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740 熾武蓋伊斯

^
  
  “你先出去擋一陣子,最好把瑟易娜引開。”
  
  楚云升鎮定下來,開了燈,這個時候,鬧出了這么大的動靜,再不開燈,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燈光下,兩人飛快穿好衣服,艾希兒眼神復雜地看了楚云升一眼,推門出去,而楚云升則郁悶地躲在床后面,等她走后,才躍到門后。
  
  ……
  
  幾分鐘后。
  
  當楚云升從廁所進去再出來,一場“動亂”終于過去,躺在雅各的床上,楚云升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在想著怎樣趕緊擺脫雅各的身體,再這樣下去,遲早要穿幫。
  
  回想剛才的一幕,尤其是摸到那團柔軟事物的時候,他仔細回想,當時似乎不止感覺到第三股能量的蠢動,也感覺到守護者所說的血族陰冷氣息。
  
  而這些陰冷之氣,正是他補完整“死”所極度需要的東西。
  
  再根據拔異的說法,一連串起來,楚云升猛地坐直了身體,他突地想起骨骸六序曾說莫無洛擁有白骨生肉的本事,難道血族的里面,還有這小子的影子?
  
  你們到底想干嘛?
  
  第三股能量誘惑,陰冷氣息補……到底是想殺我,還是想幫我?
  
  ……
  
  夜里,楚云升做了一個夢,夢見一望無垠的原野上,神殿就在身后,旌旗飛揚,狼煙滾滾,千軍萬馬漫山遍野,刀槍如林,靜肅無聲。
  
  萬軍叢中,高大的帷帳飄渺之間,老幽側立一邊,而他側立另外一邊,阿芙身穿潔白羽麾圣甲,策馬奔騰而出,拔劍遙指黑壓壓的敵陣,沖鋒:“熾武,蓋伊斯!”
  
  大軍頃刻如海洋般席卷而下,戰馬嘶鳴,氣勢如虹,戰火飛騰,驚濤駭浪
  
  “熾武!”
  
  “熾武!”
  
  “熾武!”
  
  ……
  
  “熾武!”楚云升從“夢”中大喊著驚醒,發現自己已經身在零維空間。
  
  他抹了一把物子碎片組成的臉,確定沒什么變化,不由得陷入沉思,夢中看到的戰場,太真實了,就像身臨其境一般,完全不似一個夢。
  
  究竟是真實的,還是只是一個夢?
  
  他調來立方體搜索圖影,如果是真實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無意中,他聯系上了赫耳,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一翻搜索后,卻是有些失望,找不到任何赫耳存在的跡象。
  
  或許能力還不夠?只是最近提升了不少,才無意間接通,那么,等到突破第二次限制,會不會有能力接通?
  
  楚云升不知道,他現在猶如盲人摸象,摸到那算那。
  
  “死神大人,您還在嗎?”零維中傳來雅各焦急地聲音。
  
  “在,怎么了?艾希兒又出事了?”楚云升一個激靈,昨晚的事情,瑟易娜雖然沒有找到任何證據,但眼神始終充滿疑惑,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么變化。
  
  零維外,雅各明顯地松了一口氣,道:“死神大人,都一個星期了,怎么找您也找不到,您要是再不出現,艾希兒就得走了,瑟易娜已經跟我提起好幾次了。”
  
  楚云升大吃一驚,自己做了一個夢,竟然一周過去了?即便是在夢中,他也只是看到阿芙拔劍策馬奔出而已,怎么會有一個星期的時間?
  
  難道夢是真的?真的聯系上了赫耳?所以時間才會在膨脹與收縮之間溜走,就像上次在南京城進入扭曲線條之地一樣?
  
  對于守護者關于時空阱的解說,楚云升將信將疑,此刻,卻不由得他不信了當然,他內心里是希望相信的。
  
  所以,他也有些高興,起碼知道了阿芙和老幽可能活著并且成功降臨回了冷星,只是他看到那一戰,背后就是神殿,弄不好就是絕地反擊之戰,也不知道最后打贏了,還是打輸了?
  
  可惜,他的那些第六紀熟人們沒有赫耳的透明半圓罩,否則,或許有機會,能夠盡快知道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守護者,你在嗎?”楚云升馬上聯系守護者,得問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他不可能平白無故地聯系上赫耳。
  
  許久沒有出現的守護者,聲音疲倦地出現了:“在,但我很忙,所以不能和你多說,時空阱出了大問題。你想問什么我知道,是時空阱的能量意外中泄漏所導致,我還在查原因,你只是沾了光。”
  
  “到底出什么事了?”楚云升皺著眉頭,沉聲問道。
  
  守護者沒有回答,似乎已經匆匆離開,又消失了。
  
  零維外的雅各還在繼續說道:“不過,現在還有機會,費城的賓夕法尼亞大學體育部一位教練意外到了我們小鎮,指明要觀看我們橄欖球隊的訓練和演習比賽,而且所有人,包括替補都要上場,您知道,雖然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橄欖球隊不是最一流的,可他們學校是瑟易娜和杰瑞都無法拒絕的名校,他們倆現在對我充滿期待,熱情鼓動我好好表現呢?您說,是不是艾希兒動用的關系?”
  
  “不知道,或許是,或許不是。”守護者再次“裝死”,楚云升也沒辦法,接過雅各的話道:“不管怎樣,總之是機會,我們就要把握住。”
  
  雅各點頭,但底氣不足:“我照著您在醫院說的那些方法,堅持鍛煉了一周,雖然有些效果,可時間太短,效果并不太明顯,也不知道到時候行不行?”
  
  楚云升道:“行,得行,不行,創造條件也得行,有我在,你放心。”
  
  雅各猶豫道:“您不會是要作弊吧?雖然我很想表現好,可如果用暗中陰倒隊友的辦法,總覺得……”
  
  楚云升道:“你真嗦,我會給你一點能量,暫時提升你的力量與速度,如果這是作弊的話,也僅限于此,其他技巧方面,都要靠你自己,我不會打壓你的隊友,也沒那個辦法。”
  
  雅各放下心,神秘兮兮道:“死神大人,前兩天艾蜜莉終于來看我了,聽說了訓練和比賽的事情,她回現場給我加油呢。”
  
  楚云升心不在焉地說道:“那你更要好好的表現,把人爭取過來,我們時間不多,要盡快搞到鈔票。”
  
  這是雅各自己出的注意,現在他反倒有些不想表現的那么露骨,岔開話題道:“您還是想想辦法治治我的尼爾斯表哥吧,他昨天宣布,準備住到我們家來了,整天纏著艾希兒,真想不到他一直喜歡搖滾,怎么現在開始和艾希兒談起文學來了,真是令人作惡啊!”
  
  楚云升對艾希兒竟然沒乘著自己失蹤一周逃跑感到奇怪,但他更奇怪自己在聽到賓夕法尼亞大學時,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不是因為它的出名,而是像是在什么地方聽過。
  
  ……
  
  第二天,哈拉姆小鎮唯一高中組織的橄欖球訓練與分列對抗比賽如期進行。
  
  今天不是什么很好的天氣,有些陰沉,還有些冷,但觀眾席上仍做滿了很多人和家庭,搖旗吶喊。
  
  威爾一家更是早早地來到球場,作為雅各受傷以來第一出場,也是他參加球隊以來唯一一次真正出場,威爾家的家庭成員自然鼎立支持,包括尼爾斯大表哥,也是堅持推掉所有活動,厚著臉皮坐在艾希兒身邊,聲稱無論如何也要為表弟助威,至于其真正目的,大家都已心知肚知,也懶得戳穿他了。
  
  雅各換上白色比賽服,穿上護具,帶上頭盔,風騷地跑上綠茵場,向威爾家方向揮了揮手,又向他早已經瞄好的艾蜜莉方向吹了一聲口哨,志滿躊躇。
  
  可惜他興奮過了頭,悲催地站到了主力隊員一邊,替補之所以是替補,身形體格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以雅各小胳膊小腿站在一群狼腰虎背的主力中,猶如蒼天大樹中的小草般顯眼。
  
  在全場的一片哄笑中,發現自己站錯位置的雅各漲紅了臉,低著頭,一溜煙地跑回替補陪練隊伍中,恨不得找個地縫立即鉆了進去。
  
  賓西法利亞大學來的教練,抱著塔山一般的粗壯手臂,連連搖頭,粗聲粗氣道:“不行,不行,這差得也太遠了!”
  
  在他魁梧的身形后面,邋遢又拉風的拔異磕著瓜子,照著他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腳,指著雅各的小胳膊小腿,無恥地怒道:“哪里差了!?你看他粗壯的胳膊,水桶般的大腿,老子就是閉上眼睛,也能感覺到肌肉里面蘊含的力量,,這真是天生的橄欖球員啊!”
  
  抱著手的教練瞪大了眼睛,暗罵一聲,您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就那小胳臂也能叫粗壯?就那小腿如果能和水桶沾上半點邊,他寧愿一頭裝死在欄桿上。
  
  拔異很不就講很不道德地吐了一地瓜子殼,不耐煩地叫道:“少他媽的廢話,不行也得行,亮點你自己找,報告你自己寫!格魯,我告訴你,這件事你要給我辦砸了,小心半夜老子把你扔大街上。”
  
  被稱作格魯的教練,打了一個冷顫,下面的對抗比賽已經開始,打了雞血一般的解說員興奮地吼道:
  
  “3號雅各傳給16號雅各……11號雅各正試圖突破猛熊兄弟的封鎖……30碼方向,又出現了一個雅各,他好像很瘦小,據說前陣子還受了傷,究竟能不能擋住老虎的進攻呢?……”
  
  &nsp;格魯黑著臉,這個小鎮的父母也未免太懶了吧,即便雅各是當年最流行的名字,也不至于流行到這種地步吧!
  
  ******
  
  第二更。
  
  最后這一段,不要當真,懷念傳說中的夏普……
  
  另,Jacob(雅各布)的確是美國最流行的名字之一,類似王剛李強,重名很多。
  
  這幾章可能寫的比較輕快,(其實我是一直想寫爽文的),但這本書的主題是黑暗、末世與掙扎,所以,輕快過后,很快就會回到這一面,所以,我很珍惜這樣的機會。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