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725 您是死神

^
  
  楚云升心沉如水,一路上驚險不斷,險況連連,他并不能看到外面的情景,只能感覺到一波波擦肩而過的天體引力,雖然對于小小一根刺神槍的質量來說,所產生的引力很小,并不顯目,但它異常牢固,一旦被抓住捕獲,以目前的黑氣數量,不足以驅動刺神槍再一次逃脫。
  
  越往前走,越往綠芒頻閃的方向飛行,他越覺得前方可能是一個陷阱,猶如一只張開巨口的捕獸夾,正等著自己入套。
  
  前輩說過,宇宙中兇險萬分尚是其次,最為可怕的是迷失黑暗深空,找不到任何方向,沒有分析星系運動中的坐標能力,別說一顆誕生了生命的星球,就是一顆普通的恒星,一輩子都可能無法遇到。
  
  他在零維空間中只呆了不久,具體時間雖然沒有辦法度量,但絕對少于第一次被困零維的時間長度,以刺神槍的飛行速度,更沒辦法和光速相提并論,那么,如此“龜速”,如此短的時間內,他憑什么這么快就能遇到一個行星系,又恰好存在生命跡象?
  
  楚云升自認沒有那么好的命,他的運氣如果真的爆棚到這種地步,何至于落入今天的地步?
  
  當然,運氣只是很小的一方面,還有其他方面更為重要的因素,而且,他的運氣也不是那么極端的壞,否則連今天的下場都不會有,大黑暗以來,死的人成萬上億,而他還能活著,且還能練劍,即便不是那么好的命,也不至于是那么糟糕的運,只是和他突出的武力與強大的敵人相比起來,這樣的運氣似乎跟不上趟。
  
  但就目前的情況來說,絕不可能是運氣,必然有古怪。
  
  不過,發現危險是一回事,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他沒有選擇,明知那里可能是陷阱,也得去,而且必須馬上去,入不敷出的黑氣不足以支撐更久的時間,只有去,才有希望,才能在險中重生。
  
  楚云升不怕危險,從大黑暗以來,他便一直身處險境之中,身經百戰,與如云強敵相互周旋廝殺,生死血戰,千錘萬煉,早已造就一顆臨危不懼之心,但他警惕任何未知與陌生的事物,尤其是現在,不能看又不能聽,沒有辦法隨機應變,十分被動。
  
  從進入星系開始,他便能感到刺神槍飛速地“退化”,附屬在槍身上的四維特性分秒中減退消失,在進入目標星球的大氣層后,這種退化更是加倍劇烈起來,激發起耀眼的熾白光芒,直到變成一支真正只有三維特性的長槍,并在摩擦大氣中炙熱燃燒,最終只剩下細如刺針一般的大小。
  
  對楚云升目前的狀況而言,大小倒是無所謂,小了反而更容易控制,也能節省不少用于驅動它的黑氣,因此,在進入大氣層時,他并未加以阻止,只在最后關頭護住其不至于燒為灰燼。
  
  如果沒有猜錯,應該發生了降維,而且降的很徹底,程度更勝于北極的那一次,由此可見,此地絕對是純粹的三維空間無疑。
  
  這讓楚云升很容易想到地球,按照骨骸六序的說法,他從節點中逃出,十有八九仍會在地球膜的附近,“跳”不了多遠,而地球又有鎖死三維的先例,此時此刻,不想到它都難。
  
  但究竟是不是,楚云升也沒有完全的把握,畢竟宇宙奇妙無比,浩瀚無邊,未必就不會有其他純粹三維空間存在,興許他現在就在另外一個極度扭曲的膜點。
  
  只可恨他不能看也不能聽,著實惱火。
  
  可真若是地球,他反倒放心不少,起碼可以解釋為什么這么快找到生命存在的跡象,陷阱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但也不是完全沒有,一路上遇到的險境足以說明一些問題,行星系空間那么大,一顆行星無疑于一個巨大操場上乒乓球,自己怎么會那么巧盡往它們身上靠,顯然飛行的路徑有問題,甚至有可能被誤導。
  
  既來之則安之,危險沒有發生前,當務之急是要找到能看能聽的解決途徑,這樣才不會過于被動,即便有什么敵人,仗著還有點黑氣儲備與剛剛可控的上千物資碎片組成的劍,也可戰上一戰。
  
  立方體搜索圖像中,楚云升仔細尋找綠芒衰弱即將熄滅的那一種,倒不是他懂得什么法門,他還沒有這個層次的只是,完全是根據記憶中的道聽途說,嘗試著以他目前的狀況,可行的各種“傳說”中的辦法,比如“奪舍”、比如“活死人”。
  
  聽起來看起來,都荒誕不經,可這是他目前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前輩不曾說過這種情況,老幽是以青煙存在,大腦袋倒是與他有幾分相似,但他也不會大腦袋那種吞食生命生長身體的敲門,為了盡快可以看到聽到,只能嘗試道聽途說來的荒誕辦法。
  
  這顆星球上的生命有很多,多到立方體搜索的目不暇接,僅僅是他飛行一小段距離,就能找到上千個生命存在的跡象,不過都是正常的綠芒,即便有幾個很衰弱的跡象,但也沒到即將熄滅的程度。
  
  他聽說像“奪舍”這種事情,對方意識越強越正常,失敗率越高,弄不好,還會將自己消滅掉,為了萬無一失不冒險,楚云升繼續操控已變為刺神針的“刺神槍”飛行,繼續尋找。
  
  繞了很多圈,撞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終于在一個小區域,讓他發現少量行將熄滅的綠芒,他很小心,在區域外停了一段時間,確定沒有感覺到任何危險存在,黑芒掠閃,飛了進去。
  
  從六七個即將熄滅的綠芒中,選擇了一個最為衰弱的綠芒,楚云升在它附近懸停下來,靜靜地等待它熄滅的那一刻,及時地沖入進去。
  
  這一等,就起碼等了三天的時間他自己的估算,衰弱的綠芒似乎一直處于死亡的邊緣,然后一次次被拉回來,從立方體的搜索圖中可以看到有很多正常的綠芒守在它的附近,每當它只差一點就要死掉的時候,這些綠芒就會激動起來,找來另外幾個綠芒,硬是將它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楚云升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樣的世界,聽不到也看不到,是原始社會,還是封建時代?統統不知道,他只能搜索到綠芒,卻不能和它們交流,可能是立方體缺少半圓罩的緣故。
  
  但不論是什么樣的世界,意識都是一樣的,他不敢擅動,萬一衰弱綠芒沒死,自己就危險了。
  
  在漫長的等待中,他盡量減少黑氣的消耗,產生一點,便立即提純儲存,絕不浪費,只待那個衰弱的綠芒死亡的一刻。
  
  大約是第三天,他正提純黑色漩渦中誕生的一絲黑氣,一直打開監視的立方體搜索圖像激閃一下,那只衰弱綠芒這次是真的要不行了!
  
  楚云升立即終止修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無限悄然逼近它,一口氣充足了黑氣能量,蓄勢待發。
  
  周圍的綠芒在這個時候突然紛紛激動起來,綠光頻閃,滿圖像的亂轉,總能把它拉回來的三個綠芒也出現了,但這一次,似乎已經無力回天了。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楚云升緊緊地盯住目標綠芒……突然,衰弱綠芒極亮一下,然后死死地沉寂下去,在立方體的搜索圖像中迅速消失,意味著零維崩潰!
  
  楚云升立即以掩耳不及驚雷霆之勢,控制著微不可見的刺身針疾速沖入寂滅綠芒中,如閃電般迅捷,在一瞬間完成……
  
  但
  
  馬上,他很郁悶地發現,壓根不存在什么奪舍,當刺身針帶著自己的零維進入對方潰散中的零維,除了一大堆根本無法組織的信息碎片通過立方體四壁的分叉線涌來,什么也沒發生。
  
  那些信息,他本可以擋在立方體之外,但為了所謂的奪舍,他將其放了進來一小部分,卻是什么也“讀”不懂,完全混亂粉碎。
  
  正常人的記憶是建立在大腦之中的,和零維無關,當死亡時,尤其腦部死亡,細胞與神經元處于崩潰死亡狀態,哪里還有什么有條理有邏輯的信息?
  
  楚云升在零維空間中搖了搖頭,覺著自己是想當然了,世間怎么會真有奪舍呢,真要這樣前輩至于死么?
  
  “奪舍”荒誕,且就等著看看“活死人”能不能見效吧,雖然用死人的身軀來“活”自己,根據他有限的命源知識,也知道支撐不了幾天的時間,但好歹說不定能看到能聽到,先解決燃眉之急再說。
  
  死人沒有零維,也沒有意識,楚云升沒辦法找到,所以只能用“眼前”的這具,等它死透了,再控制立方體融入一試。
  
  這樣,或許也好,死者腦袋中的記憶細胞與神經元全部死亡,也不會有亂七八糟的信息干擾到自己,免得時時需要控制立方體屏蔽它們。
  
  零維與意識的消散應當是一個很快的過程,但這個死者卻很奇怪,在楚云升入侵它之后,竟然在楚云升的入侵副作用下,或者說是黑氣泄露補給它存在的能量與立方體維持下,神奇般地緩慢恢復過來,雖然依舊很孱弱,但居然沒死!
  
  楚云升不免有些失望,雖然聽起來,等待與期盼一個人死很殘酷,但現實就是這樣。
  
  沒了這個等了三天還不肯死的“人”,大概又要去重新等另外一個衰弱綠芒死亡了,好在,這里還有幾個奄奄一息的生命。
  
  就在他準備操控刺神針離開時,忽然,立方體透明壁上一條分叉線亮起,分叉線意味著對外聯系,和原先不同,有了立方體之后,所有分叉線都得到管理,令楚云升可以隨時選擇要不要感觸那些亮起的分叉線。
  
  這當然是一個好機會,楚云升不會放過,通過分叉線感知外界也沒有多少危險,便立即觸摸上去……一個敬畏的聲音傳來
  
  “您是死神?”
  
  楚云升剛準備說不是,但立即震驚道:“你說什么?”
  
  “您是要帶我離開嗎?”
  
  楚云升“眉頭”緊鎖,心沉如石,片刻后,才換了一種語言,沉聲說道:“你怎么會說英語,你是誰!?”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