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729 死神來了

^
  
  本以為透過那根分叉線守護者能聽到,但絕不會回答,卻沒想到守護者突然說話了,聲音依舊古老:“沒什么,本就是兩個該死之人,誘使他們過來,就是讓你殺的。”
  
  楚云升冷冷一笑:“你就那么希望你盡快離開?”
  
  守護者道:“你按照我的方法,殺了那么多的小動物,現在已經暫時能夠控制雅各的身體,再殺了這兩個人,你就會相信我交給的辦法沒有假。”
  
  楚云升道:“你放心,我也是人類,只要你滿足我的要求,我不會破壞第七紀。”
  
  守護者淡淡道:“你殺人吧。”
  
  最后這句話它說的很平淡,但語意很冷,兩人都不由得地沉默下來。
  
  ……
  
  他與守護者交流都是用漢語,而守護者更是直接通過立方體傳入,客廳里的兩個歹徒聽得一頭霧水,不知道恐怖不似人、能徒手接子彈的“少年”在干什么!
  
  如此兇案現場,有刀有槍有血,竟然自言自語地在說
  
  “法克!”
  
  陰沉的瘦小男人低罵一聲,一連射出數發子彈,而人聰明了許多,轉身試圖逃往窗口。
  
  魁梧大漢則在狂暴中,拔出匕首,在沙發一邊跳著步伐,狠狠地刺向楚云升。
  
  “合該你倆倒霉……”
  
  楚云升心中默道,抬起頭,雅各的金色頭發在死亡氣息下零碎散開,雙眼幽暗看向射來的子彈與刺來的匕首,身形猝動,一道黑色殘影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人已經到了窗口,右手掐著大漢的脖子,如拎小雞般地拖在手里,攔住試圖逃跑的瘦小男人。
  
  “以死神.熾之名,賜你死亡!”
  
  守護者既然非常配合,楚云升也不會破壞這份“默契”,看了一眼雅各嘴里金發碧眼的艾蜜莉,為善后擦除“痕跡”,冷冷道。
  
  他用的是英語,雖然有些蹩腳,發音奇特且輔音不準,但在腐朽的死亡氣息中,每一個單詞,都仿佛來自地獄般邪惡與黑暗。
  
  魁梧大漢驚恐地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在一個黃毛小子的手掌鉗制下,不僅無法呼吸,更如同一灘爛泥渾身使不上勁,動憚不得。
  
  他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從沙發的一端瞬間被拖到窗口下?
  
  詭異的少年,詭異的氣息,詭異的速度,再加上詭異的發音自稱死神,大漢一下子崩潰了,他干過很多壞事,強奸、搶劫、吸毒嗑藥……,自然沒想過有一天能進天堂,但也從來沒認真想過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死神來懲罰自己。
  
  地獄,對一個信仰上帝的國度,不論這份信仰堅固不堅固,它都是一個心理陰影,是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方,當它不真實時,沒人真會拿它當一回事,但當它真切降臨在自己的眼前,那種恐怖便再也不能掩飾。
  
  “我,我!……”
  
  大漢的脖子被捏著,刺耳地尖叫,想要說些什么,為自己死前分辨。
  
  楚云升卻沒給他機會,手指猛一用力,上千的碎片從指尖飛出,以肉眼無法看見的速度與軌跡,將大漢連同他的衣服,化作一片淡淡的血霧與塵埃,迅即,碎片大規模回籠,血霧也消失的一干二凈。
  
  只剩下他虛捏著的手指,重重地攥起,仿佛只是這么一捏之下,魁梧如塔山的大漢,便徹底消失在人間,除了血腥味與腐朽的死亡氣息,什么都沒留下!
  
  陰冷的瘦小男人舉著槍口一個勁地打顫,他嚇壞了,被這個魔鬼一般的邪氣少年嚇破了膽子,心中只有巨大的恐慌感。
  
  他不是膽小的人,相反行事十分狠毒果斷,可再怎么陰狠的人,也沒見過如此恐怖的場面,子彈打不死,一步走到窗前,輕松“捏死”大山.尼古斯,還自稱死神,誰能受得了!?
  
  “別過來!你這個怪胎!別過來!”
  
  瘦小男人搖晃著槍口,艱難地吞咽著吐沫,呼吸沉重萬分,一步步向后退,恐懼之中,他緊張地將槍口掉轉對向更加驚恐的少女艾蜜莉,低吼道:
  
  “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打死她!出去,你這個怪胎!”
  
  楚云升只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透出的死亡氣息,便讓他覺得自己像是死人一般布滿腐朽氣息,他瘋狂而哆嗦地扣動扳機,地一聲,子彈早已經失去準頭,打在地板上,彈射起來,火花四濺。
  
  受到驚嚇的艾蜜莉,雖春光泄露,也顧不得了,尖叫著蜷縮起身體,抱著腦袋,渾身瑟瑟發抖。
  
  楚云升一邊走,一邊手指飛舞,一道詭異的黑色符文從他指尖流淌而出,像是死神的封印,緩緩打開一扇通向地獄的大門。
  
  “別過來,你再過來,我真的會打死她!”
  
  瘦小男人瞳孔里映著楚云升手尖上飄舞的黑色邪惡符文,崩潰了,幾乎是在哭喊著吼叫,槍口連連點著艾蜜莉,一個箭步沖上去,將少女粗暴地拉起來,勒住她的脖子,躲在后面,用槍口抵著尖叫少女的腦袋。
  
  “我讓你出去啊!怪胎!法克,啊我特!”
  
  瘦小男人大聲嘶喊,仿佛此時此刻,只有這樣,才能稍稍抵消他內心中巨大的恐懼。
  
  艾蜜莉也被嚇呆了,腦袋上的那只左輪手槍給她帶來的巨大心理壓迫,還不如楚云升手里的黑色妖異符文來得嚇人。
  
  她竟在這個時候,突然想起眼前的少年似有一點熟悉感,想起傾盆大雨的夜里,偏遠的農場,他怎么會突然出現?
  
  一股莫大的恐慌浸入她的全身難道,難道真的是死神來了!?
  
  他會救自己么?還是連自己一起帶入地獄?艾蜜莉腦袋一片空白,如臨死前回想一生,急速倒映自己究竟做過哪些可以下地獄事情曾嗑過一次大麻?可是哪個富家少年在美國沒嗑過呢?八年級時拒絕過一個男生,導致那個男生得了妄想癥?還是那一次,不小心餓死了妹妹的小寵物?……
  
  她越想越多,越想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應該下地獄,可,為什么覺得自己還應該可以得到救贖呢?畢竟都是一些小事,誰都會犯的,主應該可以寬恕的。
  
  已經走過沙發的楚云升,停下了腳步,望著這個的確性感誘人的碧眼少女,在空中重重地畫上符文的最后一筆,結束了對她的心理威懾。
  
  他不會殺艾蜜莉,只是嚇嚇她而已,瘦小男人的一舉一動全在他的掌控之中,稍有異動,或者子彈準確襲向艾蜜莉,他就會以最快的速度攔截并殺掉瘦小男人,否則真出點什么事,雅各指不定怎么“哭天抹地”,他的經濟計劃也沒了。
  
  “你!怪”
  
  瘦小男子剛張開口,便見到自己的手指離開自己的手掌,帶著左輪槍飛向門口,然后才是一陣鉆心的劇痛!
  
  “以死神.熾之名,賜你死亡!”
  
  這話仍是說給艾蜜莉與守護者聽的,瘦小男人在楚云升飛回的物子碎片劍中已成死局,聽不聽得到,無關緊要。
  
  齊齊失去五根手指的瘦小男人,右手掌上血流如注,用左手捂住,跪在地上痛哭哀嚎,物子小劍似同光線一般來回在他身體中穿梭,帶起一道道細小的血珠。
  
  楚云升冷冷地走上前,抓住同樣不敢動彈半分的艾蜜莉已成條縷狀露出雪白肌膚的衣襟,將她拉向身后,不再管她如何春光乍泄,左手激起手中符文,印照著瘦小男人的頭頂,滾出漆黑的霧氣,似是魔鬼的獠牙,張口吞下瀕臨死亡的人類。
  
  艾蜜莉幾乎恐懼到昏厥的目光中,瘦小男人一寸寸地縮小,扭曲,驚恐大叫,被那團黑暗的霧氣裹挾著,拉入邪惡的黑暗符文中去。
  
  瑟瑟發抖的艾蜜莉看著如此邪惡的一幕,嘴唇不由自主地蠕動,膽顫心驚地祈禱著。
  
  ……
  
  或許是她的祈禱起了作用,某個神聽到了她的聲音,邪惡的符文突然間爆裂開來,黑霧丟開瘦小男人,無聲迅疾鉆入楚云升的體內。
  
  艾蜜莉愣住了,她敢保證自己祈禱的內容只是祈求“主”救救自己,絕對不是想破壞“死神”正在進行的工作,可,怎么會這樣呢?
  
  如果他因此而發怒了,會不會殺了自己?將自己帶入恐怖的地獄?艾蜜莉一顆小心臟怦怦直跳。
  
  果然,他回頭了,用那雙猶如來自地獄的眼睛盯著自己!
  
  艾蜜莉此刻完全忘記自己一只的乳房暴露在外面,在滿屋子的血腥味中,直接昏死過去,一動不動。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順手將瘦小男人的身體化作血霧,用守護者的辦法化作一股股腐朽的死亡氣息,四下望了望一片血腥的客廳,取來一杯水,淋在昏死的艾蜜莉頭上……
  
  ……
  
  雅各的意識正在“蘇醒”,這是他的身體,楚云升搶不過他,迷上就會進入零維空間,所以必須加快速度,處理好后續的尾巴。
  
  艾蜜莉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蓋著一條薄薄的毛毯,而那個邪氣凜然的少年,正定定地目視著她。
  
  “你醒了?”楚云升指了指己,沉聲道:“不管你看到什么,聽到了什么,從現在起,除了這個少年和你,如果有第三個人知道我的存在,以死神.熾之名,我會帶走你,帶走你的祖父,帶走你所有的親人,明白嗎?”
  
  艾蜜莉機械地點頭,如果這是一場夢,她只想夢盡快醒來。
  
  “別想糊弄我,我就住在這具身體里,咱們早晚還得見面。”楚云升仍指著自己的身體,威懾道。
  
  既然都被她看見了,除了雅各的因素,楚云升還需要艾蜜莉家庭的經濟支持,所有其他的物資,守護者是沒有的,它出不了艦冢,只有飛船和能量,那就需要用鈔票去買。
  
  “我發誓……”艾蜜莉舉著手,哆哆嗦嗦地說道:“可是,我的爺爺,他中了槍……”
  
  楚云升站了起來,看了血泊中的老人一眼,通過那根分叉線道:“守護者,該你干活了。”
  
  然后,眼前一黑,“啪”地一聲摔倒在地上……
  
  艾蜜莉的腦海中之剩下一個念頭死神來了!也跟住再次昏厥過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