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742 快回來吧

^
  
  楚云升知道門外有一個人,他以為又是疑神疑鬼的瑟易娜,或者發情的尼爾斯大表哥,卻沒想到竟也是一個血族的女人她身上的氣息不再收斂時,甚至比艾希兒更濃,尤其是她一襲緊身的V字形黑衣,勾勒出凸凹有致的身體,渾身上下以及眼神中散發出猶如一團欲望之火在身體內熊熊燃燒的感覺,令本就不穩的第三股力量蠢蠢欲動。
  
  “你是誰?”
  
  楚云升沒見過這個女人,他的視覺受雅各限制,能知道能看見的不多。
  
  “他們叫我們墮落者或者墮落份子。”黑衣女人看了艾希兒一眼,走上前,單膝跪在楚云升面前,拉起雅各的手,深深親吻道:“但,實際上,墮落的不是我們,而是他們。我的不死之王,請接受您最忠誠的仆從從古至今恪守誓言的我們,我布特妮.蘿絲以及其他誓死效忠者們的侍奉!”
  
  楚云升抽回手,眉頭緊鎖,血族的背后似乎更加的撲朔迷離了,看著自稱布特妮的性感女人,他沉靜地反問道:“你們怎么能確定我就是不死人,或者什么不死之王?如果我不是呢?”
  
  這個問題他一直很疑惑,怎么是個血族人就將自己看做不死人?總該有些值得說道的地方。
  
  “只有不死之王,才會有如此純正的死亡與腐朽氣息!”布特妮俯下身,親吻雅各的拖鞋腳面,恭敬地說道。
  
  楚云升抬頭看向艾希兒,她也是微微點頭,表示承認。
  
  布特妮仰起頭,像是背誦什么一般輕輕誦頌道:“創造者們說,當黑夜來臨,萬物棲息,不死之王將從黑霧中走出,他右手拿著削平天下的血劍,左手拿著刺向神靈胸腔的長槍,腰間背著射天的大弓,腳踩……”
  
  “什么亂七八糟的?”楚云升皺著眉頭,打斷她道:“我沒有劍,槍也成了一根針,古弓早就不見了,你們憑什么相信我?”
  
  艾希兒突然說道:“創造者們說,你們是遺棄之人,上帝將詛咒你們,魔鬼會嘲笑你們,而人類則懼怕與厭惡你們,只有不死之王,才是你們存在的意義。”
  
  “而您也同樣說過,整個世界,只有您可以保護我們,也只有您可以讓我們有繼續活下去的必要。”
  
  楚云升是個謹慎的人,擔心有騙局,所以才更謹慎,聽完艾希兒的話,便覺得有些荒謬:“那不過是當時為逼你開口,隨口的一說。如果隨便有個人,也這么說了,你們難道就會相信?未免太兒戲了。”
  
  他又低頭看向布特妮,道:“你也起來吧,不管我是不是,都不喜歡別人跪著說話,即便你們真是我的那些老熟人所創造,也不用這樣,有話說話。”
  
  布特妮應聲站了起來,側立一邊,不得不說她的胸前很豐滿,在緊身黑衣的勒縛下,雪白之中,一道深溝線清晰可辨,若是讓尼爾斯大表哥見了,恐怕要為難了,不知道是該選天使般的艾希兒,還是魔鬼般的布特妮呢?
  
  大表哥是沒機會做選擇了,他不在這里,在這里的只有雅各和楚云升,雅各已經睡著了,而楚云升滿腦袋血族和第六紀熟人的事情,更想不到這些方面去。
  
  艾希兒搖頭道:“您的死亡腐朽氣息和我們傳說中一模一樣,每個血族人都不會認錯,那些話雖然是您的隨意一說,但隨意巧合上傳說預言,便更讓人相信,而且,在您之前,的確沒有人那么確定地說過這樣的話。”
  
  布特妮也說道:“王說得沒有錯,一句話不能確定什么。為避免認錯,布特妮謹慎了一段時間,到現在,已經可以肯定了。”
  
  楚云升般開椅子,坐在窗前,不是他矯情什么,實在是他搞不清第六紀的那幫子人到底在搞什么鬼,是陰謀還是幫助,以目前的情況實難分辨,尤其是艾希兒,突然叛變,更是蹊蹺,便伸手道:“艾希兒,你的事情我等會再問你,布特妮,既然可以肯定,總該有些證據吧?”
  
  布特妮點點頭,從翹起的屁股后面口袋里,掏出一封精心包裹著的東西,雙手持俸,慎重道:“請王看血經,便明白了。”
  
  楚云升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接過白色的小布包,層層打開,露出里面包裹著血紅色古老似紙非紙、似皮非皮的一樣殘破斷頁來。
  
  布特妮自責地說道:“我們手里只有這一片了,其他分落在其他家族,請王帶領我們將血經全部收回吧。”
  
  艾希兒猶豫片刻道:“墨菲家里有一片。”
  
  楚云升看了看她,沒說話,將目光落在殘破斷頁上,眉頭頓時緊鎖起來。
  
  上面的文字,他很熟悉,但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竟然是古書上的字符!
  
  而里面的內容,更是令他呼吸幾乎停止,只聽到心跳,上面殘存的文字寫道:
  
  “……終于輪到我了,老爺子,您還活著嗎?形勢危機,戰火紛飛,好多人死了……我們要撤退了,他們說古菌體極其寶貴,讓我不要說多少廢話,可重要的事情他們在前面都說完了,我也不知道說什么好……(模糊的地方)……這次神國爭位,也不知道幾人能活下來,大家都很想你……老黑也醒了,老爺子,如果您還活著,快回來吧!……”
  
  是曹正義!
  
  楚云升幾乎在瞬間就確定留下這段文字的人是誰,只有曹正義的那些人才會一直稱呼他為老爺子,但也只有曹正義才可能有資格留言。
  
  撫摸著似有生命般的殘頁,讀著那句“快回來吧!”,他的眼前浮現出一張張熟悉而遙遠的臉龐,那些人,那些事,百感交集,乃至熱淚盈眶。
  
  孤獨的人最怕被別人遺忘,即便是楚云升,也是如此,他孤獨,所以懂得珍惜,他以為第六紀的人即便不陰他,大概也不在乎他了,因為他只是個配角,又是個愛搗蛋愛破壞總帶來災難的人,他想到了血經上可能是一些機密的東西,但他沒有想到只是一句樸質的“大家都很想你”、“快回來吧!”
  
  楚云升飄零至今,孤苦至今,只剩下區區零維茍活,但他最需要的卻反而不是守護者認為的重塑身軀,他要的其實很少,很可憐,一句樸質的“快回來吧”,便能滿足!
  
  血經其他頁上還寫了什么,真的不重要,只有這一句,對他來說,便足矣!
  
  至少,還有人沒有忘記他,至少,還有人想著他快回去,至少,他還有一塊歸屬的地方。
  
  即便因為祭品這樣的安排觸及第三股能量,可能隱藏著紀子的殺招,他也不在意,他不可能為恨他的人而活著,
  
  盡管楚云升敏感欺騙,但他相信這句話,直覺地相信,紀子沒有必要用這些話來騙自己,這么做很愚蠢,除了讓自己堅定地活下來,對紀子是一點好處都沒有。
  
  再者說,第六紀因為他的攪局,相信即便是現在,紀子也沒有完全絕對的控制力。
  
  他粗魯地打開布包,而小心地合上布包,摩挲很久,沉默很久,然后說道:“你們看懂上面的文字嗎?”
  
  布特妮與艾希兒都搖了搖頭,道:“血經上大部分文字我們都看不懂,只有極少部分,有關創造我們的古老文字,傳說及祭祀等,我們才能看得懂。”
  
  楚云升輕嘆了一聲,第七紀和第六紀的文字大體差不多,紀子顯然清楚,分為兩種文字書寫,尤其是前輩的文字,也顯然是留給他來讀的。
  
  對他們怎么會古書的文字,楚云升不奇怪,他射天身死后,身體就留在地球上,出偽碑節點后,也沒有發現古書,被他們找到拿去,甚至宋影都還有可能活著,都有可能,當然,這些,他早已經不在乎了。
  
  “布特妮,可以把它送給我嗎?”楚云升抬頭淡淡問道。
  
  他并沒有把里面的內容讀出聲來,因而布特妮與艾希兒如她們自己所說,也不知道里面寫的是什么,但楚云升看完后的那一抹神情與濕潤,卻是被看在眼里的,到此為止,不論是楚云升,還是她們倆,自然也不再需要討論是不是不死人的問題了,一切都已經擺在眼前。
  
  布特妮恭敬道:“血經本就是王的。”
  
  楚云升搖搖頭:“別叫我王,聽著滲人,在這里,我有另外一個身份,你們就叫我熾吧。”
  
  艾希兒馬上想到了公路那夜,楚云升曾用槍抵住迪爾的腦袋說過:“以死神.熾之名”,卻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現在不加上死神的名義?
  
  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楚云升說道:“我和某個人有過默契的約定,所以,這件事以后再說。”
  
  不管是死神的約定,還是不死之王的約定,在艾希兒與布特妮看來,都是極為神秘,與更高層次的世界,但布特妮仍堅持道:“王就是王,永遠是王,我們是向您立下過誓言的侍從,不是背叛誓言的墮落者。”
  
  稱呼問題,楚云升也不太有心思計較,隨便她了,或許這樣辦起事情來,也方便些。
  
  如今情況已經明了,立下誓言的血族,絕大多數已經背叛了,剩下也就布特妮為代表的極少部分人,正如拔異所說,布特妮也證實了,背叛誓言的人,為了更強大的欲望,是要抓他楚云升回去,然后通過祭祀,讓自己成為不死之王的,或許,這也是紀子的殺招之一,但同樣,殺了他們,也是楚云升補死的最佳選擇。
  
  但,他不是必須通過屠殺血族而獲得補死,而血族也并不是他之前所猜測的為他補死而創造,只要通過正常的祭祀,就能讓他“復活”,大概是莫無洛的手法吧,終究是因為某些高高在上習慣了的血族統治者們,絕不容許強于他們并從“法理”上高于他們的不死之王出現,同時也為了自己的欲望,所以背叛,所以要視楚云升為唐僧肉。
  
  因而,楚云升忽地明白了艾希兒為什么會臨陣倒戈,如今兩方對陣,如箭在弦,但即便他為補死打殺特殺,也終究可以留下很多的血族不死,這個時候,誰最先倒向自己,誰就能最終獲得保命的機會,于是,看向她道:“你很聰明!說吧,你一定是有什么想法的。”
  
  &nsp;艾希兒看著楚云升的目光,有點緊張,單膝跪在地上,小聲道:“墨菲家族雖然對我來說像是一個巨大的冷冰冰的棺材,可有些人,懇求您能饒恕他們的性命。”
  
  “你是說迪爾吧?”楚云升想起來那個倔強的血族。
  
  布特妮突然輕哼了一聲,冷冷地看了艾希兒一眼。
  
  艾希兒額頭竟沁出晶瑩的汗珠,更為緊張了:“我和他真的沒什么,而且也不光是他,還有幾個人也懇請您……”
  
  這時候,雅各房間的窗外傳來一聲粗魯的哼哼道:“你以為迪爾是什么好東西,19”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道:“你要說話,就進來說,躲在外面這么久,好玩嗎?”
  
  話說完,窗外鉆入一個人影,無恥地說道:“我只是路過,路過而已!”
  
  楚云升伸手指向角落道:“第一,站在一邊,不準坐,你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干凈的,第二,我說話,不準插嘴,否則滾蛋,第三,聲音要小,現在已經是半夜了。”
  
  拔異瞪著眼睛,動了動嘴,最終還是忍住了。
  
  楚云升轉過頭,繼續向艾希兒問道:“我怎么能確定我就一定會贏?”
  
  艾希兒回答道:“郊外公路那夜的戰斗,我想了很久,所以”
  
  楚云升指著拔異道:“我想他也是和你一樣這么想的,要不然不會老來我這,但你說的事情,我暫時不能答應你,一來我未必贏,二來,我必須看到你為救他們能夠付諸的實際行動。”
  
  艾希兒輕輕點頭,道:“我會配合您的行動。”
  
  楚云升站起身,從雅各的書桌上抽出白紙,向三人招了招手,道:“現在我們有兩股力量,一股是布特妮的人,一股是拔異的人,而對方可能百倍于我們,只能一波波解決,首先還得先滅最好下手的墨菲家!”
  
  “你們寫下人數,和能盡快集合的時間。”
  
  ……
  
  “布特妮,能不能盡快安排祭祀?”
  
  布特妮搖頭道:“復活的祭祀需要在土耳其的古老遺址進行,是墮落者們嚴控的地方。”
  
  楚云升點點頭便不再奢望,四人商量完畢,天空已經泛白,按照計劃各自離去準備。
  
  艾希兒最后一個離開房間,在她快要走出去的時候,楚云升問了一句本不太想問的話:“艾希兒,其實,我不太明白”
  
  似是知道楚云升想問什么一般,艾希兒低下頭,又抬起頭微微一笑道:“墨菲是一個大家族,但它冰冷無情,只有主仆,只有工具,我的父母很早便死在殿下的手里,除了幾個一同長大的人,那里已經沒有任何我愛的地方……在這里,這個普通的家庭,我卻感到了溫馨,如果有可能,我寧愿真的是這個家庭的一員,也不想再回到那座冷冰冰的棺材豪宅里。”
  
  楚云升沉默片刻,道:“如果有機會,我會留著他,讓你親手殺了他。”
  
  ******
  
  第二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