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748 更好的寄生體

^
  
  關于楚云升還能夠制黑暗符文的情報,墨菲家并沒有,唯一見過的人只有艾蜜莉一個,當時還被嚇傻了,壓根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因而,當楚云升一步步緩緩卻很有力地逼近早已破碎的玻璃門,手中的符文一道道浮現時,圍攻的血族與打手們恐懼地望著魔鬼一樣的紋路,不知道這個打不死的不死人在干什么。
  
  重甲人咦了一聲,猛地站了起來,向前疾走了兩步,他同樣不知道是什么,但他感覺到不妙,喝令道:“近身攻擊他,不能讓他釋放咒語!”
  
  聽他這么說,那些血族與打手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是邪惡的咒語,怪不得看起來那么的詭異與猙獰。
  
  馬上就有三名血族從樓欄間飛身而出,放棄手中沖鋒式步槍,改用他們管用的長劍直刺楚云升胸前。
  
  子彈在楚云升黑霧已經被證明失效,他們不得不重操原先的武器,試圖突破黑霧的封鎖。
  
  但他們似乎因為打得時間有些久了,楚云升一直沒有用物子劍還擊,竟忘了五米之內還有更為恐怖的東西存在,三道身影剛剛進入物子劍范圍,便人頭飛起,血濺當場!
  
  后續準備跟上的另外五個血族頓時一愣,這才想起楚云升五米之內就是禁區,便生生地停下腳步,不敢再往前走上半步。
  
  “該結束了!”
  
  楚云升淡漠一聲,手指微彈,符文離開指端,凌空激活,一道道黑線張牙舞爪地從符體中迸射出來,像是惡魔的獠牙。
  
  規則立,符文啟動。
  
  頃刻間,密密麻麻的子彈在黑線的吸力下擺脫原先的軌道,瘋狂涌入符文形成的小小漩渦中,連火光都無法逃脫。
  
  先是最接近的子彈,接著是地面上的碎石塊,跟著是別墅破碎的玻璃,最后是所有人手中的槍支,全部在巨大吸力下紛紛脫手,飛入漩渦之中,密密麻麻地堆積在楚云升身后,猶如一座小山包。
  
  但一切仍未停止,吸光了所有槍支,那些扭曲的黑線似有無窮無盡的力量,抽吸著血族與打手們傷口中的鮮血,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道血珠線,沒入符文黑暗之中,噴灑在楚云升的身后。
  
  無論他們如何捂住傷口,細小的破損處仍大量地向外涌出血液,而黑線的吸力還在以幾何級別的速度再增強。
  
  終于,一個力量稍弱的大手驚叫一聲,身體凌空飛起,手舞足蹈地半空中劃拉著,被黑線吸向漩渦中心,他驚恐萬分,大聲吼叫,在其他人驚悚中,越來越靠近楚云升,最終被五米之內的物子劍切為碎塊,吸入符文漩渦之中,然后,再出現時,血肉塊散落在槍支與子彈堆上。
  
  “快跑!”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意志終于崩潰的血族與打手意識到不死人終究不可戰勝,發出一聲大喊,準備逃命了。
  
  可這個時候,他們驚恐地發現,已經跑不掉了!
  
  他們靠得太近,而那個邪惡的黑色線條吸力又太大,唯一逃命的機會,已經錯過了。
  
  巨大的吸力像是有一條條無形的繩子將他們拴住,令他們稍稍移動一步都艱難萬分,遲緩如同蝸牛,力量較弱的打手,更是只能死死抱住門窗柱子什么,來阻止自己被吸力卷走。
  
  但他們死扛吸力不來,楚云升可以過去啊!
  
  看著收起黑霧,踏血而出的楚云升,眾人臉上皆是一片死灰與絕望。
  
  面對五米禁區,面對楚云升的速度,他們想不到第二種可能,只有被一個個地殺死,連逃都做不到,只能等死。
  
  戰場上,楚云升很少有遲疑與猶豫,黑氣化的物納符能夠支撐的時間不多,他的黑氣更是不多,再加上雅各隨時可能醒來,所以當黑氣物納符吸住所有人的同時,他便如箭一般地射出,殺戮即起。
  
  物納符是他制,規則由他刻畫,引力對他的速度雖也有些影響,但仍在他的控制之中,畢竟他是物納符的操控者,總不會將他也吸入進去,因而,他的速度雖然也慢了不少,但比起其他人,已經是極為恐怖的快了他一到身前就是死亡,誰嫌慢?
  
  上百人的圍攻陣型,轉眼間,便成了自己挖掘的墳墓,被束縛在物納符吸力線上的血族,如被網住的大小魚,掙扎中血肉橫飛,一片腥風血雨。
  
  被殺死的人,尸首失去力量,馬上就被黑線吸力拉起,筆直進入符文漩渦,落在那座已經是槍支彈藥與人肉骨骸混雜的大堆上,鮮血淋淋地順著雨水從堆頂向下流淌,越積越多,直到整個別墅外空無一人,而大堆已高過別墅!
  
  只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楚云升便將所有的血族與打手屠殺一空,巨量的死亡氣息令他穩穩地掌控著雅各的身體,站在陽臺上,冷冷目視開始有些驚駭的重甲人。
  
  他身上的那副鎧甲似乎有些能量,能夠幫助他抵抗引力的拉扯,因而還能保持著一定的速度,將楚云升眨眼間以不可思議的手段殺光了所有人,當即利用別墅里房間復雜結構的有力地形,抵消速度上的筆直追擊效果,飛快逃亡下層。
  
  楚云升豈能讓他逃了?
  
  黑氣化的物納符畢竟是試驗品,此刻已正開始崩潰分解,楚云升沒去管它,身形一動,跟著重甲人身后追擊出去。
  
  到了一樓,看到重甲人的影子,楚云升有物子劍在手,并不沒有什么擔心的,立即追了過去,拐入一個房間,重甲人也看見楚云升,大概知道以他的速度是跑不掉了,以重劍劈開一塊地板,立即跳了下去,不到一會,里面傳來一陣女人與孩子的驚呼聲。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也跟著跳了小去,同時放開物子劍飛梭,以防止被偷襲。
  
  這是一個地下室通道,比楚云升想象的要寬大,而且很深,看樣子很久前就建立了,艾希兒曾告訴過他。
  
  四周沒有人,物子劍飛屑一層層石土,反倒嗆了楚云升自己一鼻子灰。
  
  不做停留,他立即順著螺旋通道追擊下去,不到片刻,大約也就兩層樓深,便來到一扇巨大鐵門面前,里面剛剛傳來栓死的聲音。
  
  但在物子劍下,它雖然堅固,卻也形同虛設,經過幾分鐘的物子劍密集飛梭攻擊,再厚的鐵壁也支離破碎,門戶洞開。
  
  “你跑不掉的。”
  
  楚云升踏入碎們,物子劍漂浮在身前,遙指一眼便能見到的重甲人,冷冷道。
  
  那重甲人用劍威脅著一群女人和小孩簇擁在他周圍,將他包裹在最里面,陰冷道:“你殺人很快,但我還有人,我們一擁而上,我仍有機會殺掉你!”
  
  “我不一般不太喜歡廢話,但我很奇怪,你殺掉我能怎樣?你就能獲得我的力量了?你們根本沒看明白血經,以你們的力量和人數,如果沒有三維鎖死,或許還能更進步一般提升實力,和我一戰,但在這里,我要殺你們,你們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
  
  楚云升此刻已不急于殺死他了,地下室或許還有逃生口,但重甲人沒有逃走,顯然外面的布特妮援軍估計到了,又有艾希兒做內奸,很輕松能堵住秘密逃生口。
  
  重甲人陰沉道:“想要殺我沒那么簡單,你在外面耗費太多,沒有復活前,你不可能擁有用不完的力量。”
  
  “你說的不錯。”楚云升上前一步,道:“但要殺你也沒那么費事,因為你們根本沒有看清楚我是怎么殺人的,我的劍很快,就是再多十倍的人圍繞你,也都是死,把你的血經交給我,我可以不殺你。”
  
  這話都是沒錯,他本就沒準備親自殺他,看他的地位和行事手段,不惜綁架自己的婦孺同歸于盡,大概就是艾希兒口中你的殿下,既然說好將此人交給艾希兒親手解決,他也必要親自動手。
  
  “想要自己來拿吧!”重甲人根本不相信楚云升會放過他,而且他似乎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么退路,大概和布特妮有關,或者和不死人的什么傳說有關,畢竟他是背叛誓言的血族,不管楚云升怎么想,在他的想法里,不死人和他的追隨者們是不可能放過他的。
  
  另外,他似乎還真的有信心與楚云升一戰,而信心便來源于身上的青色鎧甲,未必就會輸。
  
  “那你就去死吧!”
  
  楚云升閃電般地射出,腳尖點地,沖入簇擁重甲的女人與小孩群中,這些人中絕大部分是血族,但力量與速度顯然很弱,不適合戰斗。
  
  楚云升沒有殺小孩的習慣,所以他的物子劍沒有飛梭,而是直取重甲人脖子間的脆弱之處。
  
  不論是重甲人還是其他血族其實都不知道楚云升是如何形成五米禁區,物子劍很細很小,即便懸停在半空,也不可能以肉眼看見,所以,重甲人用大量的女人和小孩來分擔五米禁區殺傷力的辦法,從他的角度去推斷,是沒有太大錯誤的。
  
  戧!
  
  刮耳的金屬音從青色鎧甲上傳來,物子劍彈了回來,再次飛速掉頭攻殺過去。
  
  楚云升卻暗暗驚奇,自從他以物子劍為攻擊手段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沒有辦法被切開的材料,這副鎧甲的確有些古怪。
  
  物子劍畢竟是他意識控制的碎片組成之劍,強弱由他零維空間中的修煉決定,并非由物子碎片本身直接決定,他目前只是破開第一限級,能做到如此鋒銳不可擋,沒什么不滿意的。
  
  重甲人心驚地擋下這一擊,似是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大抵上他原來越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擋住?
  
  直到現在,他才放心來,獰笑道:“不人,或者叫你不死之王,你該死了!”
  
  說著,他舉起重劍開始反擊,大步向楚云升沖擊,以劍開道,狠狠地劈斬向雅各的身體。
  
  周圍的女人和小孩驚慌中,迅速乘機四散跑開,將主戰場讓給兩人,躲得遠遠的。
  
  楚云升冷笑一聲,彈地飛起,雅各的身體太弱,不適合與身穿重甲的血族硬拼,如果換做他身穿戰甲時,重甲人膽敢這樣沖過來,純粹是自己找死,以千辟劍與戰甲合力,他即便劈不開重甲,也能將此人劈飛。
  
  飛身中,楚云升向后蕩起,目光聚于一線,操控物子劍以密集如雨點一般順著一條直線反復連續攻擊同一個點,他不信,就破不開這尊鎧甲!
  
  重甲人并不知道楚云升證實的攻擊手段,他能看到的只是結果,所以,他還是在找死。
  
  一沖一蕩間,物子劍在楚云升的控制下,鏘鏘鏘音連成了一片,高速攻擊同一個點多達上百次,一滴滴鑿開青色鎧甲的表面,繁忙而極為迅捷。
  
  重甲人只知道被攻擊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即便知道了,他也沒有任何退路,必須搶在鎧甲被攻破前,一劍砍了楚云升孱懦的身體,這是他唯一的生機。
  
  但楚云升速度比他快得多,有豈會給他這個機會,重劍劈下,他人已經落在三米之外,仍然保持著密集的物子劍攻擊。
  
  他再沖,楚云升再蕩開,始終保持五米之內的距離,鏘鏘鏘之音越來越清越響亮,連重甲人自己都聽到了,不禁驚懼,大聲下令道:“大家一起上,殺了他!”
  
  他知道這么追永遠追不上楚云升,而自己始終在楚云升的打擊之下,遲早要鎧甲要被攻破,只有其他人一起上,哪怕是拖住楚云升的腳步,也足夠他來得及趕上來,一劍殺了楚云升。
  
  地下室的女人和小孩們,在重甲人的呵斥下,猶豫不決,但迫于他多年的積威,強行裝著膽子逼近楚云升。
  
  “誰都不要動!”
  
  這時候,逃生密道被打開,里面鉆出一群手持各色武器的血族人,其中兩人,一個是布特妮,而另外一個說話的正是艾希兒。
  
  楚云升現在沒功夫說話,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在物子劍的操控上,稍有差池就會失去準頭,他不在意那些沒有什么戰斗力的女人和孩子的圍攻,艾希兒及時趕到,只是救了這些人的命而已。
  
  女人和孩子們看了看艾希兒,又看了看重甲人,不知道該怎么辦。
  
  “原來是你這個叛徒!”重甲人怒斥道,急忙試圖退開楚云升五米范圍,撲向艾希兒,他絕不容許背叛他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即便他死,也要殺掉背叛他的人,這就是他血族的邏輯,所以他認為楚云升也不會放過自己。
  
  但他僅退開了不到一米,脖子間便飆出一滴細小的血花,鎧甲終于被物子劍攻破了!
  
  同時,物子劍鉆入進去,同時,楚云升突地感覺到一個比雅各更好的寄生體……
  
  *******
  
  第二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