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697 你又來了

^
  
  赫耳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宮殿,遠遠的一瞥都不曾有,所以他其實并不知道宮殿究竟應該是個什么樣子。
  
  但當他在風雪幻覺的背后,看見那座宏偉而又修長的“宮殿”時,便覺得那就是一座世間最偉大的宮殿,而且還應該是至高神的傳說殿宇,否則誰能將宮殿建立在最高的兩座皚皚雪峰之間?
  
  那不是一般的建立,而是宮殿的兩端硬生生地將兩座山峰劈開,橫跨在天宇之間,由于常年的積雪覆蓋在上面,早已冰凍成山川,一根根巨型的冰刺如林一般懸掛在宮殿的底部,不知道在此橫亙了多少悠久的歲月。
  
  赫耳敢肯定來自先前的召喚就在那里面,因為當他一戴上半透明的半圓罩,從宮殿深處,就會傳來一陣陣斷斷續續卻有十分急促的聲音,像是求救,又像是警告,這讓赫爾有些猶豫不決。
  
  他害怕自己弄錯了,如果不是偉大且唯一的至高神的殿宇,如果是惡魔的宮殿那該怎么辦呢?
  
  對于一個有堅定信仰的人,這是一件極為重要也非常痛苦的事情,所以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接近這座宮殿,然而他越接近,心中的疑惑便越深,因為那座宏偉的奇跡宮殿外面竟看不到任何的雕塑神像,令他非常的不解。
  
  他的確沒有見過任何神殿,但總是還聽說過一些的,即便是蒲璐爾城堡中的那座小神殿,也是有著美麗的噴泉與冰原神的大雕像,而這座被成為傳說中最偉大的殿宇,竟然看不到任何這樣的雕塑或花園存在,尤其是那些雪塊崩塌的地方,露出大片大片光滑而又嚴整的漆黑墻壁,就連堅固如山巒一樣的頂峰都不能在墻壁上留下半點的痕跡!
  
  然而奇怪便奇怪在這里,如此堅不可摧的宮殿墻壁,竟然在中間位置露出一個破開的森然大洞,深不見底,在高空的寒風中嗚嗚咽咽,像是里面聚集著無數的亡靈在一同哭泣。
  
  一開始的時候,赫耳還以為那是殿宇的宏大巨門,等現在走近了才看清楚并不是那么回事,這個洞門完全是在一股巨力下被強行撕開,就像他每日切割用的切錐狠狠砸入冰塊后所留下的冰洞。
  
  所以,當他站在懸崖邊上時,猶豫不決,不知道是不是要滑下去,進入那座宏偉的殿宇,尤其是在他低頭看向下方的時候,那些幻覺又出現了,一個穿著另外一種白色臃腫衣服的人,驚慌失措地從破洞口爬出來,順著修長宮殿試圖爬到另一端的雪峰上,卻在劇烈爆炸的震動中失足跌落下去,摔入萬丈深淵,透明的面罩后面那張驚恐到極限的臉,深深地映入到赫耳的腦海之中,令他不禁地打了個冷顫,然后幻覺消失了,出現在他眼前的世界又瞬間恢復到落滿積雪的悠久宮殿與漫天的風雪之間。
  
  這時候,他忽然聽到一聲沉悶地神吟之聲從宮殿腹部出來,響徹天地,震碎冰雪,剎那間,修長宮殿漆黑的墻壁后,似乎有一盞燈接著一盞燈地亮了起來,在插天的高空之上,散發著無盡神圣的光輝,空氣中一陣扭曲波動,橫亙在雪峰之間的宏偉宮殿竟然在他的目光中漸漸消失,再次與傳說一樣,消失不見了。
  
  “偉大而唯一的至高神啊,作為您的奴仆,最為卑賤的我,有幸看到您的神跡……”
  
  赫耳終于確定這就是至高神的殿宇,他顫栗地跪倒在雪地之中,虔誠地祈禱著,淚流滿面……
  
  ******
  
  楚云升為避免遇到其他青甲蟲以及它們的死對頭孢子森林中的帶狀飛蟲,一出城,便駕馭封印青甲蟲直插云霄,在高空能量亂流的邊緣底下緊貼飛行。
  
  此一去便是五百多公里的距離,在沒有定位系統的輔助下,想要準確抵達地圖上的武夷山位置,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楚云升只能根據地圖,給青甲蟲一個大概的方向指令。
  
  從軍部提供的地圖上可以看到武夷山市與武夷山之間有一個民用機場,現在應該是廢棄狀態,如果沒有被蟲子占領或被其他植物林覆蓋,應該可以找到,以此定位。但如果實在不行,根據青甲蟲的飛速,估算好時間,尋找安全的時機落地查看附近城鎮也可以再次校準地圖方向。
  
  來之前,楚云升便想好了幾種可能,其中風險最大的莫過于一號老頭在艦冢附近設下圈套等他入甕,其次便是乘他離開城市的時候,猝然發動進攻,將他在上海新建的勢力徹底鏟除。
  
  為此,他特意在城中多待了十多天的時間,出發之前又動用黑氣掃除一遍附近的情況,確定沒有微型間諜機器人后,才藏匿身形,悄然行動。
  
  楚云升預估過,即便一號在艦冢設下重兵埋伏,只要自己不強攻,跑還是能跑得掉的,他現如今的家底比起劍嘯那一戰更為雄厚,空間陷阱那東西上一次當就不會上第二次,一號目前的實力除非是調動大規模的機械人部隊,否則留不住自己,反過來,如果一號真調動了大軍,那就是不是設伏了,那么多的戰爭機器一號根本藏不住,只要在空中飛一圈,馬上就能發現端倪。
  
  而且青甲蟲的速度極快,五百公里的距離,如果不需要定位找路與高空貼飛以避開敵人,一個小時不到就能趕到,兩三個小時就能殺個來回,而且,上海尚有老幽等人在,又新配上武器裝備,一號再強,也不可能在兩三個小時內攻下整座城市。
  
  本來他想通知一聲宋子淮與方越候兩人,但最終考慮到他此行去查實真相,為避免想法透露出來后會導致世界微調,或者被一號所知曉。
  
  一號曾說過,想法只要在內心世界不表露出來,他便無法探知,所以只要一號不知道他在哪里,又不知道他的想法,便可蒙上一號的“眼睛”。
  
  約莫一個多小時候,楚云升控制青甲蟲降下云端,進入他出城后的第一個城市。
  
  因為是山區環繞,所以這里留下來沒有逃向大城市的人有很多,混亂程度遠勝上海,因為他們這里沒有軍隊,沒有戰隊,只有武警、警察與一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的覺醒人。
  
  人們被各種各樣的食物怪物滿大街地追著逃生,整座城市處于極度的恐慌之中,楚云升從云端下來之后,只看了一眼,認出建筑物上存留的地名,便再次沖天而起,飛速離去。
  
  他飛偏了,大約向西多飛了70多公里,快要到鄱陽湖了。
  
  確定位置后,校準地圖,貼緊高空又向東飛行了十多分鐘,終于在群山之中降落下來,黑暗中摸索一陣,確定應該是武夷山附近無疑。
  
  這一路上飛了五百多公里,因為黑暗的緣故,無法看到地面上的詳細情況,但仍有一些沖天火光引起楚云升的注意,根據火能量的大范圍波動,應該是蟲子之間的廝殺,而從高空上來看火光的移動,更是一目了然,它們好像在迅速的吞并,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現象,很是怪異,不知道是那方的蟲子吞并哪一方?
  
  艦冢的位置并不在武夷山正下方,而是應該位于港城與武夷山之間的某個深層地下,只是大約靠近武夷山一點。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依靠金甲蟲在地下對地理紋路的天生敏感,楚云升藏在蟲殼間歇中,終于找到艦冢的入口表層裂縫。
  
  這段時間整整又花去了一個多小時,接下來便是沿著去港城的方向,順著裂縫深層迅速鉆入。
  
  為對付那些進化老鼠和防止被地底悶氣憋死,楚云升在物納符中存有大量的離火符與空氣袋,隨時準備應付緊急情況。
  
  但出乎他的意料,他這一路出奇的順利,裂縫中沒有遇到進化老鼠,也沒有遇到其他怪物,當金甲蟲鉆穿地下湖泊的穹頂,墜向巨大湖面的時候,周圍也是靜靜悄悄的,幾個碩大的水怪只在深水中露出一個影子,便游弋向遠方。
  
  也許也可能是他這一次反應迅速的緣故吧,金甲蟲剛一墜向湖面,楚云升便凌空中收起它,換出青甲蟲,帶著自己飛向蕭青山絕筆的那個土洞。
  
  但越是安靜,越是順利,楚云升便越是警惕,事出反常必有妖,鉆出湖底之后,說不定就是鋪天蓋地的打擊!
  
  他將寒冰劍執在手中,出鞘成勢,很快進入那個狹窄的山洞,蕭青山的尸骸還在,包裹也埋在在旁邊,蒙上一層泥土,似乎與他上一次來并無二致。
  
  隨手將腐爛布條中的日記本翻了翻,里面的內容竟然歷歷在目,又密密麻麻,個別地方的折痕、血跡、腐化程度都無一不細致入纖微。
  
  是真,還是假呢?
  
  楚云升握緊手中的利劍,深吸了一口氣,鉆入那到以他現在人形已經可以通過的曲幽縫隙,一路疾馳,再落入堅固的大通道,高速滑落而下,最終啵地一聲,像是子彈出膛一般,以一道弧線被拋出通道。
  
  無數倒插的太空戰艦如墳墓群一般出現在他的眼底,一個個寬廣而高大的艦壁將他劃過的影子飛掠在艦群之間,而綠熒熒的暗淡光芒猶如幽靈一般穿梭于巨大骸骨之中,緊跟在他影子的身后,
  
  遠遠地,在高高的天壇上,似乎有一個人影,緩緩地站了起里,抖落身體上悠久的灰塵,將目光慢慢投向正乘著青甲蟲銳嘯飛來的楚云升,蘇醒一般,久久道:
  
  “你又來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