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744 我去殺人

^
  
  突然的遭遇,對雙方而言都沒有準備好,楚云升還在零維,沒有接管雅各的身體,而墨菲家的血族們也偽裝地嚴嚴實實,看似像是一群商務人士。
  
  先前,不論是墨菲家最終準備設伏的地方,還是楚云升與布特妮等人商量決戰的地方,都是人煙稀少的郊外,之所以要避開公眾,不是因為與守護者的默契,也不是因為墨菲家在城里的勢力不夠,關鍵之處在于誰也不想引起美國政府的注意。
  
  楚云升如今依賴雅各的身體,而雅各的身體也只是血肉之軀,黑氣終有用盡的時刻,如果被美國政府盯上,甚至動用軍隊圍剿,別說楚云升,就是整個血族加起來血拼也得玩玩。
  
  黑暗就是黑暗,它不能存在于陽光之下,秩序便是秩序,它必須按照公眾的規則來。
  
  美軍那些先進的武器與大規模士兵,可不是鬧著玩的!
  
  一旦血族走入公眾視線,一旦楚云升暴露其身份,在強大的國家機器下,全都得粉身碎骨!
  
  因而,楚云升不想在這里打,墨菲家的血族也不想。
  
  但人心隔肚皮,楚云升不知道墨菲家的人會不會鋌而走險,會不會馬上大開殺戒,他們連槍都掏了出來,稍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雅各的身體就有可能是篩子一般的馬蜂窩,這個險如何能冒?
  
  同樣,對墨菲家的人來說,也是一樣,他們更不知道楚云升作為不死人,會不會無視血族內部千年來已經約定俗成的東西,這樣的險是要拿自己的命去換的,更加冒險不起!
  
  猜測、懷疑、先動手為強、猶豫便有可能死……等等思維混合起來,結果就是墨菲家的人毫不猶豫地掏槍,而楚云升飛快接管雅各的身體。
  
  “趴下!”
  
  接管需要一個過程,在楚云升獲得身體的控制權后,只來得及大喊一聲,槍聲便乒乒乓乓地交織響起。
  
  對文蘿等四人來說,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太突然,進電梯前,還是歌舞升平的世界,出電梯時,便成了腥風血雨的黑幫大戰除此之外,他們想不到第二種可能。
  
  嚇呆住的幾人,不可能有楚云升那般敏捷的反應,在“趴下”與槍聲都響起后,她們仍舊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團黑氣無聲無息出現在雅各身前與電梯門口之間,只來得及擋下大部分射進來的子彈,下一刻,最左邊的一個男人,和最右邊的一個女人,因為距離楚云升稍遠,立即各自身中一到兩發子彈,具體位置已經沒有時間查看,只能聽到兩聲刺耳的慘叫。
  
  叫聲中,文蘿與另外一個男人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抱著腦袋,蹲在地下,身上與電梯壁上,濺落流淌著大片的血液。
  
  楚云升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自己中槍了沒有,雅各的神經感覺系統反應到他這里會遲鈍很多,但不管中沒有中,已經沒有時間去查看了。
  
  物子劍閃電般地從黑霧中鉆出,猶如一條驚龍,寒芒微閃之間,梭過一只只手槍。
  
  它削鐵如泥,加之血族也是血肉之軀,并無赤甲蟲一般的第四維防護,他們最強的只是速度與力量,在物子劍飛梭下,一只只手腕帶著手槍拋飛起來,像是他們集體突然松手掉落一般紛紛墜落。
  
  墨菲家九名血族在同一時間慘呼,劇痛迫使他們捂住斷腕疾速后退,只有個別兇悍者,竟能忍住劇痛,用另外一只手掏出備用的手槍,繼續攻擊。
  
  但楚云升不會再給他們機會,腳尖踩地,人如箭般飛出,凌空中,物子劍再次從左至右,一字掃蕩!
  
  人頭一個接著一個飛了起來,心臟壓出的血液,從脖子斷口處噗嗤噴灑,無頭身軀搖晃幾下,帶著血液紛紛栽倒在光滑的地面上。
  
  先前還在被同伴被子彈射中而驚慌的文蘿兩人,此刻,忽地發現,一只只手與手槍詭異般的切開斷落,一個個人頭莫名其妙地飛起,她們看不見太快的物子劍,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除了驚恐愕然,還是驚恐愕然。
  
  !
  
  又一聲槍聲響起,來自對面三十米外的一輛黑色小車邊。
  
  一發子彈對楚云升造成不了實質性的威脅,但當他準備沖出去,干掉對方的時候,那輛小車后面又出現了三四只長槍,槍口黑洞洞地對準他以及他身后的電梯間。
  
  楚云升立即落地縱回,他的物子劍和意識相關,只能出體四到五米遠,五米就是極限,再遠就會消散,碎片返回零維。
  
  他現在沒有真正的身體,地球又處于絕對三維封鎖,前輩的功法也用不上,不能以黑氣化劍作為攻擊手段。
  
  因此,必須返回電梯間,防止他沖出去后,文蘿被射殺!
  
  “你,你?”
  
  見楚云升滿身是血的非常人般地縱落回來,文蘿想要鎮定下來,卻很難做到。
  
  “你跟我走!”
  
  楚云升反手以物子劍絞殺了幾顆呼嘯射來的子彈,飛快地掃了一眼旁邊三人,不由分辨地拉起文蘿,攔腰抱住,同時伸出手,以飛梭如織的物子劍絞碎地上的九具尸體,聚攏大量的死亡氣息,并以黑氣為力,將地上剩下的槍支彈藥盡數吸起,亂七八糟地揣入懷中,然后,一個箭步沖向出口。
  
  墨菲家有備而來,他從艾希兒那里是知道的,也知道他們派了很多人在酒店附近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本來,按照楚云升他們商定的策略,是將計就計,利用墨菲家不知道艾希兒已經叛變的大好機會,在他被艾希兒故意引入伏擊點后,埋伏在外圍的布特妮與拔異等人趁亂合圍殺出,反伏擊,一舉將墨菲家主力殲滅。
  
  卻沒想到在酒店提前動了手,第一計劃全部打亂,倉促之間,久經廝殺的楚云升當機立斷,設施他想好備用的第二計劃,直接殺上墨菲家老巢!這些年來,楚云升已經養成了事先做出各種預案的習慣,再加上布特妮與拔異之間的矛盾,他必須也不得不多做一些預防備案。
  
  和墨菲家派來的監視成員在地下停車場血拼,毫無意義,剛才聚攏死亡氣息時,他就發覺里面的人并不全部是血族,還有大量的普通人,或者說是莫非家雇傭的日常打手。
  
  他的目的是殺血族補死,普通人殺得再多,除了激怒美國政府,毫無更大的益處,而且,再在這里打下去,人倒是能殺得光,但距離大量特種警察趕來也就不遠了。
  
  槍擊案,尤其是大規模血拼,放在哪個國家都是很大、很惡性的事件,政府不可能坐視不理。
  
  所以楚云升在時間急迫中粉碎斷了頭的九人,為了聚攏死亡氣息,也是為了銷毀尸體,之后,警察再來,除了監控錄像他沒辦法改動外,起碼可以警察找不到尸體,他們就沒辦法快速定性案件,也造成不了公眾太大的恐慌,激起美國政府不得不全力清剿的決心。
  
  “他可以近距離隔空殺人,所有人不要靠近,遠距離射殺!”小黑車那邊有人低聲喊道,一陣陣子彈再次上膛的聲音清晰傳來。
  
  能出現在在這里與楚云升對戰的人,即便不是頂尖的殺人,也是十分突出的精英,雖然他們和文蘿一樣,不知道楚云升以什么殺人,但也粗略地判斷出了一些東西。
  
  這么短的時間內,以楚云升一舉一動作為依據,即使理解上可能有偏差,比如將楚云升第二計劃看做是隔空殺人肯定受到了距離限制所以才轉為試圖逃跑,但能夠做出快要接近事實的判斷,起碼楚云升自認自己做不到。
  
  不過,猜測對了是一回事,能不能攔下來又是另外一回事,在楚云升飛繞周身的物子劍面前,他們除了遠遠射擊,也無計可施。
  
  “你要帶我去哪?我的同伴怎么辦?”
  
  文蘿不虧楚云升見過的名牌商學院高材生,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大的意志力,鎮定下來,而且已經發現了楚云升竟然會說流利的中文!
  
  楚云升一邊朝出口疾奔,一邊沉聲道:“他們只是中彈,一時半會死不了,只有我走了,他們才會沒事,而且,我已經按了電梯,上去就會被救。”
  
  該殺的他會殺,不該殺他的不會亂殺,他相信美國政府也不會因為兩個只是受傷的人,要全力圍剿。
  
  而且,有錄像在,他和雅各,馬上就會被涉嫌殺人遭到通緝。而兩個受傷的人不是他開槍所傷,又是悲催的亞洲人,公眾影響幾乎可以或略不計。
  
  另外,文蘿這個人,他必須帶走,如果當著她的面,一口氣將她三個同伴殺死并毀尸滅跡,總歸不好。
  
  文蘿看似文弱,但絕對是個聰明的女人,似乎很快意識到她們被卷入一場超乎想象的黑幫爭斗,而楚云升的處理辦法也是最好的辦法,因為,以楚云升的能力,能將九個尸體毀滅,就能將她三個同伴一道毀滅!
  
  只是,她很疑惑,楚云升為什么認識自己?她敢肯定,從來沒有認識過眼前的這個美國少年。
  
  現在是在激烈槍戰之中,文蘿問完這件事后,便不再說話,縱使心中有千萬個問題在打轉,為避免令楚云升分心,她也不會再發出一言,更不會大呼小叫,這便是她的智慧之處。
  
  楚云升沒想到那么多,如果她嗦或者喊叫,便會直接打暈,好在她似乎很“乖”,不掙扎也不呼救,令他順利飛奔到出口位置。
  
  子彈仍在身后呼嘯,而楚云升已經快要出地面了。
  
  這時候,迎面駛來幾輛住店的家庭普通小車,但最后一輛是一個紅色高級跑車,正要進地下停車場,見到楚云升滿身是血,并抱著一個女人沖出來,尖叫中急忙剎車。
  
  楚云升眼神一動,嗖地一聲沖上去,掏出一只手槍頂著暗色的玻璃窗,甩甩槍口,示意里面的人立打開車門。
  
  地下停車場車是多,但他沒有鑰匙,又不是神偷,一個都開不走,文蘿她們有沒有車,也來不及問,此時劫到一個是一個,且車速越快的越好!
  
  車里面的人哆哆嗦嗦,不敢開車門,后面的墨菲家殺手保持著距離追擊上來,來不及的楚云升,立即用物子劍削開玻璃,從里面直接打開車門,將文蘿放到后排,再將車主用槍推到副駕駛位置。
  
  “雅各?”手忙腳亂的楚云升,突然聽到車主驚訝萬分喊了一句。
  
  楚云升這時候才抽空仔細看了一眼,差點沒愣住:“怎么是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被槍頂著腦袋的車主竟然是艾蜜莉,此刻慌亂地結結巴巴道:“這幾天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申請參觀日,我聽說你……然后就……”
  
  槍聲已經驚動了地面上保安,楚云升顧不上她后面在說什么,立即收起槍,一連串分別向文蘿和艾蜜莉道:
  
  “自己人!”
  
  “倒檔在哪里?”
  
  ……
  
  跑車在搖搖擺擺中,飛一般地沖出保安試圖攔截的欄桿,沖出酒店大門,駛入大街。
  
  艾蜜莉驚魂未定之際,楚云升騰出一只手,從口袋掏出一個紙條,上面寫著艾希兒留下的墨菲家老巢地址,塞入艾蜜莉手中,催促道:
  
  “有沒有地圖?幫我按照這個地址,找到一條最近的路!”
  
  艾蜜莉瑟瑟發抖,楚云升滿身的血腥,讓她又想起郊外別墅的那一夜,竟不知所措,根本聽不到楚云升在說什么。
  
  “我來吧,我曾在費城留學,對這一帶還比較熟悉。”文蘿接過紙條,打開手機,熟練地翻找地圖。
  
  不到一會,便把手機導航的地圖交到楚云升手里,用漢語道:“她嚇壞了,我看我還是和她換個位子吧,方便幫你認路。”
  
  楚云升驚訝地看了她一眼,奇怪她的心理素質,點點頭,道:“艾蜜莉,你和她換一下,不要怕,沒事的,出城后我會找個安全的地方放你們下來。”
  
  說完,他也掏出雅各的手機,第一個打給拔異:“情況有變,實行第二計劃,我正在前往墨菲家老巢的路上,另外,酒店現在很危險,讓你的人保護好威爾一家,最好立即通知費城警方。”
  
  不容拔異破口大罵,立即再撥給布特妮:“計劃改變,直接殺向墨菲家老巢,你們在外面設伏,到時候出來一個殺一個,外面趕回來救援的人,一個都不要放過,最后一起沖進去!……”
  
  最后一個電話打給艾希兒:“……情況就是這樣,你現在不要有動靜,等我快到墨菲家老巢時,你再通知墨菲家設伏的人馬,時間差一定要把握好,不能早了,也不能晚了。還有,你讓尼爾斯大表哥盡快通知威爾一家出事了,讓他們提高警惕,注意安全。”
  
  所有電話打完后,汽車已經開過好幾個路口,楚云升吸了一口氣,這才有時間,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中槍!
  
  同時,繼續騰出一只手,熟練的將身上的槍支取出更換彈夾,集中子彈,雖然他槍法不怎么樣,但這么多年來,也用過很多種槍,此刻做起來并不費勁。
  
  文蘿與艾蜜莉都不可思議望著這個小小的少年,竟然如此熟練地擺弄槍支,尤其是文蘿,艾蜜莉反倒好些,那一夜更奇怪的事情都發生過。
  
  ……
  
  酒店報警到警察系統做出反應,是需要時間的,再到全城攔截,沒有幾個小時,根本做不到,而且還沒有尸體……等酒店警聲大作時,楚云升已經駛出了城區,來到郊外。
  
  見楚云升殺氣騰騰地排好一只只手槍,文蘿即便鎮定,也感到陣陣的緊張,那些槍可不是道具,是能真正殺人的冰冷武器!
  
  “你們一人一只槍,兩發彈夾,躲在附近的樹林里,在我回來之前,如果萬一有之前的人發現你們,立即開槍,不過,最好不要被發現。”
  
  楚云升隨手調出兩只手槍,放到文蘿與艾蜜莉手里,暫時也顧不了她們會不會用,飛速交待一翻。
  
  在城區里,墨菲家的小車一直跟著他身后,在哪里將文蘿放下來都很危險,只有到了這里,楚云升才能停車放下她們,并回身干掉追來的小車,清除隱患。
  
  “你要去哪里?”
  
  下車后緊張不已的艾蜜莉瑟瑟發抖,哆嗦地說著話,文蘿似乎也想知道,看著楚云升。
  
  “你們在附近不要走太遠,等我回來。”楚云升將最后一只將拿在手里,凝視望著追來的小車以及墨菲家方向,拉起槍栓,沉沉道:“我去殺人!”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