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719 他說要有劍

^
  
  突如其來的劇變,令晶衣戰士大陣一片慌亂,世界的確仍在模糊、震蕩,但他們的人卻不停地在死音中爆裂腦袋,神魂俱滅!
  
  更可怕的是他們竟然沒有任何辦法阻擋死音入侵,不論是帶上最先進的頭盔,還是立即躲入立方體中,死音仍舊無孔不入,像是幽靈一般擰出他們的腦袋,然后狠狠地攥住,直至爆裂、炸開。
  
  晶衣戰士們不怕死,為了他們重建家園的億萬年夢想,就是舍去性命也在所不惜,但不怕死不等于不恐慌,面對一排排凌空中爆裂的腦袋,沒有任何反抗的辦法,無力感使得他們不由自由地向后潮水般地退卻。
  
  不僅是他們,在他們背后的冰火兩族,也心神俱震,連連后退,深怕被那死音波及。
  
  “是樞機源門的精神諧波震蕩!”冰族中,一艘飛行器上,一個面容姣美的女子,露出一絲驚訝。
  
  “漓姐姐,這就是樞機之力,源門之法么?”她身邊的一個青春少女,神往地說道。
  
  漓看到少女的神色,苦苦一笑:“雪,你的復蘇始終出問題,有些事情你總弄不清楚,在我族歷史中,還從來沒有一個人達到樞機源門。”
  
  被成為雪的女孩卻是奇道:“可她原來只是一個普通人,怎么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進入樞機源門?難道是楚云升的緣故?”
  
  漓鎖起眉頭,迷惘道:“我不知道,最近我感覺很奇怪,像是隨時都要醒來一樣,尤其是現在極為強烈……你還記得祝家的大小姐嗎,我們曾和她父親接觸過,她也曾有這種感覺,這里到底是什么樣的世界呢……?”
  
  雪轉頭認真地問道:“漓姐姐,你說他死了么?”
  
  漓搖搖頭,表示依舊不知道,她將目光重新投向戰場,在那里,那道強大的灰影終于有新的動作了。
  
  他一直默默地聽著死音,以他的強大也不禁向后搖晃了一下身軀,接著若有所思,揮手道:
  
  “停下吧!”
  
  在他說完話后,便有一股相反的精神諧振波從他的指尖發出,沿途一路抵消死音,將其一一泯滅。
  
  這個動作看似輕描淡寫,卻整整耗去他身上剛剛浮現出的一絲色彩。
  
  灰影人抬頭望向螺旋塔上空的黑翼少女,面露回憶之色,極少開口說話的他,竟主動說道:“你救不了他,他必須死。”
  
  黑翼少女凌空漂浮,冷冷道:“該死的是你們!”
  
  金字塔廢墟中楚云升的遺骸還沒找到,紫氣黑化珉體像是發了瘋一樣將地面一遍遍翻開,搜尋,無數黑跡戰蟲一個接著一個從地上抬起頭,眼巴巴地望著它們的指揮珉的努力,極度地期盼著什么,雖然那個可能性極小。
  
  時間已經過去了起碼十幾分鐘近二十分鐘,此刻再找不到,楚云升生還的希望幾乎為零。
  
  戰蟲明白,尤其有思維能力的珉體更是明白,但它們仍不放棄,仿佛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一般執著。
  
  火蟲們明白,其他人更加明白,因此從爆炸發生后,各方大軍便不宣自停戰,緩緩收攏陣型,靜靜地望著廢墟,或許還在等待著天地巨變。
  
  但戰爭并沒有結束,甚至走向更為高端的階段黑翼少女對陣灰影人!
  
  樞機源門的戰斗方式已經超脫地面上以及空中戰艦里所有人能理解的范疇,即便一個是尚未能完全走出天空的影子,一個只是精神力四元天的少女,卻也仍不是他們所能窺視的領域。
  
  和之前灰影人擊殺楚云升與衛不同,那是源門之法對四元天以下的表現方式,現在兩個都位于樞機之上,那么戰斗的源門之法,便不是再如先前那般讓其他人也能夠看得清楚了。
  
  黑翼少女并沒有如正常戰斗那樣沖向灰影人,同樣,灰影人也沒有走向她,他們之間的戰斗隔著空間,但遠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激烈!
  
  空氣中蕩漾著一波又一波能量波,變換著各種淡淡的顏色,如同石子落入平靜湖面所產生的漣漪水波,黑翼少女是一個石子,灰影人則是另外一個,兩人所激起的條紋相互干涉、摧毀,精密入微的戰斗就在那些條紋的細節展開,你爭我奪,短兵相接。
  
  從遠處看,那些干涉條紋光滑平整,或者靠近了看,也是一樣,只有達到樞機源門的人,才能看到不規則之處,以及激烈之處。
  
  樞機源門和樞機源門以下,它們之間最大的區別就在于從運用規律到控制規律,從簡單借用四維能量力量到真正開始掌握四維時空中的能量操控。
  
  樞機源門以下,更像是活在四維時空中的三維生命,對于邁入樞機源門的人來說,它們的破綻到處都是,它們的攻擊丑陋鄙夷不堪,且弱不禁風。
  
  黑翼少女與灰影人對戰的空間,看似平平無奇,但,當一只昏了頭的飛行生物闖入進來后,所有人才背后冷汗直冒,下意識地集體齊齊向后一連退出上千米。
  
  那只飛行生物不是蟲子,大約是在剛才的大戰中被震暈了,一頭闖入兩大高手的對決戰場,然后它連叫都沒叫,便在條紋干涉中瞬間展開,三維細節全部以四維高度展開,一時間,巨量的細節布滿整個對戰空間,三維空間所看不到的地方,全部展開出來,樞機源門以下的人只看一眼,便瞬間眩暈,天量信息直接癱瘓腦袋機制能力。
  
  而那只可憐的飛行生物,僅僅存在了不到一秒的時間,便在條紋產生中能量風中被徹底吹散,無影無蹤!
  
  因為信息量巨大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四維對戰區域,只能存在小尺度的粒子能量,任何物質介入都會因為不堪負荷而瞬間毀滅,化作無數更小尺度的粒子,即便是邁入樞機源門的人,也不能處于四維里。
  
  黑翼少女與灰影人的對戰便是在這種精密而大量的細節中發起一波波攻擊,自然超出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疇。
  
  此刻,黑翼少女攤開雙手,右腿稍稍曲起,雙翼打開,閉上眼睛,一圈圈如對耳般倒8字型光暈從她背后發起,波及并籠罩全身,形成一個個封閉的圈,然后,這些圈再向外一圈圈擴散,像是磁場一樣越擴越大,越波越遠,但它們左邊所有圈,不論大小都相互內切在黑翼少女背后,右邊同樣內切,最終,左右兩邊的所有光暈外切在同一點上,而那里,便是攻擊源!
  
  灰影人位于她的下方,負手而立,抬頭仰望她,身體中射出一道道直線,直線頂端組成條紋,摧毀黑翼少女光暈的同時,尋求道路逼近攻擊源,當然也被光暈摧毀著……
  
  要在四維對戰空間找到合適的攻擊路徑,所需要耗費的精力與能量是驚人的,但這也是必須要有過程,否則那些戰法,比如鎖死、分解、自滅等等,都無法施展,而對付樞機源門以下的人,因為他們無法向黑翼少女一樣發動對戰空間,很輕易就能讓灰影人施展各種戰法。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這種常規無法理解的戰斗過程仍在持續,灰影人身上浮現的色彩在以可見的速度消退,迫使他不得不以再次吐出灰蒙蒙血液為代價向下再邁出一步,而黑翼少女的雙翼上一個孔接著一個孔出現,緊鎖著眉頭,嘴角沁出鮮血,隨時都有可能搖搖欲墜。
  
  下面的珉體仍在不放棄地尋找著它們的典主,那么是一個頭發,也要找到,但他像是消失了一般已經不存在。
  
  周圍的世界模糊得更加厲害,有些地方甚至開始晃動,天空都要掉下一般不穩定。
  
  所有人都認為,黑翼少女與灰影人的隊長將不會有任何結果,因為這個世界即將毀滅。
  
  但就在這個時候,灰影人以常人無法理解身法,接連吐出數口灰血,出現在與他對稱的對面天空,然后叱喝一聲:
  
  “破!”
  
  黑翼少女便如斷線的風箏疾飛出去,鮮血順著軌跡飄灑,直到很遠的地方,才穩住身形,眾人才發現她胸前不知道什么出現了拳頭大血洞!
  
  灰影人負手向上走,向上,他是不費力氣的,他已經破開黑翼少女的四維對戰空間,又瞬間出手重創,而黑翼少女只是精神力四元天,防御力還在以下,此刻的她對他而言,就等于不設防的赤裸羔羊,仍由宰割!
  
  “我可以不殺你,你的能力好,讓我想起了第二,你可以繼承第二序列。”灰影人依舊負手,空中卻出現一只大手,緊緊攥住黑翼少女柔弱的身軀,淡淡道。
  
  “你做夢!”黑翼少女口角沁出血液,冷笑道。
  
  灰影人皺了皺眉頭,加重大手中力量,將少女的雙翼生生折斷,沉聲道:“我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不肯跟隨你們去奇點出口,他放棄了唯一的活命機會,卻讓我白白損失了多能一族來找出你們,所以你若不如我意,便是死亡,徹底的死亡!”
  
  地面上尋找楚云升的紫氣黑化珉體接二連三地飛起,試圖從灰影人的手中救回黑翼少女,但全被灰影人扇來的另外一只大手直接拍飛數公里!
  
  “滾!”灰影人冷酷地掃了一眼那些珉體與戰蟲,樞機源門以下,再多的戰蟲,在他眼里似乎也只是爬蟲而已。
  
  “我寧死!”黑翼少女緊緊咬牙,竟未哼出一聲,秀發黏在臉頰的血水上,目光凄迷地望著金字塔殘骸處。
  
  灰影人望了望天空,世界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扭曲,似是隨時都有能泯滅,他尚有大事要辦,便不再有耐心,冷冷道:“那你便去死吧!”
  
  說完,大手驟然收縮,黑翼少女甲胄與骨骼瞬間斷裂,五臟內腹全都被擠壓到一起,整個血肉之軀硬生生地被大手擠向兩端,恐怖不已。
  
  同時,另外一只大手側面,如刀鋒一樣砍向她……
  
  此時此刻,天穹之上,一道沉重的大門緩緩打開,眾人驚愕中抬頭舉望,只見楚云升一身白衣袂袂,持劍出,在他兩邊,兩列白尺血衣人魚貫而出,分行兩側,威嚴無比!
  
  “劍成!”
  
  他輕輕蕩起手中長劍,橫劈向下,成劍勢!
  
  一時之間,天上地下,無數劍影蕩出,人心內外,劍鳴清越。
  
  恰如
  
  他說要有劍,世間便有了劍!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