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735 哎呀哎呀又打中了

^
  
  “本不想殺你們,你們卻要殺這個少年,那就留你們不得了。”
  
  乘著雅各昏迷,終于得到身體控制權的楚云升,攥著一團濃郁的煙霧,金栗色的頭發飄揚飛舞中,一步步走向順著地面驚恐后移的藍衣靜止女人。
  
  “小子,你是,你是,,,你就是他們傳說中的不死人!?”
  
  拉風男人全然忘記他仍身處險境,錯愕地指著楚云升后背,聒噪地喊道。
  
  楚云升未回頭,揮手將攥住的濃郁煙霧向拉風男人拋去,驟然松開的氣體,失去束縛,嘭地沖擊開來,一股強勁的氣流硬是將拉風男人掀滾翻騰,跌得鼻青臉腫。
  
  “你的帳,等會再跟你算。慫恿我的人,你是嫌命長了。”楚云升始終沒回頭看他一眼,邊走邊說道。
  
  “有我什么事?喂,要不要幫忙?”撞到公路一側的一顆大樹上才停下翻滾的拉風男人,愕然一下,但很快又無恥地說道。
  
  “閉嘴!”
  
  楚云升伸手向后指了一下他,冷冷道:“再廢話,小心我現在就先殺了你。”
  
  拉風男人摸了一把拉渣的胡子,從臟兮兮的嘴里拔出一口斷裂的血牙,血水吐在地上,雙手很不講究地胡亂在身上擦了擦,又從內里衣服口袋里摸出一根煙,就地靠著大樹倚著,美美地抽了一口,撓了撓不知道多少天沒洗的亂糟糟頭發,嘀咕道:
  
  “真是好心沒好報啊。”
  
  楚云升不再理他,走到藍衣女人面前,伸出手,落在地上的刺刀梭飛而起,穩穩地吸在他手掌上。
  
  “你叫什么名字?你們殿下是誰?他在哪里?說,便可生,不說,便是死,另外說一句,我一向說話算數。”他目光越過刀尖,俯視女人精致的臉蛋。
  
  被拉風男人攪了局,雅各又臨場崩潰,隨她們返回老巢的計劃已然落空,只有逼問一途。
  
  第六紀子必然不會輕易留下他自己的信息,必須找到血族在第七紀的統治者,才有可能從中找到蛛絲馬跡。
  
  “我叫艾希兒.墨菲,您可以殺我,但其他我不會說的。”藍衣女人身負重傷,面對楚云升一出現便展現的強大武力,自知逃生無望,閉上眼睛,平靜等待死亡降臨。
  
  大樹邊上的拉風男人,插嘴道:“她不會說的,她來自的家族是出了名的嚴格。”
  
  楚云升彈出一只碎片,將拉風男人口中的煙頭精準削斷,蹲下來,捏住藍衣女人的光滑下巴,一語一句道:“睜開眼,看著我。”
  
  拉風男人擦了擦鼻子,看著手指間突然無聲無息斷開的煙頭,郁悶道:“我是在幫你,動什么手啊?可惜了我的特制煙……話說回來,你剛才是怎么做到的?不虧是血族傳說中的不死人啊!”
  
  藍衣女人,艾希兒,細細的眉頭一凝一蹙,睜開湛藍的眼睛,她的眼睛很漂亮,清澈干凈,晶瑩剔透,似水波盈盈,如果不知道她是血族人,如果不是流光還轉中透著一絲銷人心魂,會讓以為那是天使的眼睛。
  
  即便不去看她優美曲線玲瓏的身體與精致無可挑剔的容顏,正常一點的男人只要盯著這雙銷魂的眼睛,也會產生蓬勃的心動,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零維中第三股神秘力量不安分地蠢蠢欲動。
  
  近來,隨著他將黑氣越儲越多,將物子碎片越控越多,所用到的第三股神秘力量也越來越多,越來越不安分,它們就像一座火山,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但他終究是見過“世面”的人,很快就將這股不安分粗暴地拍下去,眼神恢復一片澄清,肅聲道:
  
  “叫艾希兒?你要明白一件事情,我不是在問你什么,我是在給你機會,給你們所有血族人機會。你或許不相信,但我仍要告訴你,你們的來歷源頭過去,我一清二楚,你們只是被別人利用來對付我的棋子,但他太小看我了,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在這顆星球上將你們徹底殺絕!”
  
  艾希兒也在看著楚云升,從他一閃而逝的目光中,她敏銳地捕捉到藏在深處猶如火山般的欲望,即便楚云升拍得再快,她見過很多太多這樣的目光,熟悉而敏感,也能感知的到。
  
  比如殿下就一直用這樣肆無忌憚的目光看著自己,令她始終心悸,此刻又想起殿下說過的那些話,不由地得縮了縮身軀,她不怕被凌辱逼詢,但她有潔癖,讓她感到發自內心的惡心。
  
  “我還可以告訴你,即使我不殺光你們,締造你們的人,為了避免被我最終查到他身上,擔心我遷怒于他,在將來,他也會想盡一切辦法殺光你們滅口,所以,整個世界,只有我可以保護你們,也只有我可以讓你們有繼續活下去的必要。”楚云升抬起頭,看了一眼正在爬起來的英俊男人,捏住艾希兒下巴的手指開始用力,加重語氣道:“說還是不說,我沒有耐心等太久!”
  
  “你殺了我吧。”艾爾兒眼中突地一片寧靜,看著楚云升,也許這也是擺脫殿下的一種辦法,她內心中微微一聲嘆息。
  
  大樹根下的拉風男人,揮手喊道:“喂,喂,那什么不死人,小心了,那個還沒死,爬起來了!”
  
  楚云升用不著他提醒,余光一直盯著英俊男人的動靜,心中一動,松開手指,冷冷道:“你不說,我就先殺他!”
  
  他從地上彈起,勁風般掠過,眨眼來到英俊男人身邊,飛起一腳,再次將他踹開,高高拋棄,重重落下。
  
  “迪爾,你快走,別管我!”艾希兒翻過身,爬在地上,掙扎著喊道:“你的速度是我們當中最快的一個,他追不上你!”
  
  英俊男人從地上又一次爬起來,身體的確強悍,陰郁的眉頭下慘白的臉龐冷毒地盯著楚云升,唰地消失在原地,一連串的殘影,彰顯出他無與倫比的速度。
  
  “血族的速度真他媽的變態快!”大叔下拉風男人重新點上一支煙,由衷地用粗話贊嘆道。
  
  “再快又如何?”楚云升身形速動,退回原地,提起艾希兒,轉瞬之間來到大樹下,將艾希兒丟在拉風男人身邊,奪過他手指間尚未來得及抽的煙只,俯瞰直問道:“叫什么名字?”
  
  “法克,有沒有禮貌?別以為你是不死王,就能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血族怕你,我可不怕你,大不了咔嚓斷頭完蛋。”拉風男人很憤怒,但他不會說他的憤怒和楚云升怎么說話沒有任何關系,只是因為被人走了他寶貴的特制煙而已,他酗煙如命,搶走他的煙就是搶走他的命。
  
  但不得不說他膽子很大,只身一人就敢攔截艾希兒,面對更強大的楚云升,也面無懼色。
  
  “叫什么?”楚云升一口氣將他身上所有的煙,都搜了出來,捏在手里,下一秒,就可能真的煙消云散。
  
  “是一特!我叫拔異,行了吧,把煙還給我!”拉風男人很干脆地認慫,毫無廉恥可言,伸出手,卻突然道:“小心,那家伙沒走,沖來了!”
  
  “看好她,要是人死了,你的煙也就沒了!”楚云升將所有的煙揣入口袋,黑氣迸發,衣襟飄袂,閃電般地消失在原地,只隱隱約約地傳來一句話:“也別想跑,你可以看看我的速度!”
  
  依舊是最基本的九章身法,很爛很低級,但卻是楚云升用的最熟最融會貫通的身法,經年日久的使用,不斷的改進,也早已與原來的九章圖完全不同,面目全非。
  
  如果說在月光下,迪爾的影子還能勉強看到,楚云升的影子則是漫天的飛舞,根本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下一刻又會出現在何處?
  
  每當英郁的迪爾顯出身形,在他身前必然馬上就會出現一道黑影,將他迎頭暴打一頓,等迪爾再次閃開,那道黑影也跟著消失。
  
  樹林中,公路上,大石邊……每一次出現,每一次暴打,起初還是迪爾想偷襲楚云升,跟著就慢慢地變了味,怎么看,都是迪爾竭力試圖擺脫楚云升,卻始終跑不過楚云升。
  
  “向外跑,向遠處跑,不要回來!”艾希兒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看著曾強大無比的迪爾,幾乎被揍成了豬頭,揪心地喊道。
  
  拉風的拔異連連搖頭道:“別喊了,他不會一個人逃跑的,哎呀,哎呀,又打中了,真是可憐啊。”
  
  話雖如此,拔異是半點的眼淚都沒有,光是咂嘴而已。
  
  似乎被他言中了,英郁的迪爾一次次被打趴在地上,一次次又倔強地爬起來,渾身浴血,速度越來越慢,卻始終不放棄走向大樹下,想要救走被抓住的艾希兒。
  
  等到他最后一次被踹在地上,血人一般慘烈,努力幾次都未能重新爬起來,毫發無傷的“雅各”也回到大樹下,手里多了拔異的霰彈槍,伸手簡潔道:“子彈!”
  
  黑氣不多,楚云升不愿再浪費,這里的事情馬上就得解決,否則一旦血族后續人馬出現,他也不敢保證能撐得住。
  
  “你還真是殘忍。”拔異這么說道,似乎很同情慘不忍睹的迪爾。
  
  他的語氣充滿感嘆,即便艾希兒聽了,明知不可能,心中卻也忍不住地升起一絲希望,用懇求的眼神看著拔異,希望他不要把子彈拿出來交給楚云升。
  
  可拔異完全無視她的眼神,一邊同情,一邊竟然堂而皇之地掏出系在腰間的袋子,明明拿出一大堆,卻還不忘地無恥說道:“這玩意很貴的,麻煩你替我省點錢。”
  
  “你!”艾希兒氣結。
  
  拔異突然轉過臉,冷冷地看著她,殺人般的目光透著無比的冷血:“1987年,西部索菲爾鎮,一家六口,小到一個只有三歲的小女孩,你們都能殘忍虐殺她,夠什么資格說老子!”
  
  “那件事不是我們干的!”艾希兒烈的抖動一下,爭辯道。
  
  拔異冷哼一聲,不再說話,悶頭吸煙,仿佛只有在煙霧中,才能讓化去他眼中濃郁的血腥。
  
  楚云升看了兩人一眼,再看看公路血泊中迪爾,填上子彈,淡淡道:“艾希兒,你還有最后一次機會,說,還是不說?”
  
  ******
  
  第一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