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741 只為得一分

^
  
  比賽最終毫無懸念地以主力隊獲勝而告終,目視睽睽之下,不可能有不合常理的奇跡,楚云升遵循與守護者的默契,和雅各自己的堅持下,沒有做出什么太過分的事情,但即便這樣,雅各也大出了風頭!
  
  人們都是同情弱者的,尤其兩隊實力相差實在太大的時候,僅從體型上看,明擺著主力欺負替補,是一場“不公平”的比賽,但訓練的比賽就是這樣,為了主力間更好的磨練配合,不會故意打散重編,那樣的訓練毫無意義。
  
  所以,更多人的實際上希望看到陪練隊打得更加漂亮一些。
  
  雅各的突出表現滿足了觀眾們這種心理,或許以他今天的表現,若放在主力隊也并不特別顯眼,但在羸弱的替補隊,便猶如雞頭般昂立!
  
  他一次次永不認輸地護球沖擊,一次次跌倒爬起,一次次玩命撞翻猛熊兄弟,一次次加速擺脫主力隊王牌老虎,在整個綠茵場上縱橫馳騁,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黑臉格魯教練雖然仍倔強地堅持地認為雅各始終不適合做一名真正的橄欖球員,但他也無法否認,當比賽進行到后半截時,當陪練隊員在主力隊員狂轟濫炸凄慘一片時,當唯一的反擊者雅各,一次次猶如孤膽英雄一般單槍匹馬殺入主力狼群中,全場都沸騰了,觀眾席上所有人都為他爆發出一浪蓋過一浪的浩大人潮聲勢。
  
  當雅各受傷,鼻青臉腫,甚至口角出現血絲,仍不放棄弱者的反擊時,當他幾乎一人單挑整個主力隊,身后再無一個隊員,一次次沖鋒,被身形高大的主力隊員疊羅漢般地死死壓在草地上時,他仍然不屈地反擊著,以一個多年替補與陪練的尊嚴,反擊著,哪怕身形搖晃,眼看當場就要昏倒的地步,依舊昂揚拼命地反擊著!
  
  只為得一分!
  
  是的,只為了得一分,如此巨大的實力差距下,陪練隊員竟然連一分也得不到。
  
  開始的時候,雅各在楚云升的鼓動下,或許是為了賓西法利亞大學的名額,或許是為了向艾蜜莉表現什么,或許為了風騷什么,但到了最后,一切都不是了。
  
  他一次次安慰陪練多年的陪練隊員,一次次激勵他們鼓起勇氣,和他們一起吶喊,將多年陪練與替補時渴望上場真正打一場球賽的渴望實現,不為證明,也不為表現,只為心中那份苦熬多年的愿望。
  
  他比楚云升清楚,甚至比格魯都清楚,這或許是他最后一次的橄欖球賽了,即便到了大學,他也會被淘汰,不會再有上場的機會,所以,今天,是他唯一也是最后的綠茵場,所以,他堅持,要讓自己這一生都永遠不會忘記今天。
  
  除了那些和他一樣熱愛橄欖球才甘當多年陪練的替補隊友們,沒有人能真正理解他此時此刻的心情,包括楚云升,也包括格魯教練,因此,他們瘋狂,他們流淚,他們為了一分而拼命!
  
  只為得一分!
  
  當雅各被一堆主力隊員死死拖住腿,距離達陣只差一步之遙,他瘋狂不顧一切地努力掙扎爬行,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來,即便是打著旗號實則來泡妞的尼爾斯大表哥,也被吸引住了,和艾希兒,和整個威爾家,一起心跳。
  
  然而,現實就是那么殘酷,終場哨音在雅各只距離達陣一點點的位置前,吹響了!
  
  楚云升本來想幫他,被他拒絕了,實際上從下半截開始,雅各就一直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拼。
  
  哨音回蕩綠茵場上,卻沒有勝利的歡呼,觀眾席上一片寂靜,獲勝的主力隊員們也默默地看著平時他們瞧不起的陪練們……
  
  雅各跪在達陣線上,仰天大吼,此刻的不甘、痛苦、失去、告別……在這一瞬間,全部發泄了出來。
  
  陪練替補們哭了,威爾一家也哭了,觀眾席上的人們捂住嘴眼眶濕潤,他們理解一個少年的付出,一個少年的努力,一個少年的綠茵夢想,到此,就以這樣殘酷的方式結束了。
  
  只為了得一分,卻得不到!
  
  或許,他會從此長大成人,穿梭華爾街,在另一個領域叱咤風云,或許,他將來還會有一個擁有同樣夢想的孩子,或許……但就此時此刻而言,他身上濃縮著太多人年少時的回憶與唏噓。
  
  掌聲漸漸響起,由小變大,一點一片匯聚成河,最終震耳欲聾!
  
  尼爾斯大表哥想起此行的真正目的,跑到欄桿上,一邊揮動小旗幟,一邊在艾希兒肯定可以看得見的地方,以“渾厚”的嗓音為親愛的表弟唱起低沉的勵志歌聲……
  
  雅各是今天的英雄,雖然悲壯了些,最后又被抬入了校醫務室,但滿臉橫肉的格魯教練仍緊急約談了雅各的父母,表達了某種被逼的強烈欲望拔異可是一直都盯在他身后。
  
  瑟易娜與杰瑞還沒從雅各大吼聲中難過走出來,便突然得到了格魯教練送來的巨大驚喜,發愣之后,連聲感謝,并表示會遵照學校的要求,盡快動身去費城,讓雅各申請入學前參觀了解一下未來的大學,為此,瑟易娜.威爾表示全家到時候都回去,為雅各慶祝。
  
  他們將感謝的目光投向毫不知情的艾希兒,令角落中的拔異嗤之以鼻,卻也無可奈何。
  
  拔異安慰自己,這種事嘛,只要楚云升知道就行了。
  
  而結果,他本想向親自去見楚云升一面,卻在醫務室里,看見已經得到好消息的雅各,拉著一頭霧水的艾希兒小手,真誠地說著:“真是謝謝您了!”
  
  當然,他雖然粗狂了些,但也不等于不心細,知道那是雅各不是楚云升,可總覺得哪里不舒服……
  
  雅各沒看見拔異,自然楚云升看不見他,但楚云升知道這件事和艾希兒沒有任何關系,細細一想,也能猜到拔異身上。
  
  只是他有些疑惑,拔異是什么,他大致能猜到一些,但那個小山一樣魁梧的黑臉教練難道也是他的同伙?
  
  雅各打完這場比賽,哈拉姆鎮的事情基本也就了了,既然瑟易娜決定全家盡快動身去費城,也解決了安全后顧之憂,而龍潭虎穴般的戰斗也就要開始,雅各的路比起今天更要艱辛。
  
  夜里,雅各沉沉睡下,楚云升醒來,獨自一人站在窗口,望著街邊的昏暗路燈。
  
  自從寄存在雅各身體內,維持零維空間所需要的黑氣稍稍減少,使得他有機會緩慢積累更多的純凈黑氣,此一去費城,就是要殺血族,回補死亡,他拖延了這么久,除了讓雅各享受最后的家庭生活外,更重要的就是聚集足夠的黑氣。
  
  有一點,他沒有告訴雅各,他或許暫時不會死,但雅各很可能會死。
  
  血族有多少人,他不知道,歐洲又來了多少人,他更不知道,在地球上,他有強大的武力,但也有顯著的短板。
  
  雅各的身體他不能控制自如,獲取身體的時間也很短暫,這是其一,其二,他的殺傷力完全來自于黑氣和物子碎片,而物子碎片等同他的意識,每動用,都會影響零維,就需要黑氣來穩定,因此,說到底,還是要靠黑氣來用物子劍。
  
  他能在郊外公路上輕松打敗迪爾,除了他當時黑氣狀態完好外,也有迪爾之前受了重傷的緣故,如今深入費城虎穴,敵人可能多如牛毛,而他能戰斗的時間又不多,唯一能取勝的辦法就是以黑氣御使物子劍,瞬間斬殺敵者。
  
  本來他可以繼續等,繼續在郊外“打獵”獲得死亡腐朽,或者悄然進入費城,乘著血族內亂,渾水摸魚,但守護者一而再再而三的沉默消失,令他心中極度不安。
  
  他這個人,好的預感一般不靈,壞的感覺卻屢試不爽。
  
  這也和他注定不可能信任守護者有關,他得有自己的打算,不能等著守護者的安排,只要盡快重塑身軀,即便守護者弄出什么花招來,他也不怕。
  
  而重塑身軀最快的方式,如今已經近乎證明了,就是殺血族之人,僅是艾希兒身體內所含有的陰冷氣息,就足以抵上他去郊外殺上百次的野生小動物。
  
  不管第六紀的那些老熟人們有什么樣的計劃,也不管守護者真正出于何種目的說出補死的辦法,有用有效果的,便是好的,況且,他也沒得選擇。
  
  房門外傳來一聲輕微的敲門聲,穿著睡衣的艾希兒推門進來,抬眼看向窗前雅各的背影,她似乎一眼就能看出什么時候是楚云升,什么是雅各。
  
  他們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卻在某些方面也有相同之處的兩種人……艾希兒走到楚云升身后,眼神復雜,似乎難以將眼前這位近日來安靜于雅各家庭生活的楚云升,和那夜公路上冷血無情的楚云升聯系起來。
  
  “尼爾斯纏了你一晚上吧,我看到他晚飯后就一直找著你說話。”楚云升沒有回頭,淡淡道:“你找我應該不是為他的事情,還有別的事吧?”
  
  艾希兒微微頜首:“他還是個孩子,我不會傷害他。”
  
  楚云升道:“聽起來,好像你很大了。”
  
  艾希兒點頭道:“至少比他大吧。”
  
  楚云升回頭道:“說吧,找我什么事?”
  
  “他們聯系過我了。”艾希兒猶豫一下,咬唇說道:“他們已經知道你要去費城,而我的任務是把你帶入設伏點。”
  
  楚云升目光一動,他一直覺得艾希兒沒有乘機逃走,很是古怪,便不動聲色道:“你叛變了?為什么?”
  
  艾希兒沒說話,走到房門口,輕輕打開房門,讓進來一個黑衣性感的女人。
  
  ******
  
  第一更
  
  鋪墊即將結束,殺伐將起……月票凄慘,就不開單章了,在這里求求吧,也應應本章的題目,如果兄弟們覺得飄火最近還是很努力的,就讓我也得一分吧!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