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718 你們都要死

^
  
  在皚皚白雪的世界看來,兩個人影是由那個神奇的戰場降臨人間,充滿神圣之光;而在開羅戰場極其周圍的人看來,兩個人影卻是由金字塔頂端“飛升”向天穹上那個無限接近地球的顛倒世界。
  
  一邊是“飛升”,一邊是“降臨”,同一個過程,在兩個世界的眼里,現象與意義卻完全不同!
  
  此時此刻,再沒有誰比霓裳女子的心情更為復雜,當她目視七彩光芒射柱中“飛升”的兩個人影時,似乎想起很久遠很久遠的一些事情,以至她暫時忘記了多能族艦隊正對她發起的自殺式攻擊。
  
  那是上古典籍中記載的一段秘辛,相傳,第一位得到龍甲神章的持有者,壽終正寢時,腳踏彩云飛天而上,登天而去,從此不知所蹤,后繼的持有者,一直到她,卻都不再有一人能夠“登天”。
  
  而今,她親眼看著那兩個身影踩著七彩光芒登天飛升,說不出的五味泛陳,或神往、或羨慕、或嫉妒……亦有一絲對未知的恐懼。
  
  她的胸腔前浮現大片的血跡,多能族的自殺爆炸終于將龍甲神章金芒撞開一道裂縫,使她猝受重傷,血液沁出胸腔,如花瓣般點點落在天書書頁上,激化出妖艷的光芒。
  
  她想起了自己作為持有者最重要的責任:是的,我要拿回被偷走的殘頁,完成補天!
  
  最后一艘多能族主戰艦爆裂著巨大的火球,沖向霓裳女子,將她包裹在最核心,怒火滔天般地撕裂著……
  
  灰影人停下走下天空的腳步,抬頭看向七彩光芒射柱方向,他的目光十分銳利,僅僅一眼,便看清楚里面兩個人影的摸樣,便不再去管他們,繼續邁起“艱難”的腳步,向下走出天空。
  
  每一步,他都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鮮血連連,但每走出一步,他的實力便像是火箭一般急速飛升,以幾何級數成倍激增!
  
  隱隱中,灰色的影子似乎開始被這個世界著上一絲色彩,線條勾勒浮現。
  
  黑霧融合中的甲衛,在“影者”極其強大甚至已快要發生質變的精神意識吞噬下,只剩下一縷清醒,與一個若隱若現的漆黑面具,掙扎厲呵道:“不管你是誰,都不能讓他走出天空!”
  
  這時候,另外一個漆黑面具浮現出來,是丙衛,沉沉地說道:“我看到了你的思想,原來如此……我幫你!”
  
  說完,它毫不猶豫地將面具爆裂開來,龐大而精純的精神意識不再反抗,化作一縷縷黑氣,主動鉆入少女的眼睛之中,融入她的世界。
  
  “我也來幫你!”
  
  乙衛隨即跟著自裂漆黑面具,同樣化作一條條黑色氣霧,從少女的眼睛總鉆入進去,融合。
  
  “既然如此,我便遵你意,助你成就精神力四元!”
  
  甲衛冷冷地說道,自解面具,化作氣霧,鉆入進去。
  
  黑甲少女,抬起頭,黑霧繚繞中,秀發絲拂美麗的容顏,閉上眼睛,輕輕道:“你們放心,不管我是誰,我只是想幫他,只是不想再看著他在絕望中肝腸寸斷……”
  
  灰影人突地將緊盯大金字塔的目光投向黑甲少女,眉頭深皺,輕呵一聲:“鎖!”
  
  馬上,金字塔前,成千上萬戰蟲融合扭曲的螺旋狀黑霧塔像是被點中了“穴道”,空間瞬時定格,連空氣都不得流動,如同一座冰雕一般一動不動!
  
  那里的空間像是被上了一把鎖,徹底被鎖死,比起之前灰影人尚在天空上橫掃下拉的大手與將乙衛定住威力,更是強大百倍不止,而他比之前只走下天空不過數步而已,便能強大如斯。
  
  這時候,大金字塔頂的七彩光芒射柱漸漸熄滅,而天穹上的顛倒世界也逐漸遠離、消失,意外卻出現了,一直久攻不下的大金字塔,或許是因為耗盡最后的能量,且又千年失修,戰旗下立方體飛行器大陣原本始終打不穿它的光芒束,竟然在一次掃射中,將它生生擊開一個大洞,石塊飛碎,塔體搖搖欲墜。
  
  所有晶衣戰士集體一楞后,爆發出震天的歡呼聲!
  
  而守護金字塔一邊,以及為了其他目的攻擊戰旗的諸方,則是一片慌亂!
  
  大金字塔被打開,便意味著此戰的重要目標也是唯一目標就要暴露在各種火力打擊之下,而楚云升一死,知情人知道又將是一次疲倦的輪回,更極少數人知道,輪回可能沒有了,這個世界或許就不復存在,但大多數不知情者則畏懼戰旗得勝后的懲罰,至于黑跡蟲子,楚云升一死,它們連在此處的意義都沒有了。
  
  于是,剎那間,各方都同時瘋狂起來!
  
  首先是黑跡戰蟲,從赤甲蟲到青甲蟲,各種各樣的戰蟲,不惜一切代價沖向被光芒打穿的缺口,將整座金字塔以無數蟲身堆積得密密麻麻,層層疊疊,遠遠望去,已變成一個巨大的蟲堆。
  
  其次,冰火兩族從立方體大陣的后方再次發起亡命的沖擊,一個個冰火復蘇者倒在血泊之中,馬上就有新的復蘇者從他們的尸體上踩過,激起滿身的冰霧與火焰,猶如兩條一白一紅的巨龍,狂攻不止,令戰旗飄揚的背后頓時大亂。
  
  接著,受到立方體嚴密控制的人類軍隊不停地炮襲蟲群大軍密集之處,各種武器漫天亂飛,若不是青甲蟲提前攔截,恐怕戰場上早已經升起巨大的蘑菇云。
  
  而原先多能族與冰火兩族控制的覺醒人,正排列著陣型,向人類軍隊層層推進,無數指令穿梭戰場,他們的任務是肅清所有人類軍隊的武裝。
  
  黑跡戰蟲的背后更是混亂不堪,第二方戰蟲越聚越多,它們與戰棋下的晶衣戰士不是一路,但敵人卻相同,無時不刻地廝殺死守金字塔的黑跡蟲群。
  
  和人類一樣最為悲劇的還有第三方蟲子,它們在各種珉體與殤的敕令下,一會被控倒向第一方,一會又被逼倒向第二方,完全不由自主,相互廝殺,相互踐踏自己人的尸體,甲殼殘骸,堆積如山,仍不能停止。
  
  其他黑暗生物,要么躲到遠遠的地方,避開戰場,要么如孢子森林的蟲群一樣,迅速分為兩派,一派為了阻止火蟲,消滅火蟲,不論是第一方、第二方還是第三方,都是它們進攻的目標,但無視晶衣戰士與其他各族包括楚云升在內,全都無視,另外一派,卻竭力阻止第一派攻擊第一方黑跡戰蟲,各種帶狀飛蟲相互絞殺,數只恐怖之子閃電飛翔,來回穿梭戰場,帶走一條條它們同林生命以及火蟲生命。
  
  其中一只恐怖之子身軀上隱約站立著一個面容猥瑣的男子,與恐怖之子的外形到是相得益彰,但與其他恐怖之子身上的容貌純粹女子相比,又格格不入,光是站在那里,便有一種巨大的排斥異樣感。
  
  但不管怎么說,整個戰場看起來極為紛亂、復雜,但各自的目標又異常的清晰、秩序、準確!
  
  黑跡戰蟲要護衛楚云升,戰旗飄揚下的晶衣戰士與霓裳女子要消滅楚云升,多能族要造反,冰火兩族點燃復仇弒神的怒火,第二方戰蟲要追殺第一方戰蟲,第三方戰蟲受到雙方控制相互攻擊內部的對方,人類軍隊要轟擊整個戰場上的蟲子,而人類覺醒人則要擊潰他們,孢子森林生物要阻止所有火蟲,格格不入的一派卻要攔著它們襲擊第一方黑跡戰蟲……
  
  混戰卻不混亂,在大金字塔被擊開一個大洞后,無論是哪一方,都瞬間暴躁瘋狂起來,毫無顧忌的戰火將整個開羅夷為一片平地!
  
  受到波及的普通人類與各種生物陳尸百里,血流成海。
  
  然而,廝殺、戰爭、屠殺仍在繼續,而且越來越猛烈、殘酷,各方都用盡了所有力氣,在開羅這一片小小的土地上釋放所有戰能。
  
  仍然是第一陣的快速晶衣戰士在本方歡呼聲的激勵下,紛紛舉起戰刀,凌厲砍下一具具蟲頭,踏著蟲子與自己人的尸體向大金字塔鐵流般前進。
  
  從他們的戰法與身形中,似乎能看到火族的影子,但卻比火族強大許多,僅是那些戰刀的鋒銳就不是火族能夠比擬的。
  
  此時此刻,黑跡戰蟲所有精銳,都被集中到黑霧纏繞的巨型螺旋塔中,又被灰影人出手鎖死,晶衣戰士立即組織了一只最為精銳的部隊,不顧后方被冰火兩族打得搖搖欲墜,強行闖入金字塔缺口。
  
  戰火從金字塔外終于延伸到金字塔內部,一只只赤甲蟲金甲蟲倒下,一批批晶衣戰士陣亡,雙方的交戰在入口通道處幾乎白熾化,從一開始比拼攻擊殺傷力,到現在已然成為比拼死亡速度,誰死得慢,誰就能將陣線往前推移,誰死得快,便意味著失敗。
  
  晶衣精銳戰士團一路以死亡為代價強行攻入到長長的斜道,尸體在他們的身后一路蔓延,而且還在繼續朝著王殿方向蔓延伸長。
  
  而楚云升就在王殿里面,對蟲子來說,典主就在里面,即便是全部陣亡,它們也不能讓晶衣戰士攻入進去,為了延緩敵人的推進速度,等待來自自己一方精銳部隊的回援,它們紛紛以自己的身體堵塞斜道,塞滿所有空隙,苦苦支撐。
  
  晶衣戰士團即便是精銳,也不是無敵的,他們的人數在急劇地減少,沖到斜道三分之一時,只剩下寥寥的七八人,此刻,在他們身前與身后,都是滿滿的蟲子,前無進路,后無可退,這七八個晶衣戰士背靠著背形成一個圈,將一個長方形的金屬箱打開放在中間,立即啟動!
  
  本來,他們或許還能更為靠近、更為靠里一些安置這種威力巨大的炸彈,但蟲子太瘋狂了,他們憑著一股血性支撐到這里已經是極限,再不啟動,或許就沒有機會了,那他們同伴的犧牲,他們自己的犧牲,都將毫無意義。
  
  轟!轟轟!
  
  巨大的爆炸聲從大金字塔內部驚天傳出,爆炸的光芒如太陽般在極端的時間內刺盲整個戰場,除了灰影人,幾乎所有人都暫時失明!
  
  被黑跡戰蟲堆滿的大金字塔在震天的爆音中,裂開上千條裂縫,一道道光芒從其內部逼射出來,將巨大石塊、戰蟲以及靠得太近的晶衣戰士紛紛融化。
  
  時間仿佛變得緩慢起來,屹立數千年的大金字塔在內部爆炸中,沿著那些逼射出的光芒一一肢解,大塊大塊的碎片在爆炸沖擊下向四周剝離飛射,刺盲光芒中,數以萬計的戰蟲刺耳嘶鳴中被掀起、掀飛,沿著沖擊波沖開的方向飛逝,巨大的光球從大金字塔中緩緩升起,在千米高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白色骷髏。
  
  爆炸的核心處,如太陽般的地方,暗能量縱橫捭闔,一切都在瞬間融化為氣態,一物不存!
  
  戰場上的每個人都呆住了,在四維空間的束縛下,它并不能做到如大黑暗前核彈般的威力,但它卻并不是核彈,而是一種威力極大的暗能量炸彈,契合四維規則,足以殺死爆炸范圍內所有生命。
  
  人類軍隊停下炮擊,覺醒人回頭觀望,冰火兩族停止進攻,火蟲似乎在發呆,孢子森林蟲群駐足仰望,晶衣戰士大陣屏住呼吸……
  
  他們的目光全都望著爆炸核心處,原本大金字塔的內部,那里,那個人終于死了嗎?
  
  一秒鐘、兩秒鐘……時間過得萬分艱難……一分鐘、兩分鐘……那個人始終沒有走出來……四分鐘、五分鐘……大金字塔已經是一片廢墟,爆炸高潮已過,那里仍是一片死寂……九分鐘、十分鐘……爆炸殘骸逐漸冷卻,如同死地!
  
  他死了!
  
  楚云升終于被殺死了!
  
  ……
  
  晶衣戰士們流著淚水,帶著血跡,集體揭底斯里地歡呼起來,因為整個世界都開始變得模糊、震蕩,那是重新輪回或者徹底消失的征兆!
  
  這是他死亡的最有力證明!
  
  他們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無數同伴兄弟陣死戰場,終于……
  
  而此刻的火蟲們哀鳴遍野,絕望嘶鳴,匍匐于地,凄厲悲傷。
  
  “不,不會這樣的!”
  
  被鎖死的黑霧螺旋塔頂上的黑甲少女,淚水滑落光滑的臉頰,仰面蒼天,發出一陣刺天的尖叫!
  
  “不!……”
  
  聲音中帶著無盡的悲切、痛苦與魂斷,嘯音穿透空間,刺穿耳膜,直達蒼穹之上!
  
  她尖叫著,悲切而猙獰著,扭動被鎖死的身軀,七竅出血,一寸寸從束縛中如破冰般奮力絕命掙脫。
  
  如絲般的秀發在空中飛舞,黑甲少女仰面長嘯,每掙脫一寸,身體上便多出一道血痕,猶如抽皮剝骨般慘烈,直到渾身鮮血淋漓,卻仍不停止。
  
  鎖死的空間密密麻麻地布上龜裂細紋,侵入血跡,她睜大赤紅的眼睛,嘶叫中,刺耳尖叫中,破碎空間,“鎖”如碎片般紛紛落下。
  
  然而,她的身體還在黑霧螺旋塔中,為了擺脫它,黑甲少女再次仰面高音尖叫,巨大的凌遲般痛楚化作嘯音,血淋淋地從塔尖將身體拔出來!
  
  蓬!
  
  一雙漆黑的翅膀在塔尖的高空上迎風打開,翼尖背后布滿陣陣黑色閃電,猶如惡魔。
  
  黑甲少女尖音漸止,并緩緩垂下頭,黑發如群魔亂舞般飛凌,雙目赤紅,帶著無邊的戾氣,用猶如來自地獄般的聲音,向戰旗飄揚的地方,冰寒入骨道:
  
  “你們,都要死!”
  
  死、死、死、死、死……
  
  死音瞬間遍布在整個戰場的每一個角落,聽到死音的第一個晶衣戰士尚在歡呼之中,腦袋直接爆裂而亡,緊接著,死音掠過,第一排晶衣戰士七竅出血集體腦袋瞬爆,第二排,第三排……
  
  一排排下去,如浪潮一般,無數的腦袋在死音中爆裂!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