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700 宇宙的末日

^
  
  骨骸六序像是早就料到一樣,點頭道:“你問吧。”
  
  楚云升看著它空洞眼眶中的熒熒幽火,首先問道:“第一個,寫下我手中那本書的前輩,他在天壇看過未來嗎?”
  
  骨骸六序搖了搖頭道:“神尊沒有去看未來,他認為看到的未來便不再是未來,而他更喜歡去看過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以神尊的能力,自然在五千年前便看出寒武魂被鎮壓在地球之上,但他并未出手消滅,我猜測,一是可能是涉及生命太多,二是,更可能是他不想,他想看看你最后到底會如何選擇,他說這件事很重要,如果你抵住了締造寒武魂的誘惑,又到了這里,便讓我代他告訴你幾件事。
  
  第一件,他想和說一聲對不起,他本不想把你卷入進來,只想讓你回他的神國報個信,但如果沒有神位在你身,神國的人就不會相信,所以他很抱歉。
  
  第二件,根據他與七釘之主死前定下的終戰條約,其中最重要的一條,便是作為他的繼承者,需要娶七釘之主的繼承人為妻,終戰條約的用意你以后會明白。但他提醒你,七釘之主繼承人肯定看不上你的生物檔次,更可能無法容忍,就像人類不能想象和豬狗……當然你也可能看不上她,但這是終戰條約規定死的,條約的明文分別封存在各自的神儲詔書上,七釘就是對方的詔書,而七釘之主繼承人必須拿到七釘并承認封存在里面的終戰條約才能真正登上神位,對你也一樣。
  
  所以她一定想出各種辦法來抗拒,她絕對無法接受她要和一個低等生物……如果你沒有把握重新開戰,還是不要操之過急,另外一邊,神尊的神國也可能無法容忍你以極低等的生物身份繼承神位,而你唯一能信任的只有他神國的女大神官宮,所以報信已可退而求次,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在夾縫中利用好該條約。
  
  第三件,他說如果你到這里來,即表明你尚未開啟他的遺物,讓我告訴你,其實并不需要五枚玉牌,有四枚便足夠開啟,剩下的那一枚是用來迷惑七釘之主繼承人的,而我在節點中已經看到你集齊了四枚,但是因為你的黑氣而導致那本書無法開啟,所以你來到節點尋找第五枚玉牌根本沒有必要。
  
  最后一件,若非必要,永遠不要走彩虹橋。”
  
  楚云升聽完,前輩前面說的那些事情對他而言還很遙遠,如今他連生死都無法意料,更不可能去想那么多無聊的事情,但第五枚玉牌竟然不需要狠狠地震驚到了他,俄而,才苦笑一聲,道:“我又怎么會怪他?若沒有他,我可能比現在更慘,或許早就死了。只是,到頭來,才知道自己寄托在第五枚玉牌上的最后希望原來也只是一場鏡花水月,我……”然后他猛然一凝,道:“第二個問題,節點是不是彩虹橋?”
  
  六序骨骸沉思道:“大腦袋的描述在你的這次輪回中我已經看到,在我們卓爾星人的歷史中,并沒有發現過彩虹橋,但節點不能毫無邏輯的將藍發少女所在世界插入你的輪回,所以根據我自己的判斷,大腦袋的降臨說法與建造者的節點或許可能是對彩虹橋的不同解釋或運用。”
  
  楚云升馬上跟著這句話,問了一個關鍵問題:“大腦袋在我的輪回中出現過幾次?為什么只有這次我才獲得它的立方體?”
  
  骨骸六序坦然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這次輪回中是最虛弱的一次,黑色能量即將耗盡,而它也只出現過這一次,節點的邏輯太復雜,我無法從節點找到原因,但如果用大腦袋的話倒是可以做出猜測,你的虛弱已經導致它可以成功入侵。”
  
  楚云升緊鎖眉頭,又道:“那黑脊蟲呢?它們又是怎么回事?”
  
  骨骸六序兩眼放出光芒,盯著楚云升道:“這正是我反而想問你的問題,它們竟然可以在極少部分上理解節點!哪怕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也足以驚人了!”
  
  楚云升沉思片刻,不得所以然,腦袋中很混亂,一會是節點,一會是彩虹橋,膠合在一起,最終問道:“建造者的節點和地球上漆黑石碑有什么關系?”
  
  骨骸六序見楚云升的確無法回答他的問題,便嘆了口氣,說道:“我剛才說過,建造者一定是利用了某種工具建造了節點,這個工具實在太為神奇,所以極有可能是那方石碑,而現在那方石碑已經飛走,但節點仍然存在,那就說明節點可能是借助石碑建造,但與石碑不是一樣東西。”
  
  楚云升想了想,仍是沒有頭緒,目光閃動地說道:“我不太明白,你為什么要幫我?”
  
  骨骸六序慘然一笑道:“我并不是在幫你,是在幫我自己,如果你出不去,第三的計劃一旦得逞,再次啟動寒武魂,卓爾星人將會遭到第二次末日打擊,這是你那位神尊親口與我所說,雖然打擊我們的神靈不是他,但他知道我們如果這樣做必定會被打擊的理由,勸我們不要冒險,后來第五艦隊的那名女指揮官也同樣證明了此事,我很絕望,但你是我的希望,所以你必須活著,你現在是唯一可以幫助我解除套在卓爾星人脖子上的枷鎖的人。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現在的第三太幼稚,他以為取得神位就能重現卓爾星人的輝煌,沒有經歷神之戰的人根本無法知曉那種無可抗拒的強大力量,神位只能給卓爾星人帶來滅頂之災,關于這一點,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所以,你可以把我此刻的舉動看做送神,為了保住已禁不起折騰的卓爾星人,得把你這個麻煩趕緊送走。”
  
  楚云升目光凝聚,沉聲道:“既然如此,你以前都不出現,為什么這次卻要出來見我?”
  
  六序道:“因為只有這次你得到了立方體,而且也沒有時間了,不是我沒有,而是你沒有,第三也沒有,你的黑色能量在這一次輪回中正常結束,便會不足以支撐你下一次輪回,你沒有發現你的黑色能量一直沒有增加過嗎?每次都是那么一絲絲,始終聚集不起來?”
  
  楚云升心中一沉,六序所說的確不假,他一直在努力聚集黑氣,但始終聚集不多,要不然在里世界和空間陷阱里也不會那么狼狽,這是不合常理的,心中已經開始信了七八分:“第三躲在哪里你知不知道?”
  
  六序回答道:“你不用知道他在哪里,你從艦冢一出去,他就會來找你,因為他們現在應該已經發現不對勁了。”
  
  楚云升眉頭微微皺起道:“在節點輪回中,尤其是第二個階段,他們是怎么殺死我的?”
  
  六序道:“你理解有偏差,在以往的輪回中,他們都不想殺死你,只想說服你締造寒武魂,每次都是你自己親手造成大毀滅,然后在極為痛苦中想起一次次輪回而戰死,再重新來過。”
  
  這時候,楚云升忽然想起前段時間的那個噩夢,不由得地說道:“如果這次按照你的辦法,返回第二階段蘇醒,在腹胎中將自己殺死,那么節點中的世界還會存在嗎?”
  
  骨骸六序搖頭道:“我不知道,因為那時候,對節點而已,你已經死了,所以它存在或不存在對你沒有任何意義,這個問題就像宋影曾問過你的一樣,她死了,這個世界還存在嗎?回答便是如此。”
  
  楚云升望著遠處密密麻麻的頭骨以及倒插如林的戰艦,默默地說道:進入它,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如果我沒有出世,或許六甲神章就不會被動用,或許天還能再補三百年……誰知道呢?
  
  骨骸六序嘆息道:“第五艦隊的女指揮官曾說過,即便再補三百年,也終將末日。”
  
  楚云升皺起眉頭道:“是那道銀光嗎?在節點最終的推演結果中,地球在三百年后仍要被它摧毀了么?”
  
  骨骸六序帶著一絲困惑地說道:“節點的推演沒有看到它摧毀地球,我也很不解,除非,除非”
  
  楚云升道:“除非什么?”
  
  骨骸六序欲言又止地說道:“除非地球已經不在原地軌道!”
  
  楚云升震驚道:“這可能嗎!”
  
  骨骸六序古怪地說道:“只要符合定律,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鎮定道:“那么,第五艦隊的女指揮官說的是什么意思?”
  
  骨骸六序目露迷惘道:“她指的不是地球的末日。”
  
  楚云升心中一沉:“誰的末日?”
  
  骨骸六序沉沉道:“宇宙的末日!”
  
  它的話一說出口,楚云升便被嚇了一跳,錯愕道:“宇宙的末日?那應該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吧!”
  
  骨骸六序認真而沉重地說道:“是,但是它加速臨近了!即便是以地球人類的科技也發現了宇宙在加速膨脹,而它比加速膨脹更為可怕!因為宇宙加速膨脹只是它日夜逼近的征兆與影響!換句話說,就是因為它正在氣勢恢宏地逼近,宇宙才會加速地膨脹!”
  
  楚云升不知道為什么聽到這些話感覺到一陣心慌,詫異道:“你怎么知道的?”
  
  骨骸六序道:“第五艦隊的女指揮官在節點中看到了一些東西,感覺到了它日夜逼近猶如烏云壓頂般的磅礴氣息!為此,她憂心忡忡,但她說暫時理不出頭緒,主艦為此要馬上返航,不過地球很邪門,在此的節點也很重要,為了不出意外,她需要將空間封鎖再補三百年,拖到她們第一艦隊趕來的時候!”
  
  楚云升聲音微顫道:“你知道它是什么嗎?”
  
  骨骸六序搖頭道:“我不知道,但在后來的這五千年內,宇宙膨脹的速度越來越快,遙遠的地方越來越黑暗,這便預示著,它的力量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飛速的增強!”
  
  楚云升聽到這里,幾乎失聲道:“難道是天外邪魔!?”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