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698 所以我們建立了它

^
  
  飛過密密麻麻的宏艦巨骸,再經由連綿不斷的水晶頭顱堆砌而成的金字塔,便可看見一聳入云般巍峨的天壇拔地而起,豎立在楚云升的面前,令他不得不拉起青甲蟲,不斷向上順著墻壁攀沿升高,飛向天壇的頂端。
  
  在楚云升的記憶中,上一次,他是以蟲身闖入這里,窮途末路之中,加之又是異常的驚駭震動,許多細節之處根本來不及查看,尤其是在聽到哀天之隕之后,更是迫不急待地要離開這里,因此并沒有發現這座高聳入云的天壇竟是由一塊塊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黑色巨磚堆砌而成。
  
  每一塊巨磚外形大小幾乎完全相同,嚴絲合縫之中顯出完美無瑕的制造工藝,其差別只在于每塊巨磚向外的那一面上所浮現的精密紋路,嵌入渾然天成的黑色巨磚中,猶如細小的暗金流線,形成密集而細微讓人只看一眼便會腦脹眩暈似乎無窮可分的深奧構造,并將所有巨磚相互連接在一起,組成一幅恢宏的巨圖。
  
  楚云升看不懂巨型圖陣的奧義,但他看到了巨磚所堆砌而成的層層臺階上跪滿的水晶人形骸骨,其中最前面的一具,竟然忽然動了一下,像是死而復生一般,從地獄中醒來,支撐起只剩下骨骸的身體,悠悠地站立起來,在天壇最頂端的巨型方鼎前,目光古老地望著他,長長幽然一聲:
  
  “你又來了……”
  
  楚云升此刻已經駕馭著青甲蟲,飛凌到天壇的上方,一個“又”字讓他眉頭深鎖,而一句標準的漢語,更讓他沉聲問道:“你是誰?”
  
  那具落滿灰塵的骨骸,抬起頭,骨骼間流轉著暗弱的晶光,空洞的雙眼里似有兩團熒熒的幽火,仿佛思索了很久,迷惘而又沉緩地呢喃道:“我是誰?我是人,也不是人……已經很久很久了,久到我已經快要忘記那些燃燒的歲月了。”
  
  楚云升在它身上找不到一塊有機血肉,再聽到它的呢喃自語,想起了一種可能,猜測道:“你是機器人?”
  
  古老骨骸中斷思索,看了楚云升一眼,沉沉地說道:“機器人?人的手指切斷,可以繼續活著,生命不受影響,人的雙腿斷失,仍可以繼續活著……心臟可以替代,器官可以移植,哪里出了問題,便用新的替代品更換哪里,從腳趾頭、手臂、骨頭、內臟、眼睛一直到神經、細胞……
  
  我們的文明就是在這樣的理念下用無數的歲月發展起來,最終,連最為精密的大腦我們都可以一步步地解析換掉,徹底拋棄大自然繁殖規則所給予我們原本由母體孕育而來的自然之身,讓我們不再受它的限制,任意更換身體上的每一個部分,從一個身體一步步換成另外一個身體,從大自然的規則中偷取生命,使得青春永葆,從這方面來說,我們或許的確是某種意義上的機器人。”
  
  它的話,讓楚云升想起了寒武人發現過一絲長生不死的秘密,便不禁問道:“這么說,你們可以長生不老,獲得永生?”
  
  古老骨骸似乎仍在自語地垂然道:“宇宙間的定律豈會如此簡單?我們以為自己達到了科技的巔峰,掌握了生命的定律,卻不知道,我們的定律是有缺陷的,我們不是在向天、向大自然偷取生命,而是我們是在無意中利用了一條我們從來沒有發現過的定律,偷取著別人的生命。
  
  每一根手指,每一根汗毛,當它們長在生物體上時便是有生命的,生命從來都是一個整體而不是部分,所以當我們從奴隸宿體上取下可以供給我們更換的器官時,不過是以別人的生命來延續自己的生命,當我們終于有一天發現了這點時,一場神靈震怒的大毀滅已經悄然而至,緊急之中,我們連忙以無生命的機械來替代那些宿體更換身軀,試圖在大毀滅中存活下來一部分族人,重新找到真相。”
  
  楚云升眼皮跳了跳,按住心頭的震動,鎮定道:“所以你們寫下哀天之隕,哀嘆大錯鑄成,而那些異端就是你們偷來的生命……你們就是哀天之人!?”
  
  古老骨骸幽火一般的眼睛似乎錯愕地看了看楚云升,搖頭嘆息道:“在大毀滅來臨之時,我們即將滅族的末日之際,出現了另一位神靈,與震怒而欲懲罰我們的那位神靈爆發了一場讓我們至今仍膽顫心驚的神戰,然后,它與我們簽下契約,具體契約的其他內容我不知道,但它給予我們新的技術,我們始知世間原來有命源存在,而我唯一知道的,契約中當頭一項便是要求我們世世代代鎮壓勢力范圍內所有私修命源的生物,若遇反抗,格殺勿論!
  
  這座艦冢正是我們在鎮壓私修命源生物時,偶然所發現,它們那種大錯鑄成的哀天傷感讓我們產生了共鳴,所以引以為戒,然而它們哀的是天,我們沒有這個資格。”
  
  楚云升眼中閃出一道厲芒,道:“原來你是卓爾星人。”
  
  他記得煥與皇北櫻在沙漠一戰上曾提及卓爾星人與神靈簽訂過什么契約,而卓爾星人更是囚禁了諸多私修命源的生物,再加上骨骸身上的水晶光芒,如果此時還猜不出來它就是卓爾星人的話,那真是可以笨死了。
  
  古老骨骸沒有隱瞞地點點頭,眼中的幽火隨著時間的推移,開始變得明亮起來,一開一合地咬動顎骨,道:“我是卓爾星人,但并不是你所想的卓爾星人。我的時間不多,剛才不過是我自己在倒憶過往,用以清醒自我來源與為何出現在這里的任務。你下來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訴你。”
  
  楚云升冷冷一笑道:“卓爾星人都是域使的走狗,我要真下去了,豈不是正落你們的陷阱?”
  
  古老骸骨嘎吱著下巴,苦澀道:“你來過無數次,我都有記錄,但我從來沒有與你說過一次話,因為我就是那個在大毀滅之前緊急計劃以制造機械代替有機體的末日實驗中,唯一保留原本意識成功在機械混合部件中存活下來的卓爾星人,但那種讓我成功的神奇能量如今只剩下一星半點,只夠蘇醒一次,之后便要永遠死亡,所以你和我都應該珍惜這次機會。”
  
  楚云升皺眉道:“我想知道這個世界的真假,如果你能告訴我,就在這里說,如果不能,我自己也會繼續找下去,直到找到證據為止。”
  
  古老骸骨悠悠地道:“你所遇到的不過是十三而已,她并不能代表所有卓爾星人,我們并不都想你想象的那樣。你想找到真相這我知道,要不然你不會來這里,但如果你不下來,就永遠無法看到真相,即便我說了,你同樣也不會相信。”
  
  楚云升搖頭道:“可是我還是無法信你,這個世界騙子太多,我需要自保。”
  
  古老骸骨看著他,幽光閃爍,無奈道:“既然你不肯下來,那我就上去吧。”
  
  說完,楚云升來不及反應,只見天壇頓時越長越高,眨眼之間,便抵在他的腳下,曾經將他隔絕在外的那股力量,忽然間像是消失了一般不存在。
  
  震驚中,楚云升馬上掏出四階的攻擊符,并劍成戰勢。
  
  “你不要緊張。”古老骸骨指著腳下,沉沉地說道:“這并不是我的力量,這是它的力量。”
  
  楚云升沉聲道:“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古老骸骨仍舊指著天壇地面道:“你仔細感受它,然后你會聽到。”
  
  楚云升皺起眉頭,正要說它胡說八道,卻忽然從腳下傳來一陣古怪的波動,順著腳底瞬間便進入腦海,在他的眼前,出現一幅宏大的宇宙背景,無數的星系變幻莫測,無數恒星閃爍其中,它們飛速的運動與演化,誕生、消失、爆炸、毀滅……但全以極快的速度向四周膨脹,無邊無際。
  
  一個更為古老的聲音在此時響起,像是從那個宇宙傳來的一樣,滄桑而悠遠:
  
  “我們想知道宇宙起初的那一刻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們更想知道宇宙的最后一刻會怎樣,所以我們建立了它。”
  
  這是第一個聲音,然后是持續的沉默,只有那些星圖在不斷的演化,或許還有一些噪音,但沒有任何意義,就在楚云升以為要結束的時候,忽然又一個聲音響起,比起第一個聲音,最后的這個聲音顯得極為迫切,甚至帶著一絲極大的驚恐,瘋狂地吼道:
  
  “快!快關掉節點,它們來了!它們出現了!快!……”
  
  接著,又是一大段的噪音,這次楚云升聽出來了,那些噪音似乎是被強行刪除后所留下的音軌背景。
  
  兩段聲音之后,那股從天壇地面傳來的波動如潮水般退去,周圍一切又恢復到原樣。
  
  “什么意思?”楚云升卻一頭霧水,向骨骸問道:““我們”是誰?“它們”又是誰?”
  
  “我不知道。”古老骨骸嘎吱著下巴,直言道:“我能聽到的并不你更多,但我奉第四之命,在這里呆了不知道多少年,大概也有些自己的理解,可以說給你聽。下面的話很重要,關乎你的生死,所以你一定要聽清楚了。”
  
  ******
  
  飄火其實一直在填坑,只是有些伏筆比較遠,容易忘記。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