛,而她本人悶哼一聲,在一道殘存腳影掃過下,口吐鮮血摔飛出去。
  
  整個地下室頓時鴉雀無聲,剛才還在大聲喊叫“殺了他”女人與小孩,個個的脖子上像是被無形的手突然卡住,半個音節再也發不出來,面若死灰,肝膽俱裂!
  
  在她們驚駭的目光中,她們的殿下,墨菲克勒,竟然,竟然手持重劍,從地上,再次活著站立起來,依舊如往日陰沉的目光掃過她們每一個人的身體……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