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739 捉奸

^
  
  楚云升不急于回答他,只是盯著他看,直到把拔異看得怒火四射,才淡淡道:“血族的事情和我有什么關系?和你又有什么關系?我不急,他們也不急,你急什么?”
  
  拔異頓時大怒,想狠狠丟掉手中的煙頭以顯示自己的怒火,手舉到一半,卻又舍不得起來,很不要臉地又塞回嘴里,砸吧道:“喂,搞清楚,我可是在幫你,你以為他們爭得是什么?”
  
  拔異拿捏地看著楚云升,仿佛手握秘密的大叔,故意在吊足聽故事孩子的胃口,可見到楚云升冷冷清清地看著他,轉身就要走,氣得吐血道:“白癡,他們在爭奪對你的“所有權”,勝負一旦分出,你可就玩玩了!別以為你能打,就能對付得了數量眾多的血族人。現在你不出手,可就沒再好的機會了。”
  
  楚云升唰地伸出右手,以閃電般的速度,在拔異根本沒時間反應的情況下,捏住他的脖子,“嘭”地一聲將他雙腳懸空按在電線桿上,冷冷道:“和我說話要小心一點,白癡不是你可以叫的。”
  
  拔異因為脖子被鉗子一樣鐵掐住,血液不流通,漲了臉,掙扎一翻無效后,立即很無恥地舉手投降,聲音不清地說道:“文明,文明人,有話好說,我認錯,我認錯。”
  
  楚云升看他一眼,松開手,負手而立,道:“你想利用我,利用這個機會,一舉消滅整個血族吧?”
  
  拔異扭動著脖子,咳嗽兩聲,撿起地上的煙頭屁股,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道:“難道你不想殺光他們,獲得復活么?”
  
  楚云升轉頭看他,目光凌厲:“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復活后,比他們存在更好?”
  
  拔異搖了搖頭:“不知道,因為不知道,所以不知道,他們有舊賬,而你沒有,所以,你有無數種可能,再說,現在的階段,我們的目的應當一致。”
  
  楚云升道:“我會去費城,如果你覺得慢,可以幫雅各想想辦法,他去了我才會去,而且威爾家的安全,我也要做一些準備。”
  
  原本,楚云升是準備將威爾家的安全交給守護者,雖然它無法阻止血族人,但他可以提前提示雅各父母危險,有警察與公眾在,從血族的行事上來看,他們也不敢太過囂張。
  
  但最近守護者不知道吃錯了什么藥,時常失蹤,關鍵時刻,是指望不上了。
  
  拔異擦了擦鼻子,探頭望了望楚云升身后的房子,毫無衛生可言地捏出一把帶著血絲的鼻涕,拋在地上,粗聲道:“哎呀呀,你就放心吧,就這么幾個人,我的人會幫你看好他們的。”
  
  “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可能因此而被我殺死。”楚云升沒有拒絕,只是威懾般地淡淡道。
  
  拔異怒道:“不要威脅我!我是那樣的人嗎!我最恨別人威脅我,即便你是不死人,也不行!”
  
  楚云升搖了搖頭,轉身便要離去,雅各父母的臥室燈亮了,顯然已經聽到動靜。
  
  拔異大怒:“喂,喂,到底怎么個說法,你別走啊!”
  
  楚云升回頭,淡淡笑了笑道:“其實,我很想知道你發怒到極限,會是什么樣?”
  
  拔異微微一怔,哼了一聲,轉身沒入路邊的樹林,不小心摔了一跤,罵罵咧咧道:“你會看到的。”
  
  楚云升不再說話,臥室中已經有影子在移動,他必須馬上回到雅各的房間,雙腳點地,留下一道殘影,消失。
  
  回到房間,黑燈瞎火中,楚云升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脫去衣服,爬上床,鉆入被褥,閉上眼睛,立即裝睡,等待雅各奪回身體。
  
  等著,等著……
  
  突地,他覺得有一絲異樣,一縷淡淡的香味飄入鼻孔,再一聞,居然近在咫尺!
  
  黑暗中,楚云升立即意識到了什么,猛地看向窗口,同時試探性在被褥里移動左手,不到一段距離,果然觸及到一團軟軟的東西,似乎有些顫栗,甚至還帶著一絲他極度需要的氣息……
  
  Shit!
  
  楚云升立即掀起被子,從床上彈跳起來,剛才為了和發現動靜的瑟易娜爭時間,脫得太快太徹底,如今只穿著雅各的一件白色褲衩,涼風無限地竄站在窗口星光下。
  
  適應了黑暗的視覺,隱約能看見床上躺著的是誰!
  
  “你怎么不提醒我!”
  
  楚云升隱隱有怒,黑燈瞎火的,四處尋找褲子衣裳,脫得太急,扔得欺七零八落,此刻又不敢開燈,找起來頗為費勁。
  
  艾希兒轉過頭,睜開一直默默閉著的眼睛,平靜地看著楚云升,像是并不意外的樣子,或許,早已經料到了,一直在認命地等待著。
  
  “一群瘋子!等我追上第六紀,活剝了他們!”楚云升感覺到第三股神秘力量躍躍欲試,不斷試探性沖擊火山口,不敢停留,胡亂抓起一條褲子,從窗口再次跳了出去。
  
  他這句話是用漢語說的,艾希兒不知道聽得懂聽不懂,但她眉頭微微蹙起,似乎不明白楚云升到底想干嘛?
  
  進來了,脫光了只剩褲衩,轉眼又跑了出去,到底什么意思?
  
  這也不能怪楚云升,從雅各回到家,他就一直呆在零維空間,即便有立方體,也無法觀察到房屋的具體細節摸樣,從雅各房間跳出去后,再回來,顯然進錯了窗口兩扇挨在一起并且都打開了的窗戶,幾乎一模一樣。
  
  但艾希兒為什么也打開窗戶呢?她也看到了拔異?
  
  楚云升沒時間想那么多,從客房的窗戶鉆出來,立即準備鉆入雅各的房間,卻在這時,雅各的房間門被打開,同時燈也亮了
  
  “雅各,你在里面嗎?”
  
  對艾希兒極為提防的瑟易娜很敏感,楚云升是知道的,所以她會如此迅速出現在這里,楚云升也明白是為什么,這位三個孩子的母親,著實仍在擔心自己的兒子和妖精般的艾希兒有什么說不清的關系。
  
  這是來查房了!
  
  燈亮了,楚云升自然不能這樣穿著褲衩闖進去,人影一晃,虧得他黑氣護身,靈活無比,重新鉆回艾希兒的房間。
  
  “別說話!”
  
  見他又返回來,艾希兒露出不解與驚訝的目光,可憐的“雅各”衣衫不整地將九章圖功法發揮到極致,一步跨到房門口,準備從這里出去,然后隨便編一個上廁所的理由。
  
  讓他沒想到的是,瑟易娜實在是太警惕了,或者說,她壓根就沒相信雅各在醫院的那些話,堅信雅各一定和艾希兒有什么關系,楚云升一步跨到門口,她亦是一個箭步堵在門外。
  
  “艾希兒,您睡了嗎?”瑟易娜試探性問道。
  
  她現在大概也不能確定雅各是在艾希兒的房間,還是在廁所,或者廚房,但這里的可能性最大,距離又最近,所以她首先查到這里。
  
  面對一個緊張擔憂的母親,楚云升無語,艾希兒也無語,兩人現在的模樣,一地的衣裳,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的。
  
  他倒是無所謂,可雅各就要悲劇了,說不定,瑟易娜一怒,費城之行也就徹底泡湯了。
  
  一切都沒有抖明前,楚云升空有滿腔的黑氣,也無計可施。
  
  “就說你睡了,問她有什么事?”
  
  楚云升壓低了聲音,揮手示意艾希兒照辦,考慮到瑟易娜為了兒子說不定真會不禮貌地沖進來,他不得不再次朝窗戶奔去,下身涼瑟瑟的。
  
  這回,還沒等到他到窗邊,雅各的房間傳來杰瑞的聲音:“瑟易娜,我看到了一個影子,說不定是那個歹徒又回來了,你不要出去,照顧好孩子,雅各不見了就趕緊報警,我出去看看!”
  
  這位盡職的父親,當即拿起雅各房間的中棒球棒,緊握在雙手間,翻過窗戶,打開花園的路燈,一步步小心地朝公路邊走去,邊走還邊威脅著對樹林喊道:“嗨,混蛋,我看見你了!”
  
  那片樹林中果然有個人影郁悶地晃動了一下。
  
  緊張之極的杰瑞想也沒想,竟然將手里的武器朝樹林脫手砸了出去,并大喊:“嗨,快滾,我要報警了!”
  
  球棒“”地一聲,出乎意料地砸中了某個堅硬的東西。
  
  樹林中,狼狽的拔異捂著腦袋,郁悶大罵:“法克,人家蹲在這里上個廁所,礙著你們什么事了!?”
  
  罵歸罵,這就是不講衛生的下場,但既然要報警了,他也不敢現身,趕緊夾著尾巴逃之夭夭。
  
  房間中,楚云升已經出不去了,前有杰瑞,后有瑟易娜,中間有艾希兒,還有一地的衣裳……
  
  何曾想,堂堂天下第一人,堂堂刺神戰天者,堂堂不死王,竟然只穿著一件白褲衩,被一對普通夫婦逼迫得進退兩難,“捉奸”當場!?
  
  艾希兒也是很困惑地看著楚云升,不明白他為什么鉆上了床,又跑了出去,更不明白,血族傳說中冷酷無情,殺人如麻,強可驚天的不死人,為何會在意兩個普通夫婦?
  
  這個提著褲子,穿著涼風瑟瑟的白褲衩的人,真的是那個人么?真的是那個傳說中屠得天下血流成河的不死之王嗎!?
  
  ******
  
  &nbp;第一更,等下第二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